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50章 打伞(上)

凭良心说,来接机的人层次也不低,起码带队的是省文明办的副主任言昌盛,而地北省的文明办一直就是正厅,没错,来的是一个副厅。

还有就是文明办办公室还来了一个副主任,这也算级别比较高的,大家相互介绍一下之后,上车离开——前面居然还有警车开道。

按照惯例,接待方先安排入住,天南人入住的宾馆不是省委接待宾馆,而是省电力局第二招待所,不过地北人解释了,“这个招待所除了名字还有‘电力’之外,其他的都不是电力的了。”

这个招待所位于省委和省委干部大院中间,虽是三层的小楼,可院子里面红墙绿树,也是非常的雅致,更有几分闹中取静的味道。

房间里的装修,算不上特别奢华,但是非常地大气,言主任笑着发话,“一路辛苦了,先歇一歇吧,晚上我们宫主任为你们接风。”

宫华是地北省宣教部常务副部长,兼文明办主任,地北省文明办的原始基础,比天南省要强,现在居然落在后面,肯定也会有点不是味儿。

“这就太客气了,我们应该现在就去上门拜见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从素波到通达,一个小时都不到,哪儿存在什么累不累的问题?”

“远来是客嘛,”言主任很坚决地阻止他,“必须先休息,要不然我这个东道主就太不称职了,陈主任……你不答应不要紧,我可就是犯错误了。”

要说这言昌盛也是堂堂一副厅,对上一个正处居然会如此热情,倒也真是罕见了,有人说了,这不是对等接待吗?

没错,都是文明办副主任,但是级别不对啊——陈某人是天南文明办唯一的正处级副主任,这么奇葩的人物来访,接待方可能一点都不知情吗?这不现实。

陈太忠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,不过人家不点破,他就更不能点破了,自曝其短可以说是官场中最不稳重的行为了——没有之一。

既然死活不能登门,陈主任就只能退而求其次,说我们现在的精神确实很好,宫主任愿意多体谅,那是领导的厚爱,我们不能坐着享受,要不就趁着这个时间,再讨论一下具体的行程安排?

他们到来的这一天是周二,按照地北文明办的计划,周三周四加上周五的上午,这两天半是重点,毕竟要交流的内容太多了,从支持申奥到树葬,从劳动法到福利院,从贪腐干部访谈到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,从文明社区建设到出版物的主旋律问题……

天南文明办做的实事真的太多了,涉及了诸多的政府部门——林业厅、劳动厅、民政厅、司法厅、文化厅、教育厅、广电局、新闻出版局等等。

但是有一个话题,还是比较禁忌的,那就是干部家属调查表,其实大家都知道,这是天南省文明办搞的重量级的玩意儿,不过真的是太敏感了一点。

所以这个交流,就安排在了周五的下午,这个下午会有交流工作的大致总结,顺便……顺便再聊一聊干部家属调查表这个新生事物。

等到周六和周日,那就是游乐玩耍了——工作嘛,劳逸结合才是王道,天南来的干部交流经验,地北这边一点表示也说不过去,旅游购物什么的,都是应该有的,就算天南文明办比地北文明办有权有钱,但是地北人不会在这个上面丢人。

下周一,大家就交流中的遗留问题和个别疑难问题再切磋一下,这就是齐活了,所以天南人可以在下周一或者下周二离开,也就是说,一周的交流,有效的时间大约就是三天。

而眼下陈太忠还想缩短这个时间,他认为两天的时间就足够了,“交流时间长了,大家都头疼,像林业厅、民政厅和司法厅,可以坐在一起聊;文化厅、教育厅和团省委,也能凑在一起,这么搞一来缩短时间,二来在交流会上就能达成一些共识……当下能敲定的事情,总比事后去敲定要省心。”

“你说得也很有道理,但是……我可是定不下来,”言昌盛很直白地表态了,事实上在他看来,三天时间真的不算长,这不是他拖沓习惯了,而是说每个省份都有每个省份的特殊性,他也很想多个厅局坐在一起,交流会上达成共识,但是……这不现实。

像地北的林业厅和司法厅,就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去,地北的林业资源比较多,靠这个吃饭的也多,但是司法厅的劳改林场居然跟林业厅掐得引出了森林警察。

而团省委出去的某市长,深受分管科教文卫的副省长的打压,引得团省委部分领导对这个副省长有微词,这个现状也是客观存在的。

从本质上讲,言主任是个俗人,但是他也想做点事情,就认为这么合并起来谈,谈不出个文章来,还不如私下里挨个接触,获得共识之后,再决定行止,倒也是各个击破的意思。

说白了,还是文明办弱势太久,要真是组织部纪检委之类的强势部门出面,那些厅局部委之间的小恩怨,又算得了什么?

这些因果,言昌盛都知道,但是他确实做不了主也是事实,反正天南文明办现在红火得厉害,又受到一号和中央文明办的点名表彰,地北文明办此次请人来交流,也有一点寻找外援的意思,所以陈主任就算再强势,他也不会说你不该这么做,我们地北有苦衷。

正经是,他要把这一番交流上报上去,至于说取舍嘛,那就是领导们的决定了,跟他这个小小的文明办副主任无关——这是天南文明办的一号闯将的意思,没错,陈某人只是个小小的正处,还是文明办唯一的正处级副主任,但是此人的冲劲儿,连地北文明办都有耳闻了。

所以,在当天晚上的接风宴上,地北省委宣教部常务副部长、文明办主任宫华笑眯眯地发问,“小陈,一周的交流时间呢,我怎么听说你有点着急……这会不会煮成夹生饭?我觉得打好基础还是很重要的。”

“主要是我们听说通达这儿风景优美,名胜众多,想腾出点时间来游玩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胡说八道,说完这些不靠谱的话,他才转入正题。

“夹生饭不能煮,但是以我们天南的经验来看,越害怕夹生饭,最后就越可能是夹生饭,”说到这里,他的脸色逐渐郑重了起来,“火该大就大该小就小,咱是大厨啊,程序对了就好……至于锅里的饭粒儿是什么感觉,咱们需要考虑吗?”

“哈,痛快啊,”宫华笑着端起酒杯,冲他微微示意一下,接着仰脖一饮而尽,“小陈你这话有见地,我现在总算明白,天南文明办怎么冲出来的了。”

这话可以信吗?真的是没必要相信,官场中人,谁还没长着三五张以上的面孔?不过陈太忠也不会傻到去追究人家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。

他只是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表示,“其实我们来地北啊,主要是想玩一玩,大家都辛苦这么久了,身心疲惫,有这么个交流机会,就出来散散心……其实有宫主任您的重视,想抓起地北文明办的工作,真的太简单了,电话里沟通一下就够了。”

“咳咳,”李大龙实在看不下去了,心说陈主任你丢人不能丢到外省来啊,枉我这么敬重你呢,于是他打个岔,“我们最近的工作压力确实很大,前车之鉴呐,咱地北要做什么事儿,最好是力度一次到位……嗯,一次到位。”

“那就一次到位嘛,”宫主任微微一笑,常务副部长的底气,比普通副部长确实牛气一点,“这是兄弟单位的宝贵经验……那个昌盛,咱们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。”

“主任指示得很及时,我正有点拿不定主意,”言主任笑着点点头,然后又扭头看陈太忠一眼,“陈主任,你提了这么宝贵的意见,想去哪儿玩都是一句话,不过回头我们宫主任去天南……该怎么接待,你看着办啊。”

“宫主任去天南的话,有什么要求随便提,都交给我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摊手,他现在说这种套话,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,而且他也有这个实力,“就怕我还没来得及伸手,秦主任就先办好了,能轮到我的话,那真的不用说。”

这话说得很漂亮,他既表明了态度,又表示出了对等级的尊重——老宫你对的是老秦,不过要找到我的话,那是什么问题都没有。

这货确实有两下,连宫华心里都这么暗暗地评价,一直以来,关于隔壁文明办的行为,他听得多了,尤其是紧邻着地北的张州,市委书记江川都被这个陈太忠搞下来了。

所以在宫主任的心目中,陈太忠一直是飞扬跋扈的代名词,可眼下看起来,此人做事还是很有章法的,于是他觉得,今天自己这个正厅来陪这个正处,也是正确的选择——凤凰黄在天南的本土势力,能结交的话,还是结交吧。

“嗯,那今天早点休息,明天加快交流的节奏,小陈说得很对,面对问题,回避不是办法,”他做出了决定,然后又微微一笑,“关键是,小陈想欣赏一下地北的风景,咱们要给他腾出一点时间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