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49章 人有我无(下)

二十几页纸不多时间就出完了,陈太忠拿起稿子放到电脑桌上,噼里啪啦敲起了键盘,不过他用电脑的时间不多,打字速度真的差很多。

见他笨手笨脚地敲键盘,雷蕾笑着走过来,“让开,我来吧……什么,你敲的是英文?”

“嗯,要把这叠稿子翻译过来,”陈太忠一边专心致志地敲击键盘,一边头也不抬地回答,“即时翻译,指望不上你们。”

“这么厚一叠?”雷蕾惊讶地翻一翻手上的资料,“今天晚上你不打算睡觉了?”

听到她惊讶的叫声,众女纷纷走了过来,看到陈某人慢吞吞的动作,再看看那份稿子,一时间竟然无语了,好半天之后,刘望男才发话,“要不你手写,写出来我们帮你敲好了。”

“一会儿就完了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对了,你们帮我下个日文写作软件,一会儿我还得敲一份日语的呢。”

“可能吗?”田甜真的是惊讶了,不过丁小宁反应很快,走到另一台笔记本电脑旁,直接就开机了——她对陈太忠不是一般的有信心。

就在雷蕾帮丁小宁选软件的时候,陈太忠轻吸一口气,停下手来双眼一闭,这么呆了差不多五秒钟,他的眼睛再次睁开,然后双手往键盘上一放。

下一刻,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响作一片,只见他的十根手指灵活异常地在键盘上飞舞,跟刚才的龟速真是不可同日而语,而且随着对键盘越来越熟悉,到最后,他的手指甚至划出了道道残影,敲击键盘的声音比得上二十四针打印机了。

听到这样的声音,连雷蕾和丁小宁都禁不住走过来,看太忠的双手在键盘上起舞,好半天之后,雷记者才轻叹一声,“这领悟能力也太快了吧?”

“小意思,我这人不爱叫真,”陈太忠一边敲击,一边洋洋得意地回答,“一旦叫真,肯定是最好的……我说你俩去下软件啊,我这儿再有二十来分钟就好了。”

“真是变态,”田甜苦笑着摇摇头,旁边的刘望男和李凯琳深以为然地点点头……

这个变态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,就完成了对两个语种的翻译,甚至不影响接下来的花天酒地,由此可见,非常人才能办得了非常事。

第二天是周一,下午的时候,省计委主任张亦客来到了文明办,不过这次他直接找上了秦连成,坐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出来,秦主任面无表情地将他送出办公室——看起来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

然后张主任略略犹豫一下,可能是考虑要不要去一趟陈主任办公室,但这犹豫也是一瞬间,接下来他下楼离开了。

事实上,他就算去找陈太忠,那厮也不在单位,陈太忠因为要逐项解答针状焦的问题,早就躲到外联办去了,这个事情有点不务正业,还有点见不得光,不合适在单位里搞。

某人昨天翻译的时候是爽了,但是他的日语水平太糟糕了,单词和专业术语没有问题,但是语法这东西,实在不能通过背字典来学会。

而他翻译的时候,采用的是所见既译的方式,基本就没经过任何的润色,英语是上学时学过,倒还不要紧,日语的问题就很大了——其实这个缺点,口语交流时不会有问题,但是对于专业的文章来说,确实够刺激。

黄汉祥那边也很重视此事,今天上午收到译文之后,就有针对性地安排了人去落实,但是这个时候知道针状焦的人太少了,而此事还不敢大张旗鼓地去操作,所以哪怕有中日译文的对照,可很多细节,还是要找陈太忠落实。

由于有陈主任坐镇,外联办的其他那两位,很自觉地躲到了另一间房屋办公,时不时地进来给领导加点水什么的,却发现陈主任一边在笔记本上噼里啪啦敲击着,一边夹着电话呜里哇啦地说话,时而汉语时而日语,有时候还夹杂两句英语。

“能者真的是无所不能啊,”两人私下谈论着,“陈主任这外语水平也太牛了。”

“驻欧办主任,那可不是吹牛,”另一人也感慨,“你发现陈主任敲键盘了没有?哎呀……那速度叫个快,比那专业的打字员还快,关键人家从来不退格,一次性正确……”

这个工作,足足地持续了三天,陈太忠每天上午去文明办,下午就来外联办,直到第四天头上,阴京华打个电话给他,“太忠,日本那边有消息了,他们愿意有条件合作。”

合着黄汉祥也并不是一门心思搞小动作,如果可能的话,他也想名正言顺地拿下这个项目,所以还安排了人去了解合作前景。

大约是黄总找的人够份量,对这个技术视若珍宝的日本人最终还是放松了口风,表示可以考虑跟中国的企业合作。

然而,他们只是放松了口风,提出的要求则是极为苛刻,他们要求以技术入股的形势,控股合资公司,而厂房和设备的建设,全部由中方来完成,也就是说他们不但控股,还卖了自己的设备,从中赚取利润——而且管理和技术人员,必须全部由日方人员来承担。

说白了,只靠着技术,日本人就想攫取绝大多数的利润,更绝的是,销售方向也要由控股方来决定,中方只拥有一个底线的销售份额,更有几近于苛刻的保密条款。

什么叫技术壁垒?这就是了,你无我有就是最大的垄断,日本人提这些要求,真的是嘴皮子都不带打磕绊的——觉得条件苛刻,你可以不答应嘛。

陈太忠听得很是无语,好半天之后才轻喟一声,“黄二伯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他说看你的意思,”阴京华也是很苦恼,“我知道你俩都不想答应,可最关键的是,咱们国内的针状焦缺口太大,这是客观事实……咱们能生产一点,那就多一点。”

“太憋屈了,”陈太忠沉吟好半天,终于重重地哼一声。

“我也知道憋屈啊,不过没得选择……这种委屈的事情,也不是没有发生过,”阴京华的声音低沉,听起来非常地无奈,“老哥我在北京这么些年,真的见到过不少。”

“我……不会答应的,”陈太忠吸一口气,终于做出了决定,“适度地让利不代表要忍受讹诈,我会给这个项目找赞助的,砸锅卖铁也要搞出来……黄二伯能帮上忙吗?”

“这要看情况而定,这个技术太敏感,现在大气候不是很好,你稍微等一等,”阴京华真心实意地劝诫,“不过黄总已经重视了,总要给你个交待的。”

陈太忠沉默一阵之后,轻哼一声,“那就麻烦黄二伯和京华老哥了。”

这一刻,他真有自己赤膊上阵的打算了,然而遗憾的是,他现在真的走不开,前一阵才去一趟巴黎,曹福泉就整出了那么多幺蛾子,而且还问自己再走不走。

至于说装病什么的,也不是很方便,毕竟想去日本偷技术,那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而陈某人在天南被人看得太死了,找的人也太多了,除非再遇到那种“被植物人”的机会,否则普通的病情,他总不能一直装昏迷不是?

然而,他想着自己离不开文明办,却没想到有人实在不喜欢他呆在文明办,没过几天,省委办公厅转过来一封公函,是地北省文明办就精神文明建设一事,想向天南取点经,搞一个为期一周的交流会。

曹秘书长直接表态了,这个事情,只能安排陈太忠去,他口头表达能力可以,抓精神文明建设也很有经验,年轻人嘛,就该多参加这样的交流活动。

“我怕我回来之后,担子就被减轻了,”陈太忠果断地表示,我不稀罕这个交流活动,姓曹的这又是打算调虎离山呢?

“他堂堂的一个秘书长,不可能一直在同一个地方摔倒,”秦连成笑着摇头,你是交流去了,不是有借调嫌疑,而且还是他指定的,“他再呲牙的话,我对付他。”

秦主任心里其实很明白,曹福泉打的主意,是近期尽量淡化陈太忠的影响,这家伙呆在省委,就像深夜原野中的氙气灯一样,是要多扎眼有多扎眼了,而现在都五月下旬了,再挺两个月,小陈的挂职期限就到了——到时候秘书长再出牌就方便了。

“那……我得准备两天,”陈太忠见领导敢说出这样的话,也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,“先跟他们沟通一下,看那边需要什么吧。”

三天之后,陈主任跟李大龙、李云彤和柳青云乘上飞往通达市的飞机——那是地北的省会,这一行人的级别,普遍低了一点,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天南的文明办真的太火爆了,根本抽不出来够级别的领导。

下午四点,飞机缓缓地降落,四人走出机场的时候,门口有两个人扯着一块大红横幅,“热烈欢迎天南省文明办领导”——条幅很大,措辞很含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