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48章 人有我无(上)

跟邢建中的这一席话,对陈太忠的触动很大,尤其是邢总所说的针状焦居然是垄断性产品,生产还要等材料,这让他觉得,自己在抓的精神文明建设很没有意思,说到底,物质建设才是社会进步的基础。

所以当天晚上来到阳光小区之后,他很认真地翻看了一下到手的资料,这资料其实是碧涛的内部刊物,名曰《碧涛文化》,这几期就是关于针状焦发展的专刊,向公司员工普及针状焦的常识,还有攻关动员之类的。

“这个刊物没啥意思,”李凯琳在一边发话了,她的模具工厂就在碧涛旁边,见邢总搞出这么一个刊物来,听说能增强公司凝聚力,还能弘扬公司文化,提升公司形象,她就觉得不但时尚,而且很有书卷气。

她上完初中就辍学了,在村里的时候还不觉得,出来之后眼界大开,就觉得文化不高是自己最大的短板——人越缺乏什么,就越注重什么。

所以李总就有样学样地搞了一个内刊,然而很遗憾,她的模具工厂就没几个有文化的人,内刊也终于无疾而终,不过她并不认为错误全在自己,“这东西就是个花哨,碧涛里面,也没几个人看这个。”

“这东西一多半就是给外人看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伸手把资料放回桌上,他这什么都不懂的人,看几期刊物之后,都对针状焦产生了明确的认识,其中还夹杂了碧涛对自家的夸赞这种私货,要是有领导关注碧涛的话,这玩意儿拿出手去,博点印象分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反正看过资料之后,他越发地想抓物质文明建设了,“也不知道邢建中详细一点的资料,什么时候能拿过来。”

事实证明,邢总的办事效率极高,第二天晚上,陈太忠才抵达素波的湖滨小区,林莹就打来了电话,“陈主任,邢建中的资料,我已经发到了雷蕾的邮箱里,你查收一下吧。”

张州的煤焦油加工厂,是小林总跟邢建中合作搞的,而雷记者是陈太忠的女人里,上网最频繁的人,张馨虽然经常要上网测速度,但那是工作而不是爱好——所以雷蕾的某一个邮箱,知道的人最多,简直就是湖滨小区的公用邮箱。

陈太忠登上去之后,发现邢建中还真是可以,传过来的word文档足足有二十多页,上面详详细细地写明了他需要什么环节的什么数据,非常明显的是,邢总确实是卡在工业化生产的环节上了,很多的地方,他只需要日本投产工厂的相关数据——只要一个数据。

文档末尾,邢总还来一个备注,“专业术语太多,英文版和日文版的文档正在翻译中,为保证术语的准确性,还需五到七天的时间。”

邢建中搞技术,那确实没话说,陈太忠看得也佩服,心说这家伙就算不搞山寨,怕是也能在专业的领域里闯出来一番天地——中文资料一天就出来了,外文资料就要五到七天,这是怎样的一种严谨啊?

有感于此,他二话不说就拨通了黄汉祥的手机,在他的印象里,有关部门搜集类似的情报,还是很有一套的,“黄二伯,有个事儿想请您帮个忙。”

黄总似乎是在参加什么活动,电话那头喧闹得很,不过这也正常了,周日晚上六点多,正是举办各种活动的好时间。

“正参加个白事呢,很要紧的事儿吗?”黄汉祥一开始还有点不乐意,等听了两句之后,他似乎就转移了地方,周遭一片寂静。

“……具体就是这么档子事儿,我手上有各种指标要求,”陈太忠也不藏着掩着,“听说咱国家有关部门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,我们求助一下,希望得到这些数据。”

“这不是扯淡嘛,你自己搞就好了,”黄汉祥哭笑不得地哼一声,“你能搞到的东西,有关部门都搞不到,你还指望他们?”

“术业有专攻嘛,他们端了这个饭碗的,”陈太忠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要求靠谱不靠谱,但总要试一下才肯歇心,而且他也有自己的道理,“我的优势在欧洲,日本什么的不熟,我要是全世界都玩得转的话,早就把廖长征弄回来了。”

“这种事儿他们确实不少做,但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,”黄汉祥并不否认这个猜测,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,“不过太忠,你要搞的这个日本方向,有点敏感。”

“日本方向……也能敏感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是说不出的奇怪,他对这个弹丸小国真没什么切身的感受——除了那个帕杰罗糟糕的刹车,“你是说南海撞机的事情吗?”

南海撞机过去一个多月了,美国的机组人员已经回去了,这就没什么剑拔弩张的气氛了,但是美国人觉得飞机没回去,这不符合美利坚的利益,就咄咄逼人地要求国内归还飞机。

撞机事件发生的时候,由于机组人员都留在中国了,所以西方媒体纷纷谴责中国,但是人回去只剩下飞机没回去的时候,叫嚣的人就不多了。

不过别人不叫嚣,不代表日本不叫嚣,这是一个奇怪的国家,好吧,简而言之……这不是一个正常国家,他们甚至不允许有自己的军队,最多只能拥有自卫队——至于说本质上的国家安全,那是美国人决定的。

那么他们想帮美国人出头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虽然这可能仅仅是一种姿态——没有人喜欢自己的命运被掌握在别人手里。

“撞机……你的想象力倒是丰富,”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,他沉吟一下方始表态,“这么说吧,国内亲日派的势力很强大的,通过这样的渠道,搞点信息回来不是很难。”

“亲日派……现在很强大?”陈太忠又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,“撇开那些侵略史、民族情绪什么的不提,单单从地缘政治上讲,咱们也不该亲近它吧?远交近攻……这才是大国应有的策略啊。”

“日本人为了笼络人心,在高层的投资可是不少,”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,才忿忿不满地表态,“这个事情,我有渠道帮你处理,但是我希望你自己能处理……”

“我真的就见不惯那帮子哈日派,没错,我去打个招呼,东西到手不会特别难,但是凭良心说,我就不待见那帮跟日本人打交道的主儿。”

到最后,黄总很郁闷地表示,“而且,我要是打了招呼,别人没准又要有别的联想,我们黄家改弦易辙,投奔日本买办的阵营了……我操,老爷子跟日本人打了这么些年,到最后我黄老二叛变投敌,毁去黄家一世英名……你说这都是什么玩意儿?”

“那成那成,我自己想办法吧,”陈太忠笑呵呵地回答,他甚至能想得到,电话那边的黄二伯,现在该是怎样一副的嘴脸,“我就是随便问一问,你不用这么着急上火。”

“算了,我也就是发个牢骚,该问还是要帮你问的,”黄汉祥听他这么说,语气就平和了很多,“任何突破技术封锁的事情,我都特别喜欢做……先给我发个电子版过来。”

陈太忠把电子版发了过去之后,心里依旧是不舒畅,总觉得这精神文明建设抓起来,不如物质文明建设有成就感,他也知道这个感觉未必正确,但是他禁不住就要这么想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田甜走了进来,她这省台的主播,下班都是很晚的,今天这七点多能回来,都算是早的,她在门口换好鞋之后,也没着急往上走,就是坐在客厅长廊的沙发上,饶有兴致地看着楼上,笑吟吟地发话,“我怎么觉得……今天气氛有点不对劲呢?”

“当然不对劲了,今天陈老板说了,每个人都得趴着,”刘望男笑着打岔,“四肢朝天的不算好汉,甜儿,你的习惯要改。”

“那先让林莹和张馨改了,再说别人吧,她俩就认那个体位,我最多排第三,”田甜对这个回答不屑一顾,田副处一旦发作,后果也很严重——事实上她关注的是自己男人的动向,“太忠你今天怎么了?”

“哪儿有什么怎么了?我想一点事,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回答一句,心思还沉浸在刚才的感悟中,好半天之后,他哈哈一笑,“嗐,求人不如求己……寻思那么多真没意思。”

“太忠你悟了?”有人出声插话,不是别人正是刘望男,刘大堂微笑着发话,“别人都抓不起来的事情和业绩,你能抓起来,那就叫有本事,剩下的……随便别人去评说。”

“我先翻译一下文稿吧,”陈太忠收拾心情,既然决定自己动手了,那翻译的事儿也没必要等别人了,说不得打开旁边的打印机,打印起文件来。

这个年代,一般人家很少有打印机,不过雷记者有时候要在这里写稿子,又要下载资料,刘大堂时不时要记录下一些比较好用的域名,丁小宁也偶尔用一下出文件,所以这个打印机使用率还挺高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