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47章 傲气邢建中(下)

吴言高兴了,可是钟韵秋却郁闷了,她还不敢说出来,只能在第二天找个时候给陈太忠悄悄地打个电话,“吴市长在北京挂职的话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你……外放嘛,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回答,他此刻孤身一人在清渠乡转悠,来到了殷放所说的那块地,正在四下打量——陈某人可不想被人蒙骗了。

这块地是夹在几个山包中间的,差不多有五六百亩的样子,林木不少,但是没什么大树,也有小片开垦出来的土地,上面种着粮食和蔬菜,应该是附近的农民们私自开发的土地。

这个地方开发的话,需要费点劲儿,陈太忠注意到了,这里泥土不算多,可石头不少,开发成本绝对不会太低,然而话说回来,这里确实是相对安全的,而且离公路很近,殷放能选中这么一片地,想来也是再三挑选过的。

打量完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钟韵秋的担心,禁不住笑一笑,“她这明年能不能进京,那还是两说呢,看把你着急的。”

“能不着急吗?”钟韵秋在电话那边幽幽地叹口气,这种事情必须得早做准备的,“她真要留京了,我跟不过去,不早做准备,就全耽误了。”

“我总要安排你的,”陈太忠一边信口回答,一边四下观看——这里,似乎离碧涛也不是很远?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,回头方便了,我跟吴言说一声……要不这样,你先选几个位置,我再帮你想一想办法。”

“我要是去科委,行吗?”钟韵秋听得笑了起来,想到她那倾城的笑容,陈某人心里也禁不住微微一荡——在小白面前,她可是很少笑的,所谓有得有失就是这样了,攀上白市长,总不能一点代价都不付。

“科委那不行,不能跟我沾边,”陈太忠对原则还是把握得很好的,“反正这件事我知道了,你自己先考虑吧。”

放下手中电话之后,他就生出了去碧涛看一看的心思,于是开车走了差不多三公里,来到了碧涛所在的那片小丘陵。

一段时间没来,这里是越发地热闹了,占地三百多亩的小山包基本上全部盖满了房子,甚至都蔓延到了山脚下,繁华程度都赶上一个小镇了。

但是让陈太忠感到碍眼的,是一排洗发屋,由于此刻只是下午三点钟,不是上客的时候,门口懒洋洋地坐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,见到黑色的奥迪车驶来,她们连抬手的兴趣都没有——开这种车的主儿,不会是她们的客户。

车开到碧涛的办公楼下,陈主任才下车,就正看到邢建中带着几个人走出来,这家伙也越来越有老板的范儿了,“咦,你这是要出去?”

“哦,倒是不着急,”邢总见是他来了,笑着停下了脚步,“是要回一趟张州,那边分厂的事情,已经开始着手搞了。”

通张高速已经通车,从凤凰到张州也不过是三个多小时的车程,陈太忠才说那你走吧,赶过去正好是晚饭时间,邢总却是表示没事儿,“明天走都行,周一才跟张州市政府谈。”

两人一边说话,一边就来到了办公室里,听陈主任问起外面的洗发屋,邢建中也是哭笑不得,“一开始只是一两家,到后来生意火爆,就成这样了……”

碧涛的厂子不但收焦油,还有外卖的成品,往来的大车非常多,有的时候还要排队,司机们闲得实在无聊,就产生了这样的需求。

邢建中知道陈主任现在抓的是精神文明建设,但是他对洗发屋的存在,表示有保留地支持,“有了那种生意之后,酗酒打架的事情少了很多。”

“流动人口多的地方,短期行为必然会多,”陈太忠叹口气,这种事儿他真的是管不过来,“酗酒打架的事情这么多……清渠乡的人也不知道管一管?”

“管也管不过来,”邢建中无奈地回答,横山分局古局长挺给面子,一个季度左右就要严打一次,但是人太杂了,还是总有小偷小摸、打架斗殴等事情发生。

不过现在好了,“老古允许我们厂子跟周边几个村子搞治安联防,这片山头就是我们联防队管,现在他们都知道厉害了,出事儿就少多了。”

两人又聊几句之后,陈太忠终于表明来意,我现在正跟几个国际有名的化工集团接触,邢总你是搞化工的,知道有哪些先进技术,是投资少见效快的?

化工这个领域,先进技术都是拿钱堆出来的,投资少的还真的没有,邢建中摇头,表示这个我爱莫能助,然而下一刻,他眼睛一亮,“都是那些化工集团?”

“比如说……拜耳什么的吧,”陈太忠不想过早地透露出风声。

“拜耳我不是特别熟,巴斯夫略微熟一点,”邢建中很遗憾地表示,然后他又问一句,“没有日系的化工集团?”

“你想了解点什么?没准我能想一想办法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问。

“我想搞针状焦,”邢建中解释了起来,这针状焦是制造高功率电极的优质材料,主要是从石油或者煤焦油沥青中提取,从石油渣油中提取的技术,是以美国公司为主,算是美系针状焦也叫油系针状焦,煤焦油中提取出煤系针状焦的技术,主要是由日本公司掌握。

邢总既然搞了这个煤焦油深加工,现在就想尝试搞一搞这个,不过现在没什么进展,“实验室制取没有大问题,但是工业化生产太难……如果能成的话,绝对是填补国内空白。”

又一个填补国内空白?陈太忠听得来了兴趣,不过他对这个针状焦实在不是很熟悉,“这里面的利润空间很高?”

“这根本不是利润空间的问题,而是你想怎么卖都行,”邢建中给出的答案非常惊人,“咱们国家目前的针状焦,全部来自于进口,是有技术壁垒的垄断性产品,由于份额有限,导致超高功率电极的生产跟不上,只要我能生产出来,销售绝对不是问题。”

“那回头你把相关背景材料给我一份,”陈太忠点点头,哪怕现在他不管招商引资了,但是这样的项目他根本无法拒绝,“我还以为你忙着建那个分厂呢。”

邢建中手向桌子下面一探,一叠资料就出现在了他的手里,“就是这个……分厂要搞,技术革新也要搞啊,咱民营企业比不上国企,落后就完蛋了。”

陈太忠接过这份资料,没有着急地去翻看,先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哎呀老邢,我总算知道,把你留在凤凰,是多么正确的决定了。”

“我觉得自己的决定也很正确,凤凰有你这样的领导,”邢建中笑着点点头,经历了老家人偷资料的事情之后,他也是感触颇深,“我相信别的地方不会有……哪怕你离开了,古局长都能授权我来搞这个联防队。”

“好了,不互相吹捧了,”陈太忠笑着站起身,“这个资料我能拿走吧?”

“没问题,”邢建中笑着点点头,站起身来送他,“回头我再给你弄个细一点的资料……嗯,主要是公司需要借鉴哪些工艺。”

“借鉴?”陈太忠扑哧地笑一声,心说这老邢也有意思,山寨就山寨吧,还说得这么文绉绉的。

不过就在出门的那一刻,他停下了脚步,转头看向邢建中,“老邢,你说只有这个针状焦,才能做超高功率电极……可不可能别的材料也能做呢?”

“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,但是现在针状焦是性价比最好的,”邢建中叹一口气,“人家国外摸爬滚打多少年,不知道花了多少钱,才有了这么个结论,这是一套理论生产体系,想要重新打造一个类似的体系,那需要的资金……真的不知道有多少了。”

“但是这个材料方面,也存在偶然性的吧?”陈太忠是真的不知道,于是他虚心求教,“比如说,这伟哥生产出来的时候,好像本来是要治心脏病的?”

“这种阴差阳错的现象,确实存在,”邢建中笑着回答,“但是没有千万次的实验,没有深厚的积淀,这种偶然现象都不可能出现。”

“接下来,你能不能考虑搞一下这个?”陈太忠觉得自己有点异想天开,但是这邢建中学问看起来真的不小,于是他就问一句。

“那根本不可能的,一套体系标准啊,”邢建中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也许三十年以后,我有点钱了,能琢磨一下……不过凭良心说,这个东西只有国家出面来搞才行,而且得是大国,屈指可数的那么几家,中小国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和财力。”

陈太忠纵然是心里有准备,听到这话也难免失落一下,不过如此一来,他偷窃这技术也就不存在任何的心理负担了,“那就只能先借鉴别人了。”

“不完全是借鉴,我也有自己独特的东西,”邢建中微微一笑,傲然地回答,“借鉴是为了加快追赶的脚步,创新才是发展的根本,就像你说的一样,早晚咱们是要建立自己的理论和生产体系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