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46章 傲气邢建中(上)

陈太忠去省计委的谈话,波澜不惊,大主任张亦客接待了他,没过多久,又叫来了分管副主任以及相关处室的负责人。

张主任很明确地表态,之前是计委的业务太忙,现在多少有点时间了,那么,抓好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工作,就是接下来的重头戏。

陈主任则是面沉似水,一副很不爽的样子,这容易让人联想到,张陈二位主任在之前的交谈中,应该产生了一些摩擦。

没人想得到,这不过是两个主任合作演出的一幕双簧,张某人要改弦易辙地支持文明办了,于是他恳请陈某人配合一下——你惹得起秘书长,我是真不行啊。

对于这个要求,陈太忠愿意支持一下,都是为了工作嘛,事实上他觉得,这种表面对抗私下合作的关系,真的很不错,能让很多不明就里的家伙上当。

别的不说,只在现场就有人上当,行政处的处长吞吞吐吐地表示,说最近的工作任务还是挺重的……那个啥,主任您也知道——这还是多亏来的人是凶名昭著的陈太忠,换个人来,他会表达得更直接。

再重要的事情,也赶不上调查干部队伍的纯洁性重要,张亦客面无表情地发话,这个表态让其他人噤若寒蝉——行政处在计委,可是天子近臣,跟办公室有点类似。

王处长是刘主任临退前一年提拔起来的,张主任上来之后也没动,而该处长也是投桃报李,时时刻刻以维护张主任的威严为己任。

对于王处长护主心切的程度,计委里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,那是恋爱中的男女最爱提的一个问题:刘主任和张主任同时落水,王处长会先救谁?

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绝对确定,王处长会先救张主任,剩下百分之一的人,也是估计他会为此而头疼——毕竟是刘晓波将他提起来的。

张亦客也知道这种情况,但是他不会计较,城头变幻大王旗,摇旗呐喊者自然要有眼色。

不管怎么说,就是这么一个贴心的处长,跳出来试探的结果,居然是没有结果,那大家就纷纷地保持缄默,形势太不明朗了。

既然没什么不同意见,那我就放心了,陈主任将各人的反应看在眼里,于是他就表示,省计委已经比其他单位慢了半拍,接下来的时间,就要抓紧了,明后天周六周日,大家加个班吧——我越张扬,张亦客你就越该感谢我。

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,张主任自己都有点受不了啦,什么时候我计委的工作,轮到你文明办做主安排了?你是精神文明建设的龙头,我是物质文明建设的龙头,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,互不统属的!

陈太忠见到张亦客面无表情的同时,嘴角居然极细微地抖动两下,眼中也时不时掠过一丝隐藏得极深的仇恨,心里禁不住叹服,老张其实你该让我把你弄下去的,以你这演技,不去下海拍电影,真的太可惜了——起码年年的金鸡奖没问题。

中国电影三大奖,百花奖、金鸡奖和华表奖,百花奖注重观众评选,算是观众奖,金鸡奖是专家奖,注重专家意见,而华表奖则是政府奖,偏重于象征和教育意义——文明办对这个奖,有一定程度的发言权。

这也就是说,陈太忠认为,张主任的表现,具备了相当艺术水准,于是他继续自己的双簧角色,“我知道,张主任你……一定会支持的。”

听到这话,张主任演技越发地出神入化,他缓缓地点头,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是,我一定支持……陈主任高度关注的事情,我怎么能不支持?”

“有不方便的地方,计委可以向组织反应,”陈主任很大度地做出了表示,他觉得自己的表演,也能混个华表奖啥的——不对,有杀气?

出于对这个杀气的警惕……其实好吧,陈太忠主要是好奇,于是他在离开之后,又悄悄地潜回去,却发现张亦客站在办公室里手执飞镖,眯着一只眼睛,慢条斯理地瞄着一个飞镖盘,前后抖动几下之后,“嗖”地一镖飞出。

这一系列的动作很稳健,表明张主任情绪稳定,而且镖也投得很准,正中靶心。

但是陈某人一见那个飞镖盘,登时就恼了,姓张的你在上面写上“陈太忠”三个字,是个啥意思呢?而且哥们儿看着,这似乎……墨迹未干啊~

不过就算是这样,陈太忠也不是很介意,他的骨子里,最是喜欢看到别人被自己欺负到忍气吞声、不敢声张了,这口气你最好憋到进了火葬场。

他在仙界的时候,就有类似的习惯,这个癖好让他树立了无数的仇敌,饶是他修为精湛法力高强,最终也难逃被人合力轰杀到人界重生的结果。

这么说来,眼下这个心态不可取?陈某人才不会这么认为,上一世我被人算计,那是因为我只靠自己的法力了,这一世,哥们儿背靠着组织呢。

对雨夜巴黎那个小周的杀气,他不能容忍,但是对张亦客的杀气,他毫无压力——你我都是体制中人,最明白什么事情该做,什么事情不该做了。

所以他一转身,就施施然地走了。

当天是周五,下午文明办有个会,会议要旨有三点,一个是强调下一步的文明县区的评选活动,一个是关于申奥的宣传,还有一个……是关于入世的宣传——大家都要支持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决定,这关系到中国未来的发展,虽然……这是物质文明建设方面的事情。

这根本是不同的位面嘛,陈太忠心里非常地不平,他被人逼着引了两个投资回来,已经是比较不爽了——哪怕在谈判成功的过程中,他享受到了足够的快乐。

这三点,都是要深入下面宣传的,不过总算还好,秦主任也充分地考虑到了自己爱将的状态,“从明天起,大家根据自己划的片展开工作,别说周末不周末的,我要的是效率,为人民服务就没有假期……嗯,陈太忠例外,他刚忙了十几天。”

“我还撑得住,”众目睽睽之下,陈主任只能如此表示了,虽然这有不给老主任面子的嫌疑,但是他别无选择,只能坦荡荡地表示,“主任,我是年轻人,身体好得很。”

“让你歇着你就歇着,上午去省计委,就很消耗体力的,”秦连成不动声色地回答,很显然话里有所指,也是说给某些人听的。

于是,当天晚上,陈太忠就很幸福地回凤凰了,迎接他的,自然是市长和秘书的双飞,不过在事毕之后,白市长破例地允许小钟呆在那张一米八乘两米的床上,她今天很亢奋,“太忠,真要去北京了吗?”

“这谣言怎么都传到凤凰来了呢?”陈太忠觉得煞是无趣,他身边的这些女人什么都好,就是很多人的功利心,都略略地强了一点。

而吴市长的功利心,不是强了一点半点,“能去就去嘛,你才是处级干部,要是能去北京镀一层金,回来以后处级干部绝对跟着你走,厅级的……绕着你走!”

这话一点不夸张,能去北京的干部很多,但大多都是进修去的,能留在京城当地熬资历的很少,而他们在京城任职的期间,又不可避免地会结识这样那样的人,说来说去还是一句话,中国的政治中心,有且只有一个,那就是北京!

“你这么感兴趣的话,我让你去北京进修,成不成?”陈太忠见她兴致勃勃的,就来了兴趣,他知道小白去北京进修过一次,不过那是三个月的短训。

吴言想从副厅跨越到正厅,中央党校的学习是少不了的,没有哪个正厅是没有去党校学习过的——中央对地方的领导,那是必须要强调的。

“那行,明年春天以后,我找机会去,”吴言笑吟吟地点头,“到时候我两年红线到了,回来以后,你给我一个正厅。”

“正正正……正厅?”陈太忠摇一摇脑袋,他总觉得自己今天似乎是喝多了,“我从素波一路开车赶回来,没觉得自己酒驾了啊……你要我给你个正厅?”

“你能给我一个副国,我很确定,”吴言微笑着回答,“时间和程序不是问题,关键是你愿意不愿意,去临置楼找我,从来不带钥匙……你有你的办法。”

“那个啥,我帮你是必然的,”面对此情此景,陈太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小头痛快了,大头必须得买单啊,恣情纵欲真的是不对的。

于是他干咳一声,“去北京我支持你,完了之后你想挂职,我也可以帮你联系。”

“挂到部委里吗?”吴言一听就来了兴致,对官场中人来说,京城就是心目中的圣地。

“努力一下,应该问题不是很大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这次在北京待这么久,身边的女人少得可怜,在那边多安置几个人,很有必要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