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45章 声望没刷好(下)

刘晓波是前任的计委主任,因肺癌而退休,在没退休之前,他因为要治病,基本上就放手计委的事情了,日常事务都是常务副主任张亦客在处理。

这个张主任的来历,一般人也不是很清楚,只知道他跟刘晓波一直关系不错,似乎是国家计划委的什么人也还算赏识他。

交通厅的职能中,有很大一部分需要省计委的配合,刘晓波在的时候,知道高胜利早晚要上位,所以他不为难高厅长,等换了张亦客上来,依旧是如此。

这些因果,几句话就能带过,关键是陈太忠听明白了,但是他不清楚这厮到底做了什么事情,居然惹得高省长来说情,“说重点,说重点。”

“重点啊,就是秦连成给他打了个电话,”高云风笑着回答。

秦主任这几天,一直很恼火这个张亦客,真是能让人憋出毛病来,今天从民委出来之后,猛地又想起这段恩怨——啧,小陈回来了嘛,我看你再得瑟。

说不得他就打个电话给张亦客,陈太忠明天会去省计委,跟你谈一谈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事情,如果你没有时间,请安排其他人接待。

什么,陈太忠回来了?张亦客一听这话,连头皮都是麻的,他赶忙往省委打个电话,证实了这个消息之后,马上就开始四下找人说情——谁知道这姓秦的在背后,是怎么编排我的。

对秦连成,张主任可以不放在眼里,但是这个陈太忠真是让他忌惮,什么黄家人马倒还在其次,关键是那货做事不讲理啊。

果不其然,他能联系上的人,一听说事涉陈太忠,纷纷地表示为难,更有人直接说了——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厮的脾气,这干部家属调查表也是杜毅表态了的,你吃撑着了扛着?

到最后迫不得已,他找上了高省长,高胜利也不想管,不过细细问一问因果之后,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说开了就好了。

这就是平时多烧香的好处,张亦客是感触颇深,后来又有朋友帮他介绍了王浩波,王书记也愿意结个善缘,毕竟水利口很多设施建设,也是要过省计委的。

嗯?陈太忠听到这番解释,也是哭笑不得,心说哥们儿都还不知道自己明天要去计委呢,倒把省计委主任吓成这样了?

既然这家伙态度这么端正,那过去的事就过去吧,他才待开口表态,猛地觉得有点不合适,于是叹口气,“这张亦客不愧是正厅啊,抵触省委的决定,派几个人传话就可以了,唉……还是我这官儿太小啊。”

他这话说完,桌上其他几个人不说话了,心说见过得瑟的,没见过你这么得瑟的,最后还是田强发话了,“太忠,高老板都给你打过电话了。”

“啧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”陈太忠翻一翻眼皮,反正在场的都不是外人,于是他就点一句,“我这人很好说话,但是一开始他顶的是秦主任,我合适私相授受吗?”

你也叫好说话?别人听他这么说,还真是无奈了,最后还是王浩波发话了,“那你们等着,我去联系一下他。”

事实上,王书记也想到了,张主任不亲自出面,这态度可能会有点不端正,刚才他就跟张亦客点明了——没办法,陈太忠就有那么强势,张主任也表示,我往锦江赶。

等陈太忠说出事涉秦主任的面子,王浩波就打算给张亦客打个电话,小陈没那么不讲理,见不见你大概是无所谓的,但是秦连成那里,你得公关一下。

“我都已经到了,”张主任苦笑着回答,“秦连成那里我再说,今天先见一见陈太忠吧……你们在哪个包间?”

王浩波报出包间名,挂了电话之后,他心里还在纳闷:这个张亦客也太奇怪了一点,堂堂的正厅不去见另一个正厅,非要上杆子见正处,这不是自找掉价吗?

不多时,张亦客拎个手包独自走了进来,他皮肤黝黑身高体壮,看起来更像一个栉风沐雨的大车司机,而不是厅级领导。

屋里的几个人他都已经知道了,先冲大家点头笑一笑,就直奔陈太忠而去,“陈主任,初次见面,来得冒昧了。”

“张厅您这就太客气了,”陈太忠站起身,笑眯眯地跟对方握一握手,他是个顺毛驴脾气,人家态度端正到一塌糊涂,他自然就不好再矫情,“你这计委老大能亲自过来,我们真是蓬荜生辉受宠若惊。”

“来得晚了,”张亦客紧挨着陈主任坐下来,桌上的碗筷什么,王浩波也早安排服务员摆上了,他端起面前的量酒器,给自己面前的小杯满上,“我先自罚一杯。”

按说自罚应该最少三杯,可张主任终究是一桌里面官最大的,一杯也算态度端正了,然后他又依次地跟其余四人每人干一杯。

他最后对干的是田强,然而他还问一句,“这是立平市长的公子吧?真是年轻有为”,由此可见,在来之前他做了充分的功课。

然后大家也不说什么干部家属调查表,就是随意地聊一些逸闻趣事——功夫在棋外,意思到了也就完了。

不过陈太忠憋了十来分钟,终于忍不住低声问一句,“我说亦客主任,你当初怎么把我老板得罪那么狠呢?我帮你递话,你也得给个理由吧?”

“这个事儿它……唉,”张亦客苦恼地叹一口气,一扯对方,“太忠,咱们借一步说话。”

他俩走开说话,桌上那三位就当没看到一样,本来嘛,那才是今天的主战场。

两人走到旁边的沙发处坐下,张主任嘴巴蠕动几下,又叹一口气,才艰涩地发话,“前一阵有传言说……你借调到北京了。”

陈太忠微微点头,却是没有说话,他等着对方进一步的解释。

很显然,省计委的大主任或者会见风使舵,但是绝对不会因为他借调与否,就做出如此相悖的决定——陈某人就算很看得起自己,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正处,不可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应。

张亦客又沉默了大约半分钟,才轻叹一声,“要是再有别的副主任主持这个工作,计委就会支持了……我身不由己。”

尼玛!陈太忠这才算明白,到底是怎么回事,合着这是曹福泉插人之前埋下的钉子,要是冯侠如愿以偿地成为文明办新的副主任,接下来又能啃下省计委这块骨头,那对冯主任刷声望有很大的帮助。

“曹福泉也就会搞这种歪门邪道,”他气得哼一声,这一刻,他是想起了祖宝玉对曹福泉的评价,那家伙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刷声望这种行为,他并不反对,陈某人自己还刷声望呢,但是为了刷声望,不惜在工作中人为地设置障碍,并且让单位的形象受损,这就有点本末倒置了。

张主任听他肆无忌惮地点省委秘书长的名,也只能心里苦笑,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,看人家这官当得多牛逼?

陈太忠骂完之后,猛地又想到了一个不是很清楚的问题,于是他继续发问,“那计委现在愿意配合,会不会让你被动?”

“被动也认了,我谁也惹不起啊,”张亦客无奈地撇一撇嘴,心说我今天是从秦连成那里知道你回来的,别人放弃我放弃得如此干脆,你又回来了,我服个软算多大点事,非要我掉下来,某些人就真的开心了?

说完这话,他犹豫一下又补充两句,“秦主任那儿,我是不合适跟他说,太忠,这个事情,就要麻烦你帮着周旋一下了……明天我在单位等你。”

王浩波要是听到这两句话,就能明白张主任为什么不找秦连成,却一定要放下身份来找陈太忠了,有些话跟小陈能讲,跟秦主任没办法说。

陈太忠也听懂对方的意思了,张亦客真的没办法跟秦连成解释原委,他要是说,我帮着冯侠打进文明办,并且以你办不成的事儿刷声望,秦主任还不得气得跳起来?

说到底,老秦是文明办的一把手,眼里没办法揉沙子,而他陈某人是副职,对类似的事情容忍度要高得多,于是他点点头,表示自己理解了,“老主任那儿,我帮你遮掩一下,过了这段时间,你再跟他坐一坐,事情就彻底揭过了。”

说是这么说的,第二天上班之后,陈主任找到秦主任,将昨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就告诉了对方,“这张亦客也是惹不起曹福泉……听起来他怨气还挺足,觉得自己特别冤枉。”

“他冤枉,我更冤枉,”秦连成不屑地哼一声,接着才无奈地摇摇头,不过,张亦客连这么丢人的事儿都明说了,他也没办法再计较了。

“越在官场走,就越觉得提心吊胆啊,这种事情真的是躲都躲不过来,”他轻喟一声,接着沉思片刻,轻轻嘀咕一句,“好个曹福泉,有两下子啊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