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44章 声望没刷好(上)

殷放最大的苦恼,就在这里了,虽然他可以跟蒋世方汇报,然后再决定行止,但是……这不是还害怕蒋君蓉乱插手吗?

所以他就算跟蒋省长汇报,也得等双方的意向谈得差不多的时候,那时蒋主任想插手,就要考虑陈太忠的怒火了。

殷市长无法确定蒋省长的支持力度,自然就不敢胡乱开口应承,他轻叹一声,“想要做点事情,真的太难了。”

真是滑稽!陈太忠听得也是颇为无语,明明是投入越大收益越大的项目,而且还是从德国人嘴里抢食,地方上却是偏偏有心无力,白白地看着机会错过。

“再难也要上,地方上的夹板气,我真的是见多了,”他最终苦笑一声,哥们儿当初为了六千万英镑,直接被弄进省纪检委了,“还是多争取一点吧,我劝一劝垫资的人,还款周期从十年延续到十五年。”

“这个倒是可以考虑,”殷放沉吟一下,缓缓地点头,这个话他只能等陈太忠主动说,而自己却是提不得的。

这就像他无法主动表示,说什么我一任市长干下来,这聚碳酸酯虽然是业绩,但是享受成果的未必是我一般——从这个角度上说,若是省里不给拨款,他还真的宁可是德国人独资。

可是这话怎么说?他没办法说,一说就惹恼了陈太忠,而延长贷款这话,他依旧不方便说,融资延期的话,这利率和利息都要增加,别人没准就会想——合着到时候还钱的不是你了,所以你才敢这么搞,这不是瞎折腾吗?

但是陈太忠主动这么提,他假巴意思思考一下,就可以答应了,“那我就尽量争取……十个亿吧,也显得咱底气足。”

这就算把问题落实到位了,接下来是细节,从明天开始,吉科长会彻底接手陈主任的工作,跟普林斯和拜耳进行接触,而下一周,殷市长更是要直飞北京,跟德国人深层次地交流——按说是吴言分管的招商办,但是……这不是不敢声张吗?

这细节问题一说,今天见面的目的就算达到了,不过殷市长兴致很高,“太忠你这不忘家乡人民,很难得啊,这次要好好地喝一喝。”

然而,说是好好喝,殷市长的量还真的差一点,这就是机关干部跟基层出来的干部的不同之处,从基层能干到处级干部以上的,百分之九十甚至九十五的人,酒量都没问题,但是机关出来的干部,酒量不行的人真的很多。

殷放喝了还不到半斤,基本上就不说话了,酒量不行,管住自己的嘴巴还是没问题的,到得后来,殷市长的司机主动请缨代老板喝,陈太忠却是笑一笑,“你怎么能喝酒?查你个醉驾倒是小事,殷市长的安全,可是第一位的。”

“没事,我打车,小丁你陪好陈主任,”殷放微微摆手,从牙关里蹦出这么一句话来,看起来他似乎有点想吐的样子。

算了,差不多就行了,陈太忠才要开口,却不防身边的电话响起,低头一看,却是高胜利打过来的,于是告个罪起身,走到一边接电话。

“太忠你这次,一走走了半个月啊,”高省长很和蔼地发话了,“收获不小吧?”

“还行吧,”陈太忠含含糊糊地回答,心里却是暗暗地纳闷,老高你这七点多打电话,是要干个什么呢?“有收获也都是国家的,我就是个跑腿的……领导您有什么指示?”

“呵呵,倒是有传言说,你要被借调走了,”高省长笑了起来,“我还说你得让云风摆顿酒才对吧,要不那就见外了。”

“以讹传讹……我自己都不知道,”陈太忠其实听说了,省委有这样的传言,他甚至确定,这就是曹福泉下午出现在文明办的原因,不过他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就觉得老曹做事太不靠谱,吃相难看不说,这信谣传谣的行为也很不稳重嘛。

“嗯没错,以讹传讹,”高胜利很确定这个说法,然而在下一刻,他就话题一转,“这个……计委的张亦客,也是判断错形势了,我在交通厅的时候,他挺配合我的工作。”

“张亦客……刘晓波后面的那个吧?我听明白这个了,”陈太忠很实在地回答,“您说的其他的内容,我真的不明白。”

“我帮张亦客求个情,太忠你给我个面子,”高胜利终于吐露实话。

“可是……他干什么了呢?我还是不知道啊,”陈太忠真的是没听明白,他也不敢胡乱应承,交通厅那边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,郁建中的小舅子也是躲在国外不回来,他绝对不会随便应承什么事儿,“您跟我说一说?”

“这个……我真张不开嘴,”高胜利苦笑一声,官场中有些事情,真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“让云风跟你说吧,你们哥俩商量。”

说是让高云风说,可是高省长先来这么个电话,也是在为张亦客背书了。

三分钟后,高云风打来了电话,正好陈太忠也不忍心继续摧残殷放了,“锦江大酒店?好嘞,我马上就到,不见不散啊。”

“太忠,你这没喝好呢,”殷市长依旧紧咬着牙关发话,“谁给你打的电话,要不是非去不可的应酬……我给你打过去解释。”

“出去那么久,攒了一堆活儿……就跟咱这拜耳的项目一样,我欠了不少债,市长您先回去休息吧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这意思就很明白了,聚碳酸酯的活儿,我不合适跟别人说,不过别人的事儿,您也就不用再问了吧?

“需要帮忙的话,你说话,”殷放点点头,“那你先走吧,我再坐一会儿。”

陈太忠前脚离开,后脚殷市长就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,虽然没怎么失态,但是司机知道,领导这是强撑呢,于是跟吉科长商量一下,“吉科,您自个儿打车去办事处吧,我送老板回家,他今天真的到量了。”

小吉还能说什么?他干笑一声,“没事没事,我正好去科委的办事处转一转,听说那里现在挺不错的,合适的话,就在那儿住下了。”

只要是个人,就知道跟红顶白,跟市长混,总是比跟处长混好,但是小吉的家庭条件不错,而且他的上进心也不是很强,唯一的想法就是多捞点钞票。

所以他宁可得罪殷放,也不会去让自己的老科长不愉快。事实上,凤凰官场有传言,只要能紧跟陈太忠,上不去那是你自己的问题。

这些小事,陈太忠是无暇理会的,他来到锦江之后,发现除了高云风和田强,王浩波也在,禁不住眉头皱一皱,“浩波书记,你得小心云风带坏你。”

“太忠你这是啥意思呢?”高云风第一个不答应了,“这儿是水利厅定点饭店,我还指着王书记帮我签单呢,你把王书记撵走了,你帮我买单吗?”

“你俩都是坏蛋,王书记是纯洁的,”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我就见不得你们腐蚀国家干部。”

这些就都是扯淡的话了,他对高云风和田强的态度很明确,这是自家的兄弟——不管远近,总是兄弟,那交往的方式,就没必要跟官场中人一样,有些玩笑话,不怕开得过分点。

但是王浩波的出现,让他有点头疼,凭良心说,撇开田甜的因素不提,王浩波跟他的关系,还近过这俩人,只不过,王书记终究是体制中人。

尼玛……这张亦客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,居然请出来了王浩波?陈太忠一边琢磨,一边就坐了下来,“我已经喝了一桌了,上酒,你们吃吧。”

“我也在喝酒,临时赶过来的,”高云风无奈地一摊手,“王书记,你把大家召集在一起,扫了很多人的兴啊。”

“拉倒吧,高省长召集的好不好?”王浩波不是很怕高云风,一来他靠着陈太忠,二来……高胜利又管不到水利厅,“你要是没话说,咱们就喝酒,飞天茅台管够……我喝啤酒。”

“凭啥你就喝啤酒呢?”高云风不干了,他本来就喝了一些,“我把张国俊叫过来,大家一起喝白酒行不行?”

“云风,你高了,”难得地,田强出面了,他很体贴地发话,“喝酒图个开心,你说什么张国俊的……他跟咱弟兄们是一回事儿吗?”

尼玛……王浩波真是无语了,相较而言,比遇上纨绔这种不幸的事还糟糕的,那就是遇到了两个纨绔,而他今天遭遇就是这样的了,算上陈太忠的话,那就是三个纨绔了,纯粹是纨绔扎堆了,不过好像——陈太忠是工人家庭出来的?

不过抱怨归抱怨,他还是很负责地跟陈太忠解释一句,“我不能喝,你是知道的,小高和我找你,主要是张亦客要跟你解释点事儿。”

“我就不认识张亦客,真的,”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云风你跟我说一下,他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?”

“这货吧……他其实是想偷个鸡,”高云风讪讪地笑一笑,“其实我也没受他多少关照,就是看在刘晓波的面子上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