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43章 自有恶人磨(下)

秦连成将电话号码拨了一半,猛地听到这个声音,真是说不出的欢喜,他将手里电话一放,笑眯眯地看着门口,“太忠回来了?”

“回来了,先赶过来销假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接着侧头看一眼曹福泉,“我说秘书长,什么时候轮到办公厅替文明办安排分管工作了?”

曹秘书长冷冷地看着他,也不回答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回来了……还走吗?”

“只要有事……该走还是要走,”陈太忠微笑着看着秘书长,针锋相对地回答,他知道自己这话说出来,对方又会有说法,但是,那又怎么样呢?

“那么,你不在的时候,别人有事就找不到分管领导,”曹福泉斜着眼睛抬头看他,这理由也是光明正大,“你的工作,有必要让别人分管一部分。”

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?陈太忠的笑容越发地灿烂了,“秘书长,我就奇怪了,现在资讯这么发达,想找一个人很难吗?”

“很多东西,是要现场决策的,”曹福泉不动声色地回答,其实,见到陈太忠回来,他就有点后悔了——早知道就该前两天来找秦连成的,还是胆子小了一点啊。

只要有了既成事实,姓陈你的再跳腾也无所谓,我就不信杜老板会坐视你扫我的面子。

陈太忠瞥一眼旁边的冯侠,笑眯眯地发话,“那按秘书长的意思,是说我以往的工作不够称职?”

这厮又要翻脸了!曹福泉太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个什么货色了,以往在他的办公室,两人关门对骂也就算了,现在旁边还有秦连成和冯侠,他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俩看见自己吃瘪。

“你不要断章取义地理解我的话,”曹秘书长打算转进了,但是必要的装点还是要有的,“小陈我问你,在省委的大力支持下,还有文明办同志们的努力下,你们的职能范围,是不是涵盖得越来越广了?”

尼玛……欺软怕硬的家伙,秦连成在一边坐着只想骂娘,姓曹的跟他说话,根本就是只下命令不做解释,跟小陈说话,居然要讲道理,还要夸文明办,真是恶人还得恶人磨。

“省委的大力支持?嘿……”陈太忠笑一笑,满是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秘书长,文明办只是逐渐地发挥出了它应有的作用,大家的工作也开始变得充实。”

“所以有必要增强领导层的管理,”曹福泉表示,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有道理的。

“您跟我说这个,有必要吗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“那我走了,”曹福泉二话不说,站起身就走,他是个有决断的主儿,知道多说无益。

姓陈的跟自己顶上了,他就不能浑水摸鱼了,想解决这个问题,就只能去找潘剑屏——可是陈太忠回来了,姓潘的还可能那么黏糊吗?

待他俩离开,秦连成也不说去开会了,而是笑眯眯地发话,“幸亏你回来了,这家伙就是插手咱文明办……现在估计也没死心。”

“那是部长的事儿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又叹一口气,“不过,这次是连冯侠也惹了。”

“惹什么惹?他未必愿意来呢,咱这就是个得罪人的单位,再说了,是他先要抄你后路的,我看该担心的是他,”秦主任笑了起来,说起别人的恩怨,他自然是一点压力都没有,然后他话题一转,“怎么在北京呆了这么久?”

“乱七八糟的事儿太多,要帮段市长跑鲁班奖,还帮素波引了一个投资回来,”陈太忠回答得不尽不实。

其实这后面几天,他忙的都是跟拜耳的人接触,不过殷市长这边含糊地表示了,太忠,咱们要控制好风声,要不然可能前功尽弃——凤凰的发展要受到影响的。

这话陈太忠当然懂,殷市长考虑的不仅仅是蒙哄德国人,还要防着素波横插一杠子,高新区的蒋主任实在太不讲理了,而殷市长是蒋省长的人,蒋省长的女儿要争这个项目的话,他真的没办法抗衡。

而陈主任也非常支持这个主意,光盘生产线都拿在手上了,被蒋君蓉活生生地抢走,这个聚碳酸酯项目再有变动的话,他也得气得吐血。

所以在这一周里,虽然他也接到了不少人的电话,问他到底在北京忙什么,还有什么时候能回天南,他都是含糊其辞地表示。

曹福泉之所以吃这么一个瘪,也跟陈某人这个含糊的信号不无关系——天南就没有人知道陈太忠在北京忙什么,而唯一知情的殷市长,又不可能跟别人说。

“那行吧,今天晚上给你接风,”秦连成笑着发话,一边说,他一边站起身,“去民委扫一个会议尾巴,你去不去?”

“不了,我去看一看建阳,晚上也有安排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跟老主任,什么时候不能吃?去您家也没问题。”

“那行,听说小郭恢复得还可以,”秦连成笑着点头离开。

陈太忠回来的消息,在一瞬间就传遍了文明办,他进办公室一趟,收拾一些需要看的文件装起来,才说就要走了,郭芳走了进来,她手里拿着一把钥匙,“陈主任,这是您办公室的钥匙,郭处长让我帮忙打扫。”

“你先拿着好了,我现在就要去看建阳……你去吗?”陈太忠也不知道这俩郭怎么就这么熟惯,于是顺口问一句。

结果证明,他的头上确实有“妇女之友”的闪亮光环,不但小郭跟他走了,就在下楼的时候,李云彤也将电话打了过来,听说领导要去看郭建阳,她就说您来报社接我一下吧,我也去——反正顺路不是?

把外联办的那两位也叫上吧,陈太忠不得不如此吩咐,要不然太碍眼了。

郭建阳已经出院了,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并没有回永泰,正在他租的房子里疗养,他的妻子放下手边的活儿,来市里招呼他。

“其实我就没事了,”面对来看望自己的领导和同事,郭处长如此表示,他甚至幅度很大地扭一扭身子,结果招来了妻子的白眼。

看望完病号,大家下楼的时候,就六点出头了,按说这个时候,陈主任通常是要请大家吃饭的,不过今天他表示说自己还有事儿,你们要想聚餐,李主任你代我请客吧。

陈太忠确实有事,殷放已经跟他约好了,晚上一起谈谈拜耳的这个项目。

他来到万豪酒店的时候,殷市长已经在包间了,同桌的除了殷放的司机之外,居然还有凤凰招商办的小吉。

小吉现在还是业务二科的科长,由于跟下来挂职的主任周勇不对劲儿,他曾经有一个往上升的机会,就那么平白错过了。

殷放对基层的工作不是很熟,但是对机关里的事情,真的是太明白了,他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,陈太忠是业务二科出来的,二科的朱月华和小吉,那都是陈某人的嫡系部队。

所以他也不管对方才是个小科长,直接就把人带了过来,当然,这也是希望能更好地拴住小陈,好为他所用。

见到陈太忠进来,殷市长吩咐服务员上菜,并且笑眯眯地表示,“太忠……这小吉可是你的队伍,我都答应他了,项目真能谈下来,就给他加点担子。”

“谈倒是不难谈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然后脸色一整,“现在是有两个关键问题,一个是污染,一个就是,市里打算出多少钱?”

“污染问题好解决,一个要强调工艺,另一个就是要划好地方,”殷放这几天也在筹划此事,“我不主张这个企业放在开发区,紧挨着开发区的清渠乡可以考虑。”

“清渠乡……不能放在山上,”陈太忠摇摇头,对于这个他非常坚持,“光气一旦泄露,飘进市里那麻烦就大了。”

“肯定的,我地方都选好了,丘陵里面,”殷市长点点头,然后他又皱一皱眉头,“市里出多少钱……这就头疼了,三免两减半这政策,总得给人家吧?”

对这种企业,没点好政策是不可能的,全国都在这么搞,凤凰要是不给对方政策,那简直可以上升到歧视的高度去。

可是给了这个政策,那问题就来了,如果按工期两年算的话,再加上三免,那就是五年之内一分钱的税收都不要考虑。

当然,一旦投产的话,市里所占的股份,就可以有营业收入了,但是这个营业收入,很可能会投到二期里面去——聚碳酸酯非光气法的生产技术正在成熟中,到时候的二期,必然要用这样的技术,然而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投资会更大。

所以殷市长最怕的,就是谈钱了,这可是地方上自己上的项目,“五个亿怎么样?超过的话,就不好获得省里的支持了。”

就这点底气,你怎么跟人家谈呢?陈太忠真是有点无奈了,“市长,这是咱市里赚钱的机会啊,人家德国人独资都无所谓的。”

“我也知道是赚钱的机会啊,销售都有拜耳安排,怎么可能赔钱?”殷放苦笑一声,然后双手一摊,“现在问题的关键是,没钱啊……要不是必须蒙德国人,我敢答应的也就是两个亿。”

这都是两人计划好的,先跟拜耳说,你们要控股的话,我们凤凰出十个亿,德国人肯定要争取,然后凤凰这边一步一步地退到实际底线,两个亿的话,那就成笑话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