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42章 自有恶人磨(上)

“这都周四下午了啊……”午睡方醒的秦连成打个哈欠,走到桌边坐下,他看一看桌上的台历,长叹一声之后,就去摸手边的电话,不过手放在电话上好一阵,最终还是缩了回去,总是给小陈打电话,也不是一回事儿。

关于归期,秦主任一共就给陈太忠打过两个电话,结果第二个电话的时候,那边表示说,如果没有意外,应该是周二能回来。

小陈不是真的要借调了吧?秦连成不得不做出这样的猜测,而且他对这种推脱的说辞,也颇能理解,涉及到前程的事情,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,他跟陈太忠关系再近,也仅仅是老主任,而不是老爹。

所以他若是频繁地打电话,不但是掉价,更是有不识趣的嫌疑——非要逼得人家说出“我在活动借调”,这就有意思了?

感慨过后,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,不过小陈不在之后,有些苗头已经开始显现,比如说省计委主任张亦客,就不配合在计委里搞干部家属调查。

张主任的不配合,并不是表现在明面上,他只是推说工作繁忙,这几年省计委的工作也确实繁复得很,忙的都是部门的重组、调整,以及项目的审批。

计委的工作确实很重要,秦连成承认这一点,他本人就曾经是凤凰市的计委主任——不过地级市的计委和省计委,那就差得太多了。

这里说的,不是级别上差异,而是在同级别的部门中,计委所处的位置差异,省计委在省政府部门中除了比不上财政厅,那真是傲视同侪,而市计委的不但逊于财政局、交通局、建设局等,混得最惨的甚至可能还不如林业局。

和他们位置类似的还有科技口儿,这也是被上级把权收得比较死的厅局——强调宏观,科技厅在省里很红火,但是市科技局真的就很一般了,这个现象,前面阐述过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计委你再忙,也不该忽视这个要求,这是四部委统一发起的调查,涉及到干部任免和选拔——你这么掉以轻心,是对自己干部政治生命的不负责任。

这个帽子有点大,但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的是:省计委有不给文明办面子的嫌疑。

省计委是归省政府管的,但是以前也要听省委的调度,张亦客是蒙艺在的时候扶正的,但秦连成很清楚,这货绝对不是蒙书记的人,跟杜省长的关系也就那么回事。

现在,张主任相对是投入了杜毅的怀抱,蒋世方虽然不满,但也不好多计较,党委管宏观的嘛——而省政府的部门里,最讲宏观的就是计委了。

不过张亦客做事,也不是那种不留后路的,他骨子里是不买账,表面上却是说,我计委的事情真的太多,咱缓一阵儿行不行?

张主任的缓一阵儿和陈主任的缓一阵儿,是一个性质,说是缓一阵儿,缓到什么时候那就不好说了——没准直接就是量变引起质变了。

但是,在没有发生质变之前,他又能有什么好的选择呢?人家只是顾不上,又不是明说了不配合——针对这个情况,想要做点不讲理的事儿,还就是得找陈太忠。

惹得我火了,就直接找你张亦客谈心了,秦主任的心里,实在是太不平衡了:陈太忠在的时候,也没见你就敢这么跳腾啊。

就这么浑浑噩噩的,不知不觉四点半了,民委下午还有个会,秦连成打算在会议结束之前赶过去,站起身刚要走的时候,曹福泉带着一个白白的矮胖中年人走了进来。

“小秦你在啊,那就好,”曹秘书长毫不客气地发话了,“这是办公室冯侠副主任,不用我介绍了,他在下一个阶段,会融入文明办这个大家庭。”

“您这……什么意思啊?”秦连成的眉头微微一皱,都在省委,他还不知道冯侠是什么人?办公室就是正厅级别的,这冯侠是副主任,自然是副厅级。

“没什么意思,文明办人手紧张,我抽调了精兵强将过来,”曹福泉大大咧咧地回答,“冯主任不是很熟悉这一块,大家要多配合。”

真尼玛的是抢班夺权来了啊?秦连成有点恼了,不过他也不多说,只是淡淡地表态,“省委知道我们形势严峻,支持得太及时了,我们非常感动,明天我安排洪涛,带冯副主任熟悉一下办公环境。”

这个回答别看很简单,其实明明白白地表示出决裂的意思了,我文明办大主任都不带搭理你,而秦主任的还击还不止这一点,他微笑着看着秘书长,“我们只能帮冯副主任熟悉一下流程,具体情况,秘书长您得跟部长沟通一下。”

“潘部长那里我沟通过了,”曹福泉很随意地一挥手,这是胜利者的姿态,“你先亲自帮小冯熟悉一下工作。”

他这个话,真的是不尽不实,不过曹秘书长干这种事儿多了,倒也不是很介意,他确实把冯侠的事情跟潘剑屏说了,但是潘剑屏的态度有点黏糊。

这个黏糊,曹福泉非常熟悉,无非就是对发展方向不太确定,要有短暂的犹豫和踯躅,本来嘛,官场里就要讲个谨小慎微。

但是潘剑屏这个犹豫,就算是给了他一个机会,曹福泉这次发作,不是一定要抢陈太忠的位子的,他只是想给自己人争取一个发展空间。

甚至,他都不能确定,姓陈的是不是被借调走了,但是还就这么大张旗鼓地操作了,图的是什么?图的就是在文明办扎根!

陈太忠被借调走了固然好,他可以安排人进来顶替这个副主任,但是陈太忠不被借调走,他也不损失什么,事实上他追求的是——文明办里,要有一个来自办公厅的副主任!

“潘部长怎么说的呢?”秦连成却是不吃这一套,他根本理都没有理那个冯侠——老子虽然只是正厅,但是你这种没有来路的副厅,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。

他直接发问了,“部长啥态度,我不是很清楚,您跟我解释一下吧?”

我跟你解释个茄子啊?曹福泉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,事实上,潘剑屏就对他就是避而不见,有什么事情,都是电话上沟通,抵触得非常厉害。

但是他还不能承认这一点,于是就冷冷一哼,“潘部长认为,文明办的工作,必须要坚持,他没有精力管,但是我可以管。”

陈太忠可能要被借调到北京了——这是流传在天南省高层的一个小道消息,但是没谁能肯定这一点,曹秘书长也不能确定其真实性。

但是,不能确定其真实性,不代表不能拿这个消息做文章,陈太忠都要走了,我往文明办塞个副职,顶替陈太忠的位置,难道不行吗?

说一千道一万,在曹福泉心里,这个钉子是一定要插的,文明办大不了再多个副主任,这才是他真实的想法——我就是要向这里楔一个钉子。

曹某人做事,一向习惯把事态掌握在自己手里,文明办不能这么无组织无纪律下去了。

所以他的行为看似冒失,其实也都是有因果的。

可是秦连成就表示不能理解,这年头有些东西是没法让的,“冯主任大家都是很熟悉的,但是秘书长你这么安排,让部长跟我说一声吧……你们都是领导,我不听谁的话也不对。”

能让潘剑屏给你打电话的话,我至于赤膊上阵吗?曹福泉心里苦笑,事实上他也知道,对方是在为难自己,但是有些事情,是没办法说穿的。

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潘部长让我直接找你,他这么说,我就这么找……好了,别说那些了,你亲自给小冯介绍一下吧。”

“那等明天,”秦连成眼见都要撕破脸了,也就不差这一点半点了,那就果断地出声回应,而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偏偏的是语气平和,“现在我要去开个会。”

“秦主任你这个态度,真的很不对,”曹福泉在这一刻,真的是恼了,他在此刻来,就是要打秦连成一个冷不防,而且他的固执也是有名的,“无非就是个民委的会嘛。”

民委的会重要不重要,那是我的事儿!秦连成越发地恼了,想一想自己的行程没几个人知道,他就更恼火了,“答应了的,不能不去。”

“那你先把陈太忠的分管范围,简单地介绍一下,”曹福泉很强势地发话。

“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秦连成眉头一皱,心里又生出了不好的猜想,他伸手就去拿电话,“我跟部长请示一下。”

陈太忠十有八九是回不来了,曹福泉心里也有怨气,心说你和潘剑屏合伙起来糊弄我,所以他也不阻止对方打电话,嘴里还在发话,“陈太忠分管文明办大部分业务,担子太重了……不能把年轻人压垮了。”

“我担子重不重,跟你有关系吗?”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一个声音响起,接着一个高大的年轻人推门而入,不是陈太忠又是谁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