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41章 又一个(下)

第二天是周日,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在傍晚的时候回来了,陈太忠从机场把她俩接回来,又叫了外卖进来,三人美美地吃喝一阵,就都来了点情绪。

正要剑及屦及的时候,阴京华将电话打了过来,他情绪高涨,“太忠,快去看奥委会的网站,评估出来了,伊斯坦布尔和大阪没戏了。”

嗯?陈太忠在北京无所事事这么久,等的就是这个评估,说不得放下手里的酒杯,走到客厅角落的电脑旁,打开看了起来。

这电脑连的是小区提供的宽带,网速并不慢,不过大概是好多人同时访问的缘故,他花了差不多三分钟才打开国际奥委会的主页,接下来的访问,也慢得跟老牛拉破车似的。

陈太忠耐着性子,花了十分钟看完评估报告之后,禁不住苦笑一声,“就是这么个东西,值得那么兴奋吗?”

在奥委会的评估报告里,他们认为北京、多伦多和巴黎能够出色举办2008年的奥运会,但是令人遗憾的是,他们同时还表示,这三个城市各有所长,当然,每个城市也难免有一点“小小的”缺憾。

直接说的话,那就是这三个城市无法排出先后的名次。

这有什么可高兴的呢?陈太忠实在有点想不明白,索性抬手就关了电脑,在陈某人眼里,若不是压倒性的优势,实在没什么可高兴的……不过,总算是可以回去了不过。

接下来,又是一场一龙二凤的战斗,两女固然是忍了很久,陈某人这几天过得也比较憋闷——区区一个马小雅,根本承受不住他这种非人类。

所以这响动,直到十点半才结束,三人养一养精神打算再战,陈太忠出去转一圈,拎了啤酒回来,一边喝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凯瑟琳聊着。

说着说着,就说到了西门子手机这档子事儿,凯瑟琳表示这次去欧洲,也见到了西门子工控的人,工控公司表示说,通信公司那帮家伙做事,真的有点过分。

“工控的人不会这么搞,他们还托我打听中国高铁的事儿呢,”她兴致勃勃地发话,“太忠,你能不能帮着问一下?”

“没兴趣,”陈太忠断然摇头,心说南海撞机的事情还没完呢,你就让我帮你奔走?“你自己打听吧,对了……你得先把西门子的底线搞到手,才好活动。”

“我也就是随便问一问,”凯瑟琳不以为然地回答,她还真没想着能拿下这一块,这样的单子太大,不是她一个公关公司能惦记的。

而且中国这边的高铁建设,还没有什么明确的规划,所以她也就是先期问一问,“当时工控的人也在忙,跟拜耳在搞个什么标准。”

“拜耳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她,抬手灌两口啤酒才发话,“他们那个聚碳酸酯,你清楚不清楚?”

“知道一点,他们在跟上海谈个一体化的项目,好像就是这个聚碳酸酯,”凯瑟琳这消息还真不是盖的,“初期投资大概有三、四个亿的美元,好像就快签了。”

“上海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,这次他是真的搞不懂了,“我听说那玩意儿污染挺厉害的,怎么能在上海搞呢?在重庆直辖之前,那是中国最大的城市。”

“污染……这个可以控制的嘛,上海也提要求了,能够保证资金投入,解决污染就不是大问题,”凯瑟琳不以为然地回答,下一刻她一愣,“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?”

“三、四个亿的美元,这还只是初期?”陈太忠听得沉吟了起来,他一边琢磨,一边灌啤酒,不知不觉间,一瓶啤酒就下肚了。

“你想搞吗?”凯瑟琳见他这副模样,登时就来了兴致,她身子一挺,从床上坐了起来,任由薄薄的棉被自上身滑落,颤巍巍的两团雪白登时露了出来。

她却是不管这些,探手从床头柜上摸起一瓶啤酒,打开之后喝了两口,才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要做的话,我积极支持。”

“……啧,”陈太忠沉默半天,最终还是摇摇头,这么大的项目,真的不好立项,要是搞一个小一点的,这污染的问题又不能保证,“估计得等一等,上海都要签了,我估计计划委短期内不会再批了,除非……唉。”

除非什么,他没说,不过那意思是明摆着的,除非撬了上海的单子,但是陈某人一向就非常反感做这种事,更别说现在还是跟美国人在说话,这样的笑话,绝对不能被外人看了去。

“你们地方上可以自己上项目,”难得地,凯瑟琳比他还要积极许多,她神采飞扬地表示,“先做了再说嘛,你们下面很多地方,不都是这样做的吗?”

“初期投资三、四亿美元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又叹一口气,“就算你打算插手这个事情,打算帮我们垫资,我怕他们都还不起……地方上自主搞这么大的项目,真的难。”

“总是会有办法的,”凯瑟琳信心满满地表示,“我跟拜耳接触得不多,明天我去了公司,就先帮你问一下。”

“那好吧,”陈太忠见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也不忍心打消她的积极性……

凯瑟琳办事,也相当地靠谱,她居然在周一中午,就将上海那边的项目摸了一个差不多,然后她特意打电话给陈太忠,告知经过。

拜耳不但在上海谈项目,而且他们在北京和南京的项目,都已经投产了,不过,不管是北京的医药项目,还是上海的一体化基地项目,德国人都强调控股,没错,他们不是卖设备卖技术,而是建起来厂子卖产品。

据凯瑟琳的了解,德国人非常看好下一步的中国市场,所以他们的投资会逐年增加,现在还是以合资为主,将来没准都是要独资。

这样整个中国一盘棋的操作,计划委这边允不允许立项,就很关键了,但是同时,只要能做通德国人的工作的话,地方上想自己上,计划委又不便阻拦。

“这样一来,你的资金压力就小很多了,我也不需要帮你垫资多少,”她得意洋洋地说着,“这真是件美妙的事情……你确定要引进这个项目吗?”

“我对合资的比例没有要求,但是我强烈要求,控制住污染,”陈太忠听完她的解释,也明白这个项目不会有上海那么大,初期投资估计一两亿美元就够了。

再想一想,德国人是要求控股的,凤凰这边了不得出七八个亿——这其实跟立项就没什么关系了,就是按期限支付从普林斯公司融来的资金和利息而已。

“既然你确定,那么我就跟他们谈去了,”凯瑟琳很痛快地表示,她积极撺掇此事,除了贷款她能赚到一部分利润之外,关键是她可以插手厂子的建设——这个项目肯定也是要用到工控产品的。

除此之外,她还能进一步扩大在中国的影响,所以她的积极性比陈太忠还高。

那我就要回了,你慢慢地谈着,陈主任觉得实在不能不走了,于是他跟黄二伯打个招呼,打算坐周二的飞机离京。

不成想,当天夜里,拜耳公司就表态了,在天南建设一个聚碳酸酯工厂,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只要你们邀请,我们就去。

凯瑟琳是在卧室的床上接到这个电话的,陈太忠非常奇怪这德国人是什么反应速度啊,简直是一上班就做出了反应——不能这么草率吧?

凯瑟琳家的坏女孩儿听得就笑,原来这拜耳原本对天南兴趣不大,但是她告诉对方,这个项目天南人已经要上定了,你们拜耳不做,他们会联系别人来做,也就是我在当地有点关系,又跟很多德国公司很熟,所以优先考虑你。

拜耳公司的人也知道,这女人来头不小,虽然他们做聚碳酸酯有优势,但也不是全球独家,像美国RTP之类的公司,也完全可以胜任。

关键是别人插进去这个材料领域,会影响他们的全球布局,而再看一看上海和天南,一在沿海一在内陆,分布得其实很合理——那么,他们为什么不插手呢?

有鉴于此,陈太忠不得不给殷放打个电话,殷市长的声音,听起来是有点睡意了,但是接到这个电话之后,马上就清醒了过来,“10万吨高端聚碳酸酯项目,投资二十一个亿?没问题没问题……你说吧,需要我怎么配合?”

“这个项目是连哄带骗才诈过来的……”陈太忠说不得细细地解释一遍,最后还强调一句,“关键是要统一口径,不要让德国人发现咱们在蒙人。”

“这个一定的,不过你得再多打听一些,”殷放听得就笑了起来,对坐惯机关的人来说,装聋作哑、故作神秘什么不是什么难事儿,“小陈你真的不愧是搞招商引资出身的,才给你打个电话,就盯上了这么一个项目。”

其实这个项目,也是天上掉下来的,陈太忠发现,自己现在的运气值,真的是爆表了,不过遗憾的是,他不得不再次推迟自己回素波的时间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