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40章 又一个(上)

这场架,最终还是没有打起来,陈太忠紧随着韦明河走过去,那边喝酒的两男两女见对方来势汹汹,马上站起身道歉,说我这同事喝多了,您别在意。

等到赵民也出现在门口,喝多的这位连连作揖,“几位哥,对不住啊,我就这张嘴臭,不过说实话,我说的也是实情……”

“行,你给我们说明白了,”韦明河点点头,他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主儿,“到我们包间来,只要你说得有理,我绝对不打你。”

这位也没办法,站起身跟着出去了,不过另一个男人见状,也跟了过来,四人座的火车座小包间,最后进来的这位只能站着。

“现在的光盘生产,就赚不了钱,”那位一坐下,就开始解释,“我们受别的公司委托,考察过这个项目,现在的光盘市场,就是劣币驱逐良币……这个话,您几位懂吧?”

“说正经的吧你,”韦明河眼睛一瞪,你以为自己的谈吐很时髦?这点儿明言,都是我们嘴里嚼剩下的。

这位是真的喝多了,但是他说的确实有理,光盘生产线目前遇到的问题,跟天南工具厂遇到的一样,高品质产品,被低品质产品冲击得一塌糊涂。

光盘也存在品质?那简直是一定的,对不可复写的光盘,可读取次数就是个硬指标,真正优质的光盘,读取三五百次,哪怕表面有轻微划痕,也不影响使用,而劣质的,可能用个二三十次,就卡得读不出来了——起码看碟的时候,经常就遇到骑兵了。

而可复写的光盘,就是那种可以擦除的光盘,不光要说可读取次数,还要说可重复擦写的次数,有那坑爹的光盘,擦写一两次就擦不掉了。

但是……它们便宜!一个便宜抵去好光盘的所有优势。

做为结束语,这位总结说,“在国内,你做优质光盘就卖不动,降低标准的话,你拼不过那些血汗工厂……其实就是小作坊,除非你能把光盘卖到国外,要不然没戏!”

“国外……”韦明河和陈太忠对视一眼,顿得一顿之后,同时哈哈大笑,紧接着,连赵民都笑了起来——跟陈主任说卖不到国外,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吗。

笑了好一阵之后,韦处长才摆一摆手,“好了,没你们的事儿了,以后说话小心点。”

这个家伙半路的插话虽然很是无礼,但却是为这三位点明了方向,心情大好之下,谁还会跟他一般见识?

这里面最高兴的,就要数赵民了,他刚才一冲动,就打算博个三四千万的交好陈太忠了,可是话说出去之后,想到这前半辈子的积蓄就这么丢进去了,他就有点后悔——搁给谁都要有那么一阵不应期,然而可以肯定的是,他绝对不能反悔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他猛地得知了这么一个消息,那真是开心到不能再开心了——别人的短处,那正是我的长处啊。

本来他只想着,借陈太忠在欧美的影响,自己的资金搭个便车,出去博一下赚一点回来,但是听到这话他才反应过来——陈主任在国外的影响,除了可以运用在金融领域,也可以运用到很多方面的嘛。

陈太忠也很高兴,因为这个前景不是很明朗的投资,因为这个思路而变得明朗了,就像韦明河想的那样,他给朋友介绍项目,真的是很关注效果的——陈某人最注重的就是个面子。

吃完饭后,赵民难抑心中的兴奋,邀请他们去足浴——其实就是洗脚,酒足饭饱之后,大家都懒得运动了,去泡个脚让妹子按摩一下,自己可以聊天,也可以呼呼大睡,是个不错的休闲养生的方式。

韦明河表示自己不稀罕,“你这附近就没有个像样的地方,喝个酒都有人插嘴,得……我还是去我的希尔顿,喝酒以后蒸一蒸,睡起来以后再游个泳,晚上才能继续喝,保健不能靠外力,还是得靠自己锻炼,太忠你说呢?”

“那我也去蒸一蒸吧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。

三人去了希尔顿,随意地蒸了蒸,就各自回房间睡觉了,大约是下午三点钟,陈太忠被蒋君蓉的电话吵醒,蒋主任在那边发话,“我说,这个光盘生产线,没问题吧?”

你是没见过个钱,还是怎么着呢?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“我这个资料不是很正确,他们可能是生产盗版光碟的,我正在考察,暂时定不下来。”

“你少跟我扯那些,”蒋君蓉是何许人?真真假假的话,她听得太多了,“我就不信有了全龙天的事儿,你还不长记性,这个生产线肯定没问题,我太知道你是什么人了。”

“你都知道我是什么人了,还琢磨撬我的项目?”陈太忠听得一时大怒,“不怕跟你说,这个项目我就是要给凤凰。”

“你要是给凤凰,我素波就再起个这样的项目,大家比着卖,看谁卖过谁,我了解过了,这不需要多少投资,”蒋君蓉哪里是个肯受威胁的主儿?她冷冷一笑,出言警告电话对面,“陈太忠,搞到两败俱伤就没意思了……你现在已经不是凤凰的人了。”

“随便你,我倒是挺希望你伤得了我,”陈太忠闻言也是一笑,如果赵民的投资能先期落地的话,他并不介意素波出现另一个光盘生产厂家——我先你一步抢占市场,这样的情况下,你都能胜了我,那我只会佩服你。

尼玛,知道史上最快的升仙记录是谁保持的吗?我可能有点不讲理,但是在公平竞争的前提下,哥们儿输了绝对会认。

“太忠……”下一刻,蒋君蓉的声音就变得柔和了许多,她深情款款地发话,“前两天你来素凤手机这里接待记者,我都没说啥,对不对?”

你能说啥呢?我特么的都帮你吹嘘了,陈太忠对这女人真是有点无语,“那个啥……蒋主任,我有点瞌睡了,中午喝多了,就这样啊……”

“陈太忠你等一下,”蒋君蓉高叫一声,“你要是把这个项目给我高新区,我现在就飞到北京陪你一起睡。”

“蒋主任……你息怒啊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他想在已经比较了解,蒋君蓉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了,所以也不是很介意,“几千万的小活儿,你何必呢?”

“我不是息怒不息怒,而是……这真的是高科技产品啊,”蒋君蓉的声音,听起来真的很激昂亢进,“高新区就差这样的企业。”

“那行,给你们高新区了,好像我们凤凰就不能引资了似的……发展不好,我可是要找你麻烦的,”陈太忠闷闷不乐地挂了电话。

好端端的一个项目,被一个女人家夺走了,陈某人心里真的难免郁闷,虽然他现在已经是省里的干部了,讲究的是全省一盘棋,素波凤凰之争也不是那么重要了,但是不舒服就是不舒服,这个毋庸置疑。

然而到了晚上,又一个蒋系人马,殷放在那边发话,“小陈……听说你搞了一个光盘生产线?这可是高科技产品啊。”

“市长您就不要挤兑我了,”陈太忠只能报之以苦笑,“蒋君蓉说了,一定要在素波落地,您有什么想法,跟她商量吧。”

这利益所在,就是同一个阵营的人,都是要争的,殷放是蒋系人马,可蒋君蓉要政绩,他也要政绩的,可是听到这个回答,他还不好胡乱表态,只能长叹一声,“太忠啊,易州的老张,都跟我发脾气了,说你打他,我直接顶回去了。”

“那货就不是个玩意儿,调戏小女孩儿,”陈太忠知道,殷市长说的是欧洲的因果,但是撇开他自身因素不说,驻欧办那四个保洁工,赚的是五万美元的年薪,有谁是吃素的,就别说于丽的老爸了,林巧云的叔叔是好惹的吗?

“呵呵,我跟袁珏了解过了,”殷放听得干笑一声,当然,他打这个电话,卖人情只是顺便的,“今天下午我见蒋君蓉了……”

殷市长虽然是机关干部,但是下地市工作也是很认真,一般周六周日才回来,今天去蒋省长家转一转,结果就撞到了蒋主任。

蒋君蓉不怕告诉他,说我从陈太忠手里弄了一个项目,他也不好说你得给我凤凰,可是想一想陈太忠随便出去走一走,都能弄回来投资,殷市长也是有点眼红。

殷放有这样那样的毛病,但是毫无疑问,他年纪轻轻能成为一市之长,肯定也是想做出点业绩的,于是才打个电话给陈太忠,他就是想知道,能不能在北京再踅摸点好项目过来。

哥们儿现在,抓的是精神文明建设来的,陈主任挂了电话之后,闷闷地撇一撇嘴,这倒好,又被人逼着抓物质文明建设,我忙得过来吗?

可是殷市长的态度不错,他也不好说我就一点不管,只不过再想一想:这是天上掉下来的投资,哪里可能还有这种好事儿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