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39章 坐着出业绩(下)

事实证明,邢部长传授给陈太忠这些东西,并不是简单地回报一下,就在谈话的第二天,周六的上午,韦明河又扯着陈主任,来到了一栋六层的写字楼。

这栋不大的写字楼也是深藏在一个大院内,陈太忠发现,北京处于类似环境的写字楼,真的是数不胜数,几乎可以算是京城一大特色了。

顺着宽敞的楼梯走上五层,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已经等在了楼梯口,看模样有三十三、四岁,韦明河介绍一下,这是他的堂姐夫赵民。

赵民的老爸曾经是北京市民政局的副局长,现在已经退了,当时两家不算怎么门当户对,不过邢华不是很讲这个,女儿嫁给一个副厅的儿子,也不算太窝囊。

以韦明河的说法,这赵民靠着老丈人,也是赚了点钱,就算邢华不帮他打招呼,别人一说这是财政部邢部长的女婿,谁还不给他点活儿?

也就是邢华对子女管得太严,等闲不让他们乱伸手,所以赵总在前几年,大概赚了有个五六千万——没错,这是不乱伸手的结果,否则可赚的钱就太多了。

但是邢部长一退,赵民想再接活可就难了,可是他在外面折腾惯了,也懒得回去上班,这两年,就是韦明河在青江省给他介绍了几个小活。

所幸的是,赵总开的就是皮包公司,公司里总共也没几个人,所以护住公司是不成问题,但是他还想求发展,听说天南的陈主任见多识广,搞经济也很有一套,就要小舅子代为引见一下。

陈太忠是在来的路上,才知道这些消息的,一时间他也有点哭笑不得,心说合着长者的见解,也不能白听啊,所以他打定主意,实在不行,就从天南给这家伙划拉俩项目出来得了——反正这就是倒一手的主儿。

不成想,赵民此次请他来,还真没有要项目的意思——当然,或者人家是打定主意放长线钓大鱼了,总之他就是很认真地跟陈主任探讨各种产业的发展方向。

其实打心眼里,陈太忠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倒一手就走的主儿,这是赤裸裸的钱权交易,技术含量真的太低了。

但是赵民这个人,怎么说呢?京城的官宦子弟,能沉下去脚踏实地做事的,实在太少,赵总思维敏捷,看问题的眼界也不低,可他就是缺少对基层的了解。

他有心从欧洲或者美国搞几个代理回来,到时候打个广告,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着挣钱了——他这个层次的官宦子弟,基本上都是这个样子,钱要赚,也要享受生活。

陈太忠不太喜欢这个思路,他甚至想到了双天的翟锐天,“要我说啊,还是要搞实体,虽然来钱慢了点,但有了实业在手,那才不会心慌。”

“可我没那么多钱呐,”赵民郁闷地叹口气,以他现在的眼光,搞实体还不得搞个大一点的?五六千万那真的是不够。

你不要这么眼高手低行不行啊?陈太忠听得也只有苦笑了,哥们儿开始张罗碧涛煤焦油加工厂的时候,荆俊伟也不过才投资了六千万,人家现在年产值都过亿了。

他知道,这是京城官宦子弟的习惯,也没办法叫真,不过想到碧涛,他又想起点事儿来,“没钱可以贷款嘛,对了,我倒听说一个不错的项目……搞聚碳酸酯很有前途。”

“聚碳酸酯,那是什么?”赵民讶然发问。

“一种工程塑料,现在挺流行,建材、包装、光盘什么的,都用得上,”韦明河发话了,这家伙的见识还真的不差,去下面干过,那就是不一样,“不过那个玩意儿污染太大,青江本来要搞这么一个项目,结果有人游行,惊动了几个老干部,没搞成。”

“工艺新一点的话,问题不大,关键在于防范,”经过辽原的事儿之后,陈太忠对这个聚碳酸酯也有所了解了。

“得投资多少钱?”赵民并不考虑污染什么的,别说他这种官僚子弟了,那些父母官都不会考虑地方上的污染。

“看你要搞多大的了,要是一期投资能到十个亿,那就比较有规模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档次上去了,产品就好卖。”

赵民一听十个亿,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他跟韦明河交换个眼神,发现对方微微摇头,才颓然地叹口气,“地方上找不到支持的话,这个摊子真的转不动。”

“青江要搞的聚碳酸酯,才投资一个多亿……嗯,没准那帮混蛋打的是追加投资的主意,”韦处长叹口气,自己解释了这个问题,然后他眼睛一亮,“对了姐夫,你可以搞光盘生产嘛,这可是热门。”

“热门是热门,但是北京很多人在搞,”这就是赵民跟这两位处长的不同之处,他身在北京,对汇总的信息和敏感产品的动向,还是比较清楚的,“投资倒用不了多少,但是销售方面,我没有什么优势。”

“没有谁是天生有渠道的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赵总说的倒是不错,但是这个销售上的优势,可以慢慢打造不是?“而且没有什么投资,是没有风险的。”

他心里对京城这帮官员子弟的观感,再次下降,总是坐在前人余荫之下,靠着既有的渠道赚钱,拜托,做人总该有点进取心吧?

赵民很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方口气的细微变化,他是不愿意让别人看不起的,又想交好这个官场新贵,于是微微一笑,很大气地发话了,“那成啊,搞就搞嘛,不过北京搞不成……陈主任你那儿欢迎我去吗?”

好,有魄力!韦明河的嘴角,泛起一个细微到不可辨识的微笑,他心里很明白,自己的姐夫是想跟着陈太忠去国外的股市兴风作浪一番。

韦处长上次参与了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的狙击战,其中有两千万就是从赵明这儿拿的,还回去的时候,还了两千五百万,做姐夫的不好意思拿,他就说你这两千万,帮我挣了也差不多有两千万,赵民的眼睛登时就亮了。

但是这种私密的事儿,赵民不合适主动跟陈太忠提起,所以就说一点别的,不成想说来说去,赵总居然拍板在天南投资了。

韦明河很欣赏他这个决断,这年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我跟太忠熟悉那是我俩熟,你要是想跟他交好,那得体现出来诚意,什么叫诚意?这个投资就叫诚意。

太忠是什么人,韦处长真的太清楚了,你对他好,他就绝对坑不了你,不怕说句难听的,哪怕姐夫五六千万的投资全部折在天南了,人家绝对会帮你找回来损失。

在陈太忠眼里,五六千万算多大一点钱?

陈太忠听得也是微微一愣,他转念一想,京城这帮人,闲散是闲散惯了,但是为了面子,一掷千金也不是多大问题——这才是公子哥该有的做派。

他现在已经不搞招商引资,转而投向精神文明建设了,但是对于愿意投资的人,他还是相当欢迎的,于是他沉声发问,“这个光盘生产线得投资多少?”

“有三千万,初期的启动就差不多了,”赵民笑着回答,显然他也是对这个市场做过调查的,“至于说基础配套设施,就看陈主任你打算优惠我多少钱了。”

“我打个电话问问,省里有类似项目没有,”这一刻,陈太忠真是有点高兴,没想到坐着也能等来个项目,说不得抬手给蒋君蓉打个电话——要是省里已经有类似项目,那就只能说遗憾了。

“光盘生产线?”蒋主任接起电话,也是微微一愣,“我印象里没有,不过我马上就可以查证……没有的话,就落地我高新区了啊。”

我只是跟你打听一下嘛,陈太忠听得真是无语了,蒋主任你怎么什么都不放过呢?凤凰招商办,我好多小弟在那里呢。

不过当着赵民的面儿,他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清一清喉咙,“那我等你的消息了。”

不知不觉,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,三人谈兴未艾,附近找个酒店继续聊,没吃了几筷子,蒋君蓉将电话打了过来——要说工作,她真的是很疯狂,现在不但是周末,而且她打听这消息,只用了半个小时。

“目前还没有光盘生产线,欢迎你去投资,”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,冲赵民微微一笑。

他们吃饭的饭店并不大,虽然坐着的是一个包间,但其实是火车座那种,只是一个个小小的隔断,陈主任话音才落,旁边的包间里就传来了声音,“哈,现在还真有傻逼,还要搞光盘生产线?”

尼玛,陈太忠脸色一沉,韦明河却是比他还快一步,一眨眼就蹦了起来,拎着酒瓶子骂骂咧咧出去了,“孙子,会说人话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