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36章 各有运道(上)

这次黄家兄弟来喝酒,并没有像往常一样,一喝就喝俩小时,喝了差不多四十分钟,两人站起身走人了。

上车之后,兄弟俩谁都没说话,车离开院子差不多一里地,黄汉祥才出声发话,“怎么样,老三?”

“还需要沉淀,冲劲儿是足够了,”黄和祥慢条斯理地回答,他今天来看陈太忠,纯粹是一时兴起,因为他二哥对小家伙的印象极好,总是说这家伙值得笼络。

黄书记一向认为,这世界上从来不缺乏有能力的人,但是再有能力,得不到领导的赏识,那就什么都不是?——想要做事,先要做人。

黄和祥见陈太忠,也有三四面了,但是基本上没怎么沟通过,他知道这家伙做事没问题,今天哥俩索性是没多少事,就过来聊一聊。

果不其然,能对他二哥胃口的,多是性情中人,这小陈也不例外,当然,黄书记能理解年轻人的热血澎湃,但是,也仅仅是能理解。

不过二哥是一番好意,他也不能说太多,于是他淡淡地表示,“我的感觉是……不太好把握,他缺少敬畏之心。”

那家伙根本就是无法无天,黄汉祥很赞成这个评价,但是从骨子里讲,他自己就是个张扬狂放的主儿,于是他不满意地皱一皱眉头,“有敬畏之心的干部……老三你还缺吗?”

黄和祥点点头,他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二哥你说得对,真要有事需要冲锋陷阵的话,也需要这样能打敢冲的人。”

拉倒吧,我知道你不以为然,黄汉祥心里哼一声,却是没办法跟这个弟弟叫真,他轻叹一声,“如果他只知道紧跟领导的话,现在应该跟着蒙艺去碧空了吧?”

陈太忠可不知道,这俩在离开之后还嚼谷自己,不过他也感觉到了,这俩今天过来,绝对不是为了喝酒而喝酒。

所以将人送走之后,他暂时也没了床上运动的兴趣,而是坐在那里发呆,就在这个时候,马小雅发话了,“太忠,你怎么不帮张煜峰问一声呢?”

“问什么?”陈太忠很讶然地看着她,刚才说话,我能帮张煜峰问什么?

“就是晚饭说的啊,张主任要挂职了,”马小雅很愕然地看着他,她能离开于总单飞,科技部的关系是很重要的一环,而张处长也确实被帮衬她——当然,这是看在某人面子上。

时机便利的时候,她自是要投桃报李,所以她疑惑地发问,“刚才黄三叔都说了,磐石有什么事儿,你尽管说,那你为啥不帮张煜峰打个招呼?”

“他的事儿还早呢,我现在说有意思吗?”陈太忠随口答一句,然而下一刻,他眉头一皱,“不对,不该仅仅是这个原因,我就觉得这事儿不能成,所以才没说……我明白了!”

他狠狠地一拍大腿,又看一眼美艳的女主播,才笑着发话,“张煜峰不能去磐石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马小雅还真是没品过这个味儿来,张处长下去只是挂职,是刷任职经历去了,到了地方上不会成为主流,也就是做点雪中送炭或者锦上添花的事情。

说到底了,挂职很大意义上就是一种形式,简直可以称之为务虚,在这期间真刀真枪干的,真没几个人,博个好一点的评语回来才是王道,更有干部直接选择在挂职的时候进修,索性放弃在当地的存在感——我不打扰地方,你们也别阻碍我上进,咱们相安无事。

在这种大前因之下,挂职的工作并不是多么棘手的事情,难的是争取一个挂职的名额,毕竟地方上的资源也有限,让你挂职了,我们就少提一个干部起来。

马小雅对这些不是完全理解,但也多少有点心领神会,所以她觉得,太忠愿意争取的话,黄和祥留个副厅的位子出来,真的是太简单了——而张煜峰下去挂职,只要不是特别能折腾,黄书记那里根本不用操一毛钱的心。

然后就是一年期满,张煜峰拔脚走人,黄和祥再委派新人,其中区别,不过可能是某人晚一年提拔副厅——这就是最极端的情况了,可是对一个省委书记来说,这算多大的事儿?

“我开始就没想把他安排到磐石,”陈太忠实话实说,他已经想明白其中的因果了,“下面腾个位子让上面挂职,那好说,但是……你合适指定挂职人选吗?”

他这个话,就又涉及到组织原则,下面肯牺牲自己的权力空间,让上面来挂职,这确实是配合上面的工作,很给面子,但是同时,如果下面不是那种手眼通天的大能人物,真的不方便指定挂职人选。

除了统一安排,在个例上说,上面有意安排干部下去挂职,下面说你派谁谁谁来挂职我才接收,否则我就没这个位置——这尼玛不是挑衅上级领导吗?

所以说,下面能提的要求,最多就是我们跟科技部对口,或者说跟教育部对口,希望能派下两个对应的干部来挂职——指定部委和司局,那是因公,指定个人的话,太难。

想明白这一点,陈太忠就知道张煜峰的想法了,不过看到马主播也有兴趣指点一下江山,于是他饶有兴致地问一句,“你知道张煜峰靠着谁吗?”

“他是陶司长的人吧?”马小雅对这一点,还是相当清楚的,以前的政策法规研究办公室,在挂牌之后改为了政策法规司,陶主任也自然变为了陶司长。

“嗯,没错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京城里面找饭辙的,消息确实应该这么灵通,“那么,陶司长又是谁的人呢?”

“他跟安国超走得比较近,”马小雅对这情况,依旧是非常熟悉,然而下一刻,她就愣在了那里,“那么你的意思是说……他跟黄家不是一路的?”

安国超虽然只是一个“小小的”副部长,但是他在科技部里正当红,所以很多人去查证此人的根脚,更别说马主播正在跟这条线,她自然知道安部长的来历。

“他肯定跟黄家不是一路嘛,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,你不该现在才知道这个吧?“照这个推算,张煜峰跟黄家也不是一路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甚至想起了黄汉祥去叨扰安部长饭局的那一幕,那次老黄出现得有点鲁莽,不过老安也只有赔着脸苦笑的份儿,“所以这个话,我没必要跟黄和祥说,说了白说,还领他个人情……我这是吃饱了撑得慌吗?”

“官场里的人情,那里像你说的那么简单?”听到他这话,马小雅反倒是不干了,她认可陈太忠的解释,但是别忘了,她也是出身于官宦世家。

所以她对一些官场知识,还是非常熟悉的,于是她微微一笑,“张煜峰只能说不是黄家的线,但不能说进不了黄家的阵营。”

线和阵营,听起来是一回事,其实还不是一回事,大致说起来,跟得紧的才叫线,比如说蒙艺走的时候,把司机郭英安排到天南省警察高等专科学校任副校长,别人说起来,这是蒙书记的线,哪怕老蒙已经走了,郭校长不犯大错误的话,也没人会去碰他。

但是阵营就涉及到诸多因素了,简而言之,阵营更多地代表了利益,但是线代表的是出身。

“我琢磨着,他没准是想让我把他弄到碧空呢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安国超跟老蒙一回事儿,你不会不知道这个吧?”

说到这里,他的身子猛地一震,碧空,果然是碧空,在这争辩的过程中,他终于知道了张煜峰的目的,没错,丫的目标,只可能是碧空。

地方要上面下派干部挂职,真的是不好点人名,但蒙艺想要人的话,直接跟安国超或者金相实说一句就行了,小张下来挂职吧,我给他个位子。

然后,张煜峰这就是一步登天了,在碧空有蒙艺罩着,出事儿是不可能的,更是可能借此结识蒙书记,同时又加深安国超甚至金相实对他的印象。

这好处是如此之大,大到张处长都没办法开口,所以他只能这么暗示了。

要是我把这家伙弄到天南,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感觉,陈太忠想到此处,心里居然生出点恶趣味,谁让你丫有话不好好说呢?

当然,这仅仅是想一想罢了,首先,陈某人在天南省还真没那么大的能量,想要安排上面的一个副厅下来挂职,是真的太不容易,而且不好指定人,跟老蒙张嘴就方便多了,其次,这是人家张煜峰自己的机缘到了。

张主任不好意思说得太明白,那样会显得他野心太大,但事实上,这真不是什么大事儿,撇开陈某人自己的面子不说,只说张主任属于安国超的线儿,蒙书记顺手拉扯一把,真的是太简单了。

要不说这官场进步,第一个强调的就是运气,张煜峰有自己的线,同时他又结识了陈某人,而且他后来很认真地交好马小雅,接下来这个挂职,真的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。

这家伙的运道,也真够旺的,难得地,某个气运逆天的家伙,也能发出这样的感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