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35章 留京?(下)

正是因为如此,谷涛谷参赞虽然下了辛苦,但是他没有更多的收获,就在接到消息,货柜车正在向金富超市驶去的时候,另一个消息传来。

陈太忠跟邦尼特相谈甚欢,两人已经结束了午宴,陈主任在驻欧办休息,而邦尼特局长正在回家的路途中——大家需要做点什么吗?

能做什么呢?谷参赞无奈地撇一撇嘴,邦尼特的所处的位置真的太特殊了,任何针对此人的动作,都会引发不可测的结果,盯着此人的不仅仅是中国人——或者,大家能做的事情,就是保护此人平安到家,毕竟这厮是才见了一个中国官员。

而控制货柜车司机的想法,也是不可行的,但是——陈太忠是不会露出这么大的纰漏给大家钻的,如果谁不服气的话,可以试一试。

说来说去,陈太忠不可能是货柜车司机,那那司机下车之后撒腿就跑,三转两转就不见了去向,没人会认为这是某人自己导演的双簧。

事情办到这一步,陈主任也算功德圆满了,于是他施施然地踏上了回程的航班。

他没想到,回了京城还不到一个小时,就是在下午五点时分,黄汉祥的电话又打了过来——这个时间老黄都不接电话,“回来了?”

莫非你还指望我死在法国?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嗯,回来了,正要买票回素波。”

“这个你不着急吧?”黄汉祥笑着回答,他现在的心情很好,这次小陈又给他长脸了,不但搞到的资料极多,其中有些还很有点份量,法国那边加派了人手,到现在都没有筛选完,不过其中要紧的一些,已经通过各个渠道发回国内了。

小家伙这次是又给他长脸了,黄总觉得这家伙真的太好用了,想到最近是节骨眼上,他就要开口留人,“在北京多呆一阵儿好了,四下走走看一看。”

“天南那边事儿还多呢,”陈太忠有点不想在北京待,文明办那里确实是到了节骨眼上了,“我请假出来的时候,潘剑屏就让我早去早回。”

“再等两天呗,”黄汉祥倒也不掩饰什么,“这几天,国际奥委会官网上的评估报告就要出来了,万一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呢。”

啧,这也真是的,陈太忠闷闷地挂了电话,这个要求他是推不过的,老黄对他的手段有一定猜测倒在其次,关键是……他肯定要支持申奥的。

但是他呆在北京也没什么干的,说不得就跑去小紫菱的易网公司混日子,不过还没等他下手摘取自己的正宫,小荆总又飞美国,活动纳斯达克上市的事情去了。

“我就不知道上市有什么好的,”酒桌上,陈太忠跟张煜峰抱怨,张处长现在调到调研室了,这个调研室不是空架子,他们能调查拨款的使用,并且提出合理化建议。

所以跑部的人,会努力跟他们搞好关系,张主任最近忙得很,也就是陈太忠这种对科技部无所求的老关系,他才会出来吃个饭什么的。

“你这是财大气粗,别人可未必会像你这样认为,”张主任进来越发地内敛了,他侧头看一眼陪客马小雅,“小马你说呢……要是能在美国上市,你去不去?”

“我肯定要去的,”马小雅微微一笑,却是不肯再多说什么,不管她再怎么看得开,跟别人谈论太忠的正室,她还是有点不自然。

所幸的是,张煜峰这次来,也是带了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,一看就是那种没名义的主儿,这让她心里多少好受了一点。

几个人边吃边聊,到最后,张主任才跟陈主任招呼一声,“可能我最近要动了,然后估计有挂职的机会,太忠帮忙留意一下。”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缓缓点头,“行,副厅吧?”

“差不多吧,”张煜峰微微一笑,又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我这也五年的正处了,再不动就动不了啦……像你这么猛的人,数遍全国也不多。”

这顿饭吃了没多长时间,饭后陈太忠驾车,带着马小雅来到了别墅,他连着两天,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里——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出国了,马主播则是回老家办事去了。

憋了这么久,他就不让小马再去南宫的宾馆了,反正你的买卖永远也办不完,该放松的时候,还是要放松一下的。

回到房间,两人就不管不顾地先大战一场,半个小时之后,战斗告一段落,马主播躺在他身下吃吃地笑,“这么快就出来……你这憋了多久啊?”

“今天你可没帮手,一会儿别喊救命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就在这时候,电话很不识趣地响了。

来电话的是黄汉祥,“小陈,出来喝酒吧,你三叔也在呢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看一看身下的马主播,要是别墅里还有别人,他走也就走了,但是他不让小马出去,自己现在提起裤子就走,留下马主播一个人的话,就有点伤人了。

而且,他看到黄和祥就有点不舒服,黄老三身上的官味太浓,聂启明的事情,这家伙还摆了自己一道,“明儿个吧,我上门拜见您。”

“让你来你就来嘛,”黄汉祥有点不满意,带有点强迫性地发话了,“又没别人,老三喝酒不行,我一个人喝着没劲儿。”

“那我带小马过去了?”陈太忠只能这么问了。

你这是啥意思啊?黄汉祥只当这家伙又要帮人办事,一问才知道情况,于是笑一笑,“那行,既然你那儿没人,我过去……难得啊,你那儿也能没人。”

二十分钟后,黄家弟兄俩来到了别墅,不过这二位说是没别人,身后也跟了五六个人,马小雅已经收拾完毕,临时客串一下张馨的角色,为这三位服务。

黄和祥惯例沉着一张脸,黄汉祥却是随和得很,他带头走上二楼,坐到客厅的沙发上,“小陈这次不错,给我争面子了。”

“申奥嘛,这是我该做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顺便端起面前的酒瓶,跟黄和祥示意一下,又跟黄汉祥举一下,“三叔、二伯,你们随意,我干了。”

“慢慢喝,不着急,”黄二伯也拎起酒瓶,而黄书记则是拿起了酒杯——他身上确实没有什么草莽气息。

因为有这么个令人沉闷的人物在场,黄汉祥都不怎么说话,陈太忠见状,就只能主动挑起话题,“二伯,我这还得在北京呆多久啊?”

“天南那边不错吧?不需要你马上回去,”黄汉祥顾左右而言他,不过他的话应该是真的,“估计再有一两天,评估就该出来了。”

“那个廖长征……现在抓住没有?”陈太忠可不知道,郁建中终于联系上了廖长征。

“没有,”黄汉祥摇摇头,他在加拿大的消息也很灵通,“可能他已经听到了风声,有人跟我说了,他本来买了回国的机票,后来都退了。”

“这家伙,”陈太忠听得叹口气,旋即又笑着摇摇头,“算了,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……评估结果出来,我就可以走了吧?别弄得我真是借调啊。”

“什么借调?”黄汉祥奇怪地问一句,等他听明白之后,就笑了起来,“就算真是借调,你想回也就回去了,谁还能为难你?不过听起来……你不想来北京?”

“关键是手里的活儿没办完,干到一半就走,不甘心呐,”陈太忠苦笑着回答,这一刻,他甚至想起,蒙艺也曾经表示要带他去碧空,“不瞒您说,现在凤凰科委的事儿,我还得管。”

“你的决断有点黏糊,”难得地,黄书记出声了,他冷冷地点评,“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,你这么做,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累,别人也会有怨气。”

“啧,关键是……”陈太忠想说别人靠不住来着的,但是想一想这话出口,未免就有点目中无人了,“我知道三叔你说得对,但是,我这不是还没学会取舍吗?”

黄和祥淡淡地看他一眼,也不说话,而是端起面前的啤酒杯,慢吞吞地轻啜一口,看那样子倒像是在喝白酒。

“你也知道你不会取舍啊?”黄汉祥哼一声,老三懒得说小陈,那就得是他发言了,“端公家饭碗的,不止是你一个人,这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。”

“但是,我不甘心,”陈太忠端起啤酒,猛猛地喝一大口,“我不甘心自己做到一半的事情,被后来者毁于一旦,这违背了我做人的准则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,别人就都不如你呢?”黄汉祥很不满意这厮的狂妄,他看一眼自家的老三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你放了手,没准下一个会做得更好。”

“只说搞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,我得罪了不知道多少省管干部,”陈太忠据理力争,他苦笑着摇头,“这年头,像我这种愣头青,真的不多。”

“那也不止是你自己的因素,”黄汉祥嘿一声,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了,“换个别人来,想动驻京办的齐先贵,我未必会答应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