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34章 留京?(上)

接下来的三天里,陈太忠在巴黎四下转悠,不但出入各种大小公司和衙门,还在各大商场流连忘返,歌剧院之类的地方也有涉足。

第三天晚上,陈主任在驻欧办表示,说我已经联系好了,明天晚上可以搞个晚会,安万特、阿尔卡特、阿尔斯通什么的,这都没问题,不过遗憾的是,科齐萨部长正在澳大利亚访问,他是来不了啦。

驻欧办里欢声一片,但是有人不淡定了,第二天上午,黄汉祥亲自打来了电话,“我说太忠,你玩归玩,我托你买的松露,尽快给寄回来吧?”

老黄这是逼得用隐语了?陈太忠觉得有点好笑,“我早就托人去找了,不过这好松露不好弄到,您再容我缓两天成不?”

“以你那关系网,弄点松露还不是小意思?你也不能光忙着工作啊,”有意无意间,黄二伯将工作二字念得略略响一点,“二伯托你的事儿,你得放在心上,尽快啊。”

其实那些资料,现在已经在陈太忠的须弥戒里了,不过到目前为止,陈某人的怪异已经被很多人注意到了,他若是刚来就能搞到如此详细的资料,那就更惹眼了。

可是黄汉祥这么着急地打电话过来,证明事情真的拖不得了,而陈太忠也清楚,申奥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阶段,心说我也不合适拖延太久,早些办完早些回国吧。

当天晚上的晚会……相对比较成功,空前成功是谈不上的,陈太忠当初在驻欧办的时候,举办的高档次晚会真的太多了——那时候来的人未必多,但个顶个是重量级的。

而今天的晚会,张罗得比较仓促,所以只能说是相对成功,来的人倒是不少,但是真正有份量并不多,只有阿尔卡特的总裁伯纳德和安万特的副总裁安多瓦,还有就是科齐萨的智囊亨利?古诺。

不过对袁珏来说,这也是驻欧办这半年里,举办得最像那么回事的晚会了,新来的副主任郭林等人,则是看得目瞪口呆。

他们在来之前,就知道驻欧办在巴黎发展得很好,各种传言也听了不少,来了之后,虽然觉得驻欧办确实不错,在巴黎华人的眼中形象也很好,但是真要细说的话,似乎……也就是那么回事,没有大家想像的牛气。

但是陈主任一露面,两三天之内就组织起这么大一个晚会,来者也是巴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,一个个非富即贵,可见传言真的是非虚,遗憾的是,袁主任接不下陈主任的人气遗产。

初开始的时候,袁珏真的不想给大家造成这个印象,虽说陈太忠不但发掘了他,也提拔了他,但是感恩归感恩,事情归事情,他要想干好手上的工作,必须要适度地消除陈太忠遗留下来的影响——一个继任者,若是活在前任者的阴影中,注定做不出什么大事。

然而现在,他不这么看了,饶是他才华绝世,也不得不承认,有些人的能力,是他今生望尘莫及的,输给这样的人,并不丢人——关键是能力不行就要认,不要死撑着。

他一旦做出了这样的决定,就会积极地配合,虽然这配合,看在郭副主任眼里,都有一点谄媚的嫌疑了,可他不在乎:你根本不知道陈主任有多强大,你觉得我谄媚,很可笑,我还为你的无知悲哀呢。

所幸的是,老主任也真是想扶他一把,并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,陈主任甚至拽着矮胖的意大利人来到袁主任面前,“唐?安东尼,我不在的时候,希望你能为我的继任者分忧解难,我随时都可能回来的……当然,过去的日子里,你做得不错,我很感激,但是我希望你能做得更好,因为我们的友谊比别人更牢固,难道不是吗?”

“一定会更牢固,”安东尼点点头,又笑眯眯地递给袁珏一张名片,“最近一段时间,我一直在格勒诺布尔,那里发生了一些暴力事件……好吧,我为我的疏忽表示由衷的歉意。”

这一天晚上,对袁珏如此表示的人,并不止唐?安东尼一个,陈太忠表示了,你们别看我现在不在驻欧办,但是我随时可能回来——就像这次一样,所以,希望你们能善待驻欧办。

没有陈太忠的驻欧办,真的不算什么,但是他既然说了,别人也无法忽视这么个地方——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湿鞋?还是多结点善缘为好。

次日上午,陈主任出现在中国驻法大使馆门口,约见科教参赞谷涛,不多时,谷参赞驱车从外面赶回,两人见面,陈太忠也没多说,直接丢一把车钥匙给他,“两个小时之后,十三区金富超市门口,一辆货柜车,里面是给你们的东西。”

“啥东西呢?”谷涛装傻,其实,他知道陈太忠此来是要做什么的,但是他接触的秘密任务,不仅仅是限于申奥,所以他要敲定一下。

“我这次大老远的来,是为了啥东西呢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他虽然见多识广,但是对秘密战线这些东西,还真的不是很清楚,一时间,他觉得对方有调戏自己的嫌疑,于是一伸手,“你要是告诉我说,你不知道……那就把钥匙还我。”

“我知道,不过就是再确定一下,”谷参赞确定是怎么回事了,但是他还要问一句,“怎么你不带回去,要我帮你带呢?”

“那行,那个司机不会出现了,”陈太忠转头向外走去,这些人真是没得说了,都不是鸡蛋里挑骨头,根本就是神经质了,“我自己往国内带,最多半个月……我绝对带回去。”

“哎陈主任你别这样啊,”谷涛一听着急了,他这谨小慎微的性格,是工作性质决定的,搞了他们这个,再谨慎都不为过。

但是听陈主任这么一说,他也明白了,不管姓陈的在巴黎有什么样的网络,想把资料带回国,那真的是有难度,就算能保证了隐秘性,但是时效性未必能保证。

然而眼下,这北京申奥到了节骨眼上,讲的就是个时效性,他真不能再在此事上计较了,“我开个玩笑,你当什么真?”

“原来我抛下手里的工作,来巴黎办事,在你眼里只是一个玩笑,”陈太忠脸上,冷得能刮下二两霜了,“不瞒你说啊老谷……以后这辈子,我都要跟你开玩笑。”

“你这么说有意思吗?”谷涛一听也急了,心说我帮组织把一把关,哪里就错了呢?慌乱之中,他不得不解释,“我这服务的口儿,也不止你一个,我谨慎一点……就错了?”

“你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其实他冷着脸是吓唬人呢,正经下杀手的时候,他都是笑嘻嘻的,“到时候你去接货,这个钥匙现在给了你,但是以后我不认。”

“行行,你不认,走吧走吧,”谷涛伸开双臂,忽闪着撵他——我跟你说一次话,最少折寿半年,该去哪儿你去哪儿吧。

其实陈太忠来了巴黎之后,大致的行踪,还是在大家把握之中的,这货无所事事地转悠了三天,众人都看在了眼里——要不然不会有黄汉祥那个电话。

但是其间有些环节,也确实是监控不到的,毕竟这里是巴黎不是北京,于是大家就猜着,这厮是浑水摸鱼,通过这种来往不定的接触,将指令散布了出去。

而眼下看来,这个猜测是没有错的,众人都没有发现他跟什么样的人接触,这家伙居然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把东西弄到手了……这不能不让人佩服。

想到这厮在完成任务的同时,居然还能在巴黎将凤凰驻欧办的业务再次做起来,谷参赞心里也由不得不佩服,于是在对方走出门口的时候,他禁不住又出声,“陈主任,我觉得你该多在欧洲转一转,国内官场,能有多大的作为?”

凭良心说,他这是掏心窝子的建议,是不带任何偏颇的建议,小陈这家伙太能折腾了,这样一个人,放在国内浑浊的官场里,实在是可惜了。

发这种感慨的时候,他就忘了他当初第一次接触陈太忠的时候,也是摆了大使馆官员的架子出来,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说是他的不是,在上位者的眼里,蝼蚁真的是太多太多了——想要获得他们的认可,你得先证明自己不是蝼蚁。

陈太忠当然不是蝼蚁,交待完此事之后,他又跟法国农业部农业、食品及地区总管理局的局长邦尼特在驻欧办共进午餐。

前文说过,法国农业部是一个相当牛逼的部门,因为一直以来,法国的农业在欧洲都是屈指可数的,农业部的管辖范围,相当地广泛,像邦尼特,他管理的甚至有食品卫生。

陈太忠跟此人的谈话,并没有隐瞒什么人,不过谈了什么,别人就未必清楚了。

事实上,书友们可以想像得到,陈某人找此人谈话,无非是个幌子,关键是要证明自己不在场的事实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