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33章 玩笑开大了(下)

“你确定?”陈太忠脸上的笑意大盛。

“我确定,”张市长果断地点点头,可是,看到对方的笑容里,隐隐有点看不透彻的东西,他又补充一句,“你到底是……”

“我是尼玛的头,”陈太忠二话不说,一个脆响的耳光扇了过去,“滚,立刻就滚……凤凰驻欧办,不留你们这种腌臜玩意儿。”

“你……你敢打我?”张市长捂着脸庞死死地盯着他,惊愕中带着恶毒。

“别说打了,我杀你都不用自己动手,真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他扫视一眼在场的众人——大家多是体制中人,但是偏偏地,他一点都不怕撒野,“中国二百多个地级市,你还只是个副市长……说你算个鸡巴,那是侮辱哥们儿裤裆下面的半斤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看一眼门口进来的保安,“勒夫,把他们的行李,都给我丢到门外,随便他们去哪儿……老袁,我今天气儿不顺,你别拦着我。”

“你是我老主任,我怎么拦你?”袁珏只能报之以苦笑。

“这位领导,我们入住凤凰驻欧办,是殷放市长批准的,”一个中年眼镜男走上前来,他似是个和稀泥的角色,见两方僵住了,这才上来说合,“大家是兄弟城市,没有说不过去的事情,坐下来好好谈嘛。”

“你别拿殷放来压我,就算你现在把他叫到巴黎来,也扯淡,天底下的事情,再大也大不过一个理字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那个姓周的鸟蛋,有个中央委员的老丈人,就要拉着我们的保洁员……想怎么干就怎么干?”

“他不是这么说的吧?”眼镜男隐约记得,张市长说了,周处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而不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。

“我建议,大家动手,把他们的行李扔出去,咱驻欧办就不欢迎这样的鸟蛋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四下扫射一眼,“你想摆谱,跟法国人摆去,有再大的委屈,别跟咱天南人呲牙……有谁有异议的吗?”

“我说,这外面下着雨呢,”有一个老成点的人发话了,大家看出来了,面前这年轻人并不好惹,所以他说话就要客气很多了,“这样,容我们待一晚上,明天就搬。”

“这一晚上,麻烦你们出去,钱我退你们,”陈太忠哪里是个吃亏的主儿?而且房租两个字,在他眼里真的是再渺小不过的事儿了,“雨夜巴黎……真的特浪漫。”

“你到底是谁啊,能做了凤凰驻欧办的主儿?”张市长是真的恼了,同时,他也喝得有点高了,“殷放不顶用,要不要我给蒋世方打电话啊?”

“来,你给蒋世方打电话,不打你就是我孙子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抬手一指对方,“老子就是路过,在这儿睡一觉,啥官都不是……来,有种你打,我不敢接的话,我是你孙子。”

“你……”此刻的张市长真的是羞刀难入鞘,他虽然喝了不少酒,却也知道自己这副市长虽然识得蒋世方,但是蒋省长还是蒋书记的时候,他都没资格主动打电话给对方——除非遇到了天大的事情。

而眼下显然不是什么大事,他怎么敢去打这个电话?正左右为难之际,一边有人提醒他,正是他的秘书,“这个时候,国内是凌晨三四点……不能打电话。”

张市长登时反应了过来,他冷冷地扫一眼那高大年轻人,又轻哼一声,那意思很明显:不是我不打,是现在不合适打。

“那你给穆海波打嘛,他肯定是要接的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“你告诉穆大秘,我叫陈太忠。”

穆海波?张市长听得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这家伙还真狠,居然点出了穆海波——穆处长身为蒋省长的大秘,手机是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。

别人或者不知道穆海波,但是他最清楚不过了,穆大秘是蒋世方从天涯带走的人,而且他能结识殷放,也是缘于穆大秘。

要说他张某人……其实都没资格联系穆海波,省政府第一秘,不是一个副市长能随便搭上的,不过前文说过,易州是天涯省仅次于省会落宁的第二大城市,穆海波的老家就在这里,前一阵穆处长的家人有点事情,是张市长出面协调了一下。

穆海波认这个情,在张市长来天南的时候,就出面接待了一下,正好穆处长又跟殷市长在一起——这二位是这么认识的。

听到面前的年轻人说起穆海波都毫不含糊,张市长真的是熄了那份好胜心,恼怒之下,他才要说我们这就走,猛地又反应过来一件事,“你是凤凰科委陈太忠?”

凤凰科委的疾风电动车厂,是吞并了落宁自行车厂的,而且这厂子现在效益不错,最关键的是,他知道这个驻欧办,以前的主任就是陈太忠。

陈某人是什么样的口碑,他还是比较清楚的,于是他疑惑地问一句,“你又回来了?”

“我要没回来,你们欺负驻欧办的员工,就一点压力都没有了,是吧?”陈太忠冷笑。

“走,”张市长不做回答,转身向外走去,今天大家喝得不少,想着这驻欧办怎么也要听殷放的,所以才略略地放肆了一下,不成想能撞上这个人王。

“算你们识相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做事最是肆无忌惮,将一群人都撵走了,还不忘占一占口舌上的便宜,真正是打人专打脸。

张市长将这话听到了耳中,他快步地向门外走去,脸上的肌肉却是情不自禁地连跳好几下,不过,就算心里气愤到了顶点,他也不会再多说哪怕一句话。

吃了两酒瓶的小周见状,也捂着头走了出去,看着夜色中斜斜的雨丝,他满脸是血咬牙切齿地发话了,“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。”

“你拿什么报?”张市长这才轻喟一声,往门外一站,寒气逼人,他的脑瓜就变得灵活了一些,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,今天自己这一方,玩笑开得确实有点过了。

说来说去,还是怨小周,他心里很明白这一点,这家伙有个中央委员的岳父不假,但严格来说,只是“前”中央委员,而且小周现在混成这个样子,也可以想像一下,此人在岳丈家是个什么地位。

当然,这种局面下,张市长是不会承认己方的错误,要不然太打击士气了,于是他无可奈何地发话,“这是黄家的人,姓杜的都拿他无可奈何。”

“哼,”小周悻悻地哼一声,却是没再说话。

算你小子命大!陈太忠隐着身走了,看到这帮人气势汹汹地离开,那中央委员的女婿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气,他二话不说,留个分身坐在大厅沙发,自己就追了出来。

听到那家伙说什么此仇不报誓不为人,他就要在此人身上打一道神识,打算过一阵给这厮安排一场意外——既然是这么恶毒的眼神,那就别怪哥们儿除恶务尽了,陈某人不怕麻烦,但也不喜欢被人惦记。

就在即将动手之际,他听到张市长说出这样的话,而那位明显地有点气馁了,犹豫一下之后,他还是离开了。

陈太忠出去回来,并没有用了多长时间,袁珏还坐在他旁边喝酒,而林巧云和于丽在收拾满地的碎酒瓶渣子,屋里没有人说话。

良久之后,袁主任才轻叹一声,“老主任,您还是一如既往地嫉恶如仇啊。”

“玩笑不是不可以开,开到下作就没意思了,”陈太忠知道,这一刻袁珏也很尴尬,于是他站起身,拎着两瓶啤酒上楼,“殷市长要是问起来,你就推到我身上……反正我喝多了。”

“是他们先做得不对,这个我会反应的,”袁珏站起身,目送他上楼,曾经的袁大才子,多少还是有点骨气的。

打了这么一架,第二天上午九点,陈主任醒来之后,发现几个小女孩儿看他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,有点说不出的东西,那个他不认识的女孩儿更是主动打招呼,“陈主任醒了啊?我给您去做清汤云吞。”

“不用,这都九点了,还吃什么的早饭?”陈太忠随口答一句,他鲜有起得这么晚的时候,不过昨天晚上他又忙了大半个通宵,贝拉和葛瑞丝太久没有见他了,三个人直折腾到四点半才睡,其间的休息时间,加起来也不到半个小时。

一边说着,他一边走进袁珏的主任办公室,说我这就要出去办事了,驻欧办这边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

袁主任的眼睛里,隐约有点血丝,看来昨晚上睡得不是很好,他迟疑一下发话,“这一两天,能不能再举办个晚会,多邀请点欧洲人?您走了之后……有些工作我衔接得不是很好。”

“这好说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其实他对驻欧办的现状,也略略有点耳闻,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别人就认他陈某人,不认袁主任,那是实力的差距使然。

既然袁主任能张开这口,他也不介意成全对方一下,反正他在巴黎要待一段时间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