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31章 借调?(下)

组团去欧洲考察……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,他知道,秦主任是想了解一下自己为什么去法国——老秦知道他经常不务正业,但是连个合适的理由都没有,直接将一个正处放到欧洲去,极容易受到别人的攻讦。

而且这种考察,通常不可能一个人去,不明白的人说起来,是组团公费旅游——这个现象肯定是存在的,但是领导干部不组团单独出国考察,那是违反组织原则的,说句极端点的话,万一那个干部跑了算谁的?

可是,陈某人真的无法交待自己的动机,就说其实吧,是北京奥申委知道我在巴黎工作过,现在这申奥进入了最后冲刺阶段,他们想让我配合着在巴黎公关一下。

你能更不务正业一点吗?秦连成听得是颇为无语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个北京申奥是当前一等一的大事,要求地方的各种支持,也说得过去。

而且不管是宣教部也好,文明办也罢,跟申奥都是联系得比较紧密的部门,于是他沉吟一阵之后发话:这样吧,你让北京奥申委给咱们宣教部来个文,我就好协调了。

这个要求不难达到,陈太忠给黄汉祥打个电话,结果第二天上午,奥申委的传真件就发到了宣教部,上面很明确地写着,“陈太忠同志在欧洲有丰富的工作经验,故暂时借调”。

“借调?”潘剑屏一看这个词,真是有点扎眼,心说你在我这儿都是挂职,现在又要借调到奥申委去?说不得一个电话将陈太忠叫过去,细细了解一下。

“就几天的事儿,”陈太忠对这个词也是有点不摸头脑,奥申委……申办完奥运会就要解散了吧?这样的单位,我怎么可能借调过去?“我估计……是用词不当。”

“那行,你去吧,”潘剑屏点点头,小陈的挂职期马上就要结束了,但是越到这个时候,他越觉得小家伙好用,于是他补充一句,“快去快回。”

说是快去快回,但是因公出国有各种手续,怎么也快不到哪里去,陈太忠是在四天之后才起飞的,跟他同行的有凯瑟琳和伊丽莎白。

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常年奔走在欧洲和北美,而伊莎这次,则是要回家看一看,两人很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时间,然而陈某人很无奈地表示:咱们得注意保持距离,因为我不知道飞机上还有什么别人。

到达巴黎戴高乐机场的时候,是下午三点,巴黎的天空阴云密布,淅淅沥沥地下着不大不小的雨,陈太忠并没有通知谁来接自己,那么他只能选择坐法航巴士到市区。

到了市区,他也没有着急去什么地方,而是买了一把伞,优哉游哉地四下乱逛,他喜欢雨中清新的空气,而往常巴黎的空气,真的是让人不敢恭维。

一边逛着,他一边细细地感受,是不是有人在盯着自己,直到眼瞅着要五点了,他才坐上地铁,赶往凤凰驻巴黎办事处。

驻欧办值班的门卫,居然还是以前的勒夫,这家伙是伊丽莎白表哥居伊的邻居,有点好色,被陈主任拎着耳朵告诫过的。

勒夫一见是陈主任走来,惊讶地揉一揉眼睛,才笑嘻嘻地迎了上来,“哦,天哪,看看是谁来了,欢迎您的归来。”

“你应该呆在你的岗位上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跟他握一握手,又调侃他一句,“没有骚扰我们漂亮的保洁员吧?”

“那是当然,”勒夫干笑一声,讪讪地走回了自己所在的小亭。

陈太忠走进去,一眼看到两个女孩儿正在收拾房间,一个是于丽,另一个却是他没见过的,于是眉头微微一皱。

“陈主任来啦?”于丽一眼看到他,高兴地叫一声,丢下手里的活就迎了过来,“您什么时候到的?”

“嗯,才到,”陈太忠才要问袁珏在不在,袁主任就推开房门走了出来,“呀,还真是老主任来了,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?”

“打什么招呼啊,这驻欧办已经跟我无关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他看到袁珏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,似曾相识,“这位是?”

那位是驻欧办新的副主任郭林,以前是凤凰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的,怪不得他看得面熟,此人除了会英语,还会简单的日语,所以就被派到驻欧办来了——虽然日本不在欧洲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陈主任离开后不久,刘园林也离开了,这里袁珏一个人根本玩不转,郭林才被派过来,同时,从凤凰大学外语系借来了一个会法语的研究生。

至于说新来的女孩儿,则是因为齐玉莹干满一年后,要跟一个在法华人谈婚论嫁,不得不辞职——男方在巴黎有事业,也不在乎她这点工资。

听到这样的变故,陈太忠也是颇为无语,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,不过这种事情实在是避无可避,当初他在驻欧办,能制定出同事之间不得谈恋爱,可是跟外人的交流……强势如陈某人,也不能一棒子打死。

哥们儿这驻欧办,岂不是在帮着干部家属制造涉外关系?想到这里,他也禁不住暗叹。

至于说驻欧办最近的发展,袁主任也想汇报来的,但是陈主任却懒得听了,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这个情况,你就不要跟我说了……这几天能不能在这里休息一下?”

他其实不想选择驻欧办,但是住别的酒店的话——谁知道有没有人盯着自己呢?索性给他们一个固定的场所监视,反倒更具备隐蔽性。

“您要休息,肯定没问题,”袁珏笑着回答,“这就到饭点儿了,先吃饭吧?”

酒足饭饱就到了晚上八点,陈太忠喝了不少,又是第一天来,就算装模作样也得倒一倒时差,于是在一个单间里洗个澡,就进一间标间休息去了——今天的驻欧办有接待任务,那俩单间有人住了。

不成想他还没睡下,就听到大厅里闹哄哄的,有人高声嚷嚷着什么。

这驻欧办什么时候成了菜市场了?陈太忠皱一皱眉头,走出房间,居高临下地观看,发现大厅里或坐或站,差不多有十一二个人。

这些人明显是喝了不少,嘻嘻哈哈肆无忌惮地说笑着,大概是感慨今天下雨,要不然一定要去大名鼎鼎的红磨坊看一看。

说着说着,有人就又来了酒兴,吩咐一旁待着的林巧云,“服务员,给两提啤酒过来,我们张市长没喝好。”

“我们这里不卖酒,只提供休息的场所,”林巧云不动声色地回答,来的这一拨人,别说不是凤凰人,连天南人都不是,他们来自天涯省易州市。

“不卖酒你可以出去买去嘛,”说话的这位不以为然地回答,一边说,他一边从包里拿钱,“先买两打,记得要票。”

林巧云这下为难了,转头看自家的主任,驻欧办原本的规矩,只招呼凤凰来的领导,都是内部走账,根本不在当地发生现金交易——否则让法国税务局找上门,那就没意思了。

但是后来,因为驻欧办的支出不小,所以也接待一些兄弟城市,怎么走账就是市里协调,但那是同省的,也好商量,今天对这个外省来的人,实在是有点为难。

袁珏见状也有点恼火,这都八点多了,巴黎晚上的治安可不是很好,外面还下着雨,你说你们一帮大老爷们儿,让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去买酒,这合适吗?

可是偏偏地,这一行人是殷市长介绍来的,说就是住宿,到时候市里会跟你算费用的,再想一想这帮人初来乍到巴黎,对周边也未必熟悉,于是哼一声,“小林你让勒夫去买吧,记得要给人家小费。”

拿钱的那位看一眼袁珏,大大咧咧点头,“小费啊,那好说。”

陈太忠看得有点意思,踢踢踏踏地从楼上走了下来,那些人说得热闹,里面有人注意到他了,但是一看是个年轻的黄种男人,就没再当回事。

“怎么外省的人也来了?”他走到袁珏旁边坐下,轻声地发问。

“别提了,都是丢人的事儿,”袁主任低声回答,“这个市长在宾馆的大厅里,就让他的秘书给他揉肩膀,结果那家宾馆把他们撵出来了……那家宾馆老板是反同性恋协会的。”

“尼玛……真是奇葩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在巴黎干了一段时间,他非常清楚这些文化上的差异,在国内官场,领导身体不适,秘书帮着揉一揉肩膀啥的,真的很正常。

但是在巴黎就不行,两个男人在公众场合,能发生如此亲密的肢体接触,那就只有同性恋一种可能,所以有此结果倒也正常——真是丢人丢到国外了。

“唉,还是咱自己人的地方好啊,”张市长享受着秘书给自己揉头部,感慨颇深地发话,就在此时,林巧云和那个新来的女孩儿端着啤酒过来了。

“来,服务员,陪我们张市长喝两杯,也有小费的哦,”出钱买酒的那位接过找回来的钱,笑着发话了,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戏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