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30章 借调?(上)

郁建中真的是有理由这么抱怨,暗算刘建章的妻女,真的是廖长征自作主张干的。

廖总身为一个公司的总经理,居然能赤膊上阵干出这种事儿,主要还是崔洪涛做事有点独,郁建中身为副厅长的时候,能给他的活儿并算不少,但是升为常务副,也没见得就多了许多出来。

关于这一点,他跟郁厅长抱怨过,不过做姐夫也给出了解释,“以前那么多副厅长,我只是其中之一,但是现在成了二号,就要小心一点,省得给别人捉住痛脚。”

说白了,郁建中能升为常务副,肯定盯上了崔洪涛屁股下面的位子,这时候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还是有必要的,而且崔厅长现在靠上了杜老板,在厅里比当年的高厅长还强势,他郁某人若是折腾得厉害,那是自毁前程。

这么一解释,廖长征自然能理解,然后他就感慨,这常务副和一把手的差距,真是云泥之别:姐夫要是能扶正,那就好了。

前一阵陈太忠跟路桥掐起来,最后连刘建章都被带走了——那是崔洪涛的红人啊,他看得眼热,就来找姐夫了解情况,“陈太忠和崔老板这么一掐,你看谁能胜?”

郁建中可是没想到,陈太忠能在抓了刘建章之后,马上就跟崔洪涛约定了事态影响的范畴,因为在外人看来,陈主任不但跟高老厅长交好,近来更是频频地跟交通厅过不去。

再考虑一下陈崔双方所处的阵营,不难得出一个结论,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,短期内不可能分出胜负——郁厅长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要不说这官场里,信息和眼界真的太关键了,他做出了错误的判断,于是对小舅子说,你别看着崔洪涛牛,想斗倒陈太忠那是白日做梦——你仔细数一数,陈太忠手上倒下了多少厅级干部,这场戏有得演呢。

接下来崔洪涛的不作为,令很多人看不懂,不过大家都说,崔厅的忍让很可能是出于战略层面的考虑——但是,刘建章的老婆和女儿,真的是不顾一切地求助了啊。

她俩甚至求到了郁建中这里,郁厅长自然是表示爱莫能助,随着日子一天天地推移,刘建章的结果开始变得明晰,而母女俩的可怜样,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。

旁人都在暗暗议论,说是崔老板没有个老板的担当——刘建章可是你的人,你再这么忍让下去,谁还肯服你呢?

廖长征虽然是奔四张的主儿,也算见多识广了,却还没有领会到“旁人再多的看法,比不上领导一个人的看法”这个真谛,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于是又找到郁建中,“姐夫,你说这崔洪涛是不是扛不住了?”

“这个形势我真看不太懂,”郁建中也承认,自己不是很清楚这局势,“不过你千万别小看了崔洪涛,他肯定有后手的……一个正厅,哪里可能倒得那么快?”

“但是他的对手是陈太忠啊,”时至今日,他都记得廖长征当时的表情,小舅子用一种很怪异的语气发问,“要是刘建章的老婆和女儿这时候出点意外,崔洪涛就要被动得多了吧?”

“你别胡来,”郁厅长记得非常清楚,自己当时是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的,对于小舅子是个什么样的人,他也非常清楚,廖长征其实就是个混混性质的主儿,以前连自己这个姐夫都看不上,也就是自己现在越走越强,那货也就越来越老实。

所以,郁建中不会答应对方去做傻事,但是想一想崔洪涛若能就此倒掉,也是一件美妙无比的事情,他也不便强行去阻止——我的自制,崔洪涛你不会领情。

于是他就做了一个含糊无比的表态,“就算有什么意外,崔洪涛未必能受多大影响……就算他被撸下来,我也未必能当了这个厅长。”

这话是实话,但是有心人从里面,也能听到一丝野心,于是三天之后,他听说了刘建章老婆的噩耗,而廖长征打个电话过来报喜,“姐夫,刘建章的老婆,死得挺好的嘛。”

尼玛,这肯定是你干的,一家人这么久了,郁建中也知道自己这个小舅子是什么尿性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——真要我设计的话,那个举报信会是那个样子吗?

但是这个时候,说什么也晚了,郁厅长把小舅子叫到家里,好一顿批评,最后表示说:还是那句话,你别以为崔洪涛是傻的,在他眼里,肯定是我嫌疑最大,你还是出去躲一阵吧。

这就是事实的全部过程,郁建中觉得自己是被小舅子连累了,但是他还不能说什么,一家人就讲个一损俱损一荣俱荣——然而,眼下细细计算起来,郁厅长确实觉得,自己是属于那种躺着也中枪的无辜。

所幸的是,他的小舅子也不是那种纯粹只会坏事的公子哥儿,廖长征也算有胆有识——当天是他亲自驾车撞人,而不是委托别人。

那么,即使是眼下事情败露了,只要廖长征自己不回来,这个皮还有得扯。

所以郁建中第一个要求,就是要自己的小舅子千万别回来,拖个十年八年的,我都退了,就没人计较这个了——利益都不在了,谁还查证这种闲得蛋疼的事儿?

而且这种案子,还是比较讲个时效性的,十年八年,大家有足够的时间来串通口供和磨合证据,到时候真要追究,就未必的事情。

然而,真是这样的吗?

陈太忠并不知道,廖长征居然没有买到机票——没错,偷SIM卡的就是他,冒充郁厅长打电话的也是他,对一个罗天上仙来说,模仿一个人的声线并不是很难。

他在首都机场,布下了足够的眼线,只要廖长征回来——或者有形容身材貌似廖长征的人回来,那就注定逃不过。

这个大网,他一个人支持不起来,而他又不可能找别人帮忙,那么帮着张罗这事儿的,必然就是黄汉祥了。

黄二伯这人,一般人真的用不起,不过陈太忠倒是不怕用,因为前两天老黄打电话给他了,要他去法国走一趟——申奥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。

中国申奥的最大对手就是巴黎,而陈太忠此前在巴黎卓有建树,不但笼络了当地势力,拓展了国际交往的渠道,更是在法国制造了点不和谐的声音——比如说赛艇基地的爆炸案,这极大地降低了巴黎做为一个申奥城市的形象。

尤其要紧的是,陈太忠能把巴黎申奥的攻略资料搞到手,包括对一些国家的攻击、丑化、渗透甚至收买的手段,这一切的一切,都在他的资料下无处遁形。

事实上,这个时代的申奥,不但包括了国家影响力,还有对财富的追求,据北京奥申委估计,如果能成功申办奥运会的话,鸡的屁的增长能提高百分之零点五。

黄汉祥是个民族情绪异常强烈的愤青——或者用“愤老”来形容他,会更合适一点,他对这个申奥是异常地重视,他对小陈的要求就是,你去巴黎走一趟,再带回一点像上次的资料来,确保咱们申奥的成功率。

陈太忠觉得这有点形式主义了,不过也没想着拒绝,正在这个时候,他跟崔洪涛把事情说开了,于是他就提个要求,我去欧洲没问题,但是我这儿有个人,需要黄二伯你帮我卡一下,只要他入境,你就帮我扣住他,他涉嫌一起谋杀案。

这个要求对一般人来说有点高,中国的入境口岸不止一个,但是对黄汉祥来说,确实很简单,于是他就答应了下来:这事儿好说,你把这人信息跟我说一下。

陈太忠把信息说了,但是他也没指望对方一定能按时回来,他能偷用SIM卡,就可以用完之后再还回去,为什么不还回去?因为没必要。

要论作践人折磨人的手段,没人比他更在行了,一下抓了你多不爽?就是要让你俩提心吊胆,惶惶不可终日,为了利益而杀无辜的人,这样的人真的是再怎么处理都不为过。

这个电话能起到多大效果,他不能肯定,不过这也是无所谓的事儿——反正我是开始查你了,有种的你一辈子不要回来。

廖长征可能不回来吗?陈太忠认为这个可能性极小,反正这件事拖得越久,那郎舅俩越是难受,等他们真以为事情过去了,哥们儿再动手也不迟。

接下来他就要为出国做准备了,不过这个假还真是难请,黄汉祥是心里清楚,小陈这家伙有点隐秘的能力和人脉,才会这么要求,但是陈太忠真的找不出太好的借口。

于是他找到秦连成,说我有心去一趟巴黎,借鉴一下西方的精神文明建设,您看……是不是能给个假啊?

秦主任听到这话,愣了足足有半分钟,才迟疑地表示,能不能等一等呢?咱文明办的工作,才走上正轨,等过一段时间稳定了,咱们组团去欧洲考察怎么样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