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28章 败露(上)

“陈主任,”见到陈太忠走进来,李云彤和林震齐齐地站起来,陈主任手一抬,“嗯,你们继续,我就是随便过来看看。”

郁建中听到这话,却是嘴角禁不住抽动一下,他是心里有鬼的人,一见这架势,马上就想到了最坏的可能。

不过,适当的负隅顽抗,那也是必要的,厅级干部的心理素质远非普通人可比,而且他相信,自己妻弟做的那些事,应该是神不知鬼不觉。

于是郁厅长迅速稳定心情,并且沉声发话,“他在加拿大,我也不是很容易能联系上他,陈主任你能跟我说一下,找他有什么事儿吗?”

“好事儿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。

这尼玛会是好事才怪,郁建中心里真的是太清楚了,但是姓陈的如此避重就轻地回答,还真是让他摸不着头脑,所以他只能微微点头,“那我回去之后,尝试联系一下他吧。”

“大概多长时间就够了?”陈太忠又问一句,虽然不无咄咄逼人的嫌疑,但是看他喜眉笑眼的说话,却还真有点好事上门的意思。

麻烦大了!这一下,郁建中背后隐隐地冒出了冷汗,他支吾着回答,“这个……我不好说死,我只能说是尽快。”

“嗯,那就尽快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转身离开,“你们继续哈……”

继续的话,那就没什么可谈的了,郁建中担心的干部家属经商,李云彤是提都没提,对于这一点,文明办隐约有个共识——错非不得已,大家只查绿卡和国籍,不查经商。

干部家属经商,组织部就能查这个,而干部家属经商的涉及面之大,比绿卡不知道多出多少倍去,文明办查个绿卡都累得吐血,实在没必要再自寻烦恼——真要查的话,没准组织部的人都会有微词,何必呢?

他们不问,郁建中心里就更担心了,连长征经商的事情都不问,这尼玛不是好现象啊。

离开省委之后,郁厅长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找了一个远离市区的僻静之所,然后他派司机出去买一条烟,买什么烟他没说。

不过司机明白,这是领导要他不得召唤不许回来,一盒烟是五分钟就回来,两盒烟十分钟,一条烟的意思就是,你等我的通知吧。

看到司机走得远远的,郁厅长从包里翻出一张SIM卡,笨手笨脚地换到一个手机上,然后拨了一个很长的号码。

这个电话响了很久,他连拨了四五次,才不耐烦地发话,“你接电话及时点行不行?下雨的那个事情,你跟谁说了?”

“没有啊,”电话那边的男人叫了起来,“我可能跟谁说呢?好歹奔四张了,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?这是……发生什么了?”

“这个你不要问了,”郁厅长哼一声,“你记住啊,最近别给家里打电话,也别回来,安心呆在那里……除非接到我用这个号码的通知,其他人给你打电话,哪怕是我给你打,只要用的不是这个号,你也别当真。”

“这是出大问题了?”那边先问一句,然后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要不我回去再弄死几个。”

“行了,你害我害得够惨了,”郁建中叹口气,压了电话。

果然是你啊~掐着隐身术的某人暗暗地叹口气,他从崔洪涛处听到这事之后,觉得因果逻辑合理,推理也很完善,但说来说去,只是逻辑合理。

靠着这点就要认定某人是凶手,未免还是有点草率了,就算崔洪涛说得一点不假,廖长征确实借了一辆车,而那车也确实撞了一下,时间也凑巧——可是这等于真相吗?

警察没查下去,崔洪涛不便查下去,所有的结论都建立在推断之上,这个真的是有点不负责任,陈太忠今天见一面郁建中,固然是要给此人施加一点压力,但是同时也要做点别的……嗯,你们懂的。

而眼下清楚地听到此人打的这个电话,他这才下定了决心,是的,陈某人一向以德服人,他从来不肯随便冤枉一个好人。

郁建中当然想不到,空荡荡的车里,居然还有别的存在,他挂了电话之后,匆忙地将卡换掉,又呆坐了一阵,才摸起另一只手机拨个号码,“王处你好,我交通厅小郁啊,中午有空没有,一起坐一坐?”

“真是没时间,你也知道,换届年嘛,整天不是调查就是做资料,”王处表示自己很忙,不过对方又说了两句之后,他才表示,“那行吧,大概得一点了,你订好地方……先说好,不喝酒啊。”

对上交通厅常务副,还敢这么牛气的处长,数遍天南也就那么几个人,又是换届年长短的,没错——接电话的正是综合干部处的处长王启斌。

王启斌接触郁建中,也是阴差阳错,他的第二春小王同学卖房子开饭店,折腾得挺火爆,但是她想进体制的梦想,被陈太忠无情地扼杀了。

除了这个,小王一直都在努力赚钱,她觉得自己开饭店虽然是老板,但这钱赚得有点累,还是靠着体制赚钱省心,于是她出了一点钱,入股了一个建筑公司。

这建筑公司原本是只接城建的活儿,不成想去年年末的时候,交通系统赶工,抛出一些活儿来,公司想办法接了,但是结算的时候出了问题。

眼瞅着年关了,公司老板也着急啊,他就找到小王,王姐,你看你入股的时候,我们都没说什么,这时候您得发挥一下能力了——当然,大家不能让您白出力。

这个时候,小王也责无旁贷,于是托自己的“老公”去找人,那时候的郁厅长没跟崔洪涛翻脸,虽然只是个副厅长,有些话说出去,别人也得认。

这么一来,王启斌就认识了郁建中,而这干部二处的处长,确实也不宜得罪,王处长手里有官帽子,郁厅长手里有钱袋子,一来二去的,两人关系就还算不错了。

当然,这种利益之交,谁也不会太当真,但是彼此都拥有位子的时候,那就不会出任何的问题,偶然间,彼此还能爆出个把两个强力好友的关系,来稳固这个联系,所以郁厅长知道,王处长跟陈主任的关系不错。

这张牌,郁厅长一直算在心里,每每到想用的时候,他就会觉得这么用掉有点浪费——谁能保证,我不会遇到更大的坎儿呢?

但是眼下,他是别无选择非用不可了,于是发出这么一个邀请。

王启斌也知道,自己是欠了对方一点人情,小郁这么着急邀请,怕是酒无好酒筵无好筵,但他也没别的选择,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嘛——不过你若要求过高,那就是自己不珍惜这机会。

他来到饭店的时候,真的是十二点五十了,没办法,工作确实忙啊,然而这个忙还不敢让别人知道,一般人都道组工干部多么风光多么牛气,见官大半级啥的,但是真正的组工干部都知道——我们不算啥,对那些堵着我们打听消息的主儿,我们都得绕着走。

坐下先吃喝一阵,王处长就说你有什么事儿直说吧,郁厅长也不见外,就说我今天上午见陈太忠了,他跟我如此如此地说话,王老哥你能不能帮着问一下,到底是咋回事呢?

“太忠这么说啊……”王启斌沉吟一下,“你最近招惹他了?”

“没有啊,正经是崔洪涛跟他很不对盘,”郁建中表示,自己很冤枉,同时做个小小的暗示,“他想收拾崔洪涛的话,我只会支持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那回头我让我女婿问一问,他跟太忠关系好,”王启斌点点头,这话倒也不算不合适,但是话事人直接就降了一辈,王处长有不厚道的嫌疑。

但是他的不厚道也是有理由的,陈太忠是什么人,王启斌最是清楚不过了,小陈既然找你那个小舅子,肯定是有缘故的,你不跟我交心,指望我当傻大头?

所以他直接拽出钟胤天来,基本上就算推脱干系了,反正小钟确实跟小陈说得上话。

“我确实没招惹陈太忠,”郁建中自然听得懂这话的话区别,忙不迭地解释,犹豫一下他又说,“田强搞的那个永蒙公路,最近有点钱卡在厅里了。”

“这你还不算招惹陈太忠?”王启斌听得真是无话可说,他翻一翻眼皮之后叹口气,“永蒙路加蒙岭旅游区,你知道里面牵扯了多少他的关系?起码四个!那家伙最护短了。”

王处长自从出任干部二处的处长之后,脑容量剧增,很多消息硬生生地冲进他的脑海,不止是干部任免方面,还有很多八卦和轶闻,所以他的眼界也在扩大——在他的算计里,这两个项目,田强、高云风、凯瑟琳和马小雅,那都是陈太忠的关系。

“但是他有话,可以直接找我嘛,”郁建中闷闷地叹口气,他不是不知道这两个项目跟陈太忠有关,但是他真没想到,陈太忠的反应会这么激烈——公家的事,值得这么认真吗?

就算你想认真,认真之前,跟我打个招呼,很难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