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27章 碾压(下)

郁厅长是在闹情绪,但是他也不会四面树敌,那是变相地为崔洪涛增加臂助,于是他不再说话,转身向屋里走去。

这就是默许了,小徐一见也不敢拦着,跟着这二位亦步亦趋地进去了,然后为领导和客人端上茶水——田老板是田立平的儿子,而永蒙路是老厅长的公子在撑腰,他一个小小的副处,只有伺候好客人的份儿。

郁建中不着急说话,他端起泡好的茶水喝两口,发现田强迟迟不肯介绍这个马总的身份,他心里就有数了,这女人就算有来头,也大不到哪里去——要是那种通天的关系,田强这家伙早就该哇啦哇啦说个不停了。

做出判断之后,他才放下茶杯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小田,崔厅那边签字了没有?”

他这样公事公办的语气说话,并不怕激怒对方,田立平是系统外的,他无须在意,而高胜利嘛……老厅长跟崔洪涛搞得很僵,他倒是希望能惊动高省长,对自己来说也不是坏事。

“我先介绍一下,这是普雅投资公司天南分公司的总经理马小凤,”田强指一指身边的女人,“普雅投资公司是中美合资公司,目前在天南,有蒙岭旅游区开发项目,同时承接各种中美文化交流的业务。”

“嗯,幸会,”郁建中点点头,却不肯站起身,中美合资公司是很吓人的,但是想让他放弃心中的执念,多少还差了那么一点点。

对蒙岭旅游区,郁厅长多少也了解一点,知道那里是中外合资企业开发的,投资大几千万,但是你要唬人,起码也得整个洋人过来,这一看就是中国人,威慑力真的不够。

“幸会,”马小凤矜持地点点头,也没有起身的意思,她老爸也是副厅,这种干部不过是在自家一亩三分地儿牛气,去了北京什么都不是——多少副厅想见小雅,还得找门路呢。

“马总听说公路不能按时建成,她很着急,北京那边的宣传都准备好了,”田强大喇喇地发话,他被郁建中晾得惨了,心里的火气大着呢,所以很乐意下这个套子,“郁厅,这是中美合资企业,蒋省长和刘东来都高度重视,您高高手,给签个字吧。”

玩狐假虎威这一套,你还差点,郁建中并不认为,面前这个女人肯定是普雅的老总,而且就算是——那又怎么样?老子从外国人手里拿好处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所以他微微地一笑,“小田,那你跟上面领导反应一下,跟崔厅打个招呼,你想啊……我难为你,我能得到什么呢?”

他没收田强的钱,当然就不怕如此地标榜了,反正他就是一个目的,能逼得高胜利冒头出来,那就算成功了。

人要找死,真的是拦都拦不住啊,田强心里暗叹,然后就开口发问,“我听说咱厅里有个规矩,常务副不签字,厅长签字那是犯错误,您先签了吧……崔洪涛要是跟你唧唧歪歪的,我再想办法,你看成不?”

“这是小高跟你说的吧?”郁建中苦笑一声,话说到这一步,他也不怕点出一些重量级的人物,“那是老厅长在的时候,现在不一样了,常务副……你见过只有签字权的常务副吗?我所有的权力都被收走了,怎么可能还有签字权?你还是让他先签吧。”

郁厅长都盘算好了,若是崔洪涛真的先签,他确实准备了大餐——对于他这个层面的干部,谋而后动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崔洪涛昨天表示了,不怕先签字,但是事实上,他要真的先签了,些许被动是绝对难免的,郁建中没有因此扳倒崔洪涛的把握,可恶心一下人,并且让事态变得更复杂,那并不是很困难,然后——棋从断处生,他就会有机会了。

这个机会转变为成果,还需要大量的努力,但是机会是自己争取来的,你努力了才有机会,不努力就等着任人宰割和蹂躏吧,郁建中也别无选择——其实副职跟正职扛上膀子,劣势是一定的,只有豁出去博一下,才可能成功,眼下他没有回头的路了。

“您这真的是太不给面子了,”田强侧头看一眼马小凤,“马总您是个什么意思?”

“真的不能按程序操作吗?”马小凤皱一皱眉头,论起做派来,她比她妹妹差得太多了,所以她问出这个问题,别人也感觉不到什么威慑力。

“我只是个副职,程序不是我能决定的,”郁建中苦笑一声,坦然地一摊双手,“我只能说,非常抱歉……马总!”

“你……很好,”马小凤冷冷地看了他两秒钟,然后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掉了,田强忙不迭地追了出去。

这尼玛是个什么意思呢?郁建中皱一皱眉头,总觉得今天这个事情有点怪,不过下一刻,他就将这个疑惑丢到了脑后,给他施加压力的人多着呢,算起来田强真的不入流——不捅出惊天的大事,他也没可能跟崔洪涛拼得两败俱伤。

“这货真的不给咱们面子,一定要搞他一下,”楼下的奥迪车里,田强很不高兴地跟马小凤说,刚才他对马总的恭维,那是样子货,从心里讲,他觉得自己比对方强——我老爸可是正厅,你老爸才是个副厅,不但是退休的,还是外地的。

至于说你妹妹是陈太忠的马子,哼哼,我也有妹妹的。

“陈太忠只是想找个介入的借口而已,”对于这一点,马小凤看得很清楚,永蒙路跟蒙岭旅游区确实是息息相关的,眼下的工程,很多东西因为要绕路,都提高不少成本,所以她积极地配合,“接下来就交给他吧……”

当天下午四点半,郁厅长接到一个电话,其时他已经离开了交通厅,在一家乒乓球馆打乒乓球,这晚来早走真不是吹的。

郁建中是真不想接那些电话,但是这个电话号码来自省委,他犹豫再三,还是接起了电话,结果那边冷冰冰地通知他,“郁建中同志,我是省委文明办稽查办公室,请你于明天上午十点钟,准时来稽查办,我们有些问题,需要向你了解一下。”

“请等一下,”一听说是文明办的人马,郁厅长也禁不住呲牙咧嘴,刘建章是怎么折进去的?可不就是一点小事,被人无限放大了?于是他很客气地发问,“要了解哪方面的问题,我需要做什么准备?”

“关于干部家属调查表的问题,”那边的回答,没有任何的语气波动,“重复一遍,是明天上午十点,这是四部委联合发起的调查,请务必配合。”

郁建中还想再问什么,但是他略一犹豫,那边已经挂了电话,放下电话之后,他禁不住沉吟起来:干部家属调查表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

要查家属绿卡的话,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怕,他的妻子和一儿一女,都没有绿卡,但要是查家属经商,他就有点头疼了,郁厅长的弟弟和小舅子,都在靠着交通厅吃饭——这是可以做文章,也可以不做文章的,不是直系亲属,但是关系也很近。

隐隐让他感到不安的,是文明办里那个姓陈的家伙,田强、高云风甚至蒙岭旅游区的后面,有这家伙若隐若现的身影,但是……这人不是跟崔洪涛不对盘吗?

想来想去,郁建中还是觉得,陈太忠不会为永蒙的事情出头,你就算要找事,也该去找崔洪涛,而不是针对我吧?除非……

除非什么,他并没有想下去,反正第二天去了,不就知道了吗?

第二天十点,郁建中准时出现在文明办,跟他约谈的是一男一女,主要是女人负责问话,她是稽查办的副主任李云彤。

出乎郁厅长意外的是,这两位并没有调查干部家属经商的意思,在确认了郁厅长的双胞胎子女都是正在国内上大学,而他的妻子也极少出国之后,李主任话题一转,“说一说你的妻弟戚长征的情况吧,据我们所知,他可是有绿卡的。”

“他是有加拿大绿卡,但是,他仅仅是我的妻弟,”郁厅长自然会强调一下,当然,他不会将话题扯到经商什么的上面,“他有绿卡我无法干涉,而且他的绿卡对我来说毫无意义。”

“希望你能把你的妻弟约过来,我们有些问题要找他了解,”李云彤硬着头皮发话,她实在是不能理解陈主任的指示,但是这时候她只能沉着脸照本宣科。

约他过来?郁建中脑瓜里转过了无数的念头,沉默好一阵,他才缓缓地摇摇头,“他不是咱们体制内的干部,你们找他了解情况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看到对面两人眼中冷芒一闪,沉吟一下,他还是坚定地表示,“最好还是你们自己去找他。”

“郁建中同志,你这是不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了?”年轻男人沉声发问,正是组织部的派驻副主任林震。

要不说这官场,有的时候真的不是很讲理,一个人当官,全家人都要配合——甚至连体制外的妻弟都逃不过。

这个要求确实有点过分,可对一般心里没鬼的干部来说,确实也不好拒绝,但是郁建中不能答应,他心里的鬼大了,于是冷着脸回答,“我愿意配合你们的工作,但是我的妻弟……我不能替他做主。”

“你不需要替他做主,”一个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,大家循声望去,见一个高大的年轻人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,“只是他长期在加拿大,我们不好联系他,你劝他回国总是没有问题的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