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26章 碾压(上)

相比崔洪涛的如释重负,陈太忠这顿酒喝得可是不开心,开车回去的路上,他心事重重——事实上,他也隐约地猜到了崔厅长为什么如此地真情流露,还要请自己出手。

刘建章马上要被打靶了,老崔现在就没办法跟郁建中斗,他俩一旦搞起来,杜毅失望之下,没准要翻脸教训老崔——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大局为重?你堂堂的一个厅长,不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?

正经是哥们儿这局外人下手,那是毫无压力,杜老板可能会不满意,但是崔洪涛能敲好边鼓的话,问题也不会很大。

令陈太忠纠结的是,这个事情,我合适出手吗?真要出手的话,又该怎么操作呢?

他主要是觉得,自己出手有点师出无名,这是官场里的大忌——捞过界了,他勉强能跟郁建中牵扯上的,就是永蒙路的拨款,那涉及到蒙岭旅游区的开发,而投资商是他介绍的。

但是这个牵扯真的太勉强了一点,因为他有不止一种手段来解决此事,让凯瑟琳、蒋世方或者范晓军出面,甚至涂阳市长刘东来出面都能起到效果,说得卑鄙一点,崔洪涛都要先签字了,那还有个什么可担心的?

而且他对刘建章的妻女,观感非常不好,尤其是那个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小女孩儿,真的不招他待见,而陈某人只是文明办的主任,不是警察局的局长,瞎操的什么心?

我有理由坐视,没什么理由出手!陈太忠有资格说这个话,他今天见崔洪涛,不过是怀疑对方有意使坏,既然这不是老崔的意思,那他就没必要再纠结了。

他知道自己这个心态,是符合官场逻辑的——老崔你这样用我,用得也太顺手了,咱俩真有那份交情吗?

然而,就算找到再多的理由,他心里总是有点挥之不去的烦躁,虽然不是警察,我就应该坐视一个可怜的女人被谋杀吗?

他正烦着呢,张馨提了两提啤酒过来,坐在他身边拎起一瓶打开递过来,她柔声发问,“你想什么呢,回来一直不说话?”

“遇到点事情,”陈太忠接过啤酒,看着她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对了张馨,我问你一句,你要是看到了不顺眼的事情,又是在自己职责之外的……嗯,是在官场上,不是现实生活中,那你管还是不管?”

“那我肯定不管,会得罪人的,”张馨想也不想就这么回答,从本质上讲,她就是个怕事的,而且做领导这么久,她也有了自己的官场思维方式,“手伸得太长……指不定别人什么时候阴你一下。”

我就不该问你这个胆小鬼,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,然后他又不甘心地问一句,“但是这件事死人了,一个母亲为了保护女儿被人杀了……说实话,她那女儿我不待见。”

“哎呀,这样的话……”张馨听到这里,也犹豫了起来,好半天她才发话,“孩子是可以教育的,母爱是神圣的,可能我不敢管,但是我如果有你的能力……就一定管。”

“没错啊,”丁小宁这时候走了过来,轻轻地坐在陈太忠的另一边,她拿起一瓶啤酒自己打开,“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……太忠哥你当官是为了什么呢?”

“当官谁为民做主?喝酒打炮斗地主!”一个清亮的声音在沙发后响起。

陈主任一听就乐了,爱说这种话的,只有一个人,他都不需要听声音,就能分辨出来,“飞燕今天不出车?”

“才回来,身上脏得要命,过来洗个澡,”董飞燕的头发高高地绾起,用一块蓝白相间的毛巾包着,身上穿着一件绛紫色的棉质睡衣,走动之间,两条笔直健壮的长腿,显得分外地白皙和诱人。

陈太忠咽一口唾沫,拽过手边的手包,递给了一边的丁小宁,“里面有几盘碟,拿出来放一下,别人给的,听说助兴不错……”

“不是吧?”丁小宁看着他就笑,她一听就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了,“我说太忠哥,你可是专门抓这种东西的……居然在家看这个?”

“要用批判的眼光看嘛,”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回答,他对这些东西其实不是很感兴趣,但是罗汉塞给他的时候,一再强调说这是从北京弄过来的精品,这玩意儿真的很助兴。

那就试试吧,至于说文明办主任不该看这不文明的东西,其实……文明办主任还不该有这么多女人呢,哥们儿就是例外,别让人发现就行,“记得把有线的插头拔了啊……”

果然很助兴,第二天,陈主任七点钟才爬起来,这是他有数起得晚的时候了,没办法,五盘碟看了四盘,他只睡了一个小时出头,大家都很激奋。

罗汉给的这几盘碟确实不错,没有驴马狗或者同性什么的,陈某人的口味真的没那么重,基本上都是一男多女——想必罗主任选碟的时候,也是费了一番心思,充分地考虑了副班长的实际情况。

不过,里面还是有两盘碟,女人不是很好,陈太忠将这两盘放进手包,打算拿出去销毁掉,“卧室的电视,看来要换个大的了。”

“这种东西你要,我能给你找来一大把,”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扭头一看,却是田主播睡眼惺忪地发话了,她是昨天仅有的对片子不太感兴趣的主儿,原因很简单,她在电视台,这种音像资料看得太多了。

“不用你找,一个女孩儿家,找这种东西干什么?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她一句,“我打个电话就能搞定的……你快补觉去吧。”

“我哥的事儿,你办好了吧?”田甜问一句,见他点头,转身打着哈欠进屋了。

陈太忠既然已经决定不卖红薯了,那就要琢磨一下,怎么插手这件事情才最为自然,一路上他想了好几个方案,却是没什么特别有创意的。

那就直接碾压过去吧,到了单位之后,他分别给马小凤和田强打了电话,如此这般地吩咐一遍。

田公子夜生活丰富,也是晚睡晚起的主儿,他打着哈欠听完电话之后,精神登时就是一震,也懒得再睡回笼觉了,推开怀里的女人,爬起来就开始穿衣服。

“强哥,再睡一会儿嘛,”女人慵懒地打个哈欠,娇滴滴地发话了,散乱的青丝下,是白生生的脖颈和膀子,极易引起人的冲动。

“强哥我有事,”田强兴冲冲地穿衣着袜,顺手又伸进被子摸揉一下她的胸脯,他真的是难掩兴奋之情,“把你看好的那个钻戒买了,回来强哥给你报销。”

仅仅是六百万的欠款,还不会让田公子高兴到这样的程度,他来到交通厅,不多时看到一辆奥迪车缓缓驶了进来,车上坐着的是马小凤。

田强和马小凤是见过的,倒也不用那些无谓的客套,两人站在一起嘀咕两句,旋即来到了郁建中的办公室门口。

郁厅长是十点半才到的,最近他是摆明态度闹情绪,反正他也不信崔洪涛能把自己怎么样了,你敢对我下手的话,那咱们就鱼死网破。

他来得这么晚,门口早就等了一堆办事的人,他扫一眼在场的主儿,发现有几个是自己不宜得罪的,于是点点头,“大家久等了,小徐你先进来一下。”

这小徐不是外人,正是郁厅长的通讯员,天南的厅局里,只有一把手能配秘书,不像地级市的副市长,可以名正言顺地配置秘书。

郁建中最近每天迟来早走,有时候根本就是连人影都不见,所以他每次来的时候,先找通讯员了解情况,其他一切事情,都要往后推——虽然来找他的人,不乏背景深厚之辈,但是大家也能表示理解。

然而今天,居然有人出声反对,“郁厅,我跟马总等了您俩小时,我时间宽裕无所谓,但是马总可是大忙人……商量一下,插个队行吗?”

“是田老板啊,”郁厅长一眼认出了田强,他对这个毛躁的家伙印象不是很好,但是错非迫不得已,他也不愿意硬扛此人——撇开田立平的因素不提,大家都知道,永蒙公路幕后的真正老板是小高。

听到对方嘴里居然冒出个马总,语气还挺客气,他看一眼田强旁边的人,不过是一个容貌平平的三十许女人,着装和气质,也看不出什么不含糊的地方。

不过就算对方容颜艳丽气质高雅,他也没有打听的心思,有些事情不知道还好,知道了就不能无视了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那个……签字拿到了?”

“咱们进去说吧,”田强笑着回答,却是不肯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——有种的,你现在不让我进门试一试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