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24章 崔厅醉酒(上)

办公室主任惊闻此事,吓得好悬没坐到地上,廖长征借车的时间,可不就是刘建章的老婆被撞死的那两天吗?

该主任是崔洪涛上来之后扶正的,但是廖长征也不是他愿意招惹的,他真没想到,酒桌上胡乱聊两句。稀里糊涂就陷进这样凶猛的漩涡中,他甚至有些后悔今天来吃这顿饭了。

不过这话已经入耳,后悔也晚了,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廖长征这个人我知道,但也不是很熟……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呢?”

我们就没打算怎么处理,这位警察要卖面子,于是他点点头,“本来是要调查的,既然您认识,那我回去给他们做一做工作,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尼玛……办公室主任欲哭无泪,要说他一开始还想假装不知道的话,对方的话直接将他逼上了绝路:我帮郁建中捂盖子,崔厅知道了,能饶得了我才怪。

没错,崔洪涛能知道此事的可能性非常小,小到几近于无,但是他不敢赌啊——我知道这种事儿的可能性都非常小,但是偏偏地……我现在就知道了。

崔洪涛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,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,他沉吟良久之后,第一句话问的就是,“你居然敢把这个消息告诉我?”

办公室主任登时竹筒倒豆子,将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,连自己在短期内曾经动摇过的心态都讲了,不讲不行啊,一个正处插手到正厅和准正厅的争斗中——还是死了人的这种,他不交待清楚心态能行吗?

崔厅长能理解他的心情,但是厅长大人自己的心情,却是没人能理解,他郁闷到要死,“这个郁建中,真的不是个东西。”

“那就让警方查嘛,”陈太忠听他说得头头是道,这件事虽然巧合多了一点,但还是非常合理的,“你就这么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,就这么让你的副手骑在脖子上?”

崔洪涛默然,他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钟,才抬头看一眼陈太忠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你这个外人都觉得是耻辱,我这个当事人的心里……会好受吗?”

这就是把柄落在别人手里的下场了!虽然崔厅长没解释什么,但是陈主任心里明白了,不是这个可能的话,谁受得了这样的耻辱?

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把柄,老崔不说的话,他也不会问,正经是他很想说一句“你活该”,但是今天老崔明显是还有事要说,于是他默默地喝酒,静听对方说话。

“太忠,我知道你的正义感很强,在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正义感比你强多了,”崔厅长又开始感慨,“那时候有什么加班工资?但是没日没夜地加班,大家干劲冲天谁都不会叫苦叫累,图的是什么呢?为的是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。”

你打住吧,我不是听你忆苦思甜来的,我只知道,你不是当初的崔洪涛了,陈太忠哼一声,“崔厅,就因为我正义感强,你就停了永蒙的资金?”

“这个资金不是我停的,”崔厅长听他这么说,马上就扯回了话题,“你对我们交通厅的流程不熟,这么跟你说吧,这是当初范晓军定下的规矩……”

交通厅是归范省长分管的,尤其他当初还是通张高速公路的总指挥,交通厅厅长高胜利,也不过才是个副总指挥。

对高速路建设的拨款,范晓军制定下了严格的规矩,虽然说严格的规矩也会有漏洞可钻,但是起码在形式上是较为完善的。

范省长定下的逐级审核制度,下面项目部的手续不说,只说递到厅领导这里,程序必须是先是常务副厅长签字,然后大厅长签字,最后范某人签字——那是天南的第一条高速路,蒙艺和杜毅都站出来四下化缘,他有必要盯得紧一点。

当然,也有人说,范晓军这么搞,是想分散风险,毕竟高速路里涉及的利益太大,多一个人签字就意味着多了一个环节,范省长就多了一个可供推诿的对象。

至于说常务副签字是什么回事,当时身为常务副厅长的崔洪涛最清楚了,有那有背景的主儿,直接就能把他的车拦在半路上,嘴一张就是,“崔厅,不用下车了,这儿给签个字,我还得去找老高和老范呢……今天就要把钱拿到。”

这常务副签字,纯粹就是个摆设,但是偏偏的,范晓军乐此不疲,然后他还将这个规范推广了,推到省内的其他公路建设上——只要交通厅拨款的公路,都要遵循这个套路。

当然,省内普通公路的拨款,大部分是高胜利最终签字就行了,厅局内的事情,副省长也不便过多干预,不过范晓军无所谓,他吃了肉,总得给别人留点汤水不是?

等崔洪涛扶正之后,由于资历尚浅,他依旧沿用这一套规矩,反正范省长只针对公路建设,像公路养护这些,就不包括在内,倒也不是不能忍受的。

但是后来崔厅长搭上了杜书记的线儿,他就逐渐不能容忍这个规矩了,郁建中什么的他就有点觉得碍事了,而范晓军对交通建设的干涉,更是让他忍无可忍。

于是在某一次杜书记视察环城高速的时候,崔厅长非正式地跟杜毅请示一下,说范省长很重视公路建设,这是好事,但是他的重视导致中间环节太多,有时候有点影响工作效率……

崔洪涛是试探口风,但是杜毅很警觉,就一定要他说出所指,待听完抱怨之后,杜书记淡淡地回一句,“这个流程我知道,当时我是支持范副省长的。”

崔洪涛登时就不作声了,他当然知道,范晓军制定这个规矩的时候,杜毅是省长,蒙艺是省委书记,而杜毅支持范晓军,也不过是推出范省长跟蒙书记对抗——这俩都是偏黄系的,杜省长这么做,也不过是在保障高速路建设的同时,自己不至于首当其冲。

他没想到的是,杜毅当了省委书记之后,居然还认这个账。

领导们的做人准则,崔厅长无法评判,但如此一来,他是吹风不成不说,还要规规矩矩地因循守旧——否则连杜书记都不会支持他。

这些因果,他不能全跟陈太忠讲,可点出其中重点并不难,“……这真的不是我的责任,我恨不得拿了他的签字权,但是别说范晓军了,杜老板也不会支持我这么做。”

你到现在,还一口一个杜老板?陈太忠心里真的有点不耻,那你找跟老杜说去嘛,“那你不会把郁建中别的权力夺了?让他就剩个签字权……你是一把手来的。”

行局里的一把手,那真的很牛的,基本上可以做到说一不二,像副厅长的分管内容,如果不是上面有领导打招呼的话,大厅长可以一言以决之。

“就是因为我夺了他的权力,他才会跟我呲牙,”崔洪涛闷闷不乐地回答一句,抬起手来又灌一口,这才发现,第四杯酒也喝完了……

崔厅长知道是郁建中暗算自己之后,一时间大怒,但是仓促之间,他还没有痛快的还击手段——陈太忠猜得不假,郁厅长掌握了不少崔厅长的隐私。

比如说,郁建中伪造的那张刘建章妻子的遗书,上面就写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交易,然而那些事情,不过是九牛一毛。

郁厅长手里掌握的真正够劲儿的东西,还没往上写呢,这不是他不想写,实在是有些事情,除了崔洪涛,也就只有他郁某人知道了,他一旦写上去,那是不打自招。

而崔厅长也非常清楚,对方手里掌握着大杀器没放,所以他不敢撕破脸强力还击,于是就只能通过调整郁厅长的分工来泄愤,同时他也有别的意图——我这么做,那就是郁建中失势了,下面的人……你们注意自己的站位啊。

但是他收郁建中别的权可以,这个签字权,可是范晓军死死盯着的,连杜毅都知道,所以他计划着,暂时先给姓郁的留这么一张皮,回头我把你的常务副都拿下,就给你留下一个光杆副厅长。

可是他这么搞,郁建中那边就无法忍受了,郁厅长大概并不能确定,崔厅长为什么这么针对自己,但是有所怀疑,那也是正常的——做贼的心里就虚着呢。

你收我的权?好啊,那我不签你的字,郁建中沉寂了一段时间,终于猛地爆发了出来,就这半个月,两个多亿的资金,就卡在郁建中的签字上放不出来。

这些人里,来头大的多了去啦,崔洪涛也是深受其害,对那些厉害的主儿,他可以推到范晓军那里一些,也可以推到部里一些,还有些可以推到杜毅那里,让那些主通过领导直接找郁建中,但是田强来找他……他能推到哪里?推到田立平那里,还是高胜利那里?

最后,他总结道,“这不是我要找你的麻烦,是那个混蛋要找我的麻烦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