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23章 各种案件(下)

你们对她娘儿俩,有过保护吗?陈太忠听得真有点不以为然,是上访保护吧?

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份,也不会再多说什么,于是冷冷地表示,那好吧,我把她娘儿俩的安全就交给你了,方便你本地取证——这是部长关注的事情,其实跟我无关。

陈主任你别这样啊,谢斌登时就急了,以他的耳力,哪里还判断不出来,陈主任刚才的话,是想让这俩回原籍了?

回原籍那算多大点儿事?不过是讨价还价的技巧罢了,通德的田立平跟陈太忠,那是没登记的翁婿关系,真要惹急了陈太忠,在通德市无中生有地建一个户口很难吗?

更别说本地的保护,说起来容易,但也要准备好面对各种意外的。

于是谢局长终于同意了这一点,他还表示说通德那边落籍,您也不用管了,天下警察是一家嘛,其实我跟田市长也认识——这倒是省去了陈某人的某些周折。

唉,放下电话之后,陈太忠也是生出了些许感慨,有些事情小老百姓想办,那不知道要折腾多久,可是对大人物来说,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——其实这警察局长还算不上什么人物。

通德这边的事情刚处理完,陈主任接到了田强的电话,“太忠,这崔洪涛又欠收拾了,永蒙公路的款,不给我往下拨了。”

“不是吧,”陈太忠听得很奇怪,永蒙公路的改造,凃阳市和旅游局出的是大头,永泰象征性地出了点钱,交通厅也没出多少钱,姓崔的连这点面子都不给高胜利?“差多少钱?”

“年底就没给结算清楚,说开春了给,”田强闷闷不乐,“不按进度算,都差四百万,按进度算的话,差六百万了,我这都快转不动了。”

永蒙公路改造,总造价是六千多万,高云风名下的标段有三千多万,现在路都快修好了,还有六百万没到账,这也确实闹心。

但是这个事情,高云风自己还不能出面,在各个地方跑钱的,就是田强,最近他主攻交通厅,不成想崔洪涛表示,你得程序正确——先让郁厅长签了字。

郁建中是交通厅的常务副,他表示说,最近厅里资金紧张,崔厅长把签字权都收回去了,我签和不签都一样,你得先做通他的工作,他签了我肯定签。

没错,田立平现在是通德的市长,七月份就是市委书记了,但是不同的系统,说不买账也就不买账了——等他真的能升任书记的话,郁厅长会更客气一点,但也仅仅是客气一点。

“这就是扯皮呢,骂了隔壁的,”田强气得破口大骂,他生于官宦世家,这点道理哪能不懂?“我给郁建中钱,他都不要,这肯定是崔洪涛的问题。”

郁建中得有胆子要你的钱呢,陈太忠听得也有点头大,“云风怎么说?”

“他只能站在后头,不能露面呐,”田强现在说话办事,也多少有点章法了,不像做政法委书记公子的时候那么牛气冲天了,要不说这人,还得经过社会打磨才能成熟,“他说了,崔洪涛知道是他的事儿还这么搞,那就是有问题。”

“老高不合适出面?”陈太忠再次确定一下。

“高云风都不想出面,高胜利怎么出面?”田强叹口气,“我个人琢磨着,崔洪涛是不是因为刘建章的事情,现在想捏咱们一把?”

“你让我想一想,”陈太忠放下电话细细琢磨,要是一个厅长的话,哥们儿倒是不怕收拾,但是一个厅长加一个常务副,那就难搞了,更别说老崔还是杜毅的人,刚动了刘建章,再动这家伙也有点不合适。

他沉吟半天,还是决定给崔洪涛打个电话,“崔厅,普雅投资公司那边问了,路怎么还不好,蒋省长那边的压力,我有点顶不住啊……普雅投资公司不但投资了蒙岭旅游区,还负责文化节的操办呢。”

“唉~”崔洪涛听得就是一声长叹,“太忠你别问了,永蒙路款子的事儿吧?我不怕告诉你,我他妈的心里憋着火儿呢。”

居然说脏话……看看你这个厅长的形象吧,陈太忠很是有点无语,不过他隐约能感觉到,老崔的火气不是冲自己来的,于是他干咳一声,“这都夏天了,火气大一点也正常,是个什么事儿,崔厅你能跟我说一说吗?”

“见面说吧,电话里说不清,”果不其然,崔洪涛的火气真不是冲陈主任去的,他很乐意沟通,“中午我有事,晚上吧……你别带高云风他们。”

晚上见面,居然不是在交通宾馆,崔厅长找了一家湘菜馆,陈太忠走进包间的时候,发现房间里就老崔一个人。

“先不说事,咱们喝酒,”崔洪涛不顾陈太忠的阻拦,拿起五十六度的五粮液,咕咚咕咚给他倒了一口杯,又给自己倒一口杯,“我知道太忠你能喝……来,咱们先干了这杯。”

这一口杯起码三两多小四两,不过论喝酒,陈太忠怕得谁来?他微微一笑,一抬手二话不说就干了下去。

崔厅长也不含糊,一口干掉,才招呼对方,“来,先吃两口菜,我其实特别爱吃辣的,就是这个胃不行,偶尔痛快地吃一顿,就是打牙祭了。”

“我也爱吃辣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个时候,他爱吃什么味道一点都不重要,关键是老崔今天痛快得有点离谱,这不正常。

很快地,第二杯酒就被崔厅长倒上了,不过第三杯的时候,陈主任说成什么也是把酒瓶抢了过来,然后又是一口干掉。

三杯喝完,就是每人一斤多白酒下肚了,这时候两人开吃还不到一刻钟,崔洪涛终于放慢了喝酒的速度,“慢慢喝吧,我年纪大了,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我喝两斤绝对没问题,那时候在工地上,白酒就着腌白菜,喝得真香……”

接下来就是边喝边聊,说的也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,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崔厅长明显有点酒劲上头了,“太忠,这刘建章终于是要走了。”

尼玛……你这话啥意思呢?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不过喝了这么多酒,他也知道老崔今天大概不针对自己,于是也跟着叹口气,绵里藏针地回答,“他太能咬了,早走了对大家都好……不过,这也是早晚的事情。”

“他这是才要走,但是他的老婆,走得比他早啊,”崔洪涛淡淡地回答。

嗯?陈太忠听出味道不对了,不过他也不好胡乱说话,于是苦笑一声,“一个好端端的家庭,啧……真的可惜了。”

“他老婆的死,郁建中干的,”崔洪涛端起酒杯,又猛猛地灌了一口,然后长吁一口气,头慢慢地低下来,良久之后,才伸筷子去夹菜。

“你确定?”陈太忠等了好半天,见老崔不说话了,他才发问,这个猜测,当初崔洪涛就说过,不是刘丽就是郁建中害他,刘丽是他的宿敌,而郁建中是根据“受益最大者嫌疑最大”的论断,推算出来的。

“我当然确定了,”崔洪涛有气无力地回答,但偏偏还给人一种证据确凿的感觉。

那报警抓人吧,陈太忠刚想这么说,猛地觉得有点不对劲,于是也不说话。

“前一阵,有个卡车司机,嫖娼被警察局抓了,”崔洪涛开始讲述他了解的真相……

嫖娼被抓现行,这很正常,卡车司机嘛,他又不是国家干部。

常年在外跑大车的司机,有自己的生理需求生存压力,去了一个洗头房才说要爽一下,结果警察破门而入抓人。

其实嫖娼这种事儿被抓,就是罚点钱,惹不出太大的事情,但是司机们赚的都是辛苦钱,他又怀疑野店是串通了混混们讹钱——这种事儿也常见,江湖险恶。

于是该司机毫不犹豫地奋起反抗,伤了一人之后想跑,那么他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,别人交了钱就能走,他不行——交待一下,你还干过多少违法犯罪的勾当吧。

这司机其实就是有点暴力和冲动,也没干过太多的坏事,但是直到他把自己上中学的时候,抢过菜农一个西红柿尝鲜的“罪行”都交待出来了,警察们还是不肯放过他——不打你,你不老实交待啊。

这人也真的老大无奈了,最后终于又想起来个可能立功的机会,于是就交待说,两个月前,自己把车借出去了两天。

那边说是拉河砂,不成想还回来的时候,车前头瘪下去好大一块,而且是水冲洗过的,疑似是出了交通事故,不过借车的人赔了钱,他也就没再问。

司机也是逼急了,胡乱攀咬,那警察也就随便地再问一问,这个借车的是谁啊?

借车的是某工程公司的老板,那位养着十几辆大车,还有挖机搅拌机什么的,主要是做交通厅的买卖,玩得很大,他说暂时周转两天,虽然司机这车是承包的,倒也不怕借出去。

两个月前的事儿了,警察们真懒得搭理,有人了解一下,这个叫廖长征的老板确实玩得很大,也没谁有心思去找碴。

好死不死的是,办案的一个警察在过了两天之后,参加一个婚礼,碰上了交通厅办公室的主任,这位想套个近乎,就说起来有个叫廖长征的,听说在交通厅玩得不错?

哦,你认识他啊,办公室主任不动声色地发问……廖长征,那是郁建中的小舅子嘛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