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22章 各种案件(上)

杜老板对陈太忠的态度,王毅单是非常清楚的,听到杜书记如此说话,他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,心里却是微微一沉——这是又要折腾了吗?

纵然是身为天南第一秘,他对陈某人也是忌惮不已,不过还好,这是杜老板要考虑的事情,跟他没关系。

“毅单,对于陈太忠的泄密,你怎么看?”下一刻,杜书记沉声发问。

“这个……”天南第一秘登时就石化了,他沉吟好半天,才吞吞吐吐地发话,“大方向还是您把握,需要我怎么做,请您指示。”

“我是问一下你的看法,”杜毅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不过小王不轻易表态,又表示不畏惧某人,这个原则坚持得还可以,“就咱们两个人,有什么想法你直说。”

“嗯,要我说……他的尺度把握得还算将就,”王毅单小心翼翼地发话,别看他刚才表态积极,实际上是一点不想撞上陈太忠,要知道,前一阵他才把蒋世方得罪狠了,好悬掉进陷阱,现在如果再招惹这么个主儿——他又不是曹福泉那二愣子。

而且从感情上讲,他也不是特别反对陈太忠的行径,尤其是那货有发出异声的资格,“严格遵守制度是应该的,但是他就是这个目中无人的脾气,而且,估计有人会认为很解气……要我说的话,适当地批评一下就行了。”

解气……杜毅沉吟了起来,在自己漫长的官场生涯中,上次听到这两个字,是多少年前了?

陈太忠为什么会跳出来,他看得一清二楚,虽然这厮确实是顶风作案了,但是在这件事情上,天南人的基本立场是完全一致的——没有谁愿意承受这个屎盆子。

而别人胆战心惊牢牢地闭上了嘴,这家伙却是敢跳出来勇敢地还击,这不光是黄家授予的底气,跟个人的性格也是很有关系,换了曹福泉,没准也会这么做吧?

其实说句良心话,杜书记心里都觉得解气,虽然这不听从组织安排,是非常错误的行为,但是扭头看一看——万马齐喑的局面下,出现这么一匹叫驴,也未必全是坏事。

现在的干部们,真的是太暮气沉沉了,杜毅心里禁不住又开始羡慕蒙艺,下一刻,他沉声发话,“去跟杨厚德说一声,辽原的警察局长不合适再干下去了。”

刚才还在说陈太忠,您这又换成胡剑了?王毅单也有点惊讶老板的瞬移能力,不过很显然,杜书记能让他自行去通知杨厚德,这也是对他的一个奖励,起码刚才是没说错什么。

至于说为什么不提陈太忠,反倒处理胡局长,这个指示来得是如此没头没脑,王秘书也不着急把事情想明白,他只是暗暗地记在心里,以后有空慢慢地琢磨吧……

陈太忠并不知道,他的泄密行为,居然导致了胡剑的黯然退场,不过就算知道了,他也不会关心,对辽原的那些干部,他真的没什么好印象,别看在媒体面前,他将辽原领导夸得天花乱坠,其实他的心里,恨不得端了辽原整个班子——这么丢人的事儿也能发生?

所以,在三天之后,听说胡剑请辞的时候,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,这时候的他,在忙着应付几个案子的调查,一个是关于郭建阳伤害案的调查,一个则是展枫唆使杀人案的庭审。

还有就是,由于王刚已经被转移到了美国,那这案子也该告一段落了,这样的事情,美国人既然做了,那接下来的坚持,也是可想而知的,起码短期内是不用指望了。

然而这么一来,赵女士母子的处境,就有点尴尬了,她俩吃住在警察厅招待所,又在素波借读着,所幸的是,自打杀人凶手被抓获之后,警方不用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了。

潘剑屏的面子再大,也总有用尽的时候,三个月下来,警察厅那边也撑到极限了,知道王刚被转移的消息之后,招待所的一个小头目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。

他很为难地表示,陈主任,那个啥……王刚都去美国了,您知道吧?这么来说的话,寿喜那边……应该也是朗朗乾坤了吧?

哎呀,这还真是头疼,陈太忠不能说招待所哪里做得不好,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讲,人家做得都是仁至义尽了——招待所总不能养这俩一辈子。

于是他就表示,你缓一两天,我先了解一下情况,那边马上欣欣然地表示理解——只要你愿意考虑此事,别说一两天,一两个星期也无所谓,牛都送了,还差一根绳子吗?

于是,陈太忠就去征求这母子俩的意见,不成赵女士吞吞吐吐地表示,我们真的……不想回寿喜了。

她是不是内心深处恋栈素波,这个真不好说,但是她不想回寿喜,也有充分的理由,没错,王刚是跑了,王立华也被双开,目前住在看守所里,等待进一步的调查,但是……寿喜那里的绿卡,涉及了不止一两家。

这个理由就够强大了,而她还有更要紧的理由——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。

原本她手上,有一份算不上证据的资料,可以让她认为自己的爱人大概是非正常死亡,但是当杀人凶手被抓,这个假设成真的时候,她就是另一份心情了。

寿喜,是孩子的父亲被谋杀的伤心之地,这个城市她已经无法再呆下去了,而且对孩子会造成极大的心理阴影,所以赵女士怯怯地提出:能不能把孩子的户口,迁回通德?

为此,她表示自己宁愿将寿喜的房子低价处理掉,也要把孩子从寿喜带走。

陈太忠真的有点腻歪了,我就是随便帮一帮你,你居然条件这么多,但是,面对一个母亲,他发现自己很难拒绝这种舐犊情深的要求。

好死不死的是,这个时候,传来了调整胡剑工作的消息,于是他打个电话给寿喜的警察局长谢斌,谢局长你听说了吗?王刚去了美国。

谢局长是任了两届的警察局长,不过上一任是在正林,他是正林出身的干部,实打实的正林系,算是蔡莉的人马,从正林转到寿喜,下一步的冲击目标,就是警察厅副厅长。

但是蔡书记下得有点狼狈,顾不上管他了,夏大力对他的印象很一般,而现在王刚跑了,他又多了一个上升渠道——抓住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。

但是想坐上这个位子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政法委书记王刚和警察局副局长刘愚公都深深地陷进了“绿卡门”的事件里,警察局出入境管理科又被烧了,内外交困啊。

这种情况下,他这个大局长能撇清就很不容易了,想借这个机会争取进步的话,那真是需要在刀尖上跳舞的功力了。

这个时候,他居然接到了陈主任的电话,那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的,于是他表示说,这个事情,给我们寿喜警察系统的压力,真的是太大了,风言风语也太多了——不知道陈主任您什么时候有空,我去专门汇报一下。

警察系统的事儿,你跟我汇报什么啊?陈太忠当即断然拒绝,现在我跟你打这个电话,说的是被吸毒致死的魏国庆,他的老婆孩子,还都在警察厅。

有什么指示,您讲,谢斌也知道魏国庆的妻儿最近一直住在警察厅,不过他根本没敢琢磨这方面的事情,潘剑屏都关注了,他要关注,那不是找死吗?

她和孩子,想把户口转到通德,把房子卖了,不大的小事儿,谢局你看着张罗一下,陈太忠淡淡地交待一句,迁户口,房子卖个合理的价位,那真的都不是大事,但是有人刁难的话,小事也会变成久拖不决的事情。

哎呀,这个嘛……咱见面谈吧,谢斌也知道这是小事,但是他想见陈主任一面,这得有个由头,其次,魏国庆的老婆既然这么得潘剑屏和陈太忠的看重,那么似乎……迁走不如留下,这是一条线,能承上启下。

胡剑要动了,想必你也知道,陈太忠答非所问地来一句,然后才发问,你确定一定要跟我见面,才能谈这件事吗?

辽原的事情,基本跟寿喜无关,他是不想沾染太多的地方恩怨,所以拿胡剑的事情来说事,虽然但是谢斌登时就傻了——你这么说,是什么意思?

胡局长的事情他当然清楚,系统里的消息,传得比一般官场快得多,更别说辽原出了那么大的事情,单单是系统里,盯着那里的人就多着呢。

谢局长并没有指望,一定能借上陈太忠的力,他有自己的根脚,关键是在官场里,有些人能不成为阻力,就该谢天谢地念佛了,惹得那厮急了,现在这个位子都要有危险。

于是他吞吞吐吐地表示,关键是魏国庆是非正常死亡,让他娘儿俩转户口的话,不但不利于对她们的保护,将来万一案件有个反复……我们这调查起来,也存在个异地取证的问题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