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17章 太滑稽了(上)

蒋君蓉最让人佩服的,就是这一点了,她傲慢、盛气凌人,但干起工作来,雷厉风行毫不含糊,更重要的是她敢坚持原则——要不她手下的人,说起来她是又气又怕,但没人敢说我就比蒋主任能干。

而辽原市则不同,招商引资居然引来了一个毒品加工厂,真的是令人无语。

胡剑的决定很果断,全龙天外出的人也被他抓了几个,但是却没有找到老总姜锋和他的财务人员,当天晚上十点半,有人在一处偏僻的院落里,发现了姜总的座驾丰田沙漠王,但是人已经跑了。

发现制毒案件,接下来的审讯迅速展开,陈太忠表示自己要旁听,所以他连晚饭都不去吃,让李云彤为他买一碗面回来,顺便再买几提青岛啤酒。

“这怎么能行呢?”杨厚德登时就表态了,他不是不允许陈主任了解案情,而是他认为,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咱们就在市局招待所随便吃点,坐在这里等他们的审理结果。”

陈太忠不想答应,但是刘市长又出声相劝,“太忠主任,这个案情重大,及时抓捕也很重要,你要是在场的话,干警们可能会有点压力……我和厚德书记一起陪你。”

这所谓的压力,其实就是警察们着急破案,可能会采用点非正常手段——文明办副主任在现场的话,大家……怎么好意思做那种不文明的事儿呢?

这个理由,才把陈太忠说服,而且市警察局招待所,也确实没有大摆酒宴,胡局长想摆,书记和市长也得吃得下去呢。

不过饶是如此,也是上了七八个菜两个汤,这些就无需赘述了,吃喝完后,大家进小会议室里呆着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这时候,也只有陈太忠还有心思,拿着啤酒一瓶一瓶地灌。

真相很快就水落石出,关键是逃跑的那家伙,受到了警方的高度关注。

大家一打问,知道此人是跟着姜锋的原班人马,不过他的能力不行,来厂里之后不怎么受重视,被姜总打发着去看库房了,整天就是喝酒赌博,外聘的高主任都能呵斥他。

殊不知,这家伙是姜锋埋在厂里的钉子,负责监听底层工作人员的动向,姜总干的是掉脑袋的事情,再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。

这家伙知道的事儿真的不少,而警察们又盯上他了,于是他马上就争取立功赎罪——制毒贩毒啊,再长八颗脑袋都不够砍的。

首先他确定了一点,姜锋从来就没有打算干聚碳酸酯项目,全龙天一开始的目的就很明确,上盗版光盘生产线,然后相机制毒贩毒。

姜总敢撒如此的弥天大谎,是因为他认识一个搞外贸的主儿,那位能弄到便宜的聚碳酸酯,所以他这个厂子建起来之后,不怕别人上门来买货,大不了不赚钱,甚至赔点小钱卖货,那都是正常的,关键是有这么个掩护,盗版光碟厂子,就能建立起来。

做到这一步,就能跟当地政府建立好交情了,姜锋信奉一句话,“窃钩者诛,窃国者诸侯”——那些盗版工厂遮遮掩掩,这不是做大事的气派,活该整日里东躲西藏。

所以他反其道而行之,不怕暴露自己是盗版光盘生产商,关键是他有一个要生产聚碳酸酯的幌子,而且还能提供类似的货物——是的,他的聚碳酸酯不止自己用,拉进厂的多,拉出厂的也有。

而同时,他又要了这么大一块地,那就是摆明架势要大干了,同时他的黑钱再塞上,还会有谁再为难他?大明大方地搞盗版一点问题都没有,没错,窃钩者诛,窃国者诸侯。

然而姜锋最终的目的,还是要制毒贩毒,生产盗版碟的效益很可观,但是这满足不了他要做诸侯的野心,他早就计划好了,如果这个盗版生产做得磕磕绊绊的,他就先巩固盗版的位置,等做得顺风顺水了,那就……着手制毒。

他用了半年的时间,将盗版工厂打造为一个禁忌话题,眼见大家习以为常了,才开始尝试制毒,而表面上,他派人假巴意思地挖地基,为那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的二期工程忙碌。

最近厂子里冒出的古怪气体,就是在制毒过程中产生的,姜锋在没建厂子之前,就有配方并且成功地制出过冰毒,但是实验室生产和工业生产,是有区别的,必须再加以试验,反正……他又不缺麻黄碱。

麻黄碱和聚碳酸酯粗看有几分相像,一般人不注意的话,很容易被蒙蔽,运输过程中不容易出现意外,而这个环节,也是姜总早就计划好的。

可见这人要一门心思琢磨歪点子,真的也能爆发出惊人的潜力,就连陈太忠也禁不住感叹,这家伙的算计,真的能跟死去的骗子黄相媲美了。

然而,姜锋左算了右算,却是偏偏没算到,政府把农民给逼急了,他这边才一冒烟,那边就开始闹事儿了。

尼玛我冤枉啊!姜总真是欲哭无泪,征地款他确实早早地给清了,做这种大事,他不会吝惜这点小钱,但是架不住……政府他不给农民啊。

事实上,就为征地款的事儿,他都帮农民们说过话,你们把钱给了吧,但是他说一遍两遍的,没人搭理,再多说一遍,就有人出声了……咋,你个搞盗版的,还牛逼到干涉政府工作的地步了?你小子想不想干了?

这一切的阴差阳错,才导致了今天的事情的发生,而姜锋听说打手们把省委来的人打了,那二话不说就开溜了,他在临走之前,吩咐人看好厂子。

做钉子的这位,知道老板在做的是什么,眼见有人要钩开井盖,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溜号——慢一步就走不了啦,不成想陈主任一声令下,他被当场擒获。

接下来事情的发展,他也都看到了眼里,那么多的麻黄碱都被查获了,他要是再死撑着,下场只会是一个,那么他当然要积极地坦白从宽。

“动静还是大了,”李云彤听到这里,禁不住就出声——其他领导没心思出声,她轻叹一口气,“这个姜锋,随便一打听,就能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……再抓他就不好抓了。”

这用得着你说吗?陈太忠禁不住又翻一翻白眼,不过怎么说呢?这个因果不是所有人一下就能想出来的,傻大姐能体会到这一点,都算得上是进步了。

所以他很公心地讲话,“这是突发事件,控制到这一步,已经很不容易了,能摸出这么一个制毒点,具有深远的意义和影响,跑掉的主犯……也逃不过恢恢的法网。”

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总要有个期限,”刘华难得地发话了,他虎视眈眈地盯着胡剑,嘴里却是问的别人,“厚德书记,我建议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……您认为呢?”

“老人家都说过的,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,”杨厚德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一周时间……会不会有点长啊?”

这都是些扯犊子的话,胡剑是跟孙正平争夺常务副失败,而辽原的警察局长岁数到了,才从上面降下来,任了一年副局长之后转正的,算起来是吴敬尧的人马,吴书记虽然失势了,但是这个递补不太好挡得住,眼下,杨书记才不会为此人得罪人。

但是刘市长有点不乐意,他用胡剑比较顺手,刚才的话不过是以退为进,不成想老杨这点面子都不给,但是他也不好多说,这个项目,最终能找到市政府的头上,“嗯,胡剑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胡局长还没来得及说话,又有人敲门,另一个警察走了进来,“各位领导,审讯有新的突破……”

这种大案的审讯,是有专案组的,胡剑就是临时成立的专案组副组长,没错,他头上还有人,专案组组长是市政法委书记安康,那么,有些同志遇到问题,也可以直接向聂书记反应——专案组不是铁板一块,有人不向胡局长汇报,直接请示市领导也正常。

新的突破来自于别人的口供,有全龙天的职员反应,姜总可能不是全龙天的真正掌控者。

其实,姜锋就是辽原本地人,搞小铁矿赚了四五百万,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他在辽原销声匿迹了,很多人说他是得罪了另一个有官方背景的家伙。

这些不是很重要,重要的是,姜总出去呆了两年,据说跟港台和新马泰的华人黑社会搭上了线儿——要不然,这个聚碳酸酯货源和冰毒配方的来源,也不好解释。

而这警察强调的新的突破,就是类似的信息,他很兴奋地表示,“据说姜锋的配方是他买来的,销售渠道也不在他的手里,这证明他身后还有大鱼。”

大尼玛的鱼,刘华恨不得一脚踹到这张异常兴奋的脸上——你是觉得市政府不够丢人,是不是啊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