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16章 惊人发现(下)

五栋建筑看完,又看一看在打地基的两排房子,陈主任心里生出了疑惑,他扭头看一眼杨厚德,“这么不大一丁点儿的厂子,为什么要搞三百多亩地?”

拜托,人家有好几期工程呢,杨书记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这个时候,李云彤低声嘀咕一句,“不会是囤下地来,搞房地产吧?”

时下已经进入了2001年,房价开始以不可遏止的势头上涨,不过对一般老百姓来说,大家盯着的也是房价,对于房地产开发的技巧不甚熟悉,而李主任虽然心直口快头脑简单,但是她接触的消息层面比普通人高很多,对于房地产行业的内幕,自然也知道一些。

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他接触的房地产开发商极多,甚至正泰的杨总为了捂地,还专门请人来扮演钉子户,小汤同学却傻不啦叽地去做工作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给农民的征地款就太少了,陈主任侧头看一眼杨厚德。

杨书记也是眉头微皱,李主任的声音虽然低,但是男女有别,她不便跟陈主任靠得太近,所以说话的音量,足以让他也听到。

“不会,”下一刻有人做出了判断,奇怪的是做出判断的人,居然就是陈太忠,他摇摇头,“李主任你大概是猜错了。”

陈主任反应过来了,全龙天在素波也想征很大一块地——就是素凤手机项目目前的用地,但那块地是在高新区里,那地方不但远离市区,而且在政府规划中,就不允许起住宅。

真要盖起住宅,那里都卖不起价钱去,陈某人认识的诸多房地产商人,没有人对高新区感兴趣——那里最值钱的地皮,是高新区外围跟市区接触的地方。

所以全龙天在张家堡圈这么一大块地,绝对不是要盖楼,可恨的是,蒋君蓉那货死活不肯明说,为什么最后没谈下这个项目。

有蹊跷啊,陈太忠百无聊赖之下,打开天眼随便扫视两眼,猛然间,他的眼光在某个地方停了下来,然后他也不跟别人打招呼,径自走了六十多米之后,来到了一处荒地,用力地踩一踩脚下的一个井盖,沉声发问,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这是管道井,”高主任出声回答,“为了保持厂区整齐,下一步的线缆全部要入地,还有上下水管道,不过开工后不久,由于前期投资巨大,这一块先搁置,下一步才会完善。”

陈太忠低头沉思半晌,目光游离不定,好半天才哼一声,斩钉截铁地命令,“打开!”

高主任登时就是一愣,他侧头看一眼杨厚德,发现杨书记没有什么反应,于是招呼身边的人,“来,你们把这个抬起来。”

“我去拿钩子,”有人应一声,转身就跑,陈太忠厉喝一声,“你给我站住!”

这位不听,继续狂奔,这一下,大家都看出不对劲了,现场这么多人,哪里容得他跑了?斜刺里冲出两个年轻人,一脚就将人踹倒在地,下一刻就死死地按住了他。

高主任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一时间竟然连话都不会说了,这时候杨厚德下巴微扬,“胡剑,派两个身手好的干警下去……注意安全。”

旁边有人递过一根钢筋,轻松地将井盖撬开,不多时,两个大号的电筒拿了过来,两名警察顺着井壁钻进去,大概三四分钟之后,井下一片光明——合着里面还有电灯。

接着,一个干警钻出来汇报,说这确实是一条未曾完工的隧道,“……差不多有一人高,也没有异常气味,目前没发现什么。”

“没发现什么,怎么会有人跑?”陈太忠哼一声,抬脚迈向井盖,“我下去看看。”

杨厚德的嘴巴动一动,似乎要说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出声。

陈太忠来到井下,看到另一个警察正在翻腾一堆电线电缆,他四下走动几步,然后就来到一个挂了各种工具的木柜前,抬手一推,那木柜之后,赫然出现了一个小门。

小门的颜色跟泥土的颜色很像,不注意真还容易被忽视,那警察听到响动之后,赶来一看,身子就挡在了陈太忠之前,“陈主任您靠后,我来!”

这个时候,上面又稀里哗啦下来三个人,虽然这隧道修建得尚算宽敞,可这么多人下来,也有点挤了,陈太忠见状,身子往后退两步,又攀爬出井。

他出来的时候,下面已经响起了惊呼,杨厚德站在离井口不远处,双眉紧皱,“陈主任,下面发现了什么?”

“有个小门,他们正在里面搜索,我嫌人太多,就先上来了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事实上,那小门里面是什么,根本瞒不过他的天眼。

大约四五分钟之后,一个警察爬上来,四下看看,快步走到胡剑面前,低声耳语了几句,胡局长的脸色登时一变,沉声发问,“你确定吗?”

“不确定,但是肯定有问题,”警察的声音略略高了一点,这句话不少人能听到。

“书记,市长,陈主任,我建议……马上封锁现场,整个工厂的人,一个都不许出去,”胡局长沉声发话,“同时控制通讯工具。”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杨厚德皱着眉头发问,不怒而威。

“现在不方便解释,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,”胡剑其实能低声汇报,但眼下这关键时刻,实在拖不得,而且他积极承担责任,也是为了要将今天的负面点数洗掉。

杨厚德和刘华交换一个眼神,最后还是杨书记下巴微抬,你去操作吧。

胡局长吩咐身边人几句,又拿起电话拨打起来,忙了差不多有五分钟,井下又钻出一个人来,此人走到胡局长面前,手向口袋一伸,抓出一把白花花的东西,“就是这个。”

“这不是白米吗?”傻大姐看到警察手里抓的东西,低声问领导,他们刚才看库房,就看到了不少这样的东西——盗版碟原料聚碳酸酯。

你少说两句会死吗?陈太忠很无语地看她一眼,“如果真是那些东西,他们怎么可能放到井下的通道里呢?”

这个因果,杨书记和刘市长早就想到了,所以他们只是冷眼观看。

胡剑和其他警察都过来抓一些白花花的颗粒观看,一边看还一边交头接耳,好半天之后,刘华实在忍不住了,“怎么,还判断不出来是什么东西?”

“这绝对不是聚碳酸酯,”胡局长抬头发话,他神情肃穆,“有很大可能性是……麻黄碱,需要技术鉴定才能确认。”

“麻黄碱……冰毒?”刘华愣了一愣,低声惊呼一声,这一刻,他再也顾不上维持一个市长的矜持了。

“制造冰毒的原材料,”说起这些,胡局长可并不陌生,他神情肃穆地发话,“市局已经有人赶来,最多十五分钟,就能知道这到底是什么。”

这话说完之后,现场一片寂静,谁都不再说话,好半天杨书记才轻喟一声,扭头看一眼刘华,“再调武警封锁现场……”

十五分钟之后,市局技术科来的人对颗粒做出了鉴定,“没错,就是麻黄碱。”

这真是惊心动魄的发现,通道里发现的麻黄碱,足有一吨多,那个小门的后面别有洞天,除了麻黄碱,还有放满设备的房间,并且有通风口直接通向地面——说是一个冰毒制造作坊,那是一点都不夸张。

胡局长这下,可真是有得忙了,他不但要控制在场的职员,还要审讯,同时安排抓捕不在场的全龙天职员,又要安排人在火车站和汽车站蹲点,防止嫌疑人外逃。

杨厚德和刘华早就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,自己的辖区发生了如此惊天的大事,尤其是刘市长,真的是有点抓狂了,这个全龙天可是市政府帮着引进来的。

陈太忠则是走到一边,给蒋君蓉打个电话,待到事情真相大白的时候,他是真的奇怪了,蒋主任怎么就能看出来,这全龙天骨子里不是好鸟呢?

“世界上不止你一个聪明人,”蒋主任听他问起这个来,也禁不住洋洋得意,“你先跟我说说,姜锋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“暂时不能跟你说,”陈太忠最见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得瑟,尤其是,这个得瑟的人还是蒋君蓉,“你先跟我说一说。”

“他跟我要政策要贷款,我都答应了,就是要求一期投资最少要投入三千万的自有资金,他不答应,”蒋主任回答得也很痛快。

“然后我一了解,合着这家伙就是靠私挖滥采铁矿,赚了一点小钱,根本拿不下聚碳酸酯这种项目,这种污染项目他没钱还想干,我肯定不会答应,他很可能就是个骗子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