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15章 惊人发现(上)

“我这次可不是说情,”许纯良马上表态,“是听说了点事儿……”

许主任这次回素波,是为了处理第二笔西门子手机供货,第一批货已经全部转交西门子,并且开始在市场上投放。

根据市场返回的信息,素凤生产的手机口碑很一般,主要是因为功能不是特别多,不过就是那句话了,四十来欧的手机,能指望它好到哪里?赠送的定制机,够皮实就行。

要说结实,西门子通信的产品别的不敢当,这一点绝对没有问题,而素凤的生产,也是严格地按照西门子的技术人员指导的流程进行的,外壳什么的,也都是选用了最好的材料——出口产品,谁也不会在这上面掉以轻心。

所以第二批的订单就到了,这次是三十万台,加上上次的就是四十万台,剩下的八十万台,原本是分两次交货,但是现在西门子的人表示,希望在一个半月之后一次性交割。

许纯良不同意,因为他觉得时间太赶了,素凤一直按照合同要求规划着产能,前一段的价格风波,又导致他们不敢大量囤货,按原合同三个月内交货没问题,再赶也就是能保证七十天,两个月都不敢保证,就别说一个半月了。

真要再挤,那就只能让其他部门的人参与了,素凤手机的其他机型也一直在开发中,全力以赴地投入到沃达丰的定制机上的话,会严重影响素凤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策略。

国产手机的大战已经陷入了白热化当中,素凤人不能再等下去了,要不然等市场瓜分得七七八八,再想进入这个市场,那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。

蒋君蓉也支持他这个想法,定制机是一份大单不假,但是这一单完了以后,下一单有没有还不一定呢,怎么能放弃国内市场?

这次德国人的态度,就比上一次好多了,吃一堑长一智嘛,而蒋主任尝到了唱双簧的甜头,她一边表示自己很为难,一边悄悄地联系许纯良——又到你唱黑脸的时候了。

许纯良下午上班的时候赶到素波,心说我去文明办拎上太忠一起去吧,不成想去了之后居然惊闻,郭建阳被人打了,连脾脏都被打裂了,陈主任正在辽原发飙。

这个时候,就连他也不敢随便给太忠打电话,于是一个电话打给秦连成,说你看我能做点什么呢?秦主任则表示说,不用了,小陈那爆仗脾气,你又不是不知道,先让他泄一泄火吧,他要真找咱们,咱们再伸手不迟。

于是许纯良奔赴高新区素凤手机厂,跟西门子的人口沫横飞了两个小时,最后大致达成了意向,七十五天之内交货——西门子的品质必须保证,工序的重要性,不需要我们中国人向你们德国人强调吧?

当然,你们真要再想提前日期,也不是不能商量,但是这个加急费……嗯,你懂的,这个费用是阶梯的,不过这个阶梯可能跟线性代数无关,或许它跟幂更为接近一点。

这真的不是一个好消息,德国人很不高兴,但是事涉产品质量,有再多的不高兴,他们也只能将怨气压在肚子里,好吧,品质才是我们德国人最终的追求——其实,这个荒唐的建议是英国人提出来的。

不管怎么说,西门子的人是再次退缩了,但是有人很敏感地发现:许,按道理你此刻应该在凤凰,是什么原因,让你从凤凰来到了素波?

许纯良其实可以直接说的,他的固执在西门子公司也是很有名气了,但是考虑到对方再次的退缩,他也不想将客户刺激得太狠。

于是他表示说,有个朋友遭到了意外,他赶来素波,是看望这个人的——“他的脾脏因为撞击而破裂,可能会被摘除,在这个时候,我想他需要很多人的关怀。”

“我深表同情,”蒋君蓉沉着脸在一边发话,她很尽职地弥补每一个借口,这是必须的,“许主任,如果需要我的帮助的话,请直接说,我可以联系到很好的大夫。”

“这个人你应该认识,郭建阳,陈太忠的通讯员,”许纯良淡淡地表示,确有其事,“他在辽原遭遇不测,太忠正在当地追查责任人……等一会儿,你跟我一块去天医一院吧?”

“是他,陈太忠又跟人打架了?”蒋君蓉本来是缝补匠,猛地听说这么一个消息,登时脸色一变,接着她嘴角扯动一下,很不屑哼一声,“反正每次受伤的,都不会是他……陪着他打架,要有被人打的觉悟。”

“我还陪着他打过架呢,”许纯良英俊的脸拉得老长,面色也十分不好看,“蒋主任你什么意思……我应该被人打吗?”

“哈,没想到你文质彬彬的也会打架,”蒋君蓉咯咯地笑了起来,“好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跟我说一下。”

两人走到一边,说起了此事,蒋主任听到“全龙天”三个字,娥眉就是微微一皱,等听完之后,她微微一笑,“许主任,你不觉得‘全龙天’三个字很耳熟吗?”

“没有觉得,”许纯良很直接地摇摇头,“你要说金龙鱼的话,我比较耳熟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蒋君蓉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她吸气提膝,白色的中腰坡跟小皮靴在地上重重地踩了两下,“素凤手机的这块地,原本就是要给全龙天的……后来我不给他了!”

“神马?”许主任登时傻眼……

正是有了这样的消息,许纯良才打个电话给陈太忠,告诉他说,这一家的项目没有那么好,以蒋君蓉的眼力,也许会错过一些好项目,更也许会因为受到蒙蔽,扶植一些不是很好项目,但是可能的好项目一旦入眼,她绝对不会错失良机。

所以许主任很郑重地警告自己的兄弟,“全龙天是她放弃的项目,我觉得这个消息对你来说,可能很重要,就给你打一个电话。”

它在素波生产盗版碟,自然会有诸多不便,陈太忠觉得,自己能理解蒋君蓉的选择,而且真要搞这个聚碳酸酯,没准还确实有很大的污染。

所以蒋君蓉将此人撵出素波,还真的不是特别冒失,于是他笑着发问,“她肯定不会跟你这么简单地说两句就完了,一定还说了别的什么吧?”

“她没有再说别的,”许纯良闷闷不乐地回答,“我问她了,你为什么把这个全龙天撵走,她……她跟我露后槽牙,我懒得理她。”

“哦,那我知道了,有什么事儿你及时通知我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挂了电话,蒋君蓉居然不肯直接回答这个问题,那真有点意思了。

蒋主任露后槽牙,肯定是有点说不出的嘲讽的意思在里面——凭良心说,陈主任虽然很看不上蒋主任这个人,但是对她的商业嗅觉,评价还是不低,关键是这女人真要想做点什么,那还确实豁得出去。

带着这种疑惑,他跟着一干人来到了全龙天工厂,厂子建设得也不错,前面的广场约莫有七八亩地,全部硬化得平平整整的,厂子门口两个石狮子,进了厂子之后,是两座雕塑,一座是太祖一座是太宗,中间还有国旗的柱子和升旗台。

只说这一点气派,就不是一般小厂能比得上的,那种威压肃穆的气氛扑面而来——虽然有点暴发户的味道,但是,底蕴真的深厚。

广场之后,是两栋三层的建筑,这时候,旁边就有人解释了,“这两栋办公楼,是临时性质的,四期之后,要起高层。”

这时候,全龙天公司也有几个人跟了上来,不过遗憾的是,最大的也仅仅是办公室主任高尧,他很遗憾地解释,“我们姜总不在,领导们想了解点什么,尽管问我。”

领导们跟他就没话,反正这个盗版生产线要停下,这是没商量的,但是全龙天后续的工程,对辽原的意义还是很重大,就连陈太忠也不便过分刁难对方。

厂里的五栋建筑很快就看完了,两栋办公楼,能用上的只有一半,其他的一半做了仓库,剩下的三栋建筑,两栋是生产线,一栋是员工宿舍,就这么简单。

尤其是,这全龙天科技公司从上到下,满打满算不超过三十个人,陈太忠知道这点后,很奇怪地发问,“这点人,这二期三期怎么搞?”

其实,能献身于盗版事业的,人都不会多了,人多嘴杂嘛,不过陈主任想的是,你们搞盗版要低调,但是下一步做实体搞生产,这人不能少了吧?

“到时候,公司在上海的总部要来人的,而且还有德国拜耳公司的人,”高主任微笑着回答,这也是号人物,只当下午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了,“关键的环节把握住了,其他就是管理的问题了……拜耳公司,您一定知道的。”

“德国的化工企业……巴斯夫我熟一点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拜耳他是知道的,但是在他的印象里,传统的化工领域中,拜耳要逊于巴斯夫,尼玛你在欧洲工作过没有啊,跟我掰扯这些玩意儿?

拜耳确实挺强的,世界五百强什么的也不用说,但是说来说去,有一点要指出,拜耳的很大一部分应用领域在医学界,而巴斯夫,就是纯粹实打实的化工巨头。

两者谁强谁弱,连陈太忠都不是很清楚,他感觉巴斯夫似乎比拜耳牛逼一点——凭良心说,在聚碳酸酯领域,这个认识是错误的,然而,谁有这个能力,纠正他这个错误认识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