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14章 暴走(下)

此刻的杨书记,真的是头大万分,他不但要考虑陈太忠在上层的影响力,更是要考虑自己在民众面前的影响,于是他轻咳一声,“我这不是带着武警来了吗?这辽原地方上的事情,我也不是全部都清楚的……你给我个调查的时间,我总要给你,给广大父老乡亲一个交待。”

“那我们就在辽原等你的调查结果了,”李云彤性子发起来,那真的不愧傻大姐的称谓,她今天连着崴了两下脚,不但痛彻心扉,更是形象全毁,听到杨书记的话,她忍不住要僭越出声,“我们郭处长,是出名的老好人,不给个满意的结果,我就不走了!”

尼玛你算那颗葱啊?杨书记真的是头大无比,然而他还不能直接抱怨,只能微微点头,在保持市委书记尊严的同时暗暗苦笑,“这个是必须的,还请这个,这个……李处长是吧?嗯,请李处长放心。”

她旁边蹲着的警察,猛地听说自己差点铐了一个省委来的处长,真的是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惶恐,“哏儿”地一声就背过气去了。

倒是杨书记身边的人有眼色,马上大声嚷嚷,“快快快,先把郭处长往市医院送……120怎么还没来呢?”

这个话说得还真对,这几个混混下手还真的狠,有一个家伙是拦腰来了一棍,直接打得郭建阳左侧脾脏破裂,要不是送到医院及时,市医院又高度重视,郭处长真的难保就挂了。

就算是及时发现,辽原医院也不好做这个手术,一路警车护送,将郭处长送到了素波——脾脏摘除手术不难,但是现下流行的是保脾治疗,错非不得已,谁愿意摘下一个脾脏来?

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郭建阳优先考虑的,肯定是要保脾了,于是秦连成赶到了天南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,坐镇看护——这种手术和护理,天医一院的经验要强于省人民医院,术业有专攻,最合适的医院,才是最好的。

家里有秦主任看护,陈太忠自然是要坐镇辽原,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,那对不起了,我就要给你一个说法。

接下来关于现场的消息,就纷纷地传了过来,现在警方已经查明,动手殴打郭处长的,只是洪山镇的外聘人员——是的,他们只是临时工。

“不是联防队员吗?”陈太忠对临时工这个说法,还是有点微词的,那简直是不负责任的代名词,可联防队员的话,多少是准备介入体系的主儿,可以说是预备役吧。

然而事实证明,这几个家伙确实没有上岗证书,洪山派出所的人表示,这尼玛跟我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就是洪山镇自已搞的。

紧接着,事情的真相被进一步挖掘,洪山镇的镇长表示,其实打人的这些人,并不从镇上拿工资,全龙天科技每季度要向镇里赞助五万元,其中有一万是指定给了派出所,剩下的四万由镇里自行处理,但是他们有个要求,这笔钱大部分要用在帮助厂子维护生产秩序上。

所以打人者等于是全龙天雇佣的,他们通过镇里拿个五百的底薪,真要处理了“突发事件”,厂子里还会有额外的奖励——所以他们勇于胡乱动手。

这些人有十二、三个左右,其中有人是打算借此混岗,慢慢进入体制的,有镇领导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,也有社会上的小混混,组成结构还是比较复杂。

陈太忠并不知道,七年之后,有某水利局建筑工程公司的总经理,因为拍了几张照片,被某管理局活活打死的事情,但是很显然,现在这些人也是要往死里打人的。

于是他表态,“这些人必须异地审讯,谁知道他们手上还有没有血案?”

杨厚德真的想捂盖子,但是这个时候,郭建阳已经被送往了素波,捂是捂不住了,于是他果断表态,“好,我认为由素波警察局接手比较好。”

胡剑有强烈反对的意愿,但是他也没办法说出来,他手下的兵居然冲着省领导鸣枪示警,虽然他们开枪也有一定的理由——现场的村民太多了,一旦处置不当,会发生大麻烦。

但是,别人也得愿意跟你讲理不是?

而陈太忠连他这个警察局长都敢踹,显然不是个讲理的,那厮一口咬定,“我要是没抓住人质的话,你们为了稳定所谓的秩序,会不会直接击伤甚至击毙我?”

这个问题,谁都不能理直气壮地回答,从某种意义上讲,陈主任的愤怒是值得理解的。

胡局长不敢出声,但是这并不代表陈太忠会放过他,“试图动手的几个警察,你们先控制起来,回头也交到素波。”

“这个没必要吧?”胡剑终于忍不住了,“都是政府部门的人,陈主任咱们注意点形象好不好?情节严重的,双开就完了。”

“等过了这阵风,你再把人招回来?”陈太忠冷冷地顶他一句,“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吧,辽原警察系统的问题,我会向窦厅长和夏书记反应的。”

胡剑登时就闭嘴了,天南的警察系统,各地市的一把手都是直接归省厅管的,副职倒可能是市管干部,姓陈的要在省厅和省政法委歪嘴的话,那确实令他头疼。

这个事情处理完,还有一个问题要处理,那就是农民的征地款问题,陈太忠本来不好直接过问这样的事情,但是他有充足的理由了。

“镇里财政紧张,往常的窟窿太多,挪用了四十多万,这是镇党委许可,镇长办公会议一致通过的,”洪山镇的镇长倒是有担当,他很自然地回答,“我们打算在未来的两年内补齐,并且要张家堡的村干部做好基层的思想工作。”

“征地款你都敢挪用,好胆量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不屑跟小小的镇长叫真,于是扭头看杨厚德,“这个性质太恶劣了,我看有必要在《天南日报》上,典型案例典型分析一下。”

“啧……”杨书记真的是腻歪透了,这件事情要是上了省党报,他也要受到影响,现在中央三令五申为农民减负,他这儿反倒曝光农民的征地款被挪用。

征地款被挪用的事情,其实不少见,政府财政永远是存在窟窿的,但是洪山镇拖的时间有点长,这就不像话了,当然,他们最大的错误,就是被陈太忠撞上了,而且这镇长说话,居然是一副顺理成章的样子,还说什么一致通过。

杨书记不想让此事上报纸,但是面对盛怒的陈主任他不能这么说,只能选择先表态,至于能不能通过其他方式迂回一下,那就是后话了,“洪山的根子烂了,这个班子要不得了。”

市委书记的决定,对乡镇一级的干部就是大杀器,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,这个班子就是要一锅端了。

奇怪的是,那镇长除了脸黑了一点,也没什么过多的反应——很显然,自打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,这货就没有做幸免的打算,至于说一致通过什么的,估计也就是拉人一起垫背。

“九十万的土地转让费,镇政府挪用了四十多万,可农民到手的,只有十来万,”李云彤专操这种没用的心,她凑近自家领导,低声嘀咕,“肯定还有内幕。”

“不能再逼了,”陈太忠低声回答,该到农民手里的钱哪儿去了,那根本都不用问的,但是今天处理了这么多问题和人,杨厚德也很支持,再调查下去,逼得杨书记强力反弹就没意思了,要知道,旁边的辽原市长刘华,一直沉着脸不说话呢。

反正经过这档子事,相信征地款很快能发下来,让农民们把钱拿到手才是正经,要是真的想细作文章,等这个事情上了天南日报,再细细调查也不迟。

接下来,就是最后一个问题了,全龙天科技不能再这么搞下去了,这是文明办最有理由发言的领域,然而,也是辽原市最不愿意做出的让步。

“盗版光盘生产,必须中止,”陈主任如此表态,其实,他过手的盗版事情也不少,比如说碧涛煤焦油,严格上讲就是山寨工厂,凤凰的两个超五类双绞线生产厂子,更是赤裸裸地套牌——这是陈主任还是陈科长的时候,引进的项目。

但是在什么山唱什么歌,他现在既然抓了精神文明建设,遇到了这种文化领域的侵权行为,不表态那就是失职,这并以他的意志为转移。

“先去看一看吧,毕竟他们还有二期工程要上,”杨厚德也确实不想再让了,“而且今天的事件,跟全龙天没有直接的关系。”

要不说这地方上真要保护什么东西,别人想干预,也是难上加难,毫无疑问,郭建阳的挨打,跟那个厂子脱不了关系,但是偏偏地别人还可以辩解说,没有直接关系。

“那就先去看一看吧,”陈太忠一看时间,已经是下午五点了,虽然遇到了这么扫兴的事情,但是他对这个科技公司,确实比较感兴趣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许纯良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太忠,听说你在查一个叫全龙天的公司?”

“这次我不接受说情,”陈太忠想也不想地回答,“郭建阳的脾都被打裂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