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13章 暴走(上)

带武警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辽原的市委书记杨厚德,按说以他的地位,就算是再怵陈太忠,也不至于上杆子巴结到这一步。

然而最关键的,是郭建阳说的“开枪了”三个字,听到这话之后,杨书记错愕了有两秒钟,下一句话就是——“给我集合武警”。

然后,他才想起打电话给警察局长胡剑,胡局长表示自己马上去了解情况,杨书记冷哼一声,说你先去现场吧,说完之后,他就跟着卫戍市委的武警走了——陈太忠好惹不好惹是一回事,省里来的干部被枪击,这是另一回事。

胡局长略略一了解情况,也是撒丫子地往这边赶,不过紧赶慢赶,还是慢了半拍,人到现场的时候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辽原一号车,“杨书记,这件事……”

“这件事你不要跟我说,”杨厚德看都不看他,排开众人向前走去,他在来的路上,就将情况了解了一个差不多,不过饶是如此,来了现场之后,他也没着急下车——万一这警察里有个二愣子呢?

直到胡剑出现了,他这才匆匆向人群中走去,这不是杨书记胆小,而是他身为市委一把手,轻易地置身险地,不但是对个人生命的不负责任,更是对组织的不负责任,他一旦出事,会导致组织陷入被动,为了不辜负组织的信任,他也必须珍爱生命。

陈太忠依旧掐着那个警察,不过那三位持枪的,已经被武警控制住了,其他的警察也抱头蹲在地上,李云彤很没有形象地坐在地上,彭苗苗则是不顾男女之别,在郭建阳身上按来按去,询问他哪里疼痛。

就在杨书记走过来的时候,这一幕在此刻定格,省委文明办的四个人,竟然纷纷是如此地狼狈,甚至,声音都因为定格而消失了,光天化日之下,现场寂静得可怕,就连那些围观的农民们,都很配合地闭上了嘴。

“陈主任,我来晚了,”杨厚德走上前来,轻喟一声,又冲四下的人一努嘴,“先把这个家伙抓起来。”

“是啊,你来晚了,”陈太忠手一松一推,那位受此大力,跌跌撞撞奔行了五六米,终于还是摔倒在地,不等他站起身,三个人就狠狠地压到了他的身上。

陈主任不关注这种小细节,他指一指不远处的农民,“杨书记你真的来晚了,农民们的问题,已经反应了一年多了,你……今天才来。”

“你说的这个,我还真的不是很清楚,”杨厚德断然摇头,若是他面前是个副省级干部,他未必敢这么说,但是正处的话,他倒不怕抵赖一下,我这次来,是处理枪击事件的,“不过我马上会调查的。”

“书记,事情是这样的,”胡剑紧跟了上来,他了解的情况,比杨厚德还要详细,“这是个误会,是有同志开了一枪,但只是鸣枪示警,现场太混乱了……”

“发生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了,就要鸣枪?”陈太忠见来的这位张口就胡乱辩解,禁不住冷哼一声,“你……姓名?”

胡剑看他一眼,不直接回答,而是转过头,低声跟杨书记解释,“现场有两百多农民,一旦情绪被煽动起来,后果真的是……不堪设想,我承认我们的同志是有点冲动了,但是他们的初衷是好……”

“放你妈的屁,”陈太忠想也不想,飞起一脚就将此人踹翻在地,“初衷是好的……你用那只眼看到了好的初衷,是用屁眼看的吧?”

“你……”胡剑身为堂堂的市警察局局长,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踹翻在地,真的是要多没面子有多没面子了,不过,他深知此人来历,心里有再多的火,也只能忍着,于是他可怜巴巴地看向杨厚德,“书记……”

尼玛你这就是个村干部的水平嘛,杨书记看得也很恼怒,但他是市委书记,胸襟远超村干部,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陈主任,有话好好说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但是下面干部的情绪……咱们这些身为领导的,也要多考虑一下。”

“我是考虑了啊,”陈太忠一指坐在地上的郭建阳,“这是我的通讯员,我被三支枪指着的时候,是他报的警……一开始他想好好说来的,被人一顿暴打啊。”

几个家伙下手不轻,郭建阳虽然只挨了几棍子,但也是皮破血流,满身泥土血迹斑斑地坐在那里,看起来是要多惨有多惨了。

“这个不是我们干的……”胡剑颤巍巍地站起来,他好歹是市局局长,不能跟别人一样躺在地上耍赖,要不然这会成为辽原市的一大笑谈。

“你给我闭嘴,信不信我再给你一脚?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打狗还看主人这话不假,但是你们打我通讯员的时候,考虑我的面子了没有?“我的人是不是无辜被打的?”

“这个要调查之后才能判断,”胡剑恼了,而且他也想推卸责任,“我才过来,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?”

“那就先调查吧,”杨厚德还是愿意配合陈主任的,“发现一个查处一个,我们绝对不姑息不手软。”

“不用调查了,我说的就是实情,”陈太忠此刻的态度,那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了,让在场的地市干部充分感受到了省里干部的气焰——那真的不是白给的。

一边说,他一边走到一个蹲着的警察面前,将人一把拽起来,抬手就是七八个耳光,直抽得那位口鼻冒血,“孙子,你凭什么鸣枪示警?我的通讯员被人打得头破血流,你不找打人凶手的麻烦,冲我鸣枪示警?”

“我是怕引起……引起更大的事情,”这位已经知道,自己这次撞正大板了,于是他极力辩解以求自救,不过在这种威压之下,他说话也有点不囫囵了,“稳,稳定是第一位的。”

“我差一点就被你击毙了,”陈太忠一松手,抬腿就是一脚,直接将此人踹出七八米远,“你那把枪是国家给的,是让你主持正义、守护一方平安,不是让你狐假虎威、鱼肉百姓!”

“好!”下一刻,一股暴雷一般的声音响起,围观的人不加掩饰地激动地鼓掌,这话说得真的太解气了,张家堡的人闹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但是如此有担当的言语,如此有担当的干部,却还是第一次见到,民众心里有杆秤啊。

杨厚德见状,就不再说话,他对张家堡的事情也有耳闻,不过这事情属于政府事务,他真没心思过问,据说三期之后,能形成一个投资一点五亿元的大厂子,所以他不能拦着。

至于说盗版光碟之类的,那就是小儿科了,原始积累阶段,谁还能不犯一点小错误呢?关键是这个厂子对黄碟控制得还算紧,那就是知道分寸。

不管怎么说,不能因噎废食,断送了一个大好的项目,杨书记也是这么认为的,他跟市长刘华不对付,这个项目是市政府抓的,不过全龙天的赚钱能力还可以,虽然目前还处于三免两减半的三免期间,但是已经收买了不少干部。

三年后的聚碳酸酯项目,杨厚德并不以为然,到时候谁知道辽原是谁在做书记呢?可这好歹是个希望,希望在,梦就在——天地之中自有真爱。

所以杨书记对张家堡的事情,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,关于其中的猫腻他听说了一些,但是他更宁愿自己没有听说过。

不过眼下面对这种局面,他是不能不表态了,“太忠主任,这个事情交给我了,总要给省里一个交待,请相信我……”

“我还就不相信你了,”陈太忠面皮一翻,对于下面干部的各种表态,他真的是见得多了,一转身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杨厚德做为市委书记,应该不会轻易许诺,但是……轻易也就轻易了,事情一旦交出去,还能再拿回来说?

关键是,今天的事情,他气儿还没出够呢,别人都是身娇肉贵不跟小人物叫真,可陈主任这就是一奇葩,他是大人物小人物都不肯放过。

“我就是问了两句话,我的人就被人打成这样,”陈太忠一指还坐在地上的郭建阳,“直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……是什么人打了我文明办的副处长,这辽原什么时候,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了?什么时候……”

“哎,太忠,你打住了,”杨厚德高叫一声,他可是不敢让这小爷再说下去了,陈太忠的脾气,那是有名的臭——想一想吧,连秦连成都认为,这货比曹福泉还要桀骜得多。

杨书记真的不能让他再发挥下去了,下一句,或者下下一句,这家伙很可能直接就要攻击辽原市委,攻击他杨某人本人。

通过后来沟通证明,他的选择再正确不过了,陈太忠下一句话都准备好了——姓杨的你没本事帮共产党整理好地方,那你就不要站着茅坑不拉屎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