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12章 谁更不讲理(下)

“不会这么厉害吧?”陈太忠听得吓了一跳,他对光盘生产不是很熟悉,但是那玩意儿是用激光读写的,对原材料的要求有多高,闭着眼睛也能想出来。

他相信,这种项目只要放出风声去,素波的蒋君蓉第一个就会扑过去,就算这个科技公司跟辽原达成了意向,蒋主任都会毫不忌惮地横插一手。

“确实不会这么厉害,”司机点点头,他抬手从仪表盘上摸起一根烟,自顾自地点上,“好像这个是远期规划,最后能达到这个目标……谁知道能不能行呢。”

“分好几期的规划,”陈太忠隐约觉得,此事还真有点可行性了,“怪不得要占不小的地盘,他们到底圈了多少地?”

“这个就不知道了,一两百亩总是有的,”司机一边惬意地喷云吐雾,一边很随意地回答,“关键是大家都说,这个东西污染很大。”

要是有污染,素波那边不想上,也是正常的,陈太忠越来越地这个项目感兴趣了,倒不是琢磨把这种污染企业弄到素波或者凤凰,他只是想知道,这是个什么企业——当然,污染严重的话,也必须整改。

于是他索性推门下车,向闹事的人走过去,郭建阳紧跟着就跳下车,李云彤犹豫一下也下车,还扭头看彭苗苗一眼,“嫌麻烦的话,你看着车就行了。”

陈太忠走近一看,发现路中间到两边,或坐或站着足有两百多号人,旁边有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在大声嚷嚷,在做大家的工作,更有两辆白色的警用面包车停在那里,七八个便衣警察抱着膀子在一边冷眼看着。

陈太忠在旁边找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农民问一问,一边又有人凑过来解说,不多时他就弄明白了。

这张家堡处于城乡结合部,有一些农田却并不很多,全龙天科技落户于此,市里征用了三百多亩地,一亩地一次性支付三千块。

但是这地征了一年多,时至今日,科技公司的厂子都已经开始生产了,大家收到的钱,一亩地连五百都不到。

这一下,农民们不干了,尤其是这个厂子还不招农民工——人家是科技公司嘛,招你农民工也没多大用。

农民们还不能堵全龙天的门,因为厂子那边表态说,土地出让金我们是足额支付了,不信我可以让你们看账本嘛——事实证明,人家确实是给了钱。

尤其是最近,这个科技公司尝试上二期工程了,时不时地冒出一些怪气白烟,有人说那是光气有剧毒,这一下大家就有更充分的理由闹事了。

市里也派人来调查过,认为不是什么剧毒,就是一点烟气,你们这是无理取闹,人家全龙天的职员,可不还是在里面干活呢?

“他们一期的产品,销售得好吗?”陈太忠听说这一期都搞完了,心说这速度还真是不慢,“要是卖得好的话,让他们整顿一下污染嘛。”

“他们卖盗版光盘的,买卖能不好吗?”有人不屑地回答,“什么光盘原材料,根本是扯淡,光看见他们一车一车地往进拉白米了。”

这白米就是聚碳酸酯的俗称,合着这个厂子号称要生产聚碳酸酯,其实就是生产盗版光盘的,这种事情也有人知道,不过不便公开谈论,反正天南地处内陆,盗版光盘很有市场,从这里进货,总要比从广东之类的地方进货便宜。

不管黑猫白猫,能逮住老鼠的就是好猫,全龙天能创造利润,别人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据说市里还有人打过招呼,盗版就盗版吧,别弄那些带颜色的就行。

其实这是公开的秘密,但是谁要说出来,就要考虑后果了,说话的这位也是被逼得急了,又见这三人男的高大女的漂亮,衣着打扮和气势也是很不含糊的样子,就捅了出来。

“你们几个,嚼谷什么呢?”旁边走过来三四个人,手里拎着警棍,看模样像是便衣,偏偏又是流里流气的,“好好的日子,不想过了是不是?”

毛病!陈太忠看这几个人两眼,又扭过头去问,“这二期不会还是光盘吧?”

说话的这俩眼见有人注意到了,就不再吱声了,那几个家伙见状,很恼火地走了过来,郭建阳一见,走上前去拦人,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“干什么?打你这不长眼的,”这几位二话不说,提起警棍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打,饶是郭建阳躲得快,也狠狠地吃了几下,登时头破血流。

“找死!”陈太忠一见登时大怒,两步抢上前去,一顿拳打脚踢,就将这四个人打翻在地,而且他没有留手——因为这些人打建阳的时候,那架势也是往死里下狠手的。

“住手,警察!”随着这一声喊,又是“叭”的一声闷响,三个警察直接掏出手枪对准了陈太忠,其中一个索性冲天鸣了一枪,“双手放在头上,慢慢地蹲下来。”

居然都鸣枪了?陈太忠真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,鸣枪的意思,相信大家都懂的,于是他冷笑一声,“知道我是谁吗?李云彤……你退后。”

郭建阳双手抱头躺在地上,倒不算危险,但是傻大姐紧紧地站在领导旁边,这就太危险了,子弹可是不长眼的。

李主任闻言,赶紧往一边跑,由于穿着高跟鞋又太过仓促,她还狠狠地扭了一下右脚。

“你是谁,咱们回警察局说吧,”一边又过来个便衣,手里还拎着两副手铐,他冷笑一声,走上前就要铐这高大的年轻人。

“人要想死,真是谁都拦不住,”陈太忠见李云彤退后了,他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,抬手就是极快的一拳,然后手腕一转,掐着这家伙的脖子,就将人搂在了怀里,“来,开枪嘛。”

这三个警察就傻眼了,鸣枪可以干脆一点,但是自己同事被对方擒获了,那就要慎重一点了,旁边又有两个警察,小心地向他后面绕去。

“你们谁敢,这是省委领导!”傻大姐尖声地叫了起来,由于情绪太激动,她的声音都有点失真,没办法,李主任平日里也看一些警匪片,知道挟持人质的后果,通常都很可怕。

她不叫还好,一出声,两个警察盯上了她,气势汹汹地逼了过来,其中一个摸出手铐,作势要铐起她来,“告诉你的同伙,老实放人。”

“有种的你就把我铐起来,”李云彤气得狠狠一跺脚,不成想正好是她扭伤的脚,哎呦一声又是个趔趄。

她也顾不得这许多,由于下车的时候,手包放到车上了,她连手机都没拿,于是大声嚷嚷起来,“郭建阳你装什么死,快给杨厚德打电话啊。”

“省委领导……你还真吓死我了,省委领导坐的就是面包车?”要铐她的警察冷哼一声,他可是看清楚了,这三个人是从什么车上下来的——做警察的,眼睛都好用着呢。

不过这铐子,还真是没铐下去,傻大姐衣着考究,不但风韵犹存而且气势逼人,更别说她说话还带了点若有若无的素波口音,万一这家伙……真有点来头呢?

郭建阳被点名了,也不好再在地上躺着,事实上他的伤势虽重,却也不至于要躺到地下,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,翻看一阵之后,又摸出一个手机来,“这个上面应该有吧……头儿,你打还是我打?”

“我打?我拿什么打……警察同志的枪还顶着我呢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这话有点虚了,听到“杨厚德”三个字,那三个警察的枪口就略略下垂了,市委书记的大名,谁会不知道?不过他们也仅仅是略略地放松了警惕,谁知道这是真的假的?

就在这个时候,彭苗苗和私车司机出现了,她手里攥着手机,大声地发问,“陈主任,要不要给市委打电话?呀,李主任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那个啥,她崴了脚,”拿着铐子的警察一听,忙不迭地把手背到身后,又悄悄地旁移两步,真的不关我事儿——尼玛,这俩都是主任?

“已经通了,”郭建阳含含糊糊地发话,“你好,我是陈太忠主任的通讯员,现在陈主任在张家堡,遭遇假冒警察的袭击,对方开枪了,请转告杨厚德书记……”

“是他袭警在先好不好?”旁边有个警察轻声嘀咕一句,这两男两女的表演,越来越像真的了,所以他也不敢多说,不过他的枪依旧攥在手上——万一是阴谋呢?

反正,警察们虽然腿肚子有点发软了,却也不是特别害怕,他们确实亮明身份了,而在这个大前提之下,年轻人还是动手殴打警察,并且挟持为人质。

这个电话打完,不多时警笛大作,来的却是军车,车上噼里啪啦地跳下二三十号武警,手持微型冲锋枪,成扇形逼了过来,后面有人大喇叭喊话,“所有人,双手抱头蹲下,违者后果自负。”

听到这话,靠近武警一侧的人,开始抱头下蹲,有人蹲得慢了,直接就被枪托杵了过去,紧接着,又是几辆警车呼啸赶至,没等车停稳,就有人从车上跳了下来,“误会,这是误会,我们正在出警呢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