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11章 谁更不讲理(上)

对于秦连成来说,素波市掌握在谁手里并不重要,他不能容忍的是,曹福泉屡屡插手文明办的事务,他非常讨厌这一点,尤其是前两天,那家伙居然鬼迷心窍地要替齐先贵说情。

当然,说情归说情,这未必就是曹秘书长的意思,更可能的是,丫是受了杜毅的托付才这么做的,秦主任对这些也都知道,但是这家伙的愣劲儿和折腾能力,简直是陈太忠的翻版,是个人就受不了。

没错,秦连成对陈太忠也是这样的评价,只不过小陈这家伙念旧,老主任熟知此人,也能容忍他的乖戾和冲动,在这种上下拥有充分的信任和配合下,文明办的形势才能日新月异。

然而,文明办是日新月异了,其他单位可就苦了,所以陈太忠在别人的眼里的形象,只会比曹福泉更差,秦主任非常确定这一点。

这些就扯远了,话题转回文明办,现在的文明办已经正式升格为正厅,跟往常大不相同了,对于宣教部这个婆婆,文明办必须认,可是办公厅嘛……麻烦你看看清楚,我们也只比你低半级,适可而止哈。

所以现在秦主任要做的主要工作,固然是加快推动单位前进的步伐,但是防备省委办公厅的渗透,也是他关注的重点——文明办是在劳资手上升格的,你这么搞不仅仅是摘桃子,简直是打我秦某人的脸嘛。

这种情况下,商巡视员也成了他可以团结的对象,而小陈反倒是不合适在这个场合出现,小家伙跟伍海滨没什么关系,而段卫华却是曾经赏识他的老市长。

“商翠兰的份量……够吗?”陈太忠也觉得,老主任这个决定不错,但是说来说去,她不但是伍海滨的老婆要避嫌疑,同时也只是非领导职务的助理巡视员,“要是曹福泉也参加谈话的话……”

曹福泉要来,我和商翠兰加起来也顶不住!秦连成非常明白陈太忠这个假设何指,他微笑着摇摇头,“他可不会亲自冒头,要不然伍海滨也能出来,这是对等原则……”

“惹得急了,我把部长搬出来,二比一他是自找没趣,当初老唐来的时候,也不见他敢冲上来,冒领宣教部的功劳,说穿了,这个人欺软怕硬。”

“您有妥善的计划,那我就放心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里暗暗地感慨,其实商翠兰这个助理巡视员,也不是大家想像的那种纯粹的摆设,在某些场合,还真的是能起到一些不可替代的作用,这就是所谓的功夫在棋外了。

“这都是小事了,你们下去访谈,会遇到各种复杂局面,正经是我该为你们担忧,”秦连成笑着回答,“太忠,我还得强调一下,要以说服教育为主。”

这次访谈遍及全省十四个地区,当然,有些地区是直接划分好了的,像凤凰和通德,肯定要划到陈太忠的名下。

这是地方优势,别的副主任过去,可能两天都谈不出眉目,但是陈主任过去,半天就够了,就像正林一定要归秦主任谈一样,康楼电在那里挂职倒是其次,关键是秦主任在那里干过常务副,人头什么的都熟。

再打个比方,张州和寿喜一定轮不到陈太忠去谈,张州的臧华跟姓陈的不是一般的不对眼,而寿喜的王刚事件余韵未消,又是曹福泉上来的地方,陈主任要去的话,味道不对。

但是也有陈太忠比较拿手的地方,被人拿去的例子,比如说涂阳,近来一直很支持文明办的工作,可这个地方就交给刘爱兰去谈了——涂阳离素波很近,而刘主任是女同志,再加上她前一阵也去调查了福利院中毒案,这个地方交给她很正常。

青旺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搞得也不错,但却是交给了洪涛,洪主任现在的工作积极性依旧不是很高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就不给他难啃的骨头了。

反正,这十四个地区,总是要跑遍的,文明办的各个领导有长处也有短板,能合理利用就是最好的——当然,划片的时候,大家不会把这些因果说出来,心里有数就行了。

接下来,大家就是深入各个地市了,陈太忠也不能松懈,除了凤凰和通德,他还要跑昌顺和辽原,这其中,昌顺的市委书记是蒙艺提拔起来的。

此人并没有摆什么架子,也不讲什么忌讳,直接就把市委的班子端出来,摆明态度支持文明办,晚上还设宴款待陈主任,双方相谈甚欢——陈太忠感觉得到,此人需要一些牢固的政坛盟友,至于说文明办想做什么,那倒是在其次了。

而辽原这个地方,就有点意思了,其实从历史的角度上讲,辽原跟吉庆一直走得很近,不过吉庆的展枫是被陈某人搞下去的,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讲,他都不合适去吉庆,为大局着想,他只能来辽原。

但是对于辽原这个地方,他也不是很陌生,因为他不但接到过相关的举报,知道这里铁矿的开发很无序,身边更是带了李云彤这样的人。

李主任自己是素波人,但是她母亲的家庭来自辽原,更有人想撺掇她一起去搞铁矿,所以说,她对辽原的现状,还是非常熟悉的。

陈主任下来的第一天,辽原的市长接待了一下,不管怎么说,这是省里来人,级别虽然差了一点,但是陈太忠……那真不是好惹的,大家烧香拜佛,尽早扛过这一关吧。

第二天,就是针对市委各主要领导的吹风了,现在就是这么个大环境哈,谁要是不给文明办面子,文明办一定不给他面子。

副市长郗华杰的例子在那里摆着,别人也不敢不给面子,甚至辽原的市委书记都表态了,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,真的是早该搞了。

你们这个态度很好,但也要提防某些同志心里抵触,陈太忠既然下来做工作了,自然不想搞成夹生饭,你们先商量着,反正下一步搞文明县区评比,没准我还是要来的,左右是没事,我先看一看城市建设吧。

旁人还要说,我们得陪着您四处看,不料想陈主任钻进奥迪车,一溜烟就不见了踪迹,大家愣了一愣之后,有人心里就盘算了,他不会冲着辽山铁厂或者什么别的事情来的吧?

这个辽山铁厂,目前是辽原一等一的企业,不但是利税大户,也是诸多人眼红的目标,不过这个集体企业的铁厂,目前虽然是民营了,但是身后的腰板,那不是一般的扎实。

陈太忠真没这些打算,他只是想着,我下来了就要四处看一看,甚至他都将自己的奥迪车停到辽原宾馆,随手招了一辆跑私车的昌河面包车,“我们只是在市里转一转,管油钱和卡子费,一天一百干不干?”

“得两百,”司机讨价还价,“我这有营运证,跟那些黑车不一样,而且车辆还有折旧,您是明白人,不用我多说。”

“一百五,能干就干,不能干就算了,”陈太忠不是舍不得钱,关键是,有时候你花钱太大方,难免会被人盯上——他不怕麻烦,但是谁也不会喜欢麻烦。

于是,生意就谈成了,面包车拉着陈太忠、郭建阳、李云彤和彭苗苗东转西转——陈主任这随员选得不情不愿,他真的不想做妇女之友,但是文明办就是这么个操行,女人真的比男人多。

面包车开了一阵,司机也就知道,这几位来辽原,是随便看看,于是一边开车,一边很随意地就路边的建筑,跟乘客指点一下,这个是谁谁的产业,这个又是谁谁的地盘。

正说着呢,就见到前面街角围了一群人,面包车司机见状脸色一沉,“我操,这路不能走了,张家堡的又在闹事,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。”

“那就换条路吧,”彭苗苗最是怕事,但是傻大姐不怕,她跟着陈主任耀武扬威习惯了,只当自己是微服私访的钦差,“等一等……这前面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还能怎么回事?征地的问题嘛,”司机本乡本土的,对这些事儿都清楚,“全龙天科技在这里征地,征地款有问题。”

“这个性质很恶劣啊,”傻大姐立马皱着眉头表态,她虽然是文明办的,但是现在也习惯了,精神文明建设是个筐,啥都能往里面装,“该给的钱,怎么能不给呢?”

“你说句话容易,事实可不像你想的那样,”司机远远地停下车来,反正这车大包,跑不跑都是这么多钱,“有很多手续要走,层层盘剥下来,全龙天想给钱,也到不了农民手里,除非他直接面向这些农民……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按手续走,也花不了多少钱吧?”陈太忠一听有个科技公司,就来了点兴趣,辽原这个地方虽然不是落后地区,但是经济也是欠发达的,“这个公司搞什么的?”

“好像是生产什么塑料的,能做VCD光盘的那种,”司机对这个科技公司也不是很熟,但总还是知道一些,“市长都很重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