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08章 各种奇葩(下)

不过,酒桌上的争端,在第二天变为了现实,美国人不但抗议了,而且国内还发起了游行,中国大使馆门口也是抗议者不断,使馆工作人员不露面,但是清洁工们很幸福地忙碌着,他们的午饭有着落了——新鲜的番茄炒鸡蛋。

美国人的强势非是无因,他们考虑的是谁撞了谁——群情激奋之下,这个东西真的是不太好说明白的,尤其是,他们的人在中国被扣押了,就有那军属站出来哭号。

中国这边也有军属哭号,但是很遗憾,中国这里只有一个人的家属,哪怕这个人是失踪了,那边可是有二十四个人的家属,虽然这二十四个人都活着——但是他们被扣押了。

比嗓门,中国这边真的差一点,但是卖交部……嗯,外交部的工作,还是起了一定的效果,他们在某个黄金采访时间段表态了——请诸多美国朋友想一想,这个事情发生在哪里?

如果我们中国的飞机,在夏威夷以东的美国沿海收集消息,你们的飞机出来驱逐,结果机毁人失踪,你们会怎么对待中国的机组人员——若要公道,打个颠倒。

这么一个解释出来,大使馆遭受的番茄和鸡蛋的袭击明显地减少了,但是那么多机组成员的家属还在呼吁——我们的亲人应该归来。

这个就是无穷无尽的扯皮了,而与此同时,中美关系迅速地急转直下,很多合作和活动因此而被冻结——对于这一点,陈某人有深切的体会。

当事双方,却是还纠结于谁对谁错之中,中方要求的是道歉,而美国人只说遗憾(regret),又被逼了几天,也才是冒出个抱歉(sorry),却是死活不肯说道歉(apologize)。

要不说这外交无小事,大国之间的起了纠纷,就连一个单词都要斤斤计较,这个单词说不对,那其他事情就免谈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美国人在中国人手里,美国表面上倡导的价值观,是人命大于金钱,这个形象是众所周知的,而好死不死的是,发生在南海的一幕已经被世界知晓。

这种情况下,想要牺牲人命保留其他,不符合美国一向的宣传,所以双方在不停的争辩中,慢慢地统一认识。

直到最后,中国也没有等到“道歉”这个词,得到的是“深表歉意”(very sorry),不过这个时候,美国人在海南已经呆了十一天,事情不好再拖下去了,于是在四月十二日,全部24名美国飞行员坐着专机离开中国。

美国人一离开,美国政府一方又翻脸了,不但否认了一些事实,还要中国尽快归还飞机——出现这种变脸并不奇怪,不出现才奇怪,这表明了美国政府为了救回人来,当初是多么地忍辱负重。

既然人被放了,两国之间紧张的空气有所缓和,剩下一架飞机,就不是很引人注目了。

对陈太忠来说,他的工作中,相关的影响并没有消除,起码文化厅的高伟就表示,没有接到上级命令,说可以放开文化交流,当然,也没有人说不可以放开。

可以想像的是,在短期内,是不会有明确的放开的指示,除非出现巨大的转折——你美国人委屈,我们中国人还委屈呢。

不过,陈主任也有他自己要忙的事情,趁着这个外面没有多少事的时候,省委文明办开始搭建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地市一级体系。

对文明办来说,四月初正处于冲刺阶段,杜毅正难得地处于失声中,秦连成趁着单位升级的势头,大力推动体系建设,而且省委也通过了一项决议——原则上裸官不能出任一把手。

按说,这个决议出台,没有杜毅拍板是不可能的,就算他一个人反对无效,但是他做为省委一把手,有推后审议的权力——然而事实是,他早就自己主动表态了,唐副总理还对文字作了一点调整,这是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,他就算往后推都不合适。

接下来,就是文明办的全省动员会,各地市来的不仅仅是文明办的领导,有几个市连宣教部长都来了,这个动员会开了两天。

第一天上午是开会,宣教部长潘剑屏出席了会议,同时还有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闫昱坤,以及省纪检委、省委办公厅的副职到场。

下午就是分组座谈,沟通思想,第二天又是个别谈话,这期间文明办的几个主任忙得脚不沾地,务求将省委文明办的精神彻彻底底地传达下去,并且要保证效果,这种事情,真的是再重视都不为过。

紧接着,文明办又约谈了九个省管干部,其中有两个真正意义上的裸官,一个是天南轴承集团的销售副总刘永华,一个是天南省驻京办主任齐先贵。

关于刘永华这人,没什么可大说特说的,虽然他的老婆孩子都在国外,但是他只是副总,表上填错的先改过来,然后暂停工作反省,怎么处理还没有决定。

对此人,不说是不是一把手的问题,而是说他在这件事上蒙蔽了组织,这就是错误——文明办三令五申地强调过,要端正态度认真填写表格,给你悔改的机会了,你知道不珍惜啊。

刘永华的问题就算暂时搁置了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他就算能逃过这一难——此人搞销售确实有两下,但是将来,他也会成为重点关注对象,“裸官”这个性质真的很恶劣。

可是齐先贵,就太难拿了,齐主任本人虽然在天南的存在感不强,但是在京城的人面儿,却相当地广泛,长期肩负着穿针引线跑部钱进的任务。

毫无疑问,他是省管干部里最难对付的主儿之一,棘手甚至要超过展枫,比江川都不遑多让——而江书记之所以主动退下来,那是因为不退的话,有粉身碎骨之虞,可是齐先贵不存在这个问题,无非是一张干部家属调查表没有如实填写。

事实上,关于约谈齐主任,秦连成和陈太忠还专门碰了一下,并且汇报给了潘剑屏,潘部长也表态:你们一定要先落实清楚,齐主任的爱人,是不是有美国绿卡。

这齐先贵填写家属调查表,也是按规避风险的方式,他儿子留学美国是众人皆知的事情,而且毕业之后就留在了当地,还找到了工作,所以他表明,儿子有绿卡。

小齐同学的学习,一直就算可以的,虽然能上天南大学,但最终还是去了美国,现在美国某公司,负责跟中国沟通交流——主要是文化层面的业务。

这个现实,齐先贵不怕说出来,虽然小齐的沟通,偶尔会让人生出一些不好的联想,但是没有证据的话,那真是没办法拿来说事。

要知道,齐主任负责的也是跟人交流和沟通,他甚至在某些非正规场合表示:我儿子能帮忙为那些干部子女们联系国外留学的事情,这对我的工作是有帮助的,也符合天南的利益。

这个理由真的人令人找不到攻击点,然而问题的关键是,他瞒报了自己的妻子也有美国绿卡的事情,这个本来不是很严重的事情,但是再加上他儿子的话——那么他也是裸官,虽然他的老母亲现在还长期居住在天南。

陈太忠当然是掌握了充足的证据,才会约谈这么辣手的主儿,他跟齐主任也是照过面的,当时老齐的态度,是根本不稀罕理他。

这是文明办迄今以来遭遇到的最难啃的骨头,陈主任亲自电话通知,而齐先贵接到电话之后,居然直接表态说不可能,我爱人洪碧月根本没有美国绿卡。

陈太忠自然不是吃素的,眨眼就把传真件发了过去,你还是赶快回来,把问题说清楚。

于是齐主任不得不飞回来,但是直到他来到文明办,还是一口咬定,自己就不知道妻子有这个绿卡——我常年不在天南,而她又喜欢四处旅游,国内国外四处乱跑。

要说这个洪碧月,也是个奇葩女人,她不是齐主任的原配,齐先贵的原配在七年前去世了,年轻貌美的小洪原本在北京做北漂,偶遇齐主任之后,缠着他不放,缠了三年才领到了结婚证。

驻京办的人都知道,齐主任的夫人虚荣心很强,甚至有人曾经私下表示:这个女人早晚要给老齐惹出点事情来。

“不管你知道不知道,她确实是有绿卡,”陈太忠对洪碧月也做过简单调查,像这种老夫少妻的搭配,做丈夫的有点溺爱妻子,也不罕见,“这个你不能否认吧?”

齐主任不能否认这点,但是听到年轻的副主任要他主动请辞,他这就不干了,“省委的决议我看得很明白,那是‘原则上不得担任一把手’,是原则上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