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04章 外联办(下)

“但是……我当初的手续,也不是很完善,”陈彪犹豫一下,略带一点不情愿地回答。

“你的手续要是完善,告到我这儿来,那就是一告一个准,”吴科长很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他猛然警醒地看一眼陈主任,重重地清一清嗓子,“我们有领导做后盾,这个没有问题……不过你自己身板不够硬,只能打官司了,文明办不是什么事儿都能管的。”

“但是村里和镇上的人都认我啊,”陈彪有些许的不服气,“我的手续不全,但是走的都是当地默认的规矩……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“手续不全就是最大的问题了,”吴科长翻一翻白眼,很无奈地叹口气,我都懒得说你了,“手续不全,没人置疑的话你能靠着父老乡亲的支持来维持,但是受到侵害的时候……你凭什么就敢靠着不全的手续,来跟政府讨说法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是以我的身份来讨说法的,”陈彪慌乱一下,马上就又找到了突破口,“我就是来反应这个不正常的现象,是领导你问到我了,我才说在那个矿里有股份。”

“没股份的人也就不会来折腾,”吴科长没好气地答他一句,“好了,你也别说了,我就是一个意思,你走司法程序吧……要是有证据显示,法院明显偏袒,你再来文明办告状也不迟,现在,外面等的人多着呢,你别妨碍别人反应情况。”

这话还真的不假,整整一下午才来了四个人,眼瞅着要六点了,来找外联办的人反倒是多了,不过后面几位都是表示,说时间到了,咱们饭桌上说吧。

“有事说事,我们不搞吃拿卡要,”吴科长一本正经地表态,堂堂省委的干部,谁还差这么一顿?眼下被陈主任撞到,他真是有点恼火,却偏偏发作不得,以免被人说态度不好。

陈太忠看得煞是有趣,他微笑着不作声,搞得那两位说走还不敢走,只能将来访者说的情况一一记录下来,等到最后汇总完毕,都已经六点二十了。

“往常这种情况多吗?”陈主任见这俩终于办完了手上的工作,站起身发问。

“总有人觉得,吃吃喝喝以后再说事才方便,”吴科长无可奈何地回答,“他们就不想一想,认都不认识,谁会去吃?真是无聊。”

“今天是我在,耽误你们回家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其实他能想到,自己若是不在,估计这俩直接就把后面的人顶了,“好了,晚上我请你们吃饭。”

“我是不用了,”张科员笑着回答,又看一眼吴科长,“我爱人病了,还得回去给孩子做饭……科长去吧?”

“你早说啊,一下班我就撵你走了,”吴科长眉头一皱,略带点严厉地呵斥他,“快回吧……领导,要不我回家吃吧?”

“不用了,老张,我先送你回家,再跟吴科长吃饭,”陈太忠转身就走了出去,屋里两人对视一眼,张科员轻叹一口气,“我的电动车~~”

“你偷笑吧,陈主任亲自送你回家,还说什么电动车,”吴科长不满意地看他一眼……

将此人送回家里,陈太忠和吴科长随便选一家酒店进去,这时候就是六点四十了,两人正说要找个小包间,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出来,狠狠地撞上了吴科长,还冲向了陈主任。

“我说你这人怎么走路……嗯,是你?”吴科长一把拽住此人,才待发火,却是认出了此人,他皱着鼻子嗅一下,厌恶地发话了,“我说你这是,没喝过酒啊?”

“对不住啊,吴……吴科长,”这位酒气熏天,身子还不住地打着晃,却是认出了面前的人,于是伸手一把拽住对方,“吴科,我得麻烦您帮个忙……”

我跟你很熟吗?吴科长心里恼火,却还不能跟这醉鬼一般见识,于是冷冷地发话,“行了,你喝得太多了,回家休息吧。”

“吴科长,不是我,是我们张总编,”这位拉着他不肯撒手,“张卿啊……她被人拽着灌酒呢,您得帮着说个情啊。”

“这个是《时代文摘报》的记者,小、小……好像是小丁吧,”吴科长无奈地跟领导解释一下,“那个张卿,是他的总编……跟咱外联办有接触,李主任也认识她。”

“张卿……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,”陈太忠眉头皱一皱,下一刻,就想起了一个二十七八的白肤女人,那女人似乎跟雷蕾还有点关系,“哦,是她啊。”

“这张卿又是跟谁喝酒呢?”吴科长见领导这么说话,也是有点不摸头脑,于是侧头问一下那个小丁。

“别说了,都是……都是怪我,”小丁面无表情地低声回答,不过他的眼中却满是不甘和愤懑,“怪我不懂事,胡乱报道,连累了她……”

接下来的话,他说得结结巴巴颠三倒四,说到最后,居然一个劲儿地往地下出溜,可饶是如此,陈太忠两人还是将事情经过听明白了。

原来这姓丁的记者,昨天写了一篇报道,说大名鼎鼎的洗浴中心“世纪殿堂”里,有艳舞表演,他暗访之后,发现表演非常低俗不堪入目——有关部门也不知道管一管。

这篇稿子是今天见报的,不成想就要下班的时候,有人打电话约他出来谈话,说是你这个报道失实,不想发生意外的话,你给我乖乖地出来。

小丁哪里见过这种阵仗?他只说一个娱乐场所,报道也就报道了,不成想人家居然敢打电话过来恐吓,于是就问你是谁。

打电话的这位,还真的有点来头,是双天实业公司的老总翟锐天,他自报家门,“没听说我,你总该听说过航天集团吧?”

居然还不是混混,丁记者郁闷了,这就不能报警,于是他找到张卿,将情况说明一下,张总编打了两个电话之后,表示说我跟你一起去一趟吧,“……这双天实业居然是国企?”

结果他俩过来之后,选了这么个地方,里面坐着的不仅有翟锐天,还有省军区两个军官,还有一个女人,却是世纪殿堂的副总经理。

翟总对张卿还算客气,但却一点不给小丁面子,不等上菜,就让人直接将一瓶五十二度的白酒摆在他的面前,“你小子胆子真大,什么都敢写,世纪殿堂是我们双天的产业,你的报道失实,我也不跟你多说,干了这一瓶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,以后长点眼。”

小丁知道,自己这是撞正大板了,而对方不但跟航天集团有关,还跟部队上的人有联系,而现在人家也不是要多为难他,就是让他干掉一瓶白酒——搁给某些人,这点酒不算什么。

但是丁记者不行,他就是半斤白酒的量,这么一瓶真的喝不下去,然而他还不能不喝,翟总这算是给他将功补过的机会呢。

于是他心一横,将一瓶酒分作三杯,分三次喝完,喝完之后,就去卫生间哇哇地吐了一阵,坐回桌之后,翟总说你吃菜吧,他可真的吃不动了,于是起身告辞。

张卿想陪他离开,翟锐天说你这不行啊,那小家伙我不跟他喝,你得跟我喝,你们报社总得向我表示歉意不是?

听完这段因果,陈太忠和吴科长面面相觑,这个事情……合适插手吗?

按说,这根本跟文明办无关,那《时代文摘报》虽然是天南日报旗下的报纸,但那是承包出去的,如若不然,那双天实业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欺负人。

但是要说不管吧,好像也有点那啥,吴科长是认识张卿的,而陈主任也跟张卿说过话,知道她认识雷蕾——关键是,谁也不能确定,这个翟锐天要把张总编灌成什么样子。

而老吴心里还有一个搞不懂,那就是他不知道陈主任跟张卿到底是什么关系,以他跟张卿的接触,知道这女人八面玲珑很会来事,却是也没听她说,跟自己领导怎么样。

他沉吟一阵,终于缓缓表态,“必要的舆论监督,我觉得咱们应该支持……而且这个时代文摘报,怎么说也算是窦部长下面的报纸。”

那你去协调一下吧,陈太忠刚要这么说,猛地心里又有点腻歪,何必这么偷偷摸摸呢?反正哥们儿跟那张卿就没什么交情,怕人嚼谷,那还什么事儿都不干了呢。

“那就一起去看一看吧,”陈主任表态。

他不这么说的话,吴科长还真是不太有胆子一个人上门,不过眼下就不怕了,两人走到包间门口,吴科长推开门,沉稳地发话了,“张卿,我刚才看见小丁了,他是怎么回事?”

张卿白皙的脸已经喝得微红了,猛地听到有人说话,她抬头一看,顿时惊喜地站了起来,“吴科长……您也在这儿?呀,还有陈主任?”

首位上坐着的,是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人,眉清目秀英挺逼人,听到“科长”这样的称呼,他眉头微微一皱,“我说二位,进来之前不能先敲个门吗?”

“我们是了解情况来的,没有找你,”吴科长毫不客气地回答,身后站着大能,他还怕谁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