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02章 突发事件(下)

其实陈太忠这么想,还真是有点冤枉凯瑟琳了,在下午四点的时候,她就知道南中国海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——一个企业要是连这点嗅觉都没有,那真的是游离在主题圈子之外了。

但是,她也仅仅是知道而已,接下来该怎么做,没有人提示她,她能做的,就是凭借本能,去上层圈子游说,说明美国人的不得已,事情发生得真的是太仓促了,是的,谁都没有做好迎接这个意外的准备。

所以凯瑟琳打通陈太忠的手机,就是在七点半的时候——其时,她已经搜集了适量的信息,也有信心面对一些疑问。

但是在此时,陈太忠跟她已经没有多少话要说了,他只是很简单地表示,“这个事情我了解得也不多,你做你的生意就是了,不要瞎掺乎。”

“这正是你和我发挥作用的时候,”凯瑟琳劝说他,她的野心比一般人想像的要大,“如果我们能成为沟通的纽带,对你和我的发展都有深远的意义。”

“但是我没有兴趣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,他知道自己不该把火气撒到她头上,但是,谁叫她是美国人呢?他很难压制住心里那种烦躁的感觉,“这不是沟通的问题,而是侵略,美国人需要付出代价,懂吗?是侵略。”

“好吧,我个人先表示抱歉,虽然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”凯瑟琳郁闷地叹口气,她今天找人打问,也不是第一次碰钉子了,不过偏偏她的男人是火气最大的一个,其他人多少要看在她的财力或者身份上,保持一定的克制——毕竟那飞机不是肯尼迪小姐驾驶的。

“而且,我也衷心希望,你们能尽快地找到那名飞行员,”她不是一个轻易退缩的人,先将祝福的话送出去,然后又提一下要求,“但是美国机组成员的状况……”

“那个我没兴趣关心,真的,”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一句,“行了,烦得很,挂了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他依旧是烦躁无比,这份烦躁不仅仅是来自于撞机事件本身,这个突发事件给太多事情造成了影响,他真的不好静下心来。

想一想凯瑟琳的建议,他觉得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可做,索性给黄汉祥打个电话,了解一下撞机事件的最新进展,“黄二伯,南海那档子事儿……我能做点什么呢?”

“那个啊……不用你做什么,”黄汉祥含含糊糊地回答,沉吟一下又发话,“需要找你的时候,我自然会找你,别胡来啊。”

“我能怎么胡来呢?”陈太忠报之以苦笑,然后他就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劲,“咦,听这声音,您好像是喝酒了?”

“是啊,现在还在喝呢,”黄汉祥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不过最近白酒喝得少多了,医生说了,要我节制一下,还好啤酒问题不大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被这个回答弄得愣住了,他实在有点想不通,略略停顿一下方才出声,“这个时候,您还有心思喝酒?”

“嗯,嗯?”黄汉祥也被他的问题弄得愣住了,“那我这个……是习惯嘛,再说这种事情也不归我管,掉了飞机,日子总还要过吧?”

哥们儿的印象里,你有很强的民族主义情绪啊,陈太忠是真的奇怪,发生这种大事你居然有心思喝酒?“那飞行员还没有找到呢。”

“这个呀……估计就找不到了,”黄汉祥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接着又哼一声,“行了小陈,愤怒是应该的,但是该做的工作你还是要做,这事情有人处理呢。”

估计……就找不到了?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,琢磨半天,猛地冒出一个想法来:上次因为邢昶外逃的缘故,黄二伯去加拿大,还专门是从广州飞的,照这么说,老黄应该跟广州那帮人关系不错才对……

想到了这一点,他的心情才略略放松了一些,再转念想一想,这样的国家大事,哥们儿一个小小的正处瞎操哪门子心,还是把手上的工作做好才是正道。

第二天上班,陈太忠打算好好抓一抓工作,不成想一到单位里,大家说的都是昨天的事情,陈主任想不关注都很难。

尤其助理巡视员张勇敢,他是转业干部,说起此事真的是气愤异常,后来还专门找到陈主任的办公室,“小陈,你在欧洲干过,发动一下那边的舆论。”

“已经发动了,那边要游行呢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接着又长叹一声,“说白了还是落后啊,落后就要挨打,还是把手上的工作做好,尽快把国家建设起来。”

“你这年纪轻轻的,血性不是很足啊,”张勇敢皱一皱眉头,很有一点不满意,因为在他的印象里,小陈是个性情中人,现在这个反应让他有点失望。

“值得抓的事情,真的太多了,”陈太忠听到这个评价,心里也是沉甸甸的——没准哥们儿的判断有误,关键是他还不可能去求证,唉,你看这事儿闹的。

整整一个上午,除了文明办里开了一个小会,大家都在说这个事情,陈太忠听得真是憋闷无比,只能强令自己不去想这件烦心事。

由于在单位呆着憋气,他下午索性没来,而是开车去市政府找祖宝玉,这马上就清明了,学生们扫墓的问题,抓一抓也好,革命烈士永垂不朽,这是要在祖国的花朵里一再强调的。

“你不会知道谁已经死了吧?”祖市长听他说完之后,狐疑地看他一眼,这种事情就算文明办想抓,也该是分管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刘爱兰出面。

不过,祖市长的语言功夫不是白给的,下一刻他就将话题转移了,“扫墓,我也想提倡呢,但是早以前就不提倡搞这一套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说法,在他的印象里,上小学的时候,年年清明都要去烈士陵园扫墓的——顺便就春游了,甚至他和同学的入团仪式,都是在烈士陵园举行的。

“这还不是计划生育政策闹的?”祖市长叹口气,他出身于红色家庭,真的愿意支持这行为,所以他就不怕抱怨,“每家就一根独苗,扫墓完了要春游吧?一大帮学生,老师管不过来,出了几起意外,家长闹得很厉害,学校就不倡导这个了。”

“这才是……”陈太忠听得是相当地无语,这可不就是因噎废食吗?他叹口气,“那照这么说,缅怀革命先烈珍惜现在幸福生活的精神,是可有可无的啦?这是忘本!”

“缅怀先烈的方式,可以有很多种,不一定要去扫墓,”祖宝玉苦笑着一摊手,无可奈何地回答,“我是愿意支持你的,但是现在……就是这样的大环境。”

“我就非常怀疑,现在的孩子娇惯得这么厉害,将来哪天需要他们上战场保卫祖国的时候,会是什么样的情况,”陈太忠越发地恼火了,他也是独生子,从来就没觉得自己该身娇肉贵,没经过摔打的,那算男人吗?“说来说去,还是教育系统的干部怕担责任。”

“谁不怕担责任?”祖宝玉苦笑着回答,“而且很多老师现在都认为,去烈士陵园扫墓,就是走个过场,是形式主义,老师们自己就有抵触心理。”

“合着这烈士们的鲜血,还真是白流了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不知不觉,他又想到了蒙岭县居然差一点为李桧搞一个故里——为了怕麻烦将烈士请出脑海,为了创效益给奸臣树碑立传,这个时代……到底是怎么了呢?

想到这里,他真是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火气,于是就站起身,“宝玉市长你有难处就算了,我再去凤凰试一试……我觉得这些优良传统,是不该丢掉的。”

“我都说了,愿意支持你,”祖宝玉赶紧留客,“今年咱们先搞个试点,行吧?要各个中小学的优秀学生主动报名,嗯……强调个自觉自愿。”

“自觉自愿?”陈太忠眼珠一转,接着就笑了起来,“宝玉市长,我发现还是你有水平,比我这愣头青强多了。”

“我一直也在考虑这个问题,”祖宝玉很认真地回答,“其实就是你刚才问的那句话,娇生惯养的孩子怎么上战场?要我说,打完仗回来,活着的就给个公务员,死了的给家属这么一个名额,你看有多少人抢着上战场。”

“能主动要求去扫墓的学生,才能做班干部,嗯……这个主意倒是不错,政治可靠嘛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家长还得签字。”

“班干部什么的,这个可没办法直说,”祖宝玉笑着摇摇头,“太忠,有些事情说出来就太敏感了,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了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听得叹一口气,祖市长这话在理,但是想到缅怀先烈还要用这样的手段,他还是高兴不起来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