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101章 突发事件(上)

这个周日,是四月一日,是西方传统的愚人节。

就在这天,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外的大事,在中国南海,美国侦察机恶意撞毁中国战斗机,战斗机飞行员失踪,美机迫降海南某机场。

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,大家都在斥责,说就算是愚人节,也不能开这么恶劣的玩笑不是?然而接下来中美双方的行动表明——这不是愚人节玩笑。

西门子的人听到这个消息,第一个反应是懊恼,因为这正是中国人需要德国人友谊的时候,这种跨国大公司,最擅长利用各种国际形式做文章了。

这是他们的小算盘,但中国人不干了,这么操蛋的事情也能发生?在别人家门口,撞了别人的飞机,关键是美国人没事,中国人失踪了,一时间,群情激奋。

撞机事件是发生在上午,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美国人发现此事无法私下了结,于是率先将此事捅了出来,京城这边消息灵通的人多,但是对于下面地市,那基本上就是傍晚了。

陈太忠原本能早一点知道消息的,但是好死不死的,他借这个周日,去了一趟东临水,去看李凡是怎么花那两百万。

别说,李凡是还真的开始动了,冷库已经开始建了,新卡车也买了回来,村委会大院翻修了一下,居然把阅览室建立了起来,虽然只有寥寥的几百本书和杂志,但也殊为难得了,尤其是晚上这里的电免费,谁家舍不得点灯的,孩子可以来这里学习。

李村长很自豪地表示,他已经跟村里的乡亲商量好了,每个周末开一次会,还会邀请专家来讲课,总之就是一个意思,大家集思广益,尽快地探索出一条适合东临水发展的道路。

农民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出来,还真是不得了,陈太忠心里暗暗地感慨,这东临水连例会都搞起来了,而且这个会议是自发的,不是形式主义。

说完这些,他又去看市林业局圈出来的树葬陵园范围,这里是丘陵地貌,手机信号时有时无,到最后,他的手机因为电量耗尽而关机了,他却是没有注意到。

四点多的时候,陈太忠往凤凰市回转,李凡是原本还要留他吃饭,但是陈主任表示,这不可能,我现在要回的都不是凤凰,而是素波,哪里有时间再待下去?而且——东临水现在百废待兴,你不要太铺张浪费。

在快到素波的时候,他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然后才猛地想起,自己的手机居然有两个来小时没响了,这不正常,结果拿出来一看,果不其然,手机没电了。

待他换上新的电池之后,这下就不得了啦,电话哗哗地打了进来,第一个打进来的人是刘晓莉,她非常激愤地表示,关于南海撞机事件,同事们都很愤慨,明天的报道该是个什么基调,还请陈主任你指示,“……到现在为止,我们的头版和二版全部都留着呢。”

这马上七点了,你们的头版和二版还都留着?陈太忠有点纳闷,是打算明天开天窗了?“这个……什么撞机事件?”

“您不知道?”刘晓莉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,于是她将事件哇啦哇啦地说了一遍。

“什么?”陈太忠一听,登时就恼了,他在上一世里,对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一事,有非常明确的记忆,但是这个撞机事件,印象就模糊了一点,眼下听得此事,禁不住勃然大怒,“这你们还犹豫什么,谴责啊,头版和二版,全部用上。”

“但是我们头儿刚才跟厅里和宣教部请示了,上面说,要服从党和中央的指示,”刘晓莉闷闷不乐地回答,“说可以表示愤怒,但也要适当地控制一下。”

“这还控制个茄子,”陈太忠真是要多恼火有恼火,“《天南日报》要控制,你们是商报,代表了广大民众的声音,不满意就要大声喊出来。”

“但是我们手上的资料不够充分,填满两个版有难度,”刘晓莉实话实说,“现在我们只能断定,确实是撞机了,其他的都不能确定,您是搞宣教的,关于消息渠道的管制,肯定不用我多说了。”

“先写嘛,不会叙事你还不会抒情?”陈主任做出了指示,“以我在巴黎的经验,那些国外媒体得不到及时的消息,就拿抒情文章来凑数,或者资料文章也行啊,比如说南海自古就是中国的……关键是,你立场正确就行。”

“行,我发动大家写,”刘晓莉认可了他的解释,不过下一刻,她又提个要求出来,“您帮我们再搞一点内幕吧,报纸嘛……干货越多越好。”

“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还不知道呢,”陈太忠不会随便答应的,于是他表示,“刚才手机没电了,这撞机的事儿,我都是才听说,等我打听一下吧。”

他打听消息,自然是要找北京的,不过,这个电话才挂,另一个电话又打了进来,来电的是警察厅长窦明辉,“哎呀,太忠,南海发生那么个事儿,王刚的引渡,怕是要有变数。”

王刚的事情,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,他原本就是非法进入泰国,然后又非法进入美国大使馆,中国政府要求将他引渡回来,并不过分,只不过是政治上有点敏感。

而眼下南海撞机的事情发生,导致所有跟美国人有关的事情,都变得敏感了起来,窦明辉因为这个事情,身上背了好几个督办,他自然要心急上火寻找援手。

“这他妈的,”陈太忠猝不及防,禁不住爆一句粗口,其实他知道,王刚的事情,中国人和美国人、泰国人谈得还有点进展,都谈到引渡的具体技术细节了。

而眼下,猛地冒出这么一个撞机事件来,那这件事情想处理妥善,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,再小的砝码也是砝码——蚊子腿也是肉啊。

“那窦厅希望我怎么办?”他稳定一下情绪,沉声发问,“赵女士母子,占用省厅的资源也很久了,部长那边,我要有个交待。”

“我能有什么希望?”窦明辉苦笑着发话,“我只是告诉你,这不是我所能左右的,太忠,你要是能行的话,各种手段尽管上吧。”

“我能有什么手段呢?”陈太忠叹口气,无奈地挂断了电话,事实就是这么无情,再充分的沟通和许诺,也挡不住突发事件。

王刚潜逃出境,并且以非法的方式进入了美国大使馆,这个事情不管怎么算,中国都占了相当的道理,美国人也不好太不讲理。

但是非要跟眼下的撞机事件联系起来的话,有再荒谬的决定都是正常的。

这个电话才刚刚挂断,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来电话的居然是凤凰市驻欧办的主任袁珏,“头儿,南海的事情该怎么处理?有华人团体表示要抗议,希望获得祖国的支持……大使馆那帮怂货不敢决定,结果人都跑到咱这儿来了。”

“这个事儿,你得跟殷放说啊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我表个态,大家的行动我是愿意支持的,但是直到现在,我的支持没有法理依据,要是产生费用的话,可以找荀德健处理,这个环节我可以保证,其他的……我真的是鞭长莫及。”

“这美国人都欺负到门上了啊,”袁珏重重地叹口气,他在巴黎不是一天两天了,分外能感受到这份屈辱,“主流媒体会说咱中国的不是,但是真正有见识的,都觉得咱们懦弱。”

“那你先组织吧,这是一个国家干部该有的良知,”陈太忠真的是不在其位,但是事情找上头,他也不会退缩,“殷放不认的费用,我认,殷放要追究你的责任,我扛着……他要是敢找你的麻烦,我找他的麻烦。”

“那我真的组织了啊,”袁珏又问一句,他要敲定此事,爱国两个字很简单,也很纯粹,但是真的要去做的话,并不是那么简单和纯粹。

“你尽管去组织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压了电话,虽然驻欧办已经不归他管了,但是,这点担当都没有的话,哥们儿还做什么领导?

这个电话才刚刚压下,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是文化厅高厅长的电话,“太忠,我才接到上面打过来的电话,原则上暂停一切跟美方的文化艺术交流……原因不用我说了吧?”

“暂停……就暂停吧,”陈太忠能理解这个指示,这么大的事情发生,中央不发飙也是不可能的,“你是说文化节的事儿吧?”

“唉,谁说不是呢?”高伟长长地叹一口气,想到即将举办的文化节,他是真的有点遗憾,不过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那也只能认命了,“美国人欺人太甚啊。”

这真是不能两全的,陈太忠轻喟一声,想到原本还要邀请小甜甜来天南参加文化节,他是越发的郁闷,咱这运作能力再强大,但总是扛不过国家之间的冲突。

不过,令他感到奇怪的是,凯瑟琳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,按说……肯尼迪家族跟美国的利益是相关的,应该反应很快的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