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99章 好事多磨(上)

陈太忠才不会直接打电话给北京,不管是打给一字眉,还是打给副总理的秘书,这样正面的接触,很容易让事态发展至不可控制。

这个时候,迂回接触是很有必要的,所以他并不理会那个秘书的要求,而是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碧空,不过他联系的不是蒙书记。

为这点小事,专门给省委书记打个电话,也实在没有什么意思——在蒋君蓉甚至素波市眼里,这是天大的事情,但是放到蒋世方或者蒙艺身上,还真不算多大的事情。

他认为,打电话给尚彩霞就足够了,毕竟她还欠了他一点人情——这夫人线路,别人能走,哥们儿我也会有样学样。

不成想,在听他原原本本地说完事情经过之后,尚彩霞却犹豫了,她沉吟一下回答,“小陈,这个事情太大,你还是自己跟你蒙叔叔说吧。”

“这个事情,不算太大吧?”陈太忠很愕然,这样的事情,蒙书记甚至不可能专门给唐总理打个电话,怎么就能算是大事呢?

“不算太大,也涉及到副总理了,”尚彩霞微微一笑,心里也生出了由衷的感慨,不知不觉之间,小家伙居然就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——我都不好插手他的事情了。

蒙夫人这话不是推辞,她打着蒙艺的旗号办事,那是常有的,但是对于尺度,她把握得是相当严格,“这个级别的事情,我答应不了你,你俩直接说吧……我最多就是侧面帮你说两句。”

于是陈太忠就只能再打电话给蒙艺,蒙书记听完他的解释之后,也是啼笑皆非,“你们几个小家伙,还真是什么都敢做,蒋世方的女儿……可以直接跟唐总理说清楚的。”

“这种事情,没办法说清楚的,”陈太忠心里暗哼,老蒙你这也是“何不食肉糜”的翻版,能说的话她早说了,“一个是因为,这个打算我们还封锁着,真要传到西门子耳朵里,我们就被动了,还有就是……就算她有胆子说,首长也得有时间听呢。”

“你让她去说,”蒙艺淡淡地发话,他现在说话是越来越简短,可是这简短的话里,洋溢着的是浓浓的威严,让人基本上生不出抗拒的心思。

“让她去说?”陈太忠轻声地复述一遍,声音的大小,是刚刚能让对面听得见。

“没错,让她去说,该说什么说什么……晚饭以后说,比较保险,”蒙艺做出了解答,他很不客气地点评,“以后这种歪门邪道的东西,也少做,搞得别人想帮你都不好出面。”

“可这是……”陈太忠才待解释,对面已经压了电话,他呆了一呆,才悻悻地哼一声,“这明明是西门子欺人在先,老蒙你讲一讲道理行不?”

不过,抱怨归抱怨,其实他的心里,还是挺感激蒙老板的,他可以想像得到,老蒙挂了电话之后,一定会再给唐总理打个电话,说一说什么凤凰手机项目的负责人,想跟您单独汇报一下。

什么叫分寸感?这就是了,一个正部和一个副总理,不可能为了这么小一件事情,隔着电话细细分说因果,而且素波这边虽然占理,手段却是稍嫌卑劣了一点。

蒙艺不好帮着解说,那就只能帮着传递这么一个消息,不过,只要他肯开口,那本身就是一种态度。

那就只能把话传给蒋君蓉了,他拿起电话,拨通蒋主任的号码,“老唐那边,我已经找人做工作了,今天晚饭以后你给他打个电话,别跟他的秘书说,直接找他本人,实话实说。”

“不行,”蒋君蓉那是坚决地不答应,她很愿意相信陈太忠,而陈某人的口碑一向也不错,但是自打接了那个电话,她才知道,自己对真正滔天的权势,是如何的恐惧。

所以她不肯独自拨打这个电话,“晚饭我请你,打电话的时候,你一定要在跟前。”

“这么说,你是信不过我了?”陈太忠有点恼了,反正对上蒋君蓉的时候,他也无须考虑措辞,“差不多点啊,我都把事情协调好了,你就是出面说个情况,就算别人算账,也算不到你头上。”

我知道算不到我头上,但是……我能相信你吗?蒋主任的性格里并不缺少果决,不过像这种事情,实在没办法说果决,官场里不提倡盲目信任,那是对自己政治生命的不负责任。

她愿意几近于无限制地相信他,但只是“几近于”而不是完全,于是她轻喟一声,“太忠,咱们都是为了素凤手机好,如果你希望,我能把事情说得顺溜、透彻一点,那你最好还是在我旁边,不瞒你说,想起给副总理打电话解释咱们的阴谋,我腿都是软的。”

我还以为你腿间都湿了呢,陈太忠很不厚道地腹诽一句,却是在不经意间,又想起了两人在深圳初次见面时,他的裤子上留下了一道莫名的水渍。

仅仅是几年前的事情,眼下想起来,却似乎是久远到史前的记忆,那时的哥们儿,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啊,靠着一腔热血,就去了特区——渠道什么的,压根儿就没有考虑。

“那好吧,”他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不过地方我选……就在万豪好了,你要搞清楚,我已经不在凤凰科委了,而且,可能永远都回不去了。”

“就算你回不去,许纯良这个阿斗,你也是要扶的,”蒋君蓉很不客气地回答,做为一个敢想敢做的女人,她自觉有资格看不起黏黏糊糊的许纯良,“凤凰科委也是你一手打造出来的,他们有损失,你会心疼。”

“纯良是大智若愚,你懂个屁,六点半,万豪酒店,不见不散,”陈太忠哼一声挂了电话,脑子里却是禁不住升起一个问号:纯良真的是阿斗吗?

六点四十的时候,陈主任准时来到了万豪酒店,他的车上还载着酒气熏天的李云彤和郭建阳,六点十分的时候,大家在省教委喝了一通。

说起省教委这一顿,也挺有意思,起因却还是雅乐那档子事儿。

雅乐要给省委捐献空调,陈主任不答应,后来李云彤负责此事的谈判,她想表现自己的办事能力,心说你们有捐空调的心思,那就是可以忍受适当程度的出血。

你愿意出血,陈主任却又不稀罕,这其间就有操作空间了,傻大姐只是性格直爽,脑瓜也不笨,于是她要细心琢磨——陈主任对我很信任,我不能辜负这个信任,那么就要做出来点事情,证明我是能为领导分忧的,不是大家想像的花瓶!

于是,她在经过充分的调研之后,跟雅乐提了一个要求,省委现在……不需要空调,但是现在教委在搞校园网,这个机房,对环境的要求很高。

说白了,她就是要雅乐把空调送给教委,只说今年,素波就有一百多个学校要上校园网或者是多媒体教室,机房必须上空调,这就是一百多台空调。

但是这个要求,还看不出多少行政指令的味道,教育事业什么时候都该支持的,支持它是善举,没有什么可嚼谷的。

傻大姐此举,深得陈主任赞赏,雅乐这帮家伙,轻轻放过是有点不甘心,但是稍微敲点东西,又有仗势欺人之嫌,也就是让他们给学校捐一点,才是最名正言顺而又解气的——雅乐这商品名气挺大,虽然未必好用,但是不管怎么说,学校里能免费使用,还是不错的。

雅乐的高总有点不甘心,但是……这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,文明办开口了,不愿意送也得送,总算是支援教育事业,这不算个丢人的事儿,走到哪儿也说得过去。

而对于省教委来说,这就是意外之喜了,真正消息灵通的人,自是知道文明办跟雅乐掐得厉害,但是掐来掐去,最终是便宜了教委,这确实是好事。

其实陈太忠对教委的关照,早就有所传言了,像去年,北京就来了一个容总,二话不说,就要建五十所希望小学,说是……受到陈主任人品的感召了。

于是,今天教委的人摆桌,宴请文明办陈主任,而这个情况下,陈太忠不露面也是不合适的——所以说,陈主任的应酬实在太多了,不是假多,是真的太多了。

只是短短的十来分钟,郭建阳和李云彤就被灌了差不多,这是众人知道,他们马上要转战阵地了,才会如此地凶残,但是下一刻,人家是要跟国务院的领导对话了,大家再拦着,也不是个事儿。

陈太忠跟蒋君蓉在一起吃饭,那真是没什么味道,他带了两个跟班,蒋主任那边同样有两个,大家也不多做客气,点了菜之后闷头吃饭。

郭建阳和李云彤刚才喝得太猛,眼下正好顺势歇一歇,而蒋君蓉吃喝了一阵之后,终于表露初衷,“陈主任,我要打个电话,你跟我出来一下行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