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98章 都是踢球高手(下)

照常理来看,许纯良的反对是不顶用的,这只是代表素波某些利益团体的诉求而已,素凤手机到底何去何从,蒋君蓉说了才算,而蒋主任一直高调支持跟西门子的合作。

但是这蒋主任,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卧底,西门子找到她,要她出面支持,她就表示,说咱们要尽快先把补充协议签了,协议完善之后,别人也就不能说什么了。

这个建议是可取而且正当的,西门子的人同意了,不过当他们拿到补充协议草案的时候,又被上面的条件惊吓到了——价格是降下来了,但是采购数量上去了,原本说定的一百二十万台,变成了两百万台。

这是怎么回事啊?德国人有点恼火了,他们只是代沃达丰采购,没有经销这几款手机的意思。

这个东西你不要当真,蒋君蓉笑嘻嘻地回答,你们的降价,导致很多人不理解,我虽然愿意支持,但是工作也很难做啊,还有人怀疑我拿了你们的好处。

所以咱们就夸大一下采购量,说明我在价格上的让步,换来了数量的增加,至于说到底要买多少台,最后还不是你们说了算?

这好像有点问题,西门子的人敏锐地感受到了不妥,虽然他们也不太相信,有干部胆大到敢算计外国人,而这个解释听起来,也是比较合情理的。

关键时刻,还是德国人固有的刻板品质发挥了作用,他们认为,这个改动固然是无伤大雅,但是协议上这么写明,还是不合适,有损跨国大公司所强调坚持的契约精神。

狗屁的契约精神,蒋君蓉算是彻底看透这帮家伙了,你们单方面降价的时候,怎么不说契约精神了?不过,该装的时候,她还是要继续装,于是她就说,如果不加上这一点的话,那我还得回去给大家做一做工作——我都已经提前把风放出去了。

对国家干部来说,拖延的手段那有的是,只不过一般而言,没人敢决定坑外国人罢了,但是陈、许、蒋都是年轻气盛胆大妄为之辈,达成一致认识的话,也不怕做这种事。

西门子的人又等两天,发现蒋主任那边没什么动静,心里就又增加了一点不好的感觉。

不过,要说在协议上动手脚,德国人也是经验丰富了,于是他们再次找到她——这样吧,基本采购量是一百二十万台,但是补充协议上可以加一条,“使用效果好的话,可以累加至两百万台”。

这样可是不好,蒋君蓉表示反对,模糊的词句,会让她陷入被动,协议上写明白了,到时候你不认账,那跟我无关,但是你这么含糊其辞,大家难免要怀疑我跟你串通起来搞什么——我支持你们降价,已经支持得很辛苦了,别为难我好吗?

就在这无休止的扯皮中,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,到三月下旬的时候,西门子的人受不了啦,他们找到了素波市政府,要求政府出面协调此事。

段卫华对这事儿早有耳闻,不过他不太清楚许纯良和蒋君蓉的双簧,于是打个电话给陈太忠,了解一下内幕之后,也禁不住为这三个家伙的胆大妄为而咋舌。

不过还是那句话,段市长骨子里,有较强的正义感,而他踢皮球的手段,比一般的干部强出不止一筹,于是他就跟德国人说:这个项目是凤凰和素波合作搞的,我们素波市不方便单独对他们做出指示,这个你们要理解,还是去省里找人协调吧。

德国人果然又去了省里,找到了分管工业的沙鹏程,沙省长说我愿意支持你们啊,你们的需求极大地促进了天南省的手机产业的发展,量大价格从优,这也是应该的。

沙鹏程真的愿意支持西门子,在他看来,素凤手机能走出国门,价格上委屈一点真的不算什么——你不承受这个委屈,国际市场可能永远都打不开,关键是要抓住机遇。

然而……关键就在这个然而上了,沙鹏程更知道,素凤手机是什么人搞起来的,陈太忠发起、许纯良操作、最后蒋君蓉接手,这虽然只是三个年轻的正处,但是他们每一个人的身后,都有强大到他都惹不起的主儿。

一个这样的正处无所谓,沙省长也愿意有点担当,但是三个的话……他只能飞起一脚,将皮球踢走:很遗憾啊,我分管的是工业,这个素凤手机项目,它属于高科技行业,你们得去跟陈省长反应一下情况,如果陈省长问起来我的态度,你们就说我是愿意支持的。

至于陈洁的态度——她给陈太忠打个电话就什么都明白了,于是她也飞起一脚,你们找我,那真的意思不大,蒋主任的父亲就是天南省政府的一把手,为什么不去找他呢?

蒋省长的态度很明确,这个事情我要避嫌,你们找分管省长去吧,事实上,我们现在鼓励企业搞市场化,尽量减少行政干预——这也是你们西方国家一直要求我们做的,总不能你们说起来是一套,涉及到自己的利益,就搞另一套吧?

这话就说得很重了,德国人现在也反应过来了,这些人都在踢皮球,我说,不带这么耍赖的——天南省里没好人啊。

省里撬不动,他们只能再往上找人了,西门子通信在信产部也有关系,不过,当初为了争这个代工单子,部里和通地集团各掉下一个干部来,那血淋淋的往事,大家记忆犹新。

而且凭良心说,西门子在这件事上,做得实在是有点不地道,搁给下面地市的人,可能不是很清楚里面的味道,但是部委的人天天接触的都是这些东西——没错,发起降价的是沃达丰,但是你西门子想顶一下的话,真的太简单了。

总是有人有点正义感的,一来二去这消息在部里就传开了,虽然有个别干部也给素波打了电话了,表示说你们要顾全大局,但是部里很多人都不以为然,他们就不好施加太大的压力。

而素波这边,许纯良顶得非常厉害,很有点六亲不认的意思,于是德国人不得不去联系唐总理,要求他关注。

要说以唐副总理的身份,国人想接触到他真的很不容易,但是对外国人来说,那就很简单了,更别说是西门子这种超级巨无霸。

其实,这也就是西门子了,换个企业,想在短短的几天之内,从市里找到省里,连找三个省长之后又找到信产部,最后找上副总理,还真是不可能的——有些特权是真实存在的。

唐总理听说此事之后,就要秘书给蒋君蓉打个电话,了解一下情况,他对那个解说的女娃娃还很有点印象,不过这种小事,他没必要直接打电话过去。

终于来了啊,蒋主任接到这个电话,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松了口气,事实上,自打总理来手机项目视察,并且表示会持续关注之后,她就意识到,想用阴招对付德国人的话,没准是要过这一关的。

反正,既然唐总理的人打电话过来了,她自然不能再用对付西门子的方式来敷衍,于是她解释说,这是德国人欺人太甚,她有心居中调停,但是德国人压价之后,连量都不肯涨,所以很难协调。

“这还用协调什么?”总理身边的人,说话底气也足,“人家都把状告到首长这儿了,首长对你们的评价还不低,这是多难得的机会……尽快执行合同。”

“文明办的陈太忠同志,坚决反对降价,”不得已之下,蒋主任只能扯出陈太忠的大旗了,这不是她故意陷害,而是陈某人自己就表示,绝对会帮着扛的,眼下的形势,她已经是顶不住了,“手机项目当初就是他联系的,所以他的威信很高。”

“文明办的怎么能……”打电话的这位正要呵斥她,猛地反应过来这个人名了,一时也有点挠头,他不但陪着首长去了天南,更是清楚,老板能下去,背后就有此人撺掇的因素。

他沉吟一下,方始缓缓发话,“既然是陈太忠坚持,那你跟他说一声,尽快打个电话过来,详细地解释一下……首长很重视此事。”

他没说让陈太忠打电话给谁,不过也无须说,蒋君蓉放了这个电话,说不得又拨一个号码,“陈主任,咱们想的最坏的情况,还是发生了……”

陈太忠细细地听她说完,也是轻叹一声,然后他又问了两句细节,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意兴索然地回答,“好吧,这个事情我知道了。”

“你知道了,这是什么意思?”蒋君蓉听他这么说,心里居然生出了点慌乱,这个节骨眼上,姓陈的要是坑她一把,那就太糟糕了——虽然此人一向没有这样的口碑,但是兹事体大,由不得她不紧张,“人家让你快点打电话呢。”

“他还真看得起自己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,“我知道了,那就是交给我了,你不用管了,不要胡思乱想,我说话从来算话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