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97章 都是踢球高手(上)

要说这雅乐,还真不是一般的奇葩,陈太忠都已经放出话去,要他们去跟李云彤谈了,结果净水器厂的人还是迟迟地不肯露面。

倒是为杨先生修净水器的人来了,但是没谈妥之前,这边不可能答应他们动手——还准备着起诉呢,修好了算怎么回事?

陈太忠是周五将事情安排给李云彤的,结果等他周一来了,净水器厂的办事处依旧不见动静,高总倒是请傻大姐吃了两顿饭了,但是光吃饭没进展也不行啊。

不过,他们的苦衷,也通过她反应到了陈太忠的耳中,雅乐在成长的过程中,也是遇到了创始团队从合作到反目的经过,而这个反目,却还没有翻脸到底。

用高总的话说就是,净水器厂巴不得看到他被动,没错,这个办事处他可以拍板定下来,但是净水器的人有意拖延的话,事情拖一两个月也不是不可能。

这种奇葩的事情,连见惯怪事的陈太忠都听得啧啧称奇,不过,文明办不是慈善机构,我们只听结果不听苦衷——我体谅了你雅乐的苦衷,消费者的苦衷谁去体谅?

所以陈主任就又在报纸上发一篇文章,指出时至今日,雅乐都没有积极地改正自己的错误——“不尊重消费者的厂家,消费者也不会尊重它,有关部门表示,正在考虑将雅乐产品强行下架。”

时至今日,发生在天南的雅乐事件,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,不光是媒体和天南人,外省的不少群众都注意到了,在诸多媒体的渲染之下,他们甚至知道,此事的导火索,不过是一台没有人售后的净水器。

然而,比较有意思的是,民间舆论一边倒地支持天南文明办的决定,这真是相当罕见的事情,现在的社会,仇官现象很普遍,就算很多实打实的便民行动和举措,都能被口诛笔伐到体无完肤,更别说诸多带有偏颇色彩的行政指令了。

而偏偏地,天南这个明显的行政命令干预市场的行径,却是获得了大多数的人好评,这说明什么?说明大多数人还是有着基本是非观念的。

也有媒体在为雅乐说话,认为天南文明办官员的思路,还是计划经济时的那一套,顺我者昌逆我者亡,搞连坐和株连——这是不应该的。

在这个实力至上的年代里,强调市场为王,看不见的手最大,大家最反感的,莫过于是看得见的手了,然而天南这边,是看得见的手出面,却居然能获得如此高的支持。

所以在天南之外,雅乐的市场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,那些吹捧的媒体各有目的,但是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纷纷用脚投票,说句大实话——除了雅乐,我们还有别的替代选择,他们不是中国移动。

雅乐的风波,在天南足足持续了两个星期,陈太忠甚至一度表示,要彻底地放弃这个品牌了,他是个喜欢痛快的人。

但是就在期限即将到来之际,雅乐的人服软了,净水器厂的人来设办事处了,喧闹一时的“雅乐天南事件”终于告一段落。

事实上,这个案例的影响,远远超出当事人的想像,若干年之后,还有人提起此事,因此而成为了典型案例,这是行政力量对市场最粗暴的干预,但是同时,正是因为这件事,各名牌厂家意识到,打铁还须自身硬,想成为知名品牌,有些代价是必须付出的。

这件事情刚刚地揭过,陈太忠又面临新的一起商业案例——没错,他仅仅是负责文明办的工作,跟商业不怎么搭边,但是人在社会生存,总要面临这样那样的挑战。

这个商业案例,也是大家早都熟悉的,素凤手机代工的事情。

素凤代工的资质,早就已经获得了西门子的认可,但是由于在生产的初期,犯了一些这样那样的错误,被人抓住把柄,要求降低代工费用。

蒋君蓉答应了这个要求——这是双簧,到了现在,沃达丰已经开始要求交货了,市场宣传上去了,定制机该出现了,于是,西门子要求素凤手机交货。

交货,可以啊,一手钱一手货嘛,出人意料的是,谈这个事情的,不再是素凤手机的一把手蒋君蓉,而是凤凰科委的许纯良。

许主任表示了,你们把钱打过来,随时可以提货,于是西门子中国通信公司的人就把汇票带了过来——我们提货,先提十万台。

钱不对哦,许纯良对这个金额不认可,依照大家以前的约定,这十万台你该给我四百七十万欧元,现在少了三十万,这是怎么回事?

这是因为你们生产的产品,只是基本合格,甚至是不合格,西门子的人说话,肯定不会太客气,非常遗憾,我们只能用这个价格来采购——如果你们认为不合理的话,你们可以拒绝交易,我想……蒋君蓉女士是认可这个交易的。

但是这个交易额,跟事先的约定不符!关键时刻,必须要有人出面做恶人的,许纯良有这个心理准备,于是,他就跳出来指出,你们这么做是不对的,是违反合同的。

合同就是用来违反的,西门子的代表没有兴趣跟他争吵,他们负责的是通知,而不是协调,于是他们表示:我们只是通知你,该交货了,而你们的货物,跟我们的预期,有较大的差异,所以达不到之前承诺的价值。

有补充合同吗?许纯良问这话的时候,心里真的挺感激蒋君蓉,大家不是一个阵营的,彼此看得也很不顺眼,但是关键时刻,不会掉了链子,都是为了天南好——她不可能签了什么补充合同。

补充的合同……那是没有,但是你们的产品,质量不过关是事实,西门子的来人对这些情况也了如指掌,现在摆在你面前的,有两条路——卖给我们,或者不卖给我们。

如果不卖给我们的话,这些产品是要砸到你手里的,沃达丰的定制机,真的不合适中国人用,撇开定制的因素不提,就算改版洗机定制外壳,一台机子总要花个二三十块钱的吧?

一台机子二三十块,十万台机子就是两百多万,三十万欧元也不过才两百多万,一个是打包卖一个是零卖,哪个更划算?

你要是答应了我们降价的需求,这些问题,就统统不是问题了,西门子的人很友善地指出,我们的降价也是不得已的……没错,是不得以的。

但是我不可能降价,关键时刻,许纯良这种神经粗大的主儿,还真能顶得住,对他这种性情的公子哥来说,了不得就是一桩生意黄了……还能有什么呢?

“没有合同,那我就只能说遗憾了,”他很郑重地表示,素凤和西门子之前的合作合同,签得非常全面,而沃达丰甚至西门子想借机生事,起码在合同上找不到漏洞。

哪怕没有合同,你也得吃下我这个单子!西门子的人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?于是他们表示——是你们生产工艺不到位,逼得我们不得不降价收购。

那真的是对不起啊,许纯良表示抱歉,我们工人的水平,确实是要差一点,但是同时他表态,我宁可不接受这条件,也不会把产品卖给你们——我们的产品确实不怎么好,但是你们这样出尔反尔,我们还真就不卖了。

你们怎么能这样呢?西门子的人登时就急了,许主任你要顾全大局啊,有话你好好说,没有什么是不能商量的,那个……一切都好说嘛。

不得不说,蒋君蓉前一段时间的表现,还是很迷惑了一些人,大家都知道,素凤手机对新的价格很不满——不满是正常的,满意才怪了呢。

但是这些不满,都被蒋主任压下去了,对西门子这些人来说,这就是中国官员对于政绩追求的表现,是正常的反应。

至于说素波市没有就他们的要求,签订新的供货合同,这也是很正常的,有些事情,必须是要一边摸索一边去做的,合同签订得太早,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其实到了眼下这一步,不签订合同也都无所谓,所谓合同,考验的是大家对大局把握的能力,谁要真的认为,自己手上握了合同,就可以高枕无忧,那纯粹是傻逼——合同就是用来违反的,这才是它存在的真谛。

但是不管西门子怎么说,许纯良是无动于衷,你的采购我支持,但是采购价格半年前就谈好了,现在变更,你想都不用想。

可西门子有他们自己的苦衷,这半年来,市场风云变幻得很厉害,按说他们若是能充分注意中国市场,不会搞得现在如此被动。

说来说去,还是小看了中国人,他们若是能在代工协议之后,再搞一个关于质量的补充条款,也发展不到眼下这一步。

然而,有这个结局,何尝不是他们自找的?总是欺负中国人不懂国际贸易,这个环节省也就省了,多出的钱,赚也就赚了。

像眼下,事态就陷入了僵局,这个合同素波不支持,还能不能谈下去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