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96章 硬挺(下)

文明办陈主任规定的三天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,但是很遗憾,雅乐那边表示,净水器厂真的是……不归我们管的,我们只负责协调,他们不接受的话——跟我们主打产品无关。

那就下架吧,啥也别说了,陈太忠趁着目前杜毅低调,索性直接在《天南日报》上登了一则消息,说据相关部门了解,雅乐系列产品,目前存在严重的服务质量问题,省质监和工商部门正在深入调查,不排除全面清退的可能,希望广大经销商能慎重对待。

这个报道一出,雅乐的产品登时陷入了无限的麻烦中。

时值三月底,空调销售的大幕已经拉开,四月到八月,就是空调销售的旺季,然后是十月,再然后就是年节了,这个消息一出,其影响力可想而知。

必须指出的是,不管是雅乐也好,是陈太忠也罢,都没想到,事情能发展到眼下这一步,大家对这个现象估计不足,用一句很俗的话来形容——很扯淡的事儿,没想到真的扯到蛋了。

省党报出面,否定雅乐的产品了,这一棒子来得实在太过猛烈,当天的各大家电卖场,雅乐产品专柜前门可罗雀,有人过去看货之后,下一家必然要低声提示:雅乐产品存在售后不诚信问题,前有《天南商报》报道,现在是《天南日报》都点名了。

兵败如山倒、鼓破万人槌,商场就是这么无情,雅乐的对手本来就不少,现在有这么个机会,还不是可着劲儿的折腾?

门市的销售大幅下滑,但是雅乐的团队根本没时间忧心这个,他们正在着急地跟各个卖场解释,同时还要安抚下面各地市的经销商,人心要是散了,渠道都没准要崩溃。

雅乐是大品牌,对下面经销商的要求本来就很高,店大欺客嘛,有些小经销商平日是敢怒不敢言,现在就借着这个机会,纷纷地蹦了出来,虽然还不敢马上撕破脸,但是表达疑惑是很正常的。

不过也有狠的主儿,不顾自己在雅乐的押金,直接提出要求,要降任务要高返点,雅乐的工作人员才待要翻脸,那边BIU地丢出个炸弹——来,你跟我翻脸试一试?都不说翻脸,只要你不答应我,我马上去工商反应你的问题,嗯……还有省委文明办。

要不说在生活中,机遇是无处不在的,就看你抓得住抓不住了,威胁的这位,果真拿到了比较高的返点,然后又利用价格优势,超额完成了任务,不但没被秋后算账,下一年的经销等级反倒是上升了,不过这就是后话了。

这样的折腾,雅乐人真的受不了,于是给总部打电话求援,天南人动真格的了啊,你们再不应对,天南市场有全军覆没的危险。

打电话的可不止是空调和空调,连微波炉、饮水机和电磁灶等小家电,也全面告急,原因很简单,天南日报点的是雅乐整个牌子,谁都跑不了。

但是雅乐本部还在吵吵嚷嚷来回扯皮,要说这个公司,也真是知名品牌里少见的奇葩,别的不说,原本不大的事情,能折腾到这种地步,可见管理的混乱。

不过高掌门还是很有些行动力的,他马上决定先飞天南,一个省的市场,那真的丢不起,就算雅乐在天南发展得不是太好,但是一旦丢了天南,那是会产生连带效应的,起码在别的省,竞争对手就可以抹黑了——雅乐被勒令退出天南市场啊。

这些损失,有形的无形的,加起来就太厉害了,雅乐输不起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没有当天去天南的机票了,高总使出浑身解数,搞到保留票一张,所以他一个人都没带,孤身飞往天南。

不过,由于天南日报的报道,文明办和雅乐的矛盾也就彻底表面化了,这一下,连质监局都有兴趣插手了——质监是条管部门,按说是要看北京脸色的,但是现在各省的质监,基本上都是属地化管理,基本上不用太考虑上面的压力。

但是,正是因为矛盾表面化了,像范晓军就能打个电话给陈太忠,问一问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,可陈太忠应付这种情况,也是很有心得了,于是就强调,我只是要他们加一个净水器的售后服务网点,可这点小钱,他们都不愿意花啊。

对省领导来说,几百台设备的售后服务,真的是太扯淡了,谁的心里都会不以为然——连蒋君蓉都看不上,然而,陈主任在这件事情上,是占据了大义,别人总不能跳出来说:姓陈的你做得不对。

面对这个答案,范省长也只能掩面而走——雅乐有再多的苦衷,无法抹杀一个现实:净水器做得确实不合适,而建一个售后服务网点,真的花不了几个钱。

就在这样的风雨飘摇中,雅乐的掌门人在下午五点飞抵素波,这边早有人在等着迎接了,像空调的贺经理和冰箱的李经理之类的,全都来了。

但是还没等高总上车,贺立就丢出一个消息:文明办的李主任说了,陈太忠不会见您,他没有时间。

这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!高总心里抱怨,嘴上却不敢说,在天南说凤凰黄人马的坏话,那真的是嫌自己活得长了,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先见一见工商口上的人吧。”

产品的形象已经被诋毁了,重建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见效的,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先保证雅乐不被清场出局,那么打通相关的环节也很重要——反正这一次,雅乐是要大放血了。

高总的心里,其实也很郁闷,他在国内飞来飞去多了,做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,天南这种档次的省份,他要来的话,机场外起码就要有个副厅级的干部来接待,不说别的,冲雅乐两个字,他就有资格享受这种待遇。

这一次,可是丢人丢尽了啊,还得花一笔好钱。

陈太忠也知道,雅乐的掌门人来了,但是越清楚这些,他就越觉得这个企业奇怪,你老老实实地设个办事处,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吗?企业的老大都来公关,可偏偏就定不下来一个一年几万的办事处——这都是什么事儿嘛。

所以他根本不理会雅乐这方面的请求,而那姓杨的苦主也争气,死活不肯答应雅乐私下沟通的请求,而是很明确地表态,陈主任满意了,我就满意了——这样的态度,陈太忠也算是没帮错人。

后来很久之后,杨先生才说,老丈人说了,小陈帮你不是看我的面子,我的面子在他面前一分不值,他真的想为大家做点事情,你要敢掉链子,小心我收拾你。

他也是家里不怎么缺钱的,要不然不会买这种价格的净水器,既然不缺钱,那就是要争口气,人活着……可不就是为了这点东西?

直到第三天,也就是周五中午,陈太忠接到了另一个电话,是马小雅打过来的,也是帮雅乐说情的——要不说这年头办事,找对人是很重要的,雅乐的人在北京公关许久,终于找到了于总的圈子。

到了这个时候,陈太忠基本上已经不跟雅乐沟通了,他就等着下周一撤雅乐的产品呢——再大的商家,你别跟官家牛逼。

“你管这种事儿干什么呢?”陈主任的后手已经准备好了,这时候停下来,也真是容易遭人笑话,所以哪怕是对自己的女人,他也不打算轻易地让步。

“人家找上于总了,我是不能不卖这个面子,”马小雅幽幽地叹口气,她不但曾经是于总的跟班,甚至搭上陈太忠也源于于总,虽然这是她的际遇,而且之后放她单飞,于总做得都相当大气。

当然,这人情也是有价的,她婉转地表示,“这件事办好,我也就不怎么欠她了。”

“我这边都做好起诉的准备了,”陈太忠真是有点恼火,他都已经跟杨先生打招呼了,将雅乐产品下架之后,那边要是再唧唧歪歪,就要直接法庭上见——只要你雅乐不怕丢人,我们怕个什么?

“只要你肯见高总一面,他马上就拍板,设立售后服务中心,”马小雅轻叹一口气,“而且,他可以向省委赠送一百台空调,改善大家的办公环境。”

“美死他了,这倒是给他打广告了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我查你的服务,你给点产品就算完事?知道的说是你态度好,不知道的,还当哥们儿眼小到这一步呢。

不过,一百台空调也要几十万,雅乐这个态度也不能说特别不端正,几万块的服务中心建不起来,几十万的空调哗哗地送人,看来那边确实是出现了一些问题。

念及此处,陈太忠终于决定放雅乐一码,当然,他没兴趣关心雅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更没兴趣直接面见什么老总,“那让他们找李云彤谈吧,他要是能拍板搞净水器办事处,那给他们一个警告就算了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他禁不住哼一声,真是宁挨整砖不挨半砖,如果早是这么个态度,事情早就处理好了,稀里糊涂地硬挺到现在,还得搭上空调,才找人传上话,这犯贱的人还真不少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