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94章 新领域(下)

自打商报的稿子见报之后,陈太忠有点小苦恼,打电话说情的人很多。

按说,他早就习惯了各种各样的说情了,而天南省自问有资格跟他求情的人,也不多,他应该是无需苦恼的,但是很遗憾,雅乐不同于他以往接触的任何单位,两者的接触,是两个不同领域的碰撞。

说得具体一点就是,说情的人很多,但是那些人……陈主任基本上都不认识,开头往往都是这样的,“天南文明办的陈主任吧?我是OO的XX,听说有这么个事情……”

来电话的人五花八门,有媒体的,有部委的,还有工商联的,也有一些听都没听说过的协会之类的——这些电话多来自北京,也有一部分来自广东,雅乐的分厂分公司遍布全国,但是总部在广东。

雅乐的摊子很大,但是他们不可能在每一个省都铺出足够的人脉,这种情况下,大多数有实力的厂家都会选择一种便捷方式,直捣中枢——搞定北京,其他地方的问题就不大了。

所以陈太忠现在面对的说情的团体,跟他往日接触的,根本不是一回事,是的,这是以另一种方式爆发的战斗。

而偏偏地,这些说情的人还自我感觉良好,根本不认识就敢把电话打过来——京城对地方,就有这种优越感,知道我是谁吗?就不信你敢一句话回了我。

一开始的时候,陈太忠真被打了一个冷不防,尤其有些人说话,听起来来头大得吓人,“我是新华社金融信息中心的OO”,“我是《世界经济观察》杂志的XX”,“我是中央《科学日报》的”……

咦,别的也就算了,《科学日报》的话,陈主任还是熟悉的,说是中央直属报纸,哄人的,其实就是归科技部管,对方既然说话很冲,他也就不客气了,“既然你是科学日报的,没听说过我陈太忠?金部长安部长我都很熟的,你有话好好说行不?”

所以说北京城这帮人,说起来唬人是绝对够了,但是下面地方真要铁下心思不买账的话,他们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——他们欺负人,不过是欺负一个别人不摸底。

别小看这个不摸底,真的就很重要,以下面官员的智商,他们也能猜到,很多人甚至绝大多数人,都是在狐假虎威,但是自古官场如雷场,行差踏错半步,就可能粉身碎骨万劫不复,错非不得已,没有人会去冒这个危险,因为不值得。

这就是官场的思维逻辑,尤其是对上雅乐这种知名品牌,对手很庞大,就算斗倒对方,也多不出一个官场的位置来——于自己的上进无补,何必呢?

但是真的对上对形势烂熟于胸的主儿,他们的恐吓就是纸老虎了,陈太忠不敢说自己对京城很熟了,可说起这些东西来,多少有点底气,而他又不是一个肯轻易服输的,就说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们去问雅乐,不服气的话,你给我天南省文明办行文质询。

这个答案,就打消了不少狐假虎威的主儿的侥幸心理,当然,真正有底气的人,是不怕这个的,下午三点半左右,一个北京口音的人打来了电话,来电号码却是广东。

“天南文明办的陈太忠,是吧?”这位京腔打得很足,“我是丁总理的侄子胡峰,你可以了解一下……雅乐的老高,是我的朋友,他办个企业不容易。”

“让我了解你一下……你算个什么玩意儿?”陈太忠一听就恼了,光让我了解你了,你打电话之前,了解我了没有?“来,你把天南一万台雅乐净水器退货,我绝对不找他麻烦,没那能力,你别跟我装逼……操!”

这一下发泄,他是爽了,但是很明显,丁总理的侄儿不会善罢甘休,于是他反手一个电话打给邵国立,“国立,国务院老丁有个侄儿叫胡峰……是个什么样的路数?我要搞他。”

陈某人一向是这个脾气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你跑到我跟前装逼,我不狠抽你两下,那真是对不起你,认都不认识,就打个电话过来……就让我了解一下你,你丫正处了吗?

“老丁啊,我看他不顺眼很久了,”邵国立吃吃地笑着,“这话我也只跟你说,其实老丁这人我惹不起,你说那个人叫什么……胡峰?”

邵公子算是手眼通天的,但是跟国务院副总理扛膀子的话,那他家大人都不好用,得邵家一系的核心出面,才具备掰腕子的能力——输和赢那还是另一说。

邵国立是深知陈太忠的出处,才敢这么放肆点评,但是可想而知,平日里他也是怀了不少怨恨在胸了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公子哥们原本就闲的无聊,听说有重量级的人物要放马开片,有一方还是他看得不顺眼的,他肯定乐于促成此事。

不多时,邵国立就将电话回了过来,“你说的这个人大名叫胡秀峰吧?老丁表弟的儿子,扯淡得很,不过……他跟雅乐的关系确实不错。”

“嘿,既然你都知道了,帮哥们儿出口气吧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心说北京城这帮人的鼻子,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,嗅觉不是一般的灵敏。

“我打不过他,他劲儿比我大,叫人打的话,就不合适了,”邵国立很认真地回答,“关键是太忠你要是来削他,我一定叫上一大票人捧场围观。”

你小子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!陈太忠叹口气,他可没耍猴戏给别人看的心思,“凭他也配我削?赵晨出面够不够?”

“疯狗的话……不太够,”邵国立沉吟一下回答,“赵晨又不是真疯,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,他心里清楚得很,他为自己能惹胡秀峰,但是为你出面的话……他资格不够。”

这就是京城的圈子,级别和格局异常分明,赵晨要是受了胡秀峰的欺负,他能不讲理,但是为了外人出面,那就不行。

“那回头再搞他吧,”陈太忠一听是这么个来路,心里倒也不以为然,不是老丁的亲侄子,就已经差了火候,连赵晨都敢上手的主儿,那就更不值得重视了。

“小逼挺狂啊,”胡秀峰压了电话,沉着脸哼一声,他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人,长得白净帅气,他悻悻地看一眼身边的白胖中年人,“这家伙什么路数?”

“听说挺不含糊的,”白胖中年人便是雅乐的掌门人高某人,天南的事情已经反应到他这里了,不过他不是很在意,也就是小胡今天过来了,他就随口问一句,小胡挺热心,主动打这么一个电话,不成想居然是这种结果。

可是,胡秀峰脸上就挂不住了,他自信满满地把伯父报出来,想着对方还不得草鸡了?其实他父亲也是地方上某国企的老总,只不过旗号没有他伯父好用罢了。

但是就这么报名号,直接被对方抽了回来,他是真的恼了,于是拿起自己的手机翻腾起来,“我得查一下这小逼,敢跟我这么说话……这净水器卖得不错啊,天南卖了一万台。”

“哪可能卖那么多?全国他卖了有没有两万台都不好说,”高总对那个厂子还是知情的,看到小胡翻个不停,于是出声劝解,“算了,不行派个办事处过去就完了。”

对他来说,这真是一句话的事情,但是既然当了这么大一个家,不该让步的时候,真的不能轻易地让步,这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要考虑接踵而至的连锁反应。

“有那么便宜的吗?”胡秀峰面子被扫,自然不肯善罢甘休,不过对方既然这么不含糊,他就有必要收起小看之心,先打听清楚对方的来路,才好决定行止。

他拨几个号码打听一下,再放下电话的时候,脸色有点不好看,“操,这小逼是黄家的人……啧,老高你要糟啊。”

这可不仅仅是高总要糟糕的问题,胡某人一时也没办法报复了,凤凰黄的人哪里是那么好招惹的?更别说那小逼人还在天南,那是黄家大本营啊。

“什么?”高总听得吓了一跳,他可是没想到,收拾自己企业的人,还有如许的背景,“就是文明办的一个副主任……副厅吧,这么个破单位,还能有这种背景?”

“你这是信不过我了?”胡秀峰本来就很不高兴,听他这么说,脸就沉得越发地厉害了。

“胡总你这怎么说的?”高总干笑一声,接着又长叹一声,“只是……他真要有这么厉害,我在天南还不得不让了,万一影响到其他省,那可是麻烦了。”

“你也未必要让,还可以通过别的渠道想一想办法,”胡秀峰哼一声,他被人骂一顿又找不回场子,心里也不好受,于是就要挑唆一下,“商标权下放,是企业自主经营的权力,凭什么让他搞株连?有什么法律依据?”

你说话很容易,但是这么小的事情,搞大了划得来吗?高总心里暗叹,同时却重重点头,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,“嗯,那我再想一想办法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