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93章 新领域(上)

贺立有倾诉的欲望,倾诉他多么无辜,但是这个倾诉对象,绝对不是媒体记者——这被总部的人看到,还不得撕了他?

说来说去,还是雅乐的人理亏,在某个特定的范围内之,他可以将净水器的授权解释为企业行为,并且得到适当的理解,企业经营,总有这样那样的难处。

但是事实真的摆到公众的面前,这个苦衷是不会获得大家谅解的,不诚信就是不诚信,老百姓们最讲实惠——你雅乐坑了人,就不要讲自己的委屈了。

于是他略一错愕,就苦笑一声,“刘记者,真的很抱歉,我不能贸然地接受你的采访,公司有制度,也涉及到商业机密,等我请示之后,再跟你说好吗?”

“跟陈主任能说,对我就是商业机密?”刘晓莉微微一笑,话里自然而然就带出了刺来,“那么好吧,我只报道现象,要是不够完整和客观,那就请贺经理包涵了。”

“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中层,你不要难为我了好不好?”贺立苦笑着回答,他已经打定主意了,没有得到高层授权之前,绝对不接受媒体的采访。

你爱写成什么样写成什么样,起码是不关我的事儿——这企业的管理人员,其实跟官场中人也有点类似,能不往自己身上揽责任,就坚决不揽,别人自己挖掘出来的,关我鸟事?

贺立甚至无心无阻拦刘晓莉做报道,这不是他不关心公司荣誉,实在是他有心无力,今天找碴的人,还真不是好惹的,为了一个套牌的产品……没必要。

说白了,贺经理心里也是对总部有几分火气,上面管理得乱七八糟,我们下面受着无妄之灾——等报道出来了,该谁捱的板子谁捱吧,爷不伺候了。

不过,他虽然很干脆地拒绝了刘晓莉,却还要邀请陈主任等人随便坐一坐,这是一个态度问题——现在到了饭点儿了。

陈太忠自然不会稀罕这顿饭,面对这样的邀请,他根本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,而贺立也是走个过场,邀请对方两句之后,发现人家理都不带理的,只得讪讪地告退。

贺经理邀请完之后,杨先生又邀请陈主任吃饭,这都是场面上应有的,陈某人自然是不许,杨先生感慨地叹口气,“正经为老百姓办事的,反倒最好说话,我老丈人说得真不错,陈主任是难得的好干部。”

李云彤听得就笑他,“你不说好话,领导也一样帮你办的,我倒是觉得,刚才那个贺经理应该请你吃饭,其实……搞定苦主,我们就是民不举官不究了。”

“人家眼光高得很,眼里只有领导,哪里有我们这些消费者?”杨先生酸不溜丢地回答一句,才猛地发现自己有点冒犯了,于是又补充一句,“还是陈主任好。”

他的话其实没说错,贺立绝对不会请他吃饭,因为这确实跟雅乐的空调无关,而且,贺经理并不想涉入此事太深,保持接触的同时,他要强调距离,以免被误伤。

在离开外联办之后,他就给总部做了汇报,总部那边一听,也是诧异到无以复加,负责销售的副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为了一个净水器,要下雅乐所有商品的架?”

“没错,就是这样,”贺立在陈太忠面前不愿意承认某些东西,但是他跟公司反应的时候,并不怕这么说,“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同一品牌。”

“胡闹,走遍天下也没这个道理,”副总的声音在瞬间变得高亢了起来,他的愤怒是有道理的,“就算是电磁灶,也是有设计缺陷嫌疑的相关型号才暂停销售,返厂改造……凭什么一个净水器,就要停掉所有的产品?这是用行政命令粗暴干预市场。”

“……”贺立不说话,他真的无话可说,就他所知道的,那个净水器厂能借用雅乐的商标,跟总部的人事变动有关,某元老被倾轧出局,临走的时候要了这么个使用权。

事关上层斗争,他没办法多说,但是副总不肯放过他,“你没有跟对方解释一下,这个净水器不受总部管理吗?”

“说了,没用,”贺经理淡淡地回答一句,“人家就咬定,这是雅乐的商标,而且他们强调,消费者享受不到售后服务,造成了很坏的社会影响。”

“真是扯淡,”副总气得脏话出口,但是他也没有更好的处理办法,净水器厂是怎么回事他更清楚,那是有历史原因的,而且那个厂子发展得确实不太好,由于靠着雅乐这个大牌子,他们对经销商的要求比较高,目前的业务也搞得磕磕绊绊的。

关键是,这个商标的使用许可,是有协议的,他有气无力地发问,“他们的要求不可更改吗?”

“净水器厂设立一个办事处,花不了多少钱啊,”贺立觉得天南人的要求实在不算高,素波这种地方,设立个办事处,派上两个人来,再准备点备品备件,一年二十万绝对下来了,省一点七八万都够用,这么大的事情,花这么小的代价处理好,还不行吗?

“这个钱谁出呢?”副总冷冷地发问,他也承认事情不大,但是这个头没办法开,他不能指挥净水器厂,而更不能自己出这个钱,“我跟老板汇报一下,找人施加压力吧。”

“那得快点了,明天这个消息就要见报,”贺立有气无力地回答。

“什么,明天就要见报?”副总还是挺在意公司形象的,而且雅乐遭遇过一些负面新闻,也给公司造成了大小不等损失,危机公关的机制虽然不够完善,但是相对那些小企业是好很多了,“什么级别的报纸?”

“已知的有《天南商报》,”贺立有气无力地回答。

副总细细了解了一下这个报纸的性质,这才松一口气,“唉,民办报纸多少要好一点……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?”

“我拿什么阻止他们?”贺经理冷冷地反问,“我又有什么资格代表净水器厂说话?”

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好了,我知道了,”副总打着官腔挂了电话。

这件事情,怕是不那么好结束,贺立也默默地挂了电话,隐隐生出了点不好的预感。

第二天,《天南商报》果然登出了雅乐净水器的报道,其实刘晓莉的文章,写得还是相对公正的,她不但介绍了事情经过,同时也指出,据她了解,这个净水器是独立核算的部门。

按说如此一来,雅乐的空调和冰箱等,销售都不会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影响,然而,商报第一笔又岂是那么简单的?

她很尖锐地提出一个问题,雅乐是如何管理和维护自己的品牌的?做为国内知名品牌,怎么会允许出现这样的现象?消费者因为信赖这个品牌,才宁可高价购买你们的产品,你们就是这样肆意浪费顾客的信任?

文章末尾强调,这年头闯牌子难,毁牌子可太简单了,合家欢、亚细亚、巨人……多少原本可以成长起来的知名品牌,已经消失了在了历史的长河中。

“看到雅乐净水器暴露出的问题,笔者禁不住暗暗担心,虽然不知道雅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,但是衷心地希望,雅乐不要成为下一个失败者——知名品牌,请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。”

这一篇报道,让刘晓莉的名字再度进入公众视野,大多数人并不知道雅乐净水器是个什么,这种高端消费品,买得起的人并不多,但是没听说过雅乐的,还真没几个——雅乐的状况,糟糕到这样了吗?

不过刘记者没想到的是,在短短一上午,就有起码十个以上的电话打到天南商报,表示他们面临着相同的困惑,买了雅乐净水器,没人售后。

按照商报的统计,在正常的工作日里,报纸发行的当天上午,有效的信息反馈率,约占总额的五分之一,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他们大约总共能接到五十个类似的电话——放宽一点的话,是四十到六十个。

当然,这并不代表素波只有五十台雅乐净水器出了问题,现实情况只会更糟糕,这一部分人只是跟商报读者圈子比较近——这么算起来的话,问题还真的是很严重。

与此同时,还有其他媒体也注意到了这个报道,讲究一点的,打个电话来商报落实情况,不讲究的直接原封不动地扒走消息,大不了加一个“转自《天南商报》”就完事。

雅乐总部也在上午收到了贺立传真过去的商报,不过报纸是死的,人不在天南,切身体会就少一点,直到其他媒体纷纷打电话过来求证,雅乐人才猛地发现,似乎低估了天南商报的影响力。

然而,低估也就低估了,左右不过一张报纸,现在问题的关键,是要保住雅乐在天南的市场,有些威胁不能全信,也不能不信。

于是,雅乐的危机公关终于全面启动,应对天南出现的紧急情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