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90章 处处人情(下)

“吃过了,不过应酬的饭,没吃饱,让韵秋给我煮几个云吞,”吴言懒洋洋地斜靠在沙发上,也不起身,手里拎着电视的遥控器胡乱地揿着,“今天下午去曲阳视察,着凉了,肚子胀气得厉害。”

“是有了小宝宝了吧?”陈太忠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,笑眯眯地去摸她的肚子,“生出来男的姓陈,女的……随便她姓什么,我都认是我女儿。”

“你那枪……能打中靶子吗?”吴言不屑地哼一声,她动这样的脑筋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“你抱回来一个,只要说是你的,我就认了,归在咱俩名下了。”

“咱俩就能生嘛,何必找别人帮忙?”陈太忠感觉受到了侮辱,他探手一搂白市长,微笑着回答,“你要是不信,我跟韵秋先生一个?”

“你敢!”吴言眼睛一瞪,蹭地就坐了起来,要是说她比不过荆紫菱、丁小宁甚至蒙晓艳也就算了,连自己的秘书都比不过,那成什么了?

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好了,我那边人应该走得差不多了,我现在就回去。”

“你就只会气我,”吴言哼一声,也没理他,就看着他那么离开,不多时钟韵秋将一碗热腾腾的云吞汤端上来,陈太忠则是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“好香,给我也来一碗。”

“刚才不知道早说,”钟韵秋悻悻地嘀咕一句,转身又钻进了厨房。

吴市长拿个小勺慢条斯理地喝着汤,一边信口发问,“寿喜的那个政法委书记的叛逃,对杜毅的影响大不大?”

“你也关心这个?”陈太忠愕然地看着她,老张嚼谷两句八卦也就算了,你可是堂堂的副市长,没必要操这些闲心吧?就算杜毅下了你又上不去——章尧东,甚至许绍辉都上不去。

“下面都传疯了,”吴言皱着眉头摇摇头,舀起一个云吞轻吹几口,缓缓地放进嘴里,闭着双唇咀嚼几下咽下肚去,方始惬意地叹口气,“肚子多少暖和一点了……这个消息连乡镇干部都知道了,不少人认为,老杜这次危险了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笑一声,心说这种阴险的风儿,也不知道是谁放出去的,莫不是有人还惦记着给老杜点好看……甚或者浑水摸鱼?

不过想一想,这个可能性也不高,杜毅一旦端正态度,可供别人钻漏洞的机会就很小了,除非是黄家或者一号这种特大势力有意找碴,基本上不会出任何风险……嗯,黄家?

陈太忠琢磨半天,也找不出黄家要收拾杜毅的理由——虽然这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机会,他倒是更倾向于认为,是杜书记自己放出的风声,彰显他在此事上的不得已。

反正这诸多可能性真的说不清楚,而且很可能永远说不清楚,所以他也懒得再琢磨,于是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你觉得呢,他是不是危险了?”

“乡镇干部都知道他危险了,没准倒是不危险了,”吴言看问题的角度,也较为独特,不过她还是有点拿不准,“如果他没事儿的话,这件事情之后,又要有一次大洗牌,老杜这一次,面子掉得不轻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到这么一句话,禁不住皱一皱眉,他最近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,却是忘了考虑这一点,老杜败退得这么窝囊,会不会生出秋后算账的念头呢?

不过转念再一想,这个可能性是有,但也无需太过在意,他不屑地哼一声,“面子掉了又怎么样?敢跟我秋后算账的话,他就准备哭吧。”

“照你这么说,这次真的不会有大变动了?”吴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接着又话题一岔,“太忠在你文明办搞的这些,影响也越来越大了啊,杜毅这么一缩,你又能前进一些。”

“他要是早肯支持的话,也能跟着享受点掌声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“搞到现在,他还是得支持,真是不别扭不舒服斯基。”

“你们的约谈,谈下来不少厅级干部呢,”吴言放下了手中的汤勺,笑意盈盈地看着他,眼中满是炽热,“要是有特别好的位子,帮我留意一点。”

“你先沉淀一两年吧,”陈太忠可是知道,她对位子真的很挑剔——起码对上他的时候,她并不掩饰野心,地市的副职不愿意干,就是想着进省里。

不过,他也支持她的想法,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性副市长,到一个没人脉的地级市,真的不好开展工作,也太容易引起觊觎的目光了——副书记的话,稍微还好一点。

当然,该吹的风还是要吹的,他轻轻地点一下,“下一步,就是市管干部的干部家属调查表了,让你的人都注意一点,屁股要干净,别往枪口上撞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正好钟韵秋又端了一碗云吞过来,她放下碗来,正要转身离开,陈太忠伸手一揽,硬生生地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,淫笑着发话,“当然,韵秋的屁股,那必须往我的枪口上撞……”

“流氓,”吴言气得翻个白眼,一抬手将碗里剩余不多的汤汤水水倒进嘴里,转身向卧室走去,“陈太忠同学,来交家庭作业……”

陈太忠在凤凰整整地呆了两天半,其间的各种旖旎也是不用说的,而且他还抽出空回了家一趟——时至今日,他是越来越头疼回家了,很多人不方便求他办事,也没那个胆子,那么陈父陈母就是大家最好的公关目标。

他是周一早晨,才从三十九号穿起衣服赶赴素波的,其时蒙校长在呼呼大睡,小萱萱倒是有点警醒,不过母女俩折腾到大半夜,她也确实乏得紧了。

到了素波,差不多就是八点半了,文明办的人已经到了,陈太忠进了办公室之后,根本就没闲下来,一直忙到中午。

中午有饭局,文化厅厅长高伟请客,陈主任才说,我要跟手底下这帮人坐一坐,高厅长就很痛快地表示,那行,一起来吧。

于是,陈主任带了郭建阳、罗克敌和李云彤前往,高厅长也真不见外,放下架子来跟大家说说笑笑——他跟李主任开玩笑的时候比较多,不过这个正常了,傻大姐本来就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,高厅长这种老男人,撩拨她几句,根本毫无压力。

高伟这么平易近人,文明办的一干小干部对他也就客气得很,不过,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约谈干部,文明办里的人,多少也培养出了点骄纵之气,言谈之间也不落什么下风。

这就很了不得的了,要知道高厅长可是跟秦主任平级,就算省委出来的干部底气要足一点,面对这样级别的干部,能自如地谈话也就算不错了。

这是底蕴的积淀,就像组织部和纪检委的干部出来,见官大半级一般,职能在那里摆着的,以前文明办的干部出来,基本上是见人矮半头,能发展到眼下这一步,陈主任功不可没。

事实上,高厅长这么平易近人,也是有原因的,就在酒足饭饱之后,他有意无意地问一句,“太忠,你要搞的那个文化节……具体承办单位定下来没有?”

“这个还真不知道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摇头,接着手向上方指一指,“这种事情,还是得上面拿主意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,”高伟笑着点点头,这个文化节,宣传部牵头文化厅主办,广电局等单位协办,这都是没有问题的,他也不会跟陈太忠商量这种事儿,他要点明的是另一个问题,“不过,总是要有一个具体的承办单位吧?”

“承办?”陈太忠扫他一眼,总算明白高厅长今天的意图了,举办这种社会性的大型活动,虽然要文化厅来主办,但是具体经办,是可以由指定的文化公司来操作。

这种文化公司,可以是私营的也可以是国有的,像他在北京认识的苏总于总,手上就有这样的公司,不过陈某人只负责筹办这个文化节,对于具体经办,他并没有太大的兴趣。

其实有他在其中的话,这个经办只是形式上的,走一走账出面联络组织一下,当然,可以肯定的是,里面也会有点油水和人情。

但是陈太忠确实兴趣不大,钱那么多谁挣得完?而且从操作的角度上讲,省委管宏观省政府管微观,具体经办的话,文明办甚至是宣教部出面,也不是特别地合适。

“承办这个事情,我没有考虑过,”他摇摇头,很干脆地表态,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不管谁承办,要多配合,不懂配合的单位,我是要反对的。”

这就是表态无意插手了!高伟听得明白,他笑着点点头,“配合肯定是要讲的,不过这个承办的事情,太忠你还得帮着跟秦主任反应一下。”

“这个……高厅你直接跟他说吧,”陈太忠迟疑一下回答,他可不想揽这种事情,我做为出力最大的筹办者,把这一块让出来,姿态已经很高了,你还要让我为你背书?这有点不合适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