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87章 一夜春风来(上)

性质真的很恶劣吗?陈太忠撇一撇嘴巴,放下了电话,搁在以前的话,老黄这话他就信了,不过现在,他还真是不怎么相信。

国家干部到国外寻求政治避难,这确实不算小事,但是说破大天来,王刚也不过才是个副厅,虽然所处的位置比较敏感,但尚未到达危及国家安全的程度——区区的一个地级市的政法委书记,土皇帝罢了,重要性还及不上某些中枢机构的办事人员。

说到底,就是个面子问题,这种事情有人要叫真,那是肯定可以的,但是想蒙混过关,其实也很容易——关键还是看有没有人查。

陈太忠宁愿相信,是某些人想借此给杜毅施加一点压力,以换取某些利益或者支持。

他这么想,倒也不是臆测,昨天阴京华打电话说此事的时候毫无压力,今天老黄却是专门打电话过来警告——应该是在这一夜之间,发生了什么变数。

估计又是上纲要的那种事情吧?陈太忠随便猜测一下,就将此事丢在了脑后,这跟他又没什么关系,既然老黄不让随便折腾,那哥们儿谨守本心,不主动出击就完了。

十四号下午的时候,唐总理结束了为其三天的天南之行,飞回北京,而第二天一大早,秦连成就喜眉笑眼地通知陈太忠,“听部长说,省委有意加快干部家属报备的建设,尽快推出分级体系,咱们手上的活儿要抓紧了。”

老杜这次是被王刚连累了!陈太忠才不会相信,这是杜毅心甘情愿做的,不过官场里遇上这种事,那也是流年不利合该有难,没什么可抱怨的。

他相信老秦也清楚这一点,有些东西大家大家心知肚明即可,说明白就落了下乘,不过说到分级体系,他还有一桩事要警惕,“这个分级体系,不会由办公厅牵头来搞吧?”

“他们牵头也没用,”秦连成不动声色地回答,他猜得到小陈在想什么,事实上,别看某人号称消息灵通,可真要说在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,秦某人的消息也不差其多少。

毕竟,秦主任这么些年的官场不是白混的,有那些人脉打底子,他本身又是文明办的一把手,愿意向他示好的人也不少,素波官场的风言风语,也能传到他耳中——没有这个消息能力,那就是游离在主流圈子之外了,于是他回答,“到时候组织部会帮着关注。”

“那咱们现在能做什么?”陈太忠一听邓健东也冒出头来了,禁不住有点跃跃欲试的冲动,眼下这形势一片大好,是的,不是小好是大好,自打他来了文明办,就没有这么扬眉吐气的时候,“继续高调约谈干部?”

“等一等吧,”秦连成也高兴,但是看到他这副样子,禁不住还是要提示一声,“做事情,还是水到渠成最好,要等一等王刚事件的后续,不要让老杜觉得,咱们逼他逼得太狠。”

陈太忠一听,就知道老秦也是明白人,暗指老杜这一步让得心不甘情不愿——一晚上的时间不算太短,足够很多人去了解真相了,于是他皱一皱眉,“王刚事件,可能有后续吗?”

“这个……难说啊,”秦连成摇摇头,反正党的干部遇到事情了,往美国人那里靠是比较明智的选择,“只要能从泰国去了美国,小命算是保下了……他这么折腾,就是想活命,手上有人命案,跟一般的贪官还不一样。”

“嘿,我说呢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他对这一点,其实一直有点疑惑,这王刚跑都跑出去了,还闯美国大使馆干什么?你学一学那些卷款潜逃的贪官,随便找哪个角落,逍遥下半生不就完了吗?

这年头贪一点真的无所谓,没有特殊原因的话,跑出去真的没人愿意跟你叫真,就是那句恶心人的话了——有些人跑就跑了,抓回来反倒是麻烦。

可顺着老秦这逻辑,他就想明白了,为什么王书记跑出去之后,还要寻求政治避难——涉及刑事案件,国内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引渡啊。

王刚跑得那么匆忙,怕是没带了多少钱走,应该不具备销声匿迹做隐居大富豪的能力,既然不隐居,就很容易被人查得到,若仅仅是贪官,能被人查到也不怕,偏偏他手上有命案。

所以王书记做如此选择,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思——只要事情闹得足够大,美国人你保了我这一时,将来就势必不能让我被引渡回去,那时候刑事案件什么的就不重要了,话在人说,就算是铁案,也可以归到“迫害”那一类里去。

尼玛,这些年国家都培养出了些什么干部啊,陈太忠听得真是无语了,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,居然就空口白牙地颠倒是非,丝毫不考虑国体国格。

必须指出的是,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做为一个人珍惜生命是没有错的,但是王刚犯下的罪行,已经严重到了应该用生命偿还的地步——这个时候不知道反省,或者低调求生存,反倒是希冀靠抹黑祖国来获得生机,做人做到这个地步,未免太没有担当,太无耻了。

要不……我走一趟泰国?陈太忠听得气愤不已,不过这也就是一瞬间的念头,然后他就干笑一声,“不过,我觉得美国人未必会愿意庇护他,没多大价值……美国人可是最讲实用。”

“这可就难讲了,没价值也可以捂在手里嘛,”秦连成笑着摇摇头,身为北京出来的主儿,这种事情他听说得太多了,“姓方的在美国驻中国大使馆,都能憋一年多呢,最后还是要结合国内国际形式来看。”

“那咱们等不了王刚一年多啊,”陈太忠直截了当地回答,有这一年多时间,哥们儿这挂职早结束了,没准都升副厅了,“得有个期限吧?”

“关键是摸一下泰国人和美国人的态度,用不了多长时间,这个你比我经验多啊,”秦连成笑着回答,“你也可以主动去了解嘛,你在国外关系那么多。”

“这种事儿……算了吧,”陈太忠先是心一动,但是想一想跟凯瑟琳谈这样的话题,还真是不够丢人的,于是他给自己找个理由:老黄都让哥们儿低调了。

“那既然算了,你还问什么?”秦连成也是有点担心这家伙犯浑,听他这么说,心里就长出一口气,“今天三一五了,快忙你的去吧。”

三一五消费者日,陈太忠其实没上多少心,不过这年头不尊重消费者的现象实在太多了,他都不用多收集,就有N多的素材报了过来。

有些素材,是他自己就能处理了的,比如说素波的诸多中小学校反应,定制的校服质次价高,他给市教委沈主任打个电话就行了——你能不能处理?情况是反应到我这儿了……不能处理就直接上三一五了,而且,下一次再出现类似的事儿,就没这个招呼了。

又比如说,有人反应在某4S买车之后,服务跟不上,他依旧是一个电话过去——我是省文明办,有这么个事情,你们最好自己协调好,否则我不介意给你曝光……

遇到这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情,没准那边就要说我们没错,错都是客户的,他们错在啥啥啥了……您曝什么的光?

陈太忠真的管不了那么多,清官难断家务事,不过他有自己的逻辑,你没错怕什么曝光?我给你个选择,要么你让他取消对你的投诉,要么我去如实曝光——没准结果对你有利呢。

这种情况下,厂家就算略略地占理,也愿意破个小财免去是非,做生意讲的就是一个口碑,形象坏了那可真不好挽回——其实世间很多事,平心静气地坐下来沟通,并不难处理。

真有那就觉得受了委屈的厂家,一定讲个水落石出,陈太忠也就派人过去了解了,消费者讲理的话,我们支持你,消费者不讲理……那你自己继续不讲理去,要是厂家反过来投诉你不文明的举动,我们还会查你。

这些能自己处理的素材,那都不是问题,陈太忠要考虑的,是一些带有普遍意义的、电话上又不好解决的问题——令他郁闷的是,这其中有些事情,碍于某些人的面子,他还不太方便下手。

像卫生系统的一些事情,他早就想伸手管一管了,但是架不住从陈省长到卫生厅长,都跟他认识——人情大于天,他只能旁敲侧击地表示一下不满。

好在的是,文明办陈主任目前在省里也小有名气了,他表示一下关注,别人也就不好做得太过分——陈主任这是给面子了,真不想要面子,那里子也要掉光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