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85章 性质恶劣(上)

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:我靠,让你把纸条传给潘剑屏的……

他就是因为这个消息,而被郭建阳推醒的,原本这跟文明办的关系不大,但是想一想总理正在这里考察,而此事性质又过于恶劣,被人利用了就不好了。

于是坐在会议室里,他思索再三,决定给潘剑屏递个小纸条,王刚事情的败露,不但是潘部长关注了那孤儿寡母,跟文明办搞的干部家属调查表也有直接关系——部长多知道一点消息,在接下来的发言里就不会被动。

谁曾想,拿了小纸条的人传了两道之后,居然直接将条子传到了杜毅的手里,这让陈太忠看得郁闷难耐:怎么能这样呢?

杜毅当然知道这条子传错了,他甚至都知道,这条子就是陈太忠写的,所以说出这话的时候,他心里也是有点无奈:王刚的事情,迟不发作早不发作,偏偏是这个时候发作,真是……某人的运气,果然有如传说中一般的强大。

杜书记看纸条的动作,也不是什么秘密,关注到的人自然会寻找纸条的来源,座谈会结束之后,潘部长陪着领导往外走,扫到陈太忠的时候,停下脚步走了过来,“小陈你好一点了?”

“其实就没大病,有点低血糖,劳累过度吧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输了点液睡了一觉,现在就又是精神抖擞了。”

“条子上写的是什么?”潘部长以低不可闻的声音发问了,小陈进来的时候,他就看到了,发现小家伙安然无恙,他还是比较欣慰的,那么,那些小动作,也就被他扫到了。

陈太忠三言两句解释完毕,然后又强调一遍,“本来是写给您的条子,那……”

“你不用说,我知道,”潘剑屏制止了他的话,部长刚才就在会议桌边坐着,自然能看到一些现象,而且他也非常确定,小陈给谁写条子,也不可能给杜毅写,那不符合逻辑。

他倒是挺在意消息的本身,这个突发的消息,将杜毅逼得不得不表态支持干部家属调查表,但是同时,这对文明办也未必全是好事,起码别人可以恶意假设——如果不是你们吃饱了撑的搞这个家属调查表,王刚也不至于这么狗急跳墙吧?

唐总理的晚饭依旧是活动,不过这次跟宣教部就没什么关系了,潘剑屏本来想着,跟秦连成和小陈讨论一下最新情况,后来又一想,小陈才从医院里出来,自己作为领导,也不能太不体恤下属,“那你回去,好好休息一下,别乱跑了。”

陈太忠倒是想休息呢,但是不可能,他打开手机后不久,就接到了林莹的电话,“陈主任有空没有?”

“你要在素波的话,我有空,别的就没空了,”陈太忠笑着答她,他知道她现在张州,操持她的阳光大酒店,“这两天有领导来,我在忙接待呢。”

“我可是就在素波,你说的,你有空,”小林总在那边笑了起来,“来大厦这边我的家里吧,那谁去北京了。”

那我也不能去你家啊……那意味着没有后续不能尽兴,陈太忠可知道她不喜欢在家里乱来,他才要拒绝,猛地又想起一个可能来,“你不是有事儿才想起找我来吧?”

“就是想让你引见一下嘛,”林莹的声音有点慌乱,好半天才怯生生地发话,“不需要当场引见,方便的时候递个话就行……我爸只是想接触一下唐总理。”

你这个话我信,陈太忠非常确定,林海潮没有靠上唐总理的计划——起码目前没有,海潮集团背后,那也有利益攸关团体,未必就稀罕老唐。

而且海潮跟蓝家结了仇,这样的庞然大物,怕是唐总理也未必愿意轻易得罪——煤焦本来就是蓝家的禁脔,为此不知道使出了多少的手段。

而林海潮又是天南人,这里是黄家的传统地盘,就算老林总再怎么巴结老唐,一字眉最多也只会保持个接触的关系。

“相见争如不见,”他轻喟一声,“有些人,认识还不如不认识。”

“那我见一见你,总可以吧?”林莹也轻叹一声,她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?“其实,帮我父亲问一声之后,我……就可以出去见你了。”

“嗯,那好啊,去湖滨小区吧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今天他跟小萱萱喝了一肚子的绿茶,现在想喝点铁观音了,“到我的别墅来,品茗赏雨。”

小区这个别墅,买的真的不错,三层半的小楼,那半层面对对运河公园的一面,是大大的落地窗,打开窗户,还能听到雨打在湖面上的声音。

不过林莹来到别墅的时候,猛地发现,四层上除了陈太忠,还坐着一个相貌异常英俊的男人,正端着一瓶矿泉水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,“烦人啊。”

能来这个别墅的男人屈指可数,这位当然就是许纯良许大公子了,他被今天的事情郁闷到了,来找太忠抱怨,“你说这蒋君蓉也是的,乱出什么的风头,非要请老唐来看手机,这下可好……又生变数了。”

许主任是个随性的脾气,但是他要琢磨事情,想象力也绝对没问题,今天唐总理一句“要对得起外国厂商的信任”,他听得脸登时就绿了。

没错,他跟蒋君蓉是在唱双簧的,但是这种事儿声张不得,真的没什么人知道,素凤打算摆德国人一道,连段卫华都不知道。

这不是陈太忠信不过老市长,而是说这个年头跟国外企业发生合同纠纷,不是任何一个政府官员希望见到的——为了经济发展和政府形象,有再大的委屈也得忍。

更别说素凤不但打算阴人,要阴的还是西门子这种巨头,也亏得主事的是蒋君蓉,支持者是许纯良和陈太忠,除了这三个胆大妄为的家伙,整个天南怕是都很难找出第四个人了。

陈太忠知道,老市长是个很关注的民生的人,但是他也不会提前通知对方自己的底牌。

所以现在素凤手机的人,都以为厂子里已经接受了西门子降价的方案,蒋主任正在跟上面做工作,关于这一点,大家能理解——价值一百的东西卖成九十五了,关键是数额还巨大,这事儿先说清楚的好。

当然,许主任表示反对,大家这也是知道的,而且不少人心里也暗暗地支持他,本来嘛,签好的合同怎么能再撕毁呢?不过这个反对,想来也是没什么意义的——谁斗得过洋人呢?纯良主任,这还是太年轻啊。

按说,决策层是不需要考虑大家的感受的,但是唐总理这么转一圈,问题可就大了,别的不说,在场的德国人都听到了,这是中国的国家领导人都发话了,要让我们满意啊。

再有就是,素凤手机那么多人,也不是铁板一块,这里环境好待遇高,又是高科技企业,虽然是股份制公司,但合股的双方都是政府背景,也算是国企,里面也有那么几个能歪嘴的人——总理没指示的话,可能没什么问题,但是有了这个指示,生出点变数很正常。

许纯良就是在头疼这个,所以他晚上都没去凤凰,要扯着陈太忠把事情说道一下,他……担心出幺蛾子,而且必须指出的是,他的担心是有道理的——许某人不操心什么事情也就算了,一般操起心来,也是算无遗策。

“你现在着急也没用,先挺着,”陈太忠安慰他,他也不认为纯良的担心毫无道理,但是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,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”

“问题是,阻力里,就没算老唐这一环的嘛,”许纯良可是静不下心来,他双眉紧皱——从这一点上来说,他真的算是一个肯为企业着想的领导,“到时候德国人把状告到老唐那儿,怎么办?而且下面鬼鬼祟祟做小动作的人也绝对少不了。”

“少不了,那又怎么样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正好这个时候,他看到林莹上来了,“来的正好,茶具都是现成的,帮着冲壶茶,给许主任降一降火气。”

“我发现你比我还皮实,”许纯良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陈太忠一直很羡慕他的淡定,但是他心里,何尝不羡慕太忠那种“一切尽在掌握”的雍容?说不得他吐露一句实话,“说真的,我确实在乎这个合同,而且……就没觉得它会溜走,我不能容忍这样的失误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他似乎是吐露了一个重要秘密一般,长长地吁一口气,然后他很随意地一侧头,顿时就呆住了,“咦……林莹?”

“许主任好,”小林总倒是不见外,大大方方地点头招呼。

这俩人是认识的,但是许主任做梦也没想到,小林总会出现在太忠的私密别墅里,这个味道是什么,那再清楚不过了,林莹不但成了陈太忠的女人,而且,她还跟他其他的女人相处得很和谐——这可是林海潮的女儿啊,太忠,你到底打算花到什么样的程度?

下一刻,他发现了自己的神态不是很对,于是尴尬地笑一笑,“第一次在这里见你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