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83章 老唐中枪(上)

首长下午的安排,是去参观一下新落成的天南省科技教育中心,再去看一看高新区的素凤手机项目,2001年的手机生产线,搁在哪里也算高科技产品。

为了迎接这个视察,连许纯良都留在了素波,没有赶往凤凰,唐总理隔着玻璃,看着明亮整洁的车间,以及专注操作的工作人员,一时间连连点头,“嗯,他们手上的白手套……是防静电的吧?”

“是防静电的,”蒋君蓉笑着点头,“首长您的知识真丰富,我们接受了西门子的专业培训,非常注意这些细节……”

这就是同级不同命,同为正处,树葬办主任就只能站在观礼台下,远远看着首长参加活动,而素凤手机项目负责人,则是能近距离接触首长,并且进行解说。

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树葬玩的不过是个移风易俗的概念,略略一了解大家就都知道了,不需要某人在一边讲解,而手机生产则是实打实的高科技,换个旁人来,还真的说不出什么门道,而蒋主任不但年轻貌美,更是掌握了足够的专业知识。

“我想进去看一看,是不是还要换鞋换衣服啊?”唐总理的兴致很高,跟面前的美女打趣。

“这个……理论上应该是这样,手机生产对防静电和防尘的要求很高,换鞋倒不用,有鞋套,”蒋君蓉犹豫一下点点头,她也不是死板的人,理论上三个字就是对权力的让步。

“那我就不进去了,隔着玻璃也能看清楚,”首长点点头,又问几句之后,最终表态。

“别的手机生产商在国内大战的时候,你们能别出蹊径走出国门,这一点非常值得肯定,一定要抓住这次难得的机遇,不辜负国外厂商的信任,等你们的手机在世界上成为知名品牌,我还会再来的。”

“非常欢迎,我代表我们企业的全体员工表示,期待首长再来的那一天尽快到来,”蒋君蓉笑眯眯地点头,眼中却有一丝隐忧掠过,而许纯良在远处听着,嘴角禁不住抽动一下。

一边的翻译人员,低声地向几个德国人翻译着首长的意思……

视察完素凤手机项目,首长一行来到了省委,现在已经五点十分了,接下来应该是一个四十到四十五分钟的座谈会,谈一谈天南省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心得。

其实这个时候,陈太忠又该露头了,但是他偏偏地没来,潘剑屏见到文明办除了秦连成,只来了洪涛、刘爱兰和罗克敌,一时间很有点恼火,于是低声发问,“陈太忠呢?”

“两点多的时候,他昏倒了,醒过来的时候,去检查了一下,发现血压极低,高烧三十八度九,”秦主任低声回答,“现在在医院输液呢,状态很不好,处于昏迷中。”

“他的身体能不好?”潘剑屏禁不住皱一皱眉头,那家伙不但打架不含糊,万人长跑支持北京申奥的活动中,小陈在正林还拿了一个第一呢。

“他这一段时间,确实有些劳累过度了,”秦连成低声解释,“操心的事情太多,我看着都有点心疼。”

“唉,”潘剑屏听得轻叹一声,没再说什么。

两位领导可没想到,陈太忠此刻,正陪着唐亦萱坐在童山的天湖中,尽情地赏雨呢。

陈太忠将荆老送回家,在荆家混了一顿午饭之后,来文明办打个小盹,不成想就在即将要上班的时候,唐亦萱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,凤凰下雨了,记得你说过什么吧?”

“这会儿下雨了?”陈某人禁不住呲牙咧嘴,他可是知道,下午晚些时候,首长要来省委谈精神文明建设的话题,真是为难啊。

“嗯,”唐亦萱哼了一个长音,然后才笑着发话,“不过气象预报说,这尝雨会下很长时间,晚上来赏夜雨也很好。”

“你等一下,我安顿好了就过去,”陈太忠听她这么体贴人意,反倒是凭添不少内疚,于是心一横,“最多半个小时,等着我啊……”

这半个小时,自然就是陈太忠布置现场,他不但成功地昏厥了一下,又要郭建阳载着自己去医院,挂上吊瓶往病床上一躺,就睡死了过去,还不忘吩咐郭建阳一声,“谁来看我,你也别叫醒我。”

他万里闲庭到三十九号,唐亦萱早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,就化了淡妆换好了衣服,见他一面之后,还没来得及问去哪儿,只觉得眼前一花,就被他搂着来到了童山的天池。

饶是小萱萱对他的各种神异早有了解,但是从家里一转眼就来到了荒郊野外,而且还是很荒凉的地方,也禁不住愕然,她四下看一看,终于蹙着娥眉发问,“这是哪儿啊,不是又在家里面给我做的布景吧?”

“这是童山天池啊,”陈太忠觉得冤枉透了,他皱着眉一摊手,“咱俩来过的,你仔细看一看,上次有人在这儿,差点拿枪打天鹅来的嘛。”

唐亦萱四下看一看,似乎还真是那个地方,不过现在的童山,整个都被笼罩在朦胧的春雨中,模模糊糊地看不分明。

凤凰市区的雨是中午落下的,但是童山的海拔高,下雨的时间还早于市区,所以这里静悄悄地空无一人,只听得到细碎的雨滴打在地面和草木上的沙沙声。

“别看了,肯定就是这儿,”陈太忠当然知道自己没有作假,“下午唐总理去我们单位座谈,我都溜过来了,你这么怀疑……真是令我伤心。”

“跟你在一起,真的是很难分清楚真和假,”唐亦萱微微一笑,然后探手轻轻一搂他的腰,“好了,再弄个亭子出来,咱们钓鱼吧?”

“钓鱼……我没带鱼竿啊,”陈太忠嘴里抱怨,手上却不慢,眨眼就在天池里升起了一方土台,小萱萱难得有这种小鸟依人的时候,他自然要分外珍惜,“来,咱们上去。”

童山的风景,本来就是天南省一等一的,山顶的天池,更是绝佳的风景浏览处,眼下早春二月草长莺飞,延绵春雨之下,湖光山色烟波浩渺之中,搭个小亭子钓鱼,那是要多惬意有多惬意了。

尤为难得的是,唐亦萱准备得很充分,她带了一大保温桶热水来,支开一个防风小炭炉,放一把小茶壶在上面烧着,又摸出紫砂壶和茶叶,冲茶洗茶忙得不亦乐乎。

看到她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的光芒,陈太忠心里浮起一股淡淡的暖意,一字眉的笑容,哪里有我家小萱萱的笑容赏心悦目?今天下午及时赶来,哥们儿是做对了。

这个洗茶冲茶耽误了不少时间,小炭炉是防风的,但是想让木炭烧得大红,也得一段时间,哪怕茶壶里的水,都是保温桶里的热水。

十分钟之后,一壶开水注进了茶壶,小萱萱又从脖子上的须弥戒里摸出两支鱼竿来,递给陈太忠一根,“来,咱们看谁钓得鱼多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接过鱼竿,又一伸手,“鱼饵呢……给我点。”

“鱼饵……”唐亦萱嘴角一抽,居然就愣在了那里。

陈太忠见她瞠目结舌的样子,禁不住放声大笑,不成想一个粉白的小拳头捶到他肩头,小萱萱恼羞成怒地发话了,“变几条蚯蚓出来。”

“那能变出来吗?得挖,”陈太忠的笑声还在耳边,人影一闪已经不知了去向——湖底淤泥升起的平台里,是不可能有蚯蚓的,那里没氧气。

“嗯?”唐亦萱发现身边人不见了踪迹,先是一喜,接着又是空落落的说不出的难受,她的胆子倒是不小,但是这样的环境下,孤寂感是难免的。

所幸的是,没有过多长时间,她只觉得眼前一花,陈太忠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他冲她摇一摇手里的纸盒,“好了,抓了十几条,应该够了。”

然后,两人就坐在阳伞搭成的小亭子下,一边品茗赏雨,一边钓鱼聊天,无比地惬意休闲,而且,唐亦萱居然真的钓起了两条二两多的小鱼,高兴得她咯咯直笑,“这马上就五点了,六点钟停止比赛。”

“比赛,得有赌注吧?”看到她开心,陈太忠也很开心,肉体上的满足和精神上的满足,带给人的感觉不尽相同,“我要是赢了你呢?”

“你要是不用非常规手段,肯定赢不了我,”小萱萱信心满满地回答,“茶都换了一壶了,我钓了两条,你一条没钓着。”

“我保证不作弊,但是,我要真的赢了呢?”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她,那眼光是怎么看怎么淫荡,“那咱们就夜宿童山,让绵绵的春雨和我的热情,同时浇洒在你的身体上?”

“会……会有点凉吧?”唐亦萱支支吾吾地回答,一副欲迎还拒的样子,其实她的骨子里,并不排斥那些年轻的激情。

“我就是你的被子嘛,”陈太忠笑得越发地不堪了,然后手一抖,鱼竿就猛地一沉,“嘿……好巧,这是赢的预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