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81章 浅坑(上)

曹秘书长上前换鞋被拒一幕,被诸多人看到了眼里,李无锋、陈洁等人听说了,只是笑一笑,副总理的脚,是你随便碰的吗?更别说鞋子里面有什么东西,别人还要检查呢。

也就是那些随员知道,曹福泉是省委秘书长,要不然他连首长的身都近不了。

可是秦连成听了,就是老大的不屑了,这时候,他已经跟陈太忠趟着水上了台阶,视察第一线的现场,他轻声嘀咕一句,“切,我一直以为,曹福泉是条汉子呢,合着这种没皮没脸的事儿,他也会做啊?”

其实以他的眼界和经历,对这种事情不该这么敏感,官场里巴结领导的手段,比这更过分的有的是,等级就在那里摆着呢,一个副省帮一个副总理换鞋,这不是正常吗?

但是最近,文明办被曹福泉折腾惨了,秦主任心里真的很不痛快,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牢骚,真要说的话,也怪曹某人往日里表现得太过强势了,给人以铮铮铁骨的感觉,旁人断断想不到,此人也有如此柔情似水的一面。

“人家这才叫懂规矩,”陈太忠听得微微一笑,可他的心里,也是感触颇深,“反正换给我,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,所以他是副部,我才是正处……性格决定命运。”

“他在你这个年纪,连副处都不是呢,”秦连成笑着看他一眼,秦主任出身不低,所以从他的眼界上说,也不太看得惯某些蝇营狗苟——虽然他知道那么做无可厚非。

反倒是对小陈的个性,他是越来越喜欢了,“其实,巴结领导太过,也未必是好事。”

两人一边说,一边走到观礼台,由于李无锋临时追加了点钱进来,观礼台的规模和装饰,比陈太忠来的时候,要强出不止一点半点。

李无锋也在观礼台,不过他现在忙得脚后跟打屁股了,视察一遍之后,他又安排人在旁边搭土台建亭子,以便燃放爆竹。

陵园这边的准备,还是很充分的,由于素波近来一直阴云密布,所以价值三万余元的鞭炮都做了防潮处理,不过雨下成这样,平地上肯定放不了啦,只能搭个亭子放。

就在一片忙乱中,唐总理精神抖擞地走了上来,他身后有人撑着伞,左右是蒋世方和杜毅,这二位也是换上了雨靴,其他人可没那么好的命了。

其实这雨也不算大,天南很少有太大的春雨,眼下这般尴尬,无非是大家处在山脚下,山上流下来的水太多了,到了观礼台所在的这个平面,一边已经用沙袋将流过的水堵到了两头,脚下无恙之后,那头上的雨真的就感觉不大。

随着首长的到来,已经提前上来的记者们纷纷架起长枪短炮,拍摄首长冒雨参加树葬陵园奠基的经过。

就在一片哄闹之中,穆海波在人群中寻到了王毅单,他走过去低声发问,“人工驱雨车已经准备好了,省长让我过来问一下,能不能开始作业?”

王秘书一听,就是微微地一愣,他和穆海波,一个是省委第一秘,也可以说是天南第一秘,另一个是省政府第一秘,平日里打交道真的不多,这个请示就有点诡异。

而且这人影办主要归政府序列,现在让杜书记拍板,显得好像也有点不对劲儿。

“那我也得找个机会,才能跟书记请示吧?”王毅单一时想不出哪里有什么不对,就下意识地先推脱一下,反正杜书记现在陪着首长,哪里可能任由他上前嘀嘀咕咕?

“哦,那你尽快通知我吧,”穆海波点点头,身子一侧就待离去。

“等等,”王毅单已经反应过来,是哪里有什么不对了,要是搁给一个特别沉得住气的主儿,估计就记下这笔账,以后慢慢算了,但是王秘书终究年轻,他又觉得自己的地位,比穆秘书高那么一半点儿,所以就不能容忍这种阴招。

见到穆海波讶然转身,他才沉着脸发问,“你说的这个驱雨车……是发射火箭弹的吧?”

“哦?”穆秘书略略错愕一下,方始回答,“可能是吧……我不是专业人士。”

王毅单冷冷地扫对方一眼,转身走开了,他好悬没把肺气炸了,我操你大爷,唐总理在这里参加活动,你让我拍板发射火箭弹……尼玛什么玩意儿!

当然,这个火箭弹发射,不可能是对着首长来的,但是一发射火箭,它就有响动,就算没有战斗部,这也是火箭,首长听到了,会怎么想?

千金之子都绝对坐不垂堂,这堂堂的国家级领导人,哪里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?而且,火箭上天之后失灵也是有存在概率的,谁能保证绝对不会出意外?

所以对大家来说,眼下最负责的态度,就是帮首长撑好伞,驱雨……驱你娘的大头鬼!

王毅单相信,要是自己没发现蹊跷,直接把问题汇报到杜书记那里的话,迎接自己的绝对是一个冷眼,要不说这穆海波可气呢,这是要我在老板面前自毁形象啊。

而更糟糕的情况是,杜书记没反应过来,直接点头了,这问题就……大得没边儿了。

当然,这个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,以杜老板多年的官场经历,应该不可能不考虑到这些,然而老话说得好,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——谁还没有个一时糊涂?

总之,王毅单相信,把这个请示报上去之后,自己的悲惨命运会就此决定。

而更让他感到憋屈的是,这种恶心事儿,他还不能汇报给老板,只能默默地吞下,否则不但有邀功之嫌——蒋世方为什么这么报复?同时更是自曝自己判断力不佳,这么浅的坑,没摔倒还值得沾沾自喜?

算你小子走运!远离他的穆海波,也在暗自嘀咕,这话真的是蒋世方授意他问的,原因很简单,刚才王毅单在唐总理面前下省长的面子了。

蒋省长其实没想着马上报复,一省之长不是龙组睚眦,这点气度还是有的,接到下面的请示之后,他本来想骂人的——没错,你们准备好了,请示是应该的,但是……这火箭弹不知道早点打,现在还能打吗?

但是转念一想,这顺手就能阴人,那他索性就交待给穆海波了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就算杜毅拍板了,这火箭弹一打,蒋某人绝对要跟着倒霉,但是蒋省长很确定,杜书记不会上当的,这点觉悟都没有,那也配当省委一把手?

退一万步讲,杜毅一时糊涂,鬼迷心窍地点头了,这火箭弹该不该打,还是要过他蒋某人这一关,他拒绝之后,还可以借此落杜毅的面子——你差点闹出天大的笑话啊。

杜毅要是隔过他指挥人影办——那是你自寻死路,我不狠狠掀你一把才怪!

事实上,就算王毅单能品出来这味道,不上当,蒋世方也不在乎——小子,我就是看你不爽,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处级干部给省长上眼药了?以后还有你哭的时候。

不过,既然一切假设都没有发生,那么,首长的活动也就进展得顺顺利利,不过这个时候来的大佬实在太多了,陈太忠这个树葬办主任,居然连观礼台都上不去。

但是他也顾不上抱怨这些,眼见这里的秩序逐渐恢复正常,他赶忙又奔下台阶,假巴意思地从车后备箱里摸出一把大号阳伞,又摸出一双雨靴——荆大师还在车里坐着呢。

荆以远这次为了支持这个便宜孙女婿,也是吃了点小苦,别的不说,这一路的颠簸就够他受的,不过等他穿好雨靴下得车来,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,看一看笼罩在春雨里的群山,情不自禁地叹口气,“这么好的地方,真的是太美了,唯一缺少的,就是绿色啊。”

总之,今天虽然天公不做美,但是有强有力的组织保障,也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,剪彩、燃放爆竹、领导讲话,然后是唐总理拎着一把铁锹,象征性地挖几下,当然,杜书记和蒋省长是一定要跟着摆造型的。

这一通忙乱之后,杜书记致结束词,陈太忠在台下跟祖宝玉站在一起,祖市长是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市长,也是今天素波市到场的唯一一个副市长,以相机配合首长的指示,不过他也站不到台上去,跟陈太忠算是难兄难弟。

听着听着,陈某人就冷哼一声,“嘿,我还以为杜老大会说‘唐副总理’呢,合着他也知道,有时候那个副字不得不省略啊。”

“呵呵,”祖市长干笑两声,他本来就是分外讲究言谈措辞的主儿,而杜书记的对称呼的执着,在厅级以上的干部里,基本上算是人尽皆知,然而小陈敢在这个场合,说出这样的怪话,还是很令他感到意外,你这家伙的胆子,不是一般地大啊。

不过,两人的关系真的不错,而且他跟杜毅,可以说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所以他不动声色地四下扫视一眼,笑着低声发话,“事急从权,曹福泉可不是也给首长换鞋去了吗?我早跟你说过……曹福泉绝对没有大家看得那么简单。”

“照你这么说,曹秘书长,该是枭雄一样的人物了?”陈太忠一听就来了兴趣,别人评说曹福泉,听不听无所谓,可祖宝玉不但是口舌严谨之辈,更是跟老曹共事多年。

“他成不了枭雄,这个人肚子里的弯弯绕很多,”祖市长摇摇头,他不愧是措辞考究之辈,说完这么一句话,居然就再也不肯多说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