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79章 人影办(上)

载着唐总理及其随员的大巴,在路上风驰电掣地行驶着,机场到宾馆的安保早就安排好了,连时间卡得都很准,群众们只是受到了三五分钟的影响,没有多人能想得到,一个副总理莅临素波了。

首长就下榻在天南宾馆,没有去市郊的清滟山庄,事实上,那里才是接待总理级领导的所在——那个山庄类似于凤凰的临湖疗养院,一年都接待不了多少客人。

安顿下之后,就是杜书记和蒋省长汇报工作,以及行程的安排了,这个时候,杜毅就算再不待见文明办,也要附和着肯定文明办的工作,哪怕回头再翻脸不认也算——人家首长就是为这个来的。

大约是五点半左右,荆老被工作人员请到了总统套的会客室,天南宾馆的总统套都是改造出来的,会客室不大,不过饶是如此,还是摆了一张四米长的会议桌。

唐总理占据会议桌的一头,蒋世方和杜毅左右相伴,又有四五个人依次排列,那荆老进来之后,就只好占会议桌的另一头了。

而陈太忠是搀着荆老进来的,索性就陪着坐在另一头了——他进来的时候没有人阻拦,想必是有人招呼过的。

唐总理跟荆老半师半友,真是有不少闲话说,这些话,杜书记和蒋省长能插上嘴的时候不多,但是他们还得满面笑容地坐在那里听着,不能露出丝毫的不耐烦,要不说这官场上,是先做人后做事。

聊了一阵之后,首长将目光转移到荆老身边的年轻人身上,“荆老……这是谁?”

“陈太忠,我孙女的男朋友,也是省文明办的副主任,”荆以远笑眯眯地回答,“这个树葬陵园,他下了功夫,是省树葬办的主任。”

“首长好,”陈太忠恭恭敬敬地站起身,至于说上前握手——免了吧,级别差太多了。

“哦,你就是陈太忠?”唐总理饶有兴致地看他两眼,才点点头,“荆老很说了你不少好话,黄老对你的评价也很高啊。”

这中央领导下地方来,说话真的是……不用忌惮太多,诸多省部级干部在场,首长就能很直接地点出一个大家都知道,却都不便说的话:姓陈的你就是黄家的人!

唐总理跟黄家不是一回事儿,所以这话虽然是很和蔼地说的,算是褒奖,褒奖陈某人的工作,但同时也算摆明阵营:小家伙,我跟你不会再有更多的交集。

“这……一点小成绩,都是组织高度支持的成果,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不但有充分的指示和关注,而且组织得当,同时又是文明办的坚强后盾……我们只是具体执行了一下。”

陈太忠可没想到,老唐会直接跟自己说话,还是褒奖的这种,说不得哇啦哇啦说几句套话,然后又想到了等在外面的秦连成,“具体情况,我们文明办秦主任最清楚。”

难为你了啊,蒋世方看到这家伙在副总理面前,都谈吐自如,禁不住也暗暗点头——虽然还有一点点的紧张,但是比一般人不知道强出多少去。

官场上的气场可不是白说的,到了副总理这一级,戒备森严的警卫,上位者的威压,旁观者的静默——杜毅和蒋世方都不会多说话,在这种几乎能令人窒息的气场下,常在中央机构做事的干部略微会好一点,地方上大多数处级干部能把话说囫囵了,就算不错了。

尤为让蒋省长惊讶的是,这家伙居然胆大包天到把秦连成推了出来,要说把功劳推到领导身上,也是一个下属该有的觉悟,但是你看看清楚自己在跟谁说话好不好?堂堂的副总理,要见谁不见谁……是你一个小处长能置喙的吗?

杜毅是一脸的沉静,可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平静,你小子居然记得把省委放到省政府前面,我这是该笑呢,还是该苦笑呢?

“这个我会了解的,你坐,”难得地,首长不但没计较这家伙的冒失,反而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——越是大人物越随和,这话不是白说的,他身边的气场,就够威慑人的了。

而他越随和,杜毅和蒋世方说话就越小心,这个时候,谁都不敢发出什么个性化言论——反倒是不如陈太忠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。

接下来的会餐,陈太忠就坐不到那一桌了,主角光环终究难挡体制森严,正经是他在所在的那一桌,都是敬陪末座——上首是潘剑屏和陈洁,依次下来是秦连成、李无锋、关正实和文化厅的老大高伟等人。

到了六点五十的时候,主桌上的荆老要走了,虽然荆涛也开了他的桑塔纳,不过陈太忠还是主动请缨去送人——这里的气氛真的太压抑了。

对于他这个请示,潘剑屏和陈洁犹豫一下,到最后还是潘部长无声地点点头,算是准了。

将人送到天大的宿舍之后,陈太忠也没有着急离开,而是陪着荆老在院子里慢慢地踱步,荆涛却是不愿意陪了,“爸,有太忠陪着你呢,我先回了,还有几个教案要整理。”

“把你手上的事情尽快整理好,”荆以远吩咐他一句,“过两天我跟小唐私下交流一下,到时候你得作陪……小陈去不去?”

“我不去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“荆教授去一趟,以后北京那边有点事情也方便招呼。”

荆老是闲云野鹤不假,但是该有的章法也都懂,比如说今天,他没有让儿子伴着自己,而是让陈太忠出面——因为这是正式的官方场合,荆涛出面有点不伦不类。

但是私下接触的时候,拉上荆涛就很有必要了,这也算是给儿子积攒点人脉——就算儿子不需要了,孙子孙女总还是需要的。

这就是陈太忠的所指了,荆涛的子女荆俊伟和荆紫菱,同时在京城创业,难免要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,多一份人脉,就少一份麻烦。

荆紫菱因为她的美貌和聪慧,很得黄老喜爱,但是以京城之大,很多地方是黄老也看护不到的——起码是不好为小事叫真,这个时候,其他势力的关照更方便一点,而今天来的首长,恰恰跟黄家无关,具有很强的互补性。

“我还以为您只惦记着这小子呢,”荆涛哈哈一笑,转身就走了。

荆以远也没理儿子的调侃,慢吞吞地在院里散步,一边走一边很随意地聊着,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,他又说一句,“好了,我也该回去了,这么近不用送了,你直接去宾馆吧……小唐是来看文明办的,你不在,是对你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。”

“再走一走吧……那里领导那么多呢,无所谓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而且那地方呆着憋闷,我觉得也不自在。”

“嘿,恃才傲物啊,”荆以远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他刚才的话是好意,但也不无一丝试探的心思——只是试探一下小陈的心性,没有别的意思,大师的胸襟还是很豁达的。

眼见小家伙拿得起放得下,他心里就越发地开心了,不过从大局上讲,他还是不支持小陈表现得太另类,于是他又劝慰一句,“年少轻狂……往往会影响到能力的发挥。”

“年少不轻狂的人……往往就没什么能力可发挥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傲然地回答。

“嘿,”荆以远听到这个回答,禁不住就笑了,做为一名一骑绝尘的大师,他其实是非常欣赏这个答案的,不过在现今的官场……这个逻辑不合用啊,“这个问题,哪天我专门跟你说一下,今天时间是真的不早了,明天还得跟你去参加奠基呢。”

这话还真不假,荆老请唐总理来,用的就是这个名义,到时候他不出面也不合适,而且他都预定了要在这里混一棵树,大师的洒脱,不是一般人能企及的。

而眼下,终究是七点多了,他也是年近百岁的老人,明天赶这个仪式还要早起——虽然他往常也早起,但是去上谷那小两个小时的颠簸路途,也是很考验人的。

对唐总理来说,这也是个考验,原本他想晚上就抵达上谷,第二天就不用耽误那么长时间了,在几个副总理中,他是出名的不爱早起。

但是天南人很为难地表示,说上谷那边的接待条件太差,而且这走夜路也不安全,要不咱推迟一下奠基仪式的开始时间?

这怎么可以呢?首长是爱睡懒觉,但这只是个人生活习性使然,从下面一步步走到副总理,要处理各种突发情况——生物钟早就不存在紊乱一说了,基本上就没有生物钟。

所以他果断地决定,那我今天早睡,明天七点钟,大家准时出发,九点之前要抵达现场,一定不能误了这个奠基仪式。

唐总理早睡,肯定会让某些人心生遗憾,而他的早起,也会导致某些人的生物钟紊乱——当然,大多数人也是没有生物钟了,一样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