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78章 紧锣密鼓(下)

陈太忠听到这里,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,正好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来嗯嗯两声,“好了我知道了,马上就到。”

放下电话之后,他冲赵玉宝笑一笑,“有领导招呼,必须走了,三一五的活动,我会安排的,一两天有人联系你。”

他匆匆而去,赵玉宝和王德江却是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,赵总才瞥一眼王媛媛,叹口气摇摇头,二话不说站起身走人。

“真是没意思,这人我就没见过,”见到赵总也走了,王媛媛才不再装淑女,她白自己的老爹一眼,“您也是,说什么婚庆店,保不准他以为我要他出钱呢。”

她勾人的手段很高,什么人会上钩什么人只想占便宜,她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,这个陈主任,是少有的对她不怎么动心的主儿,所以她就要归咎于细节问题。

“走吧,”做父亲的沉默半晌,方始叹口气站起身,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禁不住要发一句话,“他花这点钱,就跟你花两百块烫个头一样,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……那个唱世界杯的,春晚能来天南,就是他张罗的。”

“瑞奇·马丁,是他请来的?”王媛媛眼睛一亮,她的明星梦不知道酝酿了多久,只不过命运多舛,遇到了太多提起裤子就走的操蛋主儿,现在耳听得陈太忠接触的都是这样的大腕,她真是又惊又喜。

“嗯,就是这个人,”王德江点点头,“我本来也是想给你找个出路,你要是确定你俩没接触过,那就算了。”

“我觉得,他还是有点点喜欢我的,”王媛媛这时候可不想退缩了,这个陈太忠可是领导,说话做事应该不会那么不靠谱,真的傍上他的话,做明星也没那么难,“下次再联系吧……他这不是有领导叫走了?”

“就怕他说的不是真话……那个电话你听到了?”王德江又叹口气。

王总猜得还真不假,陈太忠实在是受不了赵玉宝的拉郎配,借一个电话溜号了,走出门要买单的时候,才被服务员告知,李厅长签字了。

走到林业厅大院,他坐上车往外驶去,才发现车窗上又是细碎的雨珠,这春雨虽好,下得多了也烦人啊。

就在他驶出林业厅大门的时候,蒙晓艳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“我说这都周五了,你到底回不回凤凰啊……刚才我帮你解了一个什么围?”

“我真回不去,有事儿呢,周末也得忙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看一眼窗外蒙蒙的雨丝,他想起了对唐亦萱的承诺,于是犹豫一下发问,“凤凰那边下雨了吗?素波下了。”

“下雪了!”蒙晓艳凶神恶煞地哼一声,狠狠地挂了电话。

“这是更年期了吧?我真的有事儿嘛,”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声。

他确实是有事,撇开那些杂七杂八的小事不提,只说唐总理周日下午专机抵达素波,他就没办法离开,秦连成千叮咛万嘱咐,小陈你这两天,一定得给我呆在素波——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,大家联系方便。

这一幕,让陈某人想起了黄老去凤凰视察的情形,那时候他才是个副科,骑着一辆警用摩托车,带着杨新刚在马路上维持秩序——一转眼,四年过去了啊。

陈太忠现在是正处了,但是对上副总理级别的首长,跟副科也是相差仿佛,但是不管怎么说,唐总理下来考察,是他运作的——虽然一字眉有自己的算盘。

所以他留守素波是必须的,副国级的领导下来视察,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。

第二天是周六,一大早他就被刘东来的电话叫醒了,“陈主任,听说有首长要来视察,我和王书记热切地希望,首长能来涂阳看一下。”

官场里这种消息,真的是挡不住的,唐总理来的消息,一开始并没有多少人知晓,而且大多都是省委省政府的人,相应的安排也早做成了文件,比如说以陈太忠的了解,他知道唐总理参加完树葬活动之后,大概会去视察省科技厅和省文化厅——具体行程他就不能确定了。

而下面地市的消息就要闭塞一点,但是到了这个时候,地市的人里有大能的,也会知道消息,毕竟明天唐总理就到了。

“我哪里决定得了首长的行程?”他只能报之以苦笑了,唐总理要在天南滞留三天,但是这三天里除了上述的安排,总理已经确定的行程还有一些,比如说要去一趟正林——那是革命老区,最近发展得很快,这说明老区并不等于贫穷落后。

“你看着说呗,”刘东来听得就笑,他可知道总理级人物来访的做派,哪怕事先没有安排,有人把边鼓敲合适了,想去哪儿也就去了,下面人不可能反对,只要首长满意,改变警戒线路……那算多大点事儿?“大家都说你跟首长说得上话。”

“这才是以讹传讹,首长是荆老请来的,我跟着沾光就是了,”陈太忠绝对不会出这个风头,“我要是答应你,那叫打肿脸充胖子,太不负责任了。”

“那你尽量找机会,这总可以吧?”刘东来退而求其次,他笑着发问,“其实我听说,首长跟投资卷烟厂的邵总,也有点关系呢。”

两人说来说去,都是首长长短的,其实大家都知道,这次要来的是谁了,然而,为尊者讳也好,保密制度也罢,总是不能说明白了。

“那你跟邵总商量,”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回答,他倒是不知道,邵国立跟唐总理还沾边,不过这个也不是很重要的,“我就是知道,凃阳市的精神文明建设搞得不错,就这样了。”

这个电话放了差不多十分钟,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却是交通厅的厅长崔洪涛。

以崔洪涛这个位置,应该是早早就知道唐总理要来了,交通厅可是省政府组成部门呢,但是天底下没有那么绝对的事情,崔厅长最近走背字,消息不通畅也正常。

“太忠,我跟你汇报一下工作,”崔洪涛的话,带一点阴阳怪气,厅长跟处长汇报工作,那成什么了?“高管局的数字化管理系统完工了,国内领先,宣教系统能不能报道一下?”

“这个没问题,日报省台都好说,”陈太忠先一口答应了下来,“你定了日子通知我。”

“周一就挺好的,”崔洪涛见他这么好说话,态度也亲热了起来,“不过太忠啊,缺少重量级的领导……帮个忙吧。”

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!陈太忠心里暗哼一声,他一口应承可不是没有缘故的,刚才答应得痛快,现在就可以拒绝了,“哎呀,这个我可不行,范晓军不是分管交通的吗?要不然你找杜老板……我面子不够。”

周一就是植树节,唐总理是一大早去参加树葬陵园的奠基,按说赶回来的话,有足够的时间去看一下高管局的数字管理系统。

但是陈太忠绝对不会答应的,许绍辉现在正敲打交通系统呢,唐总理若是过去视察一下,就是对交通系统的工作的肯定,那以前的敲打将变得毫无意义,以后的一段时间,许书记都不好再动交通系统。

杜老板……崔洪涛听得有点无语,路桥的班子被许绍辉端了,再加上刘建章的妻子横死,还留下奇怪的遗书,崔厅长都被叫到警察局协助调查,杜毅这段时间,对崔厅长冷淡了很多。

而范晓军虽然分管交通厅,但是由于崔洪涛紧跟杜书记的脚步,范省长跟崔厅长的关系,也就是那么回事,正经是蒋省长对崔厅长,还更熟悉一些。

崔洪涛打这个电话,也就是要改善一下交通系统的生存环境,许绍辉磨刀霍霍,系统里人人自危,这么下去不行啊。

可是这个请求,被陈太忠毫不留情地拒绝了,他叹一口气放了电话,坐在那里怔怔地发起呆来:怎么高胜利在的时候,交通系统就没多少事情,到我上来就变成这样了呢?

放了崔洪涛的电话之后,陈太忠也懒得再休息了,直接驱车来到了文明办,文明办今天也没什么事儿,但是大家都得来,有首长要下来考察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了,大家要进一步完善一下手上的工作。

哪怕是没有需要完善的了,干坐也得坐着,为的是万一想起什么事情来,该在的人都在,就好及时处理,这是一个态度问题。

当天晚上,陈太忠又去一趟荆以远家,明天的接机,荆大师可是也要去的,即将百岁的老人要出行,他当然要把细节关注到。

周日下午四点半,巨大的波音七三七轰鸣而下,稳稳地降落在了素波丁关机场,唐总理极其随员顺着舷梯走了下来,迎接他的是天南省委书记杜毅和省长蒋世方,旁边还有无数长枪短炮在伺候着。

陈太忠则是陪着荆以远站在一边,要不是有荆大师在,他根本进不了唐总理身前五十米——段卫华和伍海滨都还排在他后面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