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77章 紧锣密鼓(上)

老话说得一点都不假,男追女隔重山,女追男隔层纱,这王媛媛浪迹社会,最知道怎么样才能不着痕迹地挑逗男人。

然而她没想到的是,这个小动作,彻底地引起了陈太忠的反感,陈某人喜欢美女,这个不假,但是一般来说,他不太喜欢那种主动送上门的,男人嘛,讲的是个征服的快感。

他的女人里,只有张馨是被人送上门的,张梅和钟韵秋,那都还算主动投怀送抱,而张沛林带着张馨四处公关不假,但是知情的人极少。

这个王媛媛就不一样了,眼前知情的就有两个,而那个拿了他一包软云烟的保安,肯定也是知情的,真要推倒了这个女孩儿,他的名声马上会烂了大街。

所以一开始,他就没打算跟这小王发生什么,现在吃她这么一挑逗,厌恶感真是剧增,年纪轻轻的,你稳重一点不行吗?他可以确定,这不是碰巧。

赵玉宝无视了陈主任和王媛媛的暧昧,很果断地干掉了杯中酒,然后才轻喟一声,“陈主任你说的道理,我都明白,但是工具厂有自己的难处。”

又是这句话,你能换一点有新意的吗?陈太忠真是无语了,不过既然老赵今天很实诚地请自己,还投己所好地准备了一具床上用品,态度很端正。

虽然陈主任根本不打算使用,但他也不好一点忙都不帮,“这样,过两天的三一五消费者日有个晚会,你们厂准备一下,到晚会上介绍自己产品的优势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赵玉宝沉吟了起来,他在工具厂呆了两年,以前没考虑改制的时候也就算了,现在打算着手改制了,陈太忠的建议在他看来,就有一点多余——改制之前大力宣传厂子,这岂不是会让改制增加一些变数?

但是,陈主任这个建议,明显地还是好意,他不能不领情——这大约是因为,王媛媛碰了陈太忠的手一下?于是一时间,他有点犹豫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门被推开了,李无锋端着一杯酒走了进来,“嘿,太忠你来了这儿,也不知道跟我打个招呼,我都忙死了,看把你清闲的。”

“我这说点事儿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站起身,然后介绍身边的人,“这是天南工具厂的老总赵玉宝,赵总,这是林业厅的李大老板。”

“无锋厅长,久仰了,”赵玉宝这企业的正厅待遇,哪里敢跟林业厅的一把手摆架子?说不得站起身,走到李无锋身边,笑眯眯地伸出了双手。

“哦,赵总你好,”李厅长本来是有点奇怪,什么样的人能跟陈太忠分了上首座,听说是天南工具厂的老总,他……有点理解了。

这种老总,真的不放在他眼里的,不过看在小陈的面子上,他放下酒杯伸出双手,跟对方轻描淡写地握一下。

接下来,李厅长的秘书搬个椅子到上首的中央,虽然比陈太忠和赵玉宝的椅子略略靠后,但却隐隐有一桌之首的架势。

其他人当然不能介意了,赵总甚至笑嘻嘻地搭讪,“无锋厅长最近很忙?”

“是有点忙,”李无锋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,然后喜眉笑眼地冲陈太忠嘀咕一句,“你说的事儿,陈省长早知道了……首长的日程安排好了?”

陈省长……首长?赵玉宝觉得自己的脑瓜有点不够用了,李无锋对陈太忠这么客气,他能理解,不就是在搞个树葬吗?但是陈省长,这离大家就比较远了。

天南的陈姓省长只有一个,那就是陈洁,陈省长虽然低调,但却是正经的凤凰一脉,高胜利、沙鹏程这种副省长,在陈省长面前,真的不够看。

而陈省长之后,还有“首长”,这才是让赵玉宝震撼的,对一般人来说,可能省部级领导就能被称之为首长,但是对陈洁来说,显然并非如此。

“这我没打听,也懒得操心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又看一眼赵玉宝,那意思很明显,老李,这有外人呢。

“哦,”李无锋点点头,他见这两位是在自己这里吃饭,而小陈身边还坐着一个女人,只当两人很亲近呢,哪里想得到关系还有点微妙?

“那喝酒吧,”李厅长跟陈太忠碰一下,又跟赵玉宝碰一下,“一对二了啊,你们俩都是年轻俊杰,我这老头子可不能喝了。”

“李厅长您是老当益壮,”赵玉宝笑嘻嘻地回答一句,三个人一饮而尽,至于旁边的王总和王媛媛,就被三位领导华丽地无视了,官场中就是这样等级森严。

“你们聊,我走了,”李无锋发现这一桌人关系怪异,他也懒得多呆,到了他这个岁数,吃饭就吃个开心,不能畅所欲言,就没多大意思了。

一桌四个人齐齐站起来,将李厅长送到门口,回来之后重新落座,赵玉宝这才发问,“陈主任,你们说的首长,方便去我们厂看一看吗?”

去你们厂能看什么,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无语,就你们那点破烂,也实在拿不出手不是?“这个不合适,对应的口儿不对。”

“那三一五的事情,就麻烦你了,”赵玉宝也是有决断的人,刚才他还在纠结,在改制之前合适不合适宣传,眼见陈主任比传言中还要大能,他马上就做出了取舍,“工具厂接下来的发展,希望能得到省委领导的支持。”

“MBO的话,我是不支持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其实他听出来了,老赵要缩了,真要铁下心思搞MBO,肯定不会在之前大力宣传企业。

“改制也不仅这么一个选择,”赵玉宝正色回答,“陈主任你的指示,我可是接受了,将来经营上的事情,没准还有麻烦你的地方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接着又纠正一下措辞,“不过我只是建议,可不是指示。”

接下来的谈话,就是套话连篇了,令陈某人感到微微不解的是,不管怎么看,赵总都太给面子太从善如流了,这威力可不是李无锋简单的一句“首长”能导致的。

这还是有别的想法吧?陈太忠暗暗揣测一下,说不得似有意似无意地发话,“赵总要有兴趣,回头我问问疾风厂的人,看能不能搞个交流……疾风起步的时候,也是一穷二白,还接收了自行车厂的下岗工人,现在你看红火得,市里都想收回去呢。”

“疾风起步的时候,也没负担啊,”赵玉宝很随意地答一句,然后略略沉吟一下,方始怪异地看一下陈主任,“工具厂搞好了,那什么都好说……我还年轻。”

陈太忠笑着点头。

赵总却是心知对方问的是什么,陈太忠暗示,你要是把工具厂搞上去,小心别人来摘桃子哦,而他则是很傲气地表态,搞起来这个厂子,我也未必就稀罕它。

这也是赵玉宝的真实想法,其实按他来之前的设计,今天的谈判是完全失败的,陈太忠不但不支持他搞MBO,还摆明车马反对——虽然摆明态度反对,总比暗地阴人强。

不过由于李无锋的出现,赵总又意识到了另一个可能,那就是我若借此机会,大力抓一下工具厂的建设,厂里的局面,未始就不能扭转——有陈太忠的支持,企业起码会比以前好一点。

企业好一点,赵总手头自然会宽裕很多,要是有人来摘桃子,他就更不怕了,企业能发展到被人觊觎,这怎么也算实打实的政绩了吧?

而赵玉宝还很年轻,他也有进步的欲望,厂子搞好了想调我走?可以啊,给个实职的行政编副厅就行,哥们儿也不是没组织的——扶他的人,只能把他扶到这一步,但是小赵被人欺负的话,那位还能出个面。

想来想去,他都觉得跟陈太忠唱对台戏没有必要,积极配合陈主任,借好这个助力才是真的——很多人是在吃了亏之后才意识到的,而赵总很侥幸,一开始他就算是较为配合,到现在那就是越来越配合。

陈太忠不是很确定赵总的心理活动过程,但是也猜出了八九分,反正姓赵的打算好好整顿工具厂的话,那么顺手的小忙,他倒也不介意帮一帮。

随着酒越喝越多,大家的话也就越来越随意了,赵玉宝借着酒意发话,“王工,你家这小丫头,是越来越漂亮了……叫什么名字啊?”

赵总希望得到陈主任的臂助,但是这世界上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只说理念相合就能得到帮助的话,那也太理想主义了,还是多加几道保险好一点。

“孩子叫王媛媛,管教得少,不过她还是挺懂事的,”王德江不动声色地回答,他已经隐约感受到了,陈主任对自己的女儿,似乎并不是很感兴趣,但是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,“自学了烹饪和摄影,正打算搞个婚庆店。”

“嗯,很自立,不愿意靠着你这个老爹,这很好,”赵总点点头,他停顿一下又问,“有男朋友了没有?”

“没有,孩子很洁身自好,”王德江摇摇头,继续睁着眼睛胡说八道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