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76章 激辩改制(下)

“按古代规矩,别说摸了人家女孩儿手,看了人家手,人家都得砍胳膊,除非你娶她,”赵玉宝抓机会的能力,也是一等一的,他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摸小王一下,你才喝九杯酒,占大便宜了……这么漂亮的丫头,连着两届厂花。”

“九杯?”陈太忠真是有点恼怒了,你喝不过我,也不能这么耍赖吧?而且你们那个破国有企业,还选厂花——港台动漫看多了是不是?不过他也不想解释,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确有其事,“我跟荆以远荆老的孙女订婚了,这样的玩笑,被人听到不好。”

“但是我听门卫说,你在厂门口坐了一阵?”赵玉宝可不是吓大的,他笑嘻嘻地发问,“陈主任挺能深入群众的,这个精神值得学习。”

他的消息,是千辛万苦地从刘保安嘴里挖出来的,当然就觉得会比较隐秘,所以他晦涩地暗示。

但是对陈太忠来说,天南工具厂的运作,关他毛事儿?他既然都想到这个王媛媛出现的缘故,自然也就知道,自己的行径被发现了。

所以他根本不奇怪这话,也就感受不到威胁,“嗯,当时走得累了,就在厂门口坐一会儿……你不是要说这个经营的吗?”

你知道尴尬就好,赵玉宝不为己甚,他微笑着发问,“陈主任对我们这个厂的现状,应该有一定的了解吧?”

“举步维艰,”陈太忠很简单地用四个字概括一下,他是个愿意直面现实的人,但是同时他要指出,“可是曙光也是有的,关键在于做和不做了。”

“什么样的曙光?”赵玉宝紧跟着发问,不给他一点思考的时间。

“我的感觉,想把这个厂子搞起来并不难,”陈太忠很坦率地发话,“劣币驱逐良币,那是大家没有意识到,一分价钱一分货。”

“但是厂子的成本太高,有一千三百多的离退休人员要养活,而私企没有这个负担,”赵总开始叫苦了,“干部们为了推销产品,已经很努力了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对于这样的辩解,他听得太多了,甚至都没有兴趣去驳斥,不艰难的话,凭啥你来当厂长呢?他只是简单地反问一句,“困难都是暂时的,你信不信,这个厂子放到我的手上,绝对盈利?”

这话说的有点大,不过大家是不同系统的,随便吹点牛,倒也不是如何严重的事情,起码赵玉宝就不以为然,“陈主任你这水平,肯定镇得住大家,但是我不行啊。”

“赵总你好歹一正厅呢,我就不信这个邪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其实就是四个字,开源节流,做到了就成功了。”

“我这个正厅,不如你这个正处,”赵玉宝摇头,他很坦率地说,“你是行政编的正处,我是企业的正厅……待遇,真要转到行政编,最多也就是个正处。”

这话真是在理,正厅待遇,说明就是副厅级别,企业的干部想往行政口上转,甚至往事业口上转,降半级都是普遍现象,跟部队转业到地方类似,到时候背后都不会有括号,你就是正处了,不会是括号——副厅局级。

这些因果,细说起来真的太复杂了,有一个相对简单直观的现象,能帮大家认识到本质——天南工具厂的在职职工,不过一千多人,你只管着区区一千人的厂长,凭啥是正厅?

就本质上来说,工具厂就是一个处级单位,挂了天南的招牌,算是副厅了,省里再扶你一把,算正厅待遇,但是你这厂长想重回行政体制——给你个一把手的正处位置,那就是给面子了。

当然,要到了项富强所在的天化集团,就又不一样了,天化是实打实的正厅编制,可项总想转非的话,绝对不会降半格,天化真的太强大了,退下来的老总也必须安置好了,给个正厅级别毫无问题,说到底,还是实力使然。

正是因为如此,赵玉宝在陈太忠面前,想傲慢都傲慢不起来,陈某人那可是实打实的行政上的正处,而他这个正厅虚的很,也就是正处的底气——国企里面的级别,算起来真的很麻烦,也是浑水摸鱼的好地方。

真要细说的话,下一步项富强直升副省长,也不是不可能的,甚至,他比夏言冰直升副省长的理由更充分——当然,现在说这些话,就很扯淡了。

“赵总你这么说,可就见外了,”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,他高度认可这个理由,但还要假巴意思地否定一下,对方越谦虚,他就越谨慎。

他这滑不留手的态度,让赵玉宝很是有点无奈,又喝几杯酒之后,他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不知道陈主任对MBO怎么看?”

“管理层收购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他可是很不喜欢这个名词,就算他老爸接下了疾风厂的单子,盘活了整个电机厂,那也仅仅是承包了一个装配分厂——是承包不是收购。

他很郑重地表态,“我对这个行为,是绝对不鼓励的,同样的管理层,不收购就搞不好厂子,收购就搞得好,这算怎么回事?”

当然,他也承认,“这个现象是客观存在的,不是自己的东西,就不知道珍惜,我们一定程度上表示理解,但是不能默认,更不能纵容……社会风气就是这么一点一点败坏的,你要搞MBO,我是绝对不会支持的。”

“就算工具厂搞MBO,也是咬牙在搞,”赵玉宝说MBO根本没压力,要是个效益好的厂子这么搞,那会出问题,但是工具厂破烂成这样,真就无所谓了,“主要是想把离退休人员的负担推向社会,好轻装前进。”

“推向社会是谁买单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还是国家买单,而且这厂子可能一卖就灵吗?我看未必。”

年纪轻轻,你的思维倒是僵化得很,赵玉宝有点无奈,然而不管怎么说,陈主任这个表态,真的是义正言辞,虽然不无唱高调之嫌,但是有信仰的人,还是值得人尊敬的。

这样的人,会是人们嘴里说的“妇女之友”?狐疑之下,赵总扫一眼王媛媛,心里轻喟一声,他真的是想搭陈太忠的便车,把企业改一下制。

事实上,没有陈主任出面,赵玉宝也在琢磨搞改制,不过是承包还是MBO还是全员下岗返聘还是厂里集资,他还没有选定,只不过既然开一次口,他肯定要拿尺度最大的来说——当然,MBO的话,他也会获得最大收益。

“你不支持,我也要改,未必一定是MBO,”赵总把话放在了前面,这个时候,他就有了一厂之长的气魄,“这么熬下去,只能是死路一条。”

你倒是有气魄,陈太忠还是愿意跟痛快人说话的,而且老赵的表现,也算是个有担当的领导,于是他点点头,“其实啊,想把厂子搞上去真的不难,据我了解,工具厂生产的工具,比那些乡镇企业小厂的工具,强多了,我说得没错吧?”

“那是以前,”赵玉宝尴尬地笑一笑,这个问题让他很无奈,“现在乡镇企业的加工能力也上去了,差不了多少,关键是我们厂的产品卖得还贵。”

“连质量优势都丢了?”陈太忠很愕然,这还真是不太好搞。

“也不是,我们一些产品还是有质量保证的,”难得地,王德江开口接话,“工艺还是在那里摆着的,主要是竞争不过那些小厂,打个最简单的比方,你用过螺丝刀吧……”

王总举了一个例子,现在满大街的工具店里,都是那种一块钱一把的木制螺丝刀,贵一点透明塑料柄的两三块,工具厂的改锥出厂价就是三块五。

“但是钢口好啊,那些便宜货,一用力就弯了、头花了,我们厂的就不存在这个问题,可是他得卖到五块甚至六块,你要是客户,买哪种?你要是政府采购人员,买哪种?”

“还有钻头,他们打一百块砖就秃了,要蘸水,我们打五百块砖没问题,但是这个东西,从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,卖的人这么介绍,别人也得信不是?”

“这是你品牌效应没抓好,”陈太忠点点头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他能理解这个现象,袁望就跟他说过,同样一套干通讯工程的工具,便宜的一百来块钱一套,贵的就要五六百,正经的德国进口货,要卖到三四千块钱——但是人家的钳子,啪啪地剪铁丝,刃都不带崩的。

“抓品牌效应,是要钱的,而且,一旦有名气了,假冒的东西就出来了,”王德江苦笑一声,又冲女儿努一下嘴,“媛媛,给陈主任倒酒。”

“慢着,赵总你也得喝啊,”陈太忠手一抬,捂住了杯口,嘴里兀自滔滔不绝,“王总你说的现象客观存在,凤凰科委的疾风电动车,也曾经有假冒的,为了打假,厂里的人甚至被挑断了手筋脚筋,说白了,关键是咱们做领导的,你得全心全意去做事。”

他吧嗒吧嗒说得兴起,猛然间,手背上有点软绵绵的感觉,侧头一看,才发现王媛媛呆呆地听着他说,捉着瓶口的手,却是“不小心”碰到了他捂着酒杯的手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